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历史名著
  • 栏目
  • 频道
  • 本站
  • 最新文章

锦香亭

《锦香亭》,又名《睢阳忠毅录》、《第一美女传》、《锦香亭绫帕记》,四卷十六回,有岐园藏板本,藏大连图书馆,题“古吴素庵主人编”、“茂苑种花小史阅”。又经元堂刊本,藏北京图书馆。光绪二十年(公元一八九四年)上海石印本,改题《睢阳忠毅录》,书端又题《第一美女传》,藏首都图书馆。素庵主人生平无考,《锦香亭》约作于清初。

唐天宝年间开科取士,各路贡士,纷纷来到长安应举。中间有一士子,姓钟名景期,字琴仙,为武陵人氏,父亲钟秀,睿宗朝官拜功曹,只有景期一子。景期自幼聪明,读书过目不忘,七岁就能做诗。到得长成,无书不览,五经诸子百家,尽皆通透,十六岁就补贡士。钟景期生得极其俊雅,“丰神绰约,态度风流。粉面不须傅粉,朱唇何必涂朱。气欲凌云,疑是潘安复见;美如冠玉,宛同卫?重生。双眸炯炯似寒晶,十指纤纤若春笋。下笔成文,会晓胸藏锦锈;出言惊座,方知满腹经纶。”父亲要与他选择亲事,他再三阻挡,“自己时常想:‘天下有个才子,必要一个佳人作对。父亲择亲,不是惑于媒妁,定是拘了门楣,那家女儿的媸妍好歹那能知道?倘然造次成了亲事,娶来却是平常女子,退又退不得,这终身大事,如何了得?’执了这个念头,决意不要父母替他择婚,心里只想要自己去寻觅,靠着天缘,遇着个有不世出的佳人,方遂得平生之愿。因此蹉跎数载,父母也不去强他。”

这年,景期入京应试,试毕,散步误入御史葛太古家花园,“走尽了廊,转进去,是一座亭子。亭中一匾,上有‘锦香亭’三字,落着李白的款。中间挂着名人诗画,古鼎商彝,说不尽摆设的精致。”又看到十数个丫鬓,簇拥着一位美人,走将出来。“这美人轻移莲步,走到画栏边的一个古青瓷墩上坐下,那些丫环们,都四散走在庭中。有的去采花朵儿插戴;有的去扑蝴蝶儿耍子;有的在荼コ架边撞乱了鬓丝;有的要斗百草,有的去看金鱼。”待众美人走后,景期从隐藏之处转出,拾得诗帕一方,上有感春绝句一首:“帘幕低垂掩洞房,绿窗寂寞锁流光;近来情绪浑萧索,春色依依上海棠。”下署“明霞漫题”。经旧日书童冯云指点,乃知明霞即葛御史之女葛明霞,且生得美艳动人,“就是当今皇帝宠的杨贵妃娘娘,若是走来比并,只怕也不相上下。又女工针黹、琴棋书画、吟诗作赋般般都会。”遂暗生倾慕之心,和诗一首于帕上,“不许游蜂窥绣房,朱栏屈曲锁春光;黄鹂久住不飞去,为爱娇红恋海棠。”

第二天景期再度入园,经丫头红于,还帕传诗。“明霞展开绫帕,把景期和的诗来再三玩味,赞道:‘好诗好诗!果然清新俊逸。我想具此才情,必非俗子。’想了一会,把帕儿卷起藏好。立起身来,在简囊内又取出一幅绫帕来,摊在桌上。磨着墨,蘸着笔,又挥了一首诗在上面。”两人一唱一和,感情渐笃,约于锦香亭相会,私订婚约。正待叙情,恰巧葛御史在花园宴请李白,撞破了一天好事。钟景期慌忙中误入隔壁虢国夫人府,被留在府中寻欢。“虢国夫人酒兴勃发,春心荡漾,立起身来,向景期微微笑道:‘今夜与卿此会,洵非偶然,如此良宵,岂堪虚度乎?’景期道:‘盛蒙雅爱,只恐蒲姿柳质,难陪玉叶金枝。’夫人又笑道:‘何必如此过谦。’景期此时,也是心痒魂飞,见夫人如此俯就,岂有不仰攀之理,便走近身来,□住夫人□□。夫人也不避侍儿的眼,也不推辞,两个互相递过尖□□嫩的□头□□□□了一回,才携手双双拥入罗帏。……”

会试榜发,景期高中状元,皇上命高力士寻找,虢国夫人得知原来被她留住寻欢之人乃是新科状元,遂忍痛割爱,放钟景期出府,“两双泪眼儿,互相觑定,两人又偎抱了一回。只得勉强分开,各道珍重而别。”不久,景期被授官翰林承旨。葛太古因得罪安禄山,被贬范阳,携家前往。钟景欺登门拜葛御史落空。钟景期上本弹劾李林甫、安禄山弄权误国,被贬四川石泉司户。途中经剑峰山遇猛虎,赖猎户雷万春相救得以保命。雷有侄女天然,愿意以身相许,“景期吃了几杯酒,自己关了房门,走近天然身边,温存亲热了一番。倚到床边解衣就寝。一个待字山中,忽逢良偶,一个■■途次,反遇佳人,两人的快活,通是出于意外,那种□□绸缪之趣,不待言而知。”景期与天然相伴赴任。雷万春也去长安寻兄,遇落魄勇士南霁云,同投睢阳守御史张巡。

安禄山反,葛太古被安逮捕入狱。安禄山之子安庆绪去睢阳,路过葛家,见葛明霞貌欲纳之为妾。

葛明霞被安庆绪掠去,寄放在宦官李猪儿家中,劝其顺从。和李猪儿有来往的卫媪,深为葛明霞的贞节忠烈所感动,设计欲救葛明霞,但丫环红于想到,卫媪之计虽好,唯恐逃后仍被追回。便换穿小姐的衣服,“向庭中一块石上,将头狠撞下去,鲜血迸流而死”以绝安庆绪的后念。卫媪携小姐葛明霞和女儿卫碧秋逃出,后受到雷万春帮助,辗转回到长安。

安禄山分兵两路,一路取南京,一路取睢阳。邱雍守将令狐潮奉安禄山部将尹子奇、史思明之命劝降,遭到当时任睢阳右骠骑将军的雷万春严辞拒绝。雷万春出城迎敌中埋伏,得南霁云救出,退回城中。一个月以后,粮食弓箭短缺,张巡设计从敌人手中夺粮夺箭。作者写道:“……密令军士,每人各束草人一个,头戴毡笠,身披黑衣。每一个用长绳一条系着,至二更时分,都将草人挂下城去。城头上呐喊起来,金鼓齐鸣。是夜月色朦胧,贼营中方始睡下。忽听到喊声震天,不知那里兵马到来,人不及甲马不及鞍,纷纷乱窜……三个贼将一齐来到营门首,催督军士射箭。真个万弩齐发,望着草人射去。那睢阳军看见他们中计,呐喊一发响了。又将草人好似提偶戏的一般,一来一往,一上一下,贼人看见,箭儿越射得紧了。自二鼓起至四鼓,忽然天上云收雾散,推出一轮明月。有眼快的早看见是草人了。南霁云、雷万春二将便命各军收起草人,高声道:‘多谢送箭’。那三个贼将,气得死去活来。睢阳城中各军,在草人身上,拔下箭来,齐送至张巡、许远二公处,计点共得箭五十六万二千有余。”雷万春守城连中六箭,端然不动,待敌将尹子将接近城墙之时,从脸上拔下一箭,向尹子奇射去,尹子奇应声落马。

敌军围城日久,城中粮尽,作者写道:“粮草已尽了,张、许二公只得教军士杀牛马来吃。牛马吃杀尽了,只教取纸头树皮来吃。纸头树皮又吃尽了。只得教军士罗雀掘鼠来吃。可怜一个军士每日只罗得三五只雀,掘得六七个鼠。还有罗不着掘不着的。如何济得事。那些小户百姓人家,也都绝了粮。有那等游手好闲的人,纠集了饥民,往大户人家去抢米来吃。也有以公废私的倒箪食壶浆送到城上来,与军士们充饥。不多几日,连大户人家的米,也抢尽了。城中老弱饿死的填沟积壑,军士们就拆房椽子做了柴,割死人肉去煮米救饥。张、许二公无计可生……”

张巡、许远甚至杀妾烹僮给军士们充饥果腹。作者写道:“吴夫人(张巡夫人)拾起剑来顺手儿一勒,刎死在地。张公听见一声响亮,回身看时,见吴夫人已是血流满地。死在堂上。张公大恸,向着死尸,拜了几拜,近前脱下他衣服,全身用剑剁开。分付火夫取去煮熟了,盛在盘中。叫军士捧了,自己上马,亲送至城上来。早有人晓得了,报与众军知道,众军还不信。只见张公骑马而来,眼儿哭得红肿,前面捧着热腾腾的肉儿,方信传言张公杀妾是真的。便齐声哭道:‘老爷如此忠心,小人们情愿死守,决无二心,这夫人的肉体,小的们断然吃不下的。’最后,军士们全都饿死。睢阳城被贼兵攻陷,南霁云撞下城头跌死,雷万春自刎,张、许二公被擒,推到帐前,厉声骂贼,从容就义,作者写道:“尹子奇、令狐潮,史思明三人,在帐中酣饮,分付手下将张巡、许远并擒获的军士,推至帐前。张公厉声道:‘逆贼为何不杀我。’尹子奇道:‘你到了此际,还要骂我们么?’张公道:‘我志吞反贼,恨力不能耳!’许公道:‘张公不要与逆奴斗口。我和你遥拜了圣上,方好就死。’张公道:‘兄言有理。’二公望西拜道:‘臣力竭矣,生不能报陛下,死当为厉鬼以杀贼!’尹子奇笑道:‘活跳的人奈何我不得,不要说死鬼。’张公道:‘你这狗奴不要夸口,少不得碎尸万段,只争来早与来迟耳!’尹子奇大怒,喝叫左右打落他牙齿。左右向前将张公牙齿尽行打落。张公满口鲜血,尚含糊骂贼。许公也大骂。尹子奇喝叫推出斩首。张、许二公神色不变,骂不绝口,引颈就刃而死。”

郭子仪镇守朔方,听说安禄山起兵造反,即派大队兵马来救,遇太尉李光弼也统兵前来,二人合兵,将史思明、尹子奇杀得大败,贼兵逃往长安。安禄山摆宴于宜春院凝碧池旁,二班乐官领梨园弟子劝酒歌舞,众乐人歌不成声舞不成态。乐官雷海青宴上痛骂叛贼遇害,作者写道:“雷海清大叫一声,将手中的筝儿掷在地上哭道:“我乃雷海清是也,虽是瞽人(盲人),颇知大义。我想食君之禄,不能分君之忧,惟有一死,可报君恩。怎肯蒙面丧心,服侍你反贼。”禄山大怒,喝叫快快牵出砍了。尹子奇劈胸揪出,雷海清骂不绝口。尹子奇将他斩在凝碧池上,回身复旨。”

玄宗入四川避乱,途中军士哗变,杨贵妃被缢死,肃宗即位。郭子仪、李光弼光复两京。钟景期任兵部尚书,领兵讨伐安史余党。葛明霞与卫媪、卫碧秋曾在洛阳附近的慈航净室落脚,被已经出家的虢国夫人收留。后来避难中几人失散。虢国夫人和卫碧秋重回慈航净室,葛明霞和卫媪则不幸落入打渔的沈蛇儿手中。葛太古初闻女儿殉节,悲不自胜,又从虢国夫人处得知明霞未死,欣喜万分,收卫碧秋为义女,并以己女的名义嫁给钟景期,钟景期误以为是葛明霞,自然惊喜,作者写道:“到了吉期,准备元宝彩缎,钗环礼物,牵羊担酒,大吹大擂送去。景期穿了吉服,自己上门纳聘。李白是媒人,面儿吃得红红,双花双红,坐在马上。军士吆吆喝喝,一齐来到安抚衙门里。葛太古出堂迎接,摆列喜筵,一则待媒人;一则请新婿。好不热闹。

郭子仪修筑凝芳阁,选买天下美女设十美院,沈蛇儿骗卖葛明霞,入凝芳阁为第十院美人。葛明霞坚贞不屈,被郭子仪闻知,将明霞唤来仔细询问原委。作者写道:“子仪抬头把明霞一看,见他虽是粗服乱发,那种娉婷态度绰约可人。明霞上前道了万福,背转身立着,众皆大惊。子仪道:‘你是何等样人,在王候面前不行全礼?’明霞哭道:‘念奴家非是下流,乃是御史葛太古之女葛明霞,避难流落,误入奸人圈套,赚到此处。望大王怜救。……’子仪道:‘夫人不必悲伤,令尊已升御史中丞,奉旨在东京安抚。尊夫钟景期做了兵部尚书,讨平了安庆绪,适才圣旨封为平北公,现今驻扎范阳。老夫明日奏闻圣上,送你到彼处成亲便了。’”

郭子仪奏闻皇上,御赐完婚。钟景期凯旋班师回朝,娶葛明霞、雷天然、卫碧秋。景期官至大学士知平章军国大事,做了二十余年宰相。作者写道:“一日,(景期)同三位夫人在锦香亭检书,检出虢国夫人遗赠的诗笺。看了忽然猛省道:‘宦海风波岂宜贪恋,下官意欲告休林下,三位夫人意下如何?’明霞、碧秋齐道:‘曾记慈航静室中达摩点化之言说:“得意浓时便须回首”,相公之言甚合此意。’景期遂上表辞官,天子准奏,命长子钟绍烈袭封了平北公。葛太古已先告老在家,与景期终日赋诗饮酒。景期与三位夫人欢和偕老,潜心修养,高寿而终。后来子孙蕃衍,官爵连绵。”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