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流感,超过二千万人的死亡

互联网 0
导读: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是人类历史上第二致命的传染病,在1918~1919年曾经造成全世界约10亿人感染,2千5百万到4千万人死亡(当时世界人口约17亿人);其全球平均致死率约为2 5%-5%,和一般流感的0 1%比较起来较为致命,感染率也达到了5%。
目录
死亡人数
重建的西班牙流感病毒
死亡骑士: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及其对世界的改变
身体越壮越易被感染
流感在冬天传播的真实原因
致死率在世界各地差别很大
不只是呼吸道疾病
大流感也改变了社会的其它方面
西班牙大流感100年祭
A、人死如麻
B、细胞因子风暴
C、阿司匹林中毒
D、致命三波
E、流感起源的假说
F、战争与流感
G、前事后师

全球性大爆发的流感有时候被称为民主瘟疫(所谓不分贵贱,人人皆会受传染),但是1918年大流感远非如此。例如,如果是生活在亚洲某些地区,致死率是欧洲一些地区的30倍。

总体上看,亚洲和非洲的流感死亡率最高,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的最低,但各个洲以内的情况也有很大差异。在丹麦,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占总人口的0.4%,而在匈牙利,死亡率大约是丹麦的三倍。城市往往比农村的损失更惨重,但城市与城市之间也有差异。

人们当时已隐约感到这不均等的现象,但统计学家花了几十年才提供了确凿的数据。完成之后,他们意识到死亡率之悬殊应该是来自于群体人口的差异,特别是社会经济因素的差异。

例如,在美国的康涅狄格州,最晚的一批移民是意大利人,死亡人数最多,而在曾是巴西首都的里约热内卢,市郊不断建起的棚户区是重灾区。

巴黎出了个难解的现象,部分高级富人区所记录的死亡率最高。最后统计学家弄明白原来死于流感的不是豪宅的业主,而是他们过度劳累的女仆,她们夜晚是睡在屋顶下冰冷的阁楼单间里。

在世界范围内,贫困人口、移民和少数民族更易受感染,不是因为如优生学家所谓他们体质差人一等,而更可能是因为他们饮食不好,居住拥挤,本身已患有其它疾病,以及很难获得医疗等。

上述情况至今没有大幅好转。一项对英国2009年流感大流行的研究表明,在最贫困的五分之一人口中,死亡率是富人中的三倍。

不只是呼吸道疾病

感染西班牙大流感的患者大部分得以康复,但是在倒地不起的贫困人口中,流感来势迅猛,发作速度很快——感染人数至少是其它流感疫情中的25倍。

患者感染后开始呼吸困难,面色发绀,变成红紫——医学上称之为“淡紫色发绀”——死时全身发青。在几乎所有病例中,死因不是流感病毒,而是并发的肺炎链球菌,这种病菌侵入被流感病毒感染的肺部,引发的症状属于肺炎,这一老年人的“特殊朋友”。

有关西班牙流感上述情况世人所知较多。但流感会殃及整个人体,这一点少为人知。脱发齿松,引起头晕失眠,听力下降,嗅觉减退,视力下降。甚至出现精神病后遗症,特别是“忧郁症”,或按现在的说法,叫做病毒感染后抑郁症。

戴口罩的西雅图警察_1918年12月
戴口罩的西雅图警察_1918年12月

不断有实证表明,流感大流行和寻常的季节性流感会导致死亡高发,随即出现大批患者死于其它病因,特别是心脏病和中风,这些是流感引起的并发炎症。流感不仅仅是呼吸道疾病,1918年如此,现在也一样。

西班牙大流感改变了人类的公共卫生观念

优生学是1918年大流感出现前后的社会主流观点,但是大流感至少在一个领域对其有所撼动:传染病。

以前,社会达尔文主义者错误地认为,有些"人种"或等级比另外一些种族或等级优秀,他们将此观点与巴斯德(Louis Pasteur,19世纪法国微生物学家,微生物学奠基人之一)和其他科学家等人称传染病可以预防的科学见解,混为一谈,提出了一种有毒的看法:得了传染病的人只能怪责自己。

大流感的真实情况是,虽然贫困人口和移民中的死亡率更高,但没有任何人对流感可以免疫。换句话说,当瘟疫来临,对个别患者进行隔离或者对他们讲个人的责任都毫无意义。流行传染病是要全民总动员来解决的问题。

自上世纪20年代起,对流感的认知转变体现在公共卫生政策的变革中。很多国家成立或重组卫生部,建立更先进的疾病监视系统,接受社会化医护的理念,即全民卫生保健,免费医疗。

此前一直有这方面的措施,不过全民医疗卫生系统不是一蹴而就,但大流感似乎起到敦促政府的作用。英国这个方向的努力于1948年获得成果,建立起英国国民保健服务体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NHS)。而俄罗斯在1920年已建立中央统筹、完全的公共卫生医疗服务体系并投入运行。起初只惠及城镇人口(1969年完成农村人口全覆盖),但仍然是很大的进步,背后的推动人物是列宁。

大流感也改变了社会的其它方面

“失去的一代”是指20世纪初在世的一代人,包括一战期间成年的著名美国艺术家,以及战死沙场的英国军官。

如我在《死亡骑士》中所述,也有理由认为,“失去的一代”应该是指在风华正茂时候死于1918年大流感的数百万青年,或大流感遗下的孤儿,或那些没来到世上便在娘胎里吃尽苦头的生命。他们才是实至名归的“失去的一代”。

1918年大流感的特点和当时的科学水平意味着我们无从确定这三类失落一代者的数子,但我们可以肯定,每一类在人数上都比爵士时代的艺术家多,也比死于一战的35000余名英国军官多(仅南非据估计就有50万名“流感造成的孤儿”)。

首页 1 2 3 4 5 6 7
相关热词搜索:西班牙流感 1918年流感 流感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