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首页历史五代十国五代十国皇帝 追尊-南吴第一位皇帝

追尊-南吴第一位皇帝-南吴太祖武皇帝杨行密

互联网 0
导读:杨行密为禅代的南唐奠定经济文化基础,开启唐宋之交政治整合和经济文化中心南渐先河,原因在于一仍吴旧的南唐是南方最为重要的割据政权,中国古代经济与文化中心的初步南移实际上是在以南唐为龙头、以吴越和马楚等政权为呼应的统治区域内实现的,这个时期是唐宋之交社会分野的标点,为后来社会的强劲发展提供了前瞻、新鲜的要素。杨行密经略江淮,实为十国第一人。
目录
割据庐州
攻入扬州
弃扬夺宣
力败孙儒
割据淮南
加封吴王
晚年去世
军事成就
经济成就
外交成就
历史评价
个人作品-举史实牒
计杀小舅子朱延寿
亲属成员
相关史料

名人评价

薛居正《旧五代史》:昔唐祚横流,异方割据,行密以高材捷足启之于前,李棨以履霜坚冰得之于后,以伪易伪,逾六十年。

欧阳修《新五代史》:①宽仁雅信,能得士心。   ②行密起于盗贼,其下皆骁武雄暴,而乐为之用者,以此也。  

王夫之《读通鉴论》:当是时,人各自以为君,而天下无君。民之屠剥横尸者,动逾千里,驯朴孤弱之民,仅延两闲之生气也无几。而王潮约军于闽海,秋毫无犯;王建从綦毋谏之说,养士爱民于西蜀;张全义招怀流散于东都,躬劝农桑;杨行密定扬州,辇米赈饥;成汭抚集凋残于荆南,通商劝农。此数子者,君子酌天地之心,顺民物之欲,予之焉可矣。存其美,略其慝,不得以拘致主帅之罪罪王潮,不得以党贼之罪罪全义,不得以僭号之罪罪王建,不得以争夺之罪罪行密,不得以逐帅自立之罪罪成汭。而其忘唐之尚有天子,莫之恤而擅地自专者,概可勿论也。非王潮不能全闽海之一隅,非王建不能保两川于已乱,非全义不能救孙儒刃下之余民,非行密不能甦高骈虐用之孑黎。且其各守一方而不妄觊中原,以糜烂其民,与暴人争衰王。以视朱温、李克用之竭民肝脑、以自为君而建社稷,仁不仁之相去,岂不远哉?  

吴任臣《十国春秋》:唐末,强藩分据,海内云扰。太祖以三十六英雄起自草间,歼孙儒、禽赵锽、破杜洪、灭田頵,声罪汴彊,耀兵越徼,江淮南北以次削平。抑亦可谓非常之杰、不世出者矣。《五代史》言其为人宽仁雅信,能得士心,卒之开国广陵,传世四主,盖有以也夫。  

蔡东藩《唐史演义》:杨行密为骈部将,兴兵援骈,不谓无名,骈死而缟素举哀,尤似理直气壮,但既得广陵,横加屠戮,杀吕用之张守一可也,杀张神剑高霸,果胡为乎?背盟不义,滥杀不仁,朱全忠之表为留后,亦盗与盗应之征耳。故识者不称行密为侠士,而当斥行密为盗臣。  

个人作品-举史实牒

《全唐文》录有一篇:《举史实牒》。

○举史实牒


  敕:淮南观察使东南诸道行营都统牒左押衙充右弩队都指挥使溧阳洛桥镇遏使知茶盐榷麴务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刑部尚书兼御史大夫上柱国史实,牒奉处分,前件官誉驰乡里,才达变通,御边徼以多能,缉兵戎而有术,加以洞详稼穑,善抚蒸黎,赋舆深见其否臧,案簿穷知其利病。以久无宰字,尤藉招携,俾分兼领之荣,庶养新归之俗。傥闻报政,别议酬劳。事须差兼知溧阳县事准状牒举者,故牒。天复三年十一月九日牒。使检校太师守中书令吴王押。


计杀小舅子朱延寿


朱延寿是杨行密夫人朱氏的弟弟。田頵和安仁义要谋叛时,杨行密怀疑朱延寿,于是假装眼睛有病,每次接见朱延寿的使者时,总是故意说错使者所看到的,以此表示他的眼病。走路时曾经故意碰到柱子而倒地,朱夫人扶起他,好久才苏醒,哭着说:“我的事业成功但丧失了眼力,这是上天废弃我啊!我的儿子都不足以成大事,能够托付给朱延寿,我没有遗恨了。”朱夫人很高兴,忙召朱延寿。朱延寿到达时,被在寝门迎接的杨行密刺杀,杨行密休掉朱夫人,让她改嫁他人。


唐天祐初,杨行密雄据淮海,时田頵为宣州节度使,延寿为寿州刺史。頵以行密专恣跋扈,尝移书讽之曰:“侯王守方,以奉天子,古之制也。其或逾越者,譬如百川不朝于海,虽狂奔猛注,澶漫遐广,终为涸土,不若恬然顺流,淼茫无穷也。况东南之镇,杨为大,尘贱刀布,阜积金玉,愿公上恒赋,頵将悉储峙,具单车从。”行密怒曰:“今财赋之行,必由于汴,适足以资于敌也。”不从。

时延寿方守寿春,直頵之事,密遣人告于頵曰:“公有所欲为者,愿为公执鞭。”頵闻之,颇会其志,乃召进士杜荀鹤具述其意,复语曰:“昌本朝,奉盟主,在斯一举矣。”即遣荀鹤具述密议,自间道至大梁。太祖大悦,遽屯兵于宿州,以会其变。不数月,事微泄,行密乃先以公牒征延寿,次悉兵攻宣城,頵戎力寡薄,弃壁走,不能越境,为行密军所得。延寿飞骑赴命,迩扬州一舍,行密使人杀之。

其后,延寿部曲有逸境至者,具言其事。又云:延寿之将行也,其室王氏勉延寿曰:“今若得兵柄,果成大志,是吉凶系乎时,非系于吾家也。然愿日致一介,以宁所怀。”一日,介不至,王氏曰:“事可知矣!”乃部分家仆,悉授兵器,遽阖中扉,而捕骑已至,不得入。遂集家属,阜私帑,发百燎,合州廨焚之。既而稽首上告曰:“妾誓不以皎然之躯,为仇者所辱。”乃投火而死。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