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诗经
  • 《诗经》简介
  • 关雎
  • 葛覃
  • 卷耳——女人的另一半是男人
  • 螽斯——人多势众
  • 芣苢
  • 汉广
  • 汝坟
  • 鹊巢
  • 采蘩
  • 草虫
  • 甘棠
  • 行露
  • 摽有梅
  • 小星
  • 江有汜
  • 野有死麕
  • 驺虞
  • 柏舟
  • 绿衣
  • 燕燕
  • 日月
  • 日月-目居月诸,照临下土
  • 击 鼓--征夫的内心情怀
  • 凯 风--永恒的母爱亲情
  • 雄 雉--嫁鸡随鸡的恋情
  • 匏有苦叶--等待是一个大悬念
  • 谷 风--堡垒最容易从外部攻破
  • 式 微--小人物的牢骚
  • 简 兮--审美与寻求知音
  • 泉 水--出嫁女的思乡曲
  • 北 门
  • 静 女
  • 二子乘舟
  • 柏 舟
  • 墙有茨
  • 相 鼠
  • 载 驰
  • 考 磐
  • 硕 人
  • 芄 兰
  • 河 广
  • 有狐——孤独而高贵的“狐狸”
  • 木瓜——投桃报李总有情
  • 黍离——不可言说的忧郁
  • 君子阳阳——夫妻自娱乐陶陶
  • 葛蕉——寄人篱下的哀歌
  • 采葛——热恋总觉时日短
  • 大车——用生命作爱的抵押
  • 将仲子——别无选择最恼人
  • 叔于田——骑马射箭的男子汉
  • 遵大路——紧紧拉住哥哥的手
  • 女日鸡鸣——和谐平淡的二人世界
  • 有女同车——用心去寻找美丽
  • 狡童——半是抱怨半是爱
  • 褰裳——大胆求爱的戏谑
  • 风雨——在幻想中苦苦期待
  • 扬之水——人间亲情的怪圈
  • 出其东门——坐怀不乱的男子汉
  • 野有蔓草——不期而遇的惊喜
  • 还——赞美男子汉
  • 东方未明——在恐惧中变成机器
  • 甫田——真诚地强装豁达
  • 园有桃——寻求理解何其难
  • 硕鼠——人鼠之间
  • 伐檀——对不劳而获者的责问
  • 硕鼠——人鼠之间
  • 蟋蟀——选择活法
  • 山有枢——守财奴的面目
  • 杕杜——孤独的生存体验
  • 无衣——睹物思人最伤怀
  • 葛生
  • 蒹葭
  • 无衣
  • 权舆
  • 衡门——在欲望面前知止而退
  • 墓门——口诛笔伐的限度
  • 防有鹊巢——鸟窝真会在河堤上
  • 月出——不可再现的月下惊艳
  • 泽陂——人间最难脱情网
  • 素冠——唯有同情不求报答
  • 隰有长楚——摆脱不了的思想痛苦
  • 蜉蝣——“向死而生”的人生喟叹
  • 候人——小官的价值和尊严
  • 七月——农民生活的史诗
  • 鸱鸮
  • 破 斧
  • 伐柯
  • 鹿鸣
  • 常棣
  • 采薇
  • 鱼丽
  • 鸿雁
  • 沔水
  • 鹤鸣
  • 无羊
  • 小宛
  • 巧言
  • 谷风
  • 北山
  • 无将大车
  • 鼓钟
  • 车舝
  • 青蝇
  • 菀柳
  • 隰桑
  • 绵蛮
  • 苕之华
  • 何草不黄
  • 思齐
  • 灵台
  • 维清
  • 天作
  • 丰年
  • 小毖
  • 桃夭—简单的就是好的
  • 蟋蟀——选择活法

    互联网 0

    【原文】蟋蟀在堂①,

    岁聿在莫(2)。

    今我不乐,

    日月其除③。

    无已大康(4),

    职思其居⑤。

    好乐无荒(6),

    良士瞿瞿(7).

    蟋蟀在堂,

    岁聿其逝。

    今我不乐,

    日月其迈(8)。

    无已大康,

    职思其外(9)。

    好乐无荒,

    良士蹶蹶(10)。

    蟋蟀在堂,

    役车其休回(11)。

    今我不乐,

    日月其韬(12)。

    无已大康,

    职思其忧(13)。

    好乐无荒,

    良士休休(14)。

    【注释】

    ①堂:堂屋。天气寒冷时蟋蟀从野外进到堂屋。②聿:语气助词,没有实义。莫:同“暮”。③除:消逝,过去。④已:过度,过分。大康:康乐,安乐。⑤职:常。居:所处的地位。(6)好:喜欢。荒:荒废。(7)翟翟:心中警戒的样子。(8)迈:消逝,过去。(9)外:指份外的事。(10)蹶蹶(jue):勤劳敏捷的样子。(11)役车:服役出差乘坐的车。休:休息。(12)韬(tao):逝去。(13)忧:忧患。0休休:安闲自得的样子。

    [译文]

    蟋蟀鸣叫在堂屋,

    一年匆匆到岁末。

    贤者懂得要约束。

    蟋蟀鸣叫在堂屋,

    若我现在不行乐,

    转眼光阴白白过。

    寻欢作乐别过度,

    自己地位要记住。

    行乐不能荒正业,

    一年匆匆到岁末。

    若我现在不行乐,

    转眼光阴白白过。

    寻欢作乐别过度,

    分外的事要惦记。

    行乐不能荒正业,

    贤者懂得要勤奋。

    蟋蟀鸣叫在堂屋,

    岁末役车也休息。

    若我现在不行乐,

    转眼光阴白白过。

    寻欢作乐别过度,

    国家忧患记心头。

    行乐不能荒正业,

    贤者懂得要节制。

    【读解】

    人生苦短,转眼就是百年。“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瓦位如雪。”岁月的无情,人生的短促,早被诗人们领悟透了,写绝了。怎么个活法,在古人的心目中似乎只有享乐和建功立业光宗耀祖两端。要么是及时行乐,荒淫无度,醉生梦死,要么是立功立名立德。

    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另一种活法:既要及时行乐,又要有所节制;既要充分享受人生,又要保持忠于职守的精神和忧患意识。在荒淫和苦行之间选择一条中间道路,似乎是一种符合现代意识的活法。日本人信奉拼命地工作,拼命地享受(实际上是工作多于享受),如今被我们拿来当作一种活法的标本。其实,这样的标本早已有我们自己的祖先作了示范,何须从东洋人那里去学。

    充满世俗精神和气息的既享乐又干活的“中间”活法是非常_现实,也非常有吸引力的,大概可以算得上一种比较理想的活法。它不要求我们像浮士德那么不断地去进取、开拓、发现,用不着去冒险寻求刺激。不要求我们像西西弗斯那样不断徒劳地推巨石上山,也不要求我们像教徒那样去修道院禁欲苦修,不食人间烟火。

    不过,要真的实行起来,中间活法怕是有相当难度的。人是一种不大经得起诱惑的软弱的动物,具有自制力和理性精神的人毕竟很少,不知不觉或有意识放纵自己的人却很多。我们实行起来多半不会偏于苦行和工作狂的一面,而会偏向纵情于声色犬马凤花雪月而不能自拔的一方,时常乐而忘返,乐不思蜀。

    尼采曾用酒神精神和日神精神来代表人类的狂欢和理性两种精神。或许这是上帝的有意安排,把这两个对立面放进我们体内,让我们自己去作选择:或者纵情享受,或者拼命干活,只有不同寻常的人才会把二者结合得很好。选择就是考验,答卷要由我们自己来填写。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