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十日谈
  • 原序
  • 幸福在人间
  • 第一日:序
  • 第一日:故事第一
  • 第一日:故事第二
  • 第一日:故事第三
  • 第一日:故事第四
  • 第一日:故事第五
  • 第一日:故事第六
  • 第一日:故事第七
  • 第一日:故事第八
  • 第一日:故事第九
  • 第一日:故事第十
  • 第二日:序
  • 第二日:故事第一
  • 第二日:故事第二
  • 第二日:故事第三
  • 第二日:故事第四
  • 第二日:故事第五
  • 第二日:故事第六
  • 第二日:故事第七
  • 第二日:故事第八
  • 第二日:故事第九
  • 第二日:故事第十
  • 第三日:序
  • 第三日:故事第一
  • 第三日:故事第二
  • 第三日:故事第三
  • 第三日:故事第四
  • 第三日:故事第五
  • 第三日:故事第六
  • 第三日:故事第七
  • 第三日:故事第八
  • 第三日:故事第九
  • 第三日:故事第十
  • 第四日:序
  • 第四日:故事第一
  • 第四日:故事第二
  • 第四日:故事第三
  • 第四日:故事第四
  • 第四日:故事第五
  • 第四日:故事第六
  • 第四日:故事第七
  • 第四日:故事第八
  • 第四日:故事第九
  • 第四日:故事第十
  • 第五日:序
  • 第五日:故事第一
  • 第五日:故事第二
  • 第五日:故事第三
  • 第五日:故事第四
  • 第五日:故事第五
  • 第五日:故事第六
  • 第五日:故事第七
  • 第五日:故事第八
  • 第五日:故事第九
  • 第五日:故事第十
  • 第六日:序
  • 第六日:故事第一
  • 第六日:故事第二
  • 第六日:故事第三
  • 第六日:故事第四
  • 第六日:故事第五
  • 第六日:故事第六
  • 第六日:故事第七
  • 第六日:故事第八
  • 第六日:故事第九
  • 第六日:故事第十
  • 第七日:序
  • 第七日:故事第一
  • 第七日:故事第二
  • 第七日:故事第三
  • 第七日:故事第四
  • 第七日:故事第五
  • 第七日:故事第六
  • 第七日:故事第七
  • 第七日:故事第八
  • 第七日:故事第九
  • 第七日:故事第十
  • 第八日:序
  • 第八日:故事第一
  • 第八日:故事第二
  • 第八日:故事第三
  • 第八日:故事第四
  • 第八日:故事第五
  • 第八日:故事第六
  • 第八日:故事第七
  • 第八日:故事第八
  • 第八日:故事第九
  • 第八日:故事第十
  • 第九日:序
  • 第九日:故事第一
  • 第九日:故事第二
  • 第九日:故事第三
  • 第九日:故事第四
  • 第九日:故事第五
  • 第九日:故事第六
  • 第九日:故事第七
  • 第九日:故事第八
  • 第九日:故事第九
  • 第九日:故事第十
  • 第十日:序
  • 第十日:故事第一
  • 第十日:故事第二
  • 第十日:故事第三
  • 第十日:故事第四
  • 第十日:故事第五
  • 第十日:故事第六
  • 第十日:故事第七
  • 第十日:故事第八
  • 第十日:跋
  • 译后记
  • 附记
  • 第十日:故事第九
  • 第十日:故事第十
  • 译后记

    互联网 0
    《十日谈》全译本初版于1958年的上半年,这次再版,对二十五年前的译文在利用原纸型的条件下,作了局部修订。
    介绍这部名著,根据下列三种英译本转译:
    1.潘译本
    2.里格译本
    3.阿尔亭顿译本
    潘是第一个完整地把《十日谈》介绍给英国的译者(1886),他的译文很严谨,可说一丝不苟;缺点是有时候过于追求形式上的近似,难免语句累赘、词义生涩,损害了文笔的流畅。不过如果以翻译者的眼光来看,这个本子该是最为可信,与原文的面貌恐怕也最为接近,因此就拿它作为主要依据。
    里格的译文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潘译本的偏差,因此受到好评。阿尔亭顿是英国现代进步作家,他的译本使比较繁重的古典文体接近于明快的现代口语,还按照现代行文的习惯,重新分了段落,读来比较醒目,这是个很大的特色,对于普及古典作品,该是有意义的,但如果不作为一般读物,而是作为翻译的底本,则不免感到疏漏和误译的地方比较多些。这两种译本,我们翻译时就作为参考,也得到很多帮助。
    逢到以上三种英译互有出入,译者作了抉择,或是根据参考的本子有所补充时,较重大的地方,一般都加以注明。中泽本的分段,主要依据阿尔亭顿译本。我们采用了潘译本和里格译本的一部分译注,都分别写明;其余未写明的,都是为了便于读者参考,由译者加上的。
    其次谈谈我们的译文。为了保持语气的前后统一,经过共同商讨,我们认为,介绍《十日谈》这样一部古典作品,译文不必过于拘泥,但也不能失之油滑,我国旧小说、话本中使用的那种生动明快的语言,是值得我们参考的;而从英译本看,原著的风格大概也确是比较朴素——尽管在语法结构上跟我国语文有繁简之分。在工作过程中,又采取了分译互校的办法,使彼此的笔调尽可能接近些。
    “原序”和“跋”,第一天到第四天,第九天,方平译;第六天除故事第十外,第八天除故事第八、第九、第十外,方平译。第七天,第十天,王科一译;第五天除故事第四、第八外,王科一译。
    《十日谈》由于历来受到读者的欢迎,不但世界各国都有译本,而且插图本也特别繁多。在欧洲出现印刷机之前,1409年就有了威尼斯的手绘插图本。这以后,从十五世纪后期民间艺人的木刻,到现代的带有象征派色彩的插图,几乎各种艺术风格、各种流派、各种表现形式(版画、油画、素描等)都有。我们从能够收集到的好几种插图本里,选取了艺术性较强的两组黑白插画,是萨佛其和哈舒伯格的作品,前者线条圆熟,画面典雅秀丽,后者构图紧凑,富于新意和装饰风格。两组各十幅,复制成版,列在卷首,供读者欣赏。
    每篇故事的头花,采自俄译本《十日谈》(国家文学艺术出版社,1955),这原是《十日谈》最早的插图本(威尼斯版,1492)上的木刻,具有民间艺术古拙质朴的特色,构图手法是多种多样的,有时候表现了单一的主题(如第四天故事第四),有时又采取了连环画的方式,表现了故事中的两个环节(如第六天故事第十);是使人感到兴趣的是,有时大胆地打破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把故事中一连串事件都组织在同一幅画面上(如第一故事第四),让人想起了我国明代一些木刻插图的表现手法来。
    卷首作者像,铜版画,系根据凡·大伦的油画像所作,采自TheBiblioph1istSociety版《十日谈》。插图2,系《十日谈》的最早插图本(1492)的一幅木刻插图。插图3,坎特(RockwellKent)作,采自他的自传《上帝啊,这是我》)(It’MeOLord,1955)。插图4-13,萨佛其(SteeleSavage)作,采自BlueRibbon版《十日谈》(1931)。插图14-23哈舒伯格作,采自美国袖珍版《十日谈》(1948)。插图24,布洛郝斯特(FrancisBroadhurat)作,采自Angus&Robertson版《十日谈》1954)。正文第二页的插图,系《十日谈》是早的插图本(1492)的卷首插图。
    最后,在《十日谈》这部名著在我们国内获得第二次艺术生命的时候,容许我为纪念我的合作者王科一同志写几句话。王科一是一位勤勉奋发、热爱自己的专业、而且已经作出了成绩的外国文学工作者,不幸于十年浩劫中含冤去世(1968),终年四十有四,是正当壮年有为之期。狄更斯的长篇小说《远大前程》是他最后的遗译,已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译者水平有限。这个译本疏漏错误之外,以及卷首序文《幸福在人间》浅陋和不确当的地方都在所难免,希望得到读者的指正。方平
    1 2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