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历史云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十日谈
  • 原序
  • 幸福在人间
  • 第一日:序
  • 第一日:故事第一
  • 第一日:故事第二
  • 第一日:故事第三
  • 第一日:故事第四
  • 第一日:故事第五
  • 第一日:故事第六
  • 第一日:故事第七
  • 第一日:故事第八
  • 第一日:故事第九
  • 第一日:故事第十
  • 第二日:序
  • 第二日:故事第一
  • 第二日:故事第二
  • 第二日:故事第三
  • 第二日:故事第四
  • 第二日:故事第五
  • 第二日:故事第六
  • 第二日:故事第七
  • 第二日:故事第八
  • 第二日:故事第九
  • 第二日:故事第十
  • 第三日:序
  • 第三日:故事第一
  • 第三日:故事第二
  • 第三日:故事第三
  • 第三日:故事第四
  • 第三日:故事第五
  • 第三日:故事第六
  • 第三日:故事第七
  • 第三日:故事第八
  • 第三日:故事第九
  • 第三日:故事第十
  • 第四日:序
  • 第四日:故事第一
  • 第四日:故事第二
  • 第四日:故事第三
  • 第四日:故事第四
  • 第四日:故事第五
  • 第四日:故事第六
  • 第四日:故事第七
  • 第四日:故事第八
  • 第四日:故事第九
  • 第四日:故事第十
  • 第五日:序
  • 第五日:故事第一
  • 第五日:故事第二
  • 第五日:故事第三
  • 第五日:故事第四
  • 第五日:故事第五
  • 第五日:故事第六
  • 第五日:故事第七
  • 第五日:故事第八
  • 第五日:故事第九
  • 第五日:故事第十
  • 第六日:序
  • 第六日:故事第一
  • 第六日:故事第二
  • 第六日:故事第三
  • 第六日:故事第四
  • 第六日:故事第五
  • 第六日:故事第六
  • 第六日:故事第七
  • 第六日:故事第八
  • 第六日:故事第九
  • 第六日:故事第十
  • 第七日:序
  • 第七日:故事第一
  • 第七日:故事第二
  • 第七日:故事第三
  • 第七日:故事第四
  • 第七日:故事第五
  • 第七日:故事第六
  • 第七日:故事第七
  • 第七日:故事第八
  • 第七日:故事第九
  • 第七日:故事第十
  • 第八日:序
  • 第八日:故事第一
  • 第八日:故事第二
  • 第八日:故事第三
  • 第八日:故事第四
  • 第八日:故事第五
  • 第八日:故事第六
  • 第八日:故事第七
  • 第八日:故事第八
  • 第八日:故事第九
  • 第八日:故事第十
  • 第九日:序
  • 第九日:故事第一
  • 第九日:故事第二
  • 第九日:故事第三
  • 第九日:故事第四
  • 第九日:故事第五
  • 第九日:故事第六
  • 第九日:故事第七
  • 第九日:故事第八
  • 第九日:故事第九
  • 第九日:故事第十
  • 第十日:序
  • 第十日:故事第一
  • 第十日:故事第二
  • 第十日:故事第三
  • 第十日:故事第四
  • 第十日:故事第五
  • 第十日:故事第六
  • 第十日:故事第七
  • 第十日:故事第八
  • 第十日:跋
  • 译后记
  • 附记
  • 第十日:故事第八

    互联网 0
    吉西帕斯将末婚妻让与好友第图斯,让他们双双回到罗马。后来吉西帕斯穷了,去到罗马,误以为第图斯瞧不起他,气忿之下,但求一死,便将一件命案拉到自己头上。第图斯为了救他,和他争相供认杀人罪,后来真凶自首,案情大白。第图斯将胞妹嫁给他,并与他分享家产。
    潘比妮亚讲完了,大家都盛赞国王彼得,尤其是那位保皇党人赞扬得最热烈。一会儿,菲罗美娜听了国王的吩咐,接下去讲故事
    高贵的小姐们:谁都知道,帝王们只要高兴,天大的事都可以办到,尤其是别人祈求他们的恩典的时候。这样看来,随便什么人,做好一件他自己力量做得到的事,只能算是尽了本分;我们原不能把他捧到天上去,只有那种出入意料地做到了他自己所做不到的事情的人,才值得我们赞扬不置。因此,如果诸位认为古来帝王们的功绩值得赞扬,那么我相信,和我们同样的一些凡人,他们的事迹可以跟国王相比,甚至超过了国王,那当然更值得赞扬了。所以我这里讲的故事,说的是两个平民(他们是朋友)的值得赞扬的慷慨事迹。
    想必诸位都知道,在屋大维·恺撒没有称帝、而以执政官身分统治罗马的时候,罗马一位绅士,名叫帕白列斯·坤塔斯·孚维斯。他有个儿子叫做第图斯,天资颖慧,所以他就把他送到雅典去学哲学。他把这孩子托付给那里的一个老朋友克瑞梅斯,那也是个贵族。从此第图斯就住在克瑞梅斯家里,和他的儿子吉西帕斯住在一起,共同请了位哲学家阿瑞斯提帕斯来教书。
    这两位青年一见面就意气相投,相处愈久交情愈好,简直象亲兄弟一般,整天形影不离,一不见面就都觉得很难受,放心不下。他们这份交情只有死神才能拆散了。两人在一起读书,天资是一样高,进步是一样快,成绩都非常优异,在哲学方面达到了同样深湛的造诣。就这样相处了三年,克瑞梅斯高兴极了,把他们两个都当作自己的儿子一般看待,无分彼此。不幸年老的克瑞梅斯就在这最后一年去世了,这原是自然规律。两位青年都悲伤不已,仿佛都是丧失了父亲似的。克瑞梅斯的亲友也说不出他们究竟哪一个比另外一个更悲伤,应该先安慰哪一个才对。
    过了几个月,吉西帕斯家里的人以至他的亲友,包括第图斯在内,都劝他结婚,他答应了。于是他们给他找了一个出身高贵、美貌绝伦的雅典姑娘,名叫莎孚朗尼亚,今年才十五岁。等到将近举行婚礼的时候,有一天,吉西帕斯邀了第图斯一块儿去看看那位姑娘,因为第图斯还没有见过她呢。于是两人一起去到姑娘家里,姑娘坐在他们两人当中陪着他们。第图斯聚精会神地望着她,好象要仔细鉴赏一下朋友的未婚妻究竟长得美不美。他把她周身上下打量一遍,觉得她没有一处长得不好;他心里一面赞赏她的美貌,一面竟不由得对她热爱狂恋起来,只是外表没有流露一点儿形迹罢了。
    他们在她家里坐了一会儿,便告别回家。第图斯独个儿回到房里,开始思念起那位美丽的小姐来。他愈想愈爱,情不自禁地接连长叹了几声,自己对自己说道:
    “啊,第图斯!你好命苦啊,你把你的心灵、爱情、希望寄托在什么人身上呢?你知道克瑞梅斯和他家里人都待你那样好,你同吉西帕斯的友情又是这样密切,这个姑娘就是吉西帕斯的未婚妻,难道你不知道应该把她当做一个姐妹看待吗?这样看来,你现在究竟在爱着谁呀?你这样滥用感情,存着非分的幻想。岂不是自找绝路吗?你应该把脑子放清醒些,看看你自己是怎样一个人,你这个下流坯!你应当有理智一些,应当克制这种肉欲,消除这些邪念,把心思用到正当的事情上去。你的淫念应该趁这开始的时候就加以克服,那还来得及。你心里所想的这件事非但有失体统,简直就是荒淫无耻。倘若你还会顾念到真正的友情,还想对得起朋友,那么,这件事你即使有把握如愿以偿,也应当及早回头,何况你没有把握呢?第图斯,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如果你还想做个象样的人,那就快些打消这种不正当的感情吧。”
    接着,他又想起了莎孚朗尼亚,不禁完全变了主意,把刚才那一段自白全部推翻,自个儿心里说道:
    “爱情的法律比任何法律的权力都来得大;它连神的法律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不过是一些友谊呢?古往今来,父亲爱上女儿的,哥哥爱上妹妹的,后母爱上继子的,岂不多的是吗?至于爱上一个朋友的妻子,这种事真是不可胜数,何足为奇?况且我是这样年青,天下哪个青年男子不善于钟情?爱神的意志也就是我的意志。讲究道德原是属于老一辈的事,我只知道听凭爱神的驱使。那位小姐美得象天仙一般,哪个见了不爱?以我这一个青年男子爱上了她,谁有理由责备我呢?我爱上她,并非因为她是吉西帕斯的未婚妻;我爱她就是因为我没有办法不爱她,不管她是属于什么人的。她所以不属于别人而竟会属于吉西帕斯,那只是命运之神的错误。既是她的美貌叫人家不得不爱她,她值得人家爱,那么,即使让吉西帕斯听到了,他总会觉得,与其让别人爱上她,倒不如让我爱上她吧。”
    1 2 3 4 5 6 7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