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十日谈
  • 原序
  • 幸福在人间
  • 第一日:序
  • 第一日:故事第一
  • 第一日:故事第二
  • 第一日:故事第三
  • 第一日:故事第四
  • 第一日:故事第五
  • 第一日:故事第六
  • 第一日:故事第七
  • 第一日:故事第八
  • 第一日:故事第九
  • 第一日:故事第十
  • 第二日:序
  • 第二日:故事第一
  • 第二日:故事第二
  • 第二日:故事第三
  • 第二日:故事第四
  • 第二日:故事第五
  • 第二日:故事第六
  • 第二日:故事第七
  • 第二日:故事第八
  • 第二日:故事第九
  • 第二日:故事第十
  • 第三日:序
  • 第三日:故事第一
  • 第三日:故事第二
  • 第三日:故事第三
  • 第三日:故事第四
  • 第三日:故事第五
  • 第三日:故事第六
  • 第三日:故事第七
  • 第三日:故事第八
  • 第三日:故事第九
  • 第三日:故事第十
  • 第四日:序
  • 第四日:故事第一
  • 第四日:故事第二
  • 第四日:故事第三
  • 第四日:故事第四
  • 第四日:故事第五
  • 第四日:故事第六
  • 第四日:故事第七
  • 第四日:故事第八
  • 第四日:故事第九
  • 第四日:故事第十
  • 第五日:序
  • 第五日:故事第一
  • 第五日:故事第二
  • 第五日:故事第三
  • 第五日:故事第四
  • 第五日:故事第五
  • 第五日:故事第六
  • 第五日:故事第七
  • 第五日:故事第八
  • 第五日:故事第九
  • 第五日:故事第十
  • 第六日:序
  • 第六日:故事第一
  • 第六日:故事第二
  • 第六日:故事第三
  • 第六日:故事第四
  • 第六日:故事第五
  • 第六日:故事第六
  • 第六日:故事第七
  • 第六日:故事第八
  • 第六日:故事第九
  • 第六日:故事第十
  • 第七日:序
  • 第七日:故事第一
  • 第七日:故事第二
  • 第七日:故事第三
  • 第七日:故事第四
  • 第七日:故事第五
  • 第七日:故事第六
  • 第七日:故事第七
  • 第七日:故事第八
  • 第七日:故事第九
  • 第七日:故事第十
  • 第八日:序
  • 第八日:故事第一
  • 第八日:故事第二
  • 第八日:故事第三
  • 第八日:故事第四
  • 第八日:故事第五
  • 第八日:故事第六
  • 第八日:故事第七
  • 第八日:故事第八
  • 第八日:故事第九
  • 第八日:故事第十
  • 第九日:序
  • 第九日:故事第一
  • 第九日:故事第二
  • 第九日:故事第三
  • 第九日:故事第四
  • 第九日:故事第五
  • 第九日:故事第六
  • 第九日:故事第七
  • 第九日:故事第八
  • 第九日:故事第九
  • 第九日:故事第十
  • 第十日:序
  • 第十日:故事第一
  • 第十日:故事第二
  • 第十日:故事第三
  • 第十日:故事第四
  • 第十日:故事第五
  • 第十日:故事第六
  • 第十日:故事第七
  • 第十日:故事第八
  • 第十日:跋
  • 译后记
  • 附记
  • 第十日:故事第九
  • 第十日:故事第十
  • 第六日:故事第九

    互联网 0


    纪度受到挖苦,他用尖刻的话头回敬了那班不怀好意的人。


    爱米莉亚讲完故事,就只差女王和第奥纽两个还没讲了,而第奥纽又是享有特权的,必须留在最后一个讲,所以女王就这样开始道:


    美丽的小姐们,我要讲的故事,至少有两个都给你们抢先讲去了,幸亏我还留着一个,这故事末了的一句俏皮话说不定比你们所讲过的要泼辣些。


    大家知道,我们佛罗伦萨城从前本有着许多善良可喜的风俗,现在却都荡然无存了,这都是由于我们的城市越来越富有,而人也变得越来越贪婪,所以再也不要那些古老的风俗了。我们单说其中的一个风俗:从前佛罗伦萨的绅士常常结社聚会,不过只容许出得起钱的人们加入,由各人轮流排日请客,请客的地点并不一定,有时还要邀请一些外国来的宾客和本城的人士。每年至少一次,逢到重大的纪念日——尤其是逢到喜气洋洋的节日,或者是传来捷报的日子,他们就穿着一色的衣服,骑着马绕城游行,有时还举行武技竞赛。


    在这些社团中,有一个是贝多·勃伦奈莱希大爷主办的,他和他的朋友极力想罗致纪度(他是卡维康蒂的儿子)加入,这不是没有原因的。且不说他是当世最伟大的论理学家,又是个高明的哲学家(他们对于哲学可一点都不感兴趣),而且他谈风很健,富于风趣,凡是一个绅士所应该具有的才艺,他无一不精,无一不胜过别人。再说,他又有钱,招待起他愿意结交的朋友来真是十分阔绰。可是贝多却始终没法使他加入到他们的社团里来,贝多和几个朋友推论的结果,认为这是由于他时常沉入冥思,对于世事不闻不问的缘故。而且他还多少倾心于伊壁鸠鲁的学说,大家都传说他一心一意想证明天主是不存在的呢。


    有一天,纪度从奥多·圣米歇尔起程,取道科索·阿台马利,到圣约翰礼拜堂去,这是他常走的一条路。在那时候,圣约翰礼拜堂一带地方全是大理石或是别的石块筑成的陵墓,就象现在的圣莱巴拉达礼拜堂的坟地那样,纪度正在紧着的礼拜堂门前,坟地的云斑石柱中间徘徊着,恰巧贝多和几位朋友骑着马从圣莱巴拉达广场一路来到这里,他们望见了纪度正在坟地里,说道:“让我们去挖苦他一下吧。”


    他们于是踢了一下马腹,催着马直向他那儿奔去,等他抬起头来时,早已来到他面前了。他们说道:“纪度,你怎么不肯加入到我们这社团来,不过请问你,即使你果真发现了天主是不存在的,那又有什么好处呢?”


    纪度看见被他们包围了,立即回答道:“你们在自己的老家里,爱怎么跟我说话就怎么说吧。”


    他这么说着,就一手按在坟墓上,施展出他那矫捷的身手,一下子跳了过去,摆脱他们的包围。


    那班绅士看到这情景,不觉呆了一下,接着你一句我一语的都说这个人神经有些不正常了,所以语无伦次,他们站立的地方,跟他们——尤其是跟纪度有什么相干呢?他们还不是跟别人一样,只是过路人吗?但是贝多却回头对他们说道:


    “要是你们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那么倒是你们神经失常了。他只讲了一两句话,却把我们骂个狗血喷头。你们怎么不明白,这许多坟墓就是死人的老家,因为死人永远躺在里边,他把坟墓说是我们的老家,因为象我们这班不学无术的蠢货,跟他、以及象他那样的学者出起来,比死人还不如呢,所以他说我们是在自己的老家里呀。”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深深感到惭愧。从此不敢再挖苦他,同时认为贝多是一个才思敏捷、知情达理的绅士了。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