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十日谈
  • 原序
  • 幸福在人间
  • 第一日:序
  • 第一日:故事第一
  • 第一日:故事第二
  • 第一日:故事第三
  • 第一日:故事第四
  • 第一日:故事第五
  • 第一日:故事第六
  • 第一日:故事第七
  • 第一日:故事第八
  • 第一日:故事第九
  • 第一日:故事第十
  • 第二日:序
  • 第二日:故事第一
  • 第二日:故事第二
  • 第二日:故事第三
  • 第二日:故事第四
  • 第二日:故事第五
  • 第二日:故事第六
  • 第二日:故事第七
  • 第二日:故事第八
  • 第二日:故事第九
  • 第二日:故事第十
  • 第三日:序
  • 第三日:故事第一
  • 第三日:故事第二
  • 第三日:故事第三
  • 第三日:故事第四
  • 第三日:故事第五
  • 第三日:故事第六
  • 第三日:故事第七
  • 第三日:故事第八
  • 第三日:故事第九
  • 第三日:故事第十
  • 第四日:序
  • 第四日:故事第一
  • 第四日:故事第二
  • 第四日:故事第三
  • 第四日:故事第四
  • 第四日:故事第五
  • 第四日:故事第六
  • 第四日:故事第七
  • 第四日:故事第八
  • 第四日:故事第九
  • 第四日:故事第十
  • 第五日:序
  • 第五日:故事第一
  • 第五日:故事第二
  • 第五日:故事第三
  • 第五日:故事第四
  • 第五日:故事第五
  • 第五日:故事第六
  • 第五日:故事第七
  • 第五日:故事第八
  • 第五日:故事第九
  • 第五日:故事第十
  • 第六日:序
  • 第六日:故事第一
  • 第六日:故事第二
  • 第六日:故事第三
  • 第六日:故事第四
  • 第六日:故事第五
  • 第六日:故事第六
  • 第六日:故事第七
  • 第六日:故事第八
  • 第六日:故事第九
  • 第六日:故事第十
  • 第七日:序
  • 第七日:故事第一
  • 第七日:故事第二
  • 第七日:故事第三
  • 第七日:故事第四
  • 第七日:故事第五
  • 第七日:故事第六
  • 第七日:故事第七
  • 第七日:故事第八
  • 第七日:故事第九
  • 第七日:故事第十
  • 第八日:序
  • 第八日:故事第一
  • 第八日:故事第二
  • 第八日:故事第三
  • 第八日:故事第四
  • 第八日:故事第五
  • 第八日:故事第六
  • 第八日:故事第七
  • 第八日:故事第八
  • 第八日:故事第九
  • 第八日:故事第十
  • 第九日:序
  • 第九日:故事第一
  • 第九日:故事第二
  • 第九日:故事第三
  • 第九日:故事第四
  • 第九日:故事第五
  • 第九日:故事第六
  • 第九日:故事第七
  • 第九日:故事第八
  • 第九日:故事第九
  • 第九日:故事第十
  • 第十日:序
  • 第十日:故事第一
  • 第十日:故事第二
  • 第十日:故事第三
  • 第十日:故事第四
  • 第十日:故事第五
  • 第十日:故事第六
  • 第十日:故事第七
  • 第十日:故事第八
  • 第十日:跋
  • 译后记
  • 附记
  • 第十日:故事第九
  • 第十日:故事第十
  • 第四日:序

    互联网 0


    “十日谈”的第四天由此开始。菲洛特拉托担任国王。各人讲的都是结局不幸的恋爱故事。


    最亲爱的女士们,听了那些有识之士的见解,又凭着我自己经常看到、听到的,我一向认为那妒忌的狂飙疾风,只是袭击着高楼危塔,摇撼着大树的最高枝。可是我发觉我这想法是错了。为了一心躲避那狂风的无情袭击,我不但逃到了平地上,而且不得不躲进那最深邃的幽谷。读过这几篇故事的人大约都会有这样的看法——这些故事我都是用那不登大雅之堂的佛罗伦萨方言写成的,而且写的还是散文,又不曾题名献词,只是平铺直叙,不敢有丝毫卖弄。可是尽管这样,我依然逃不了遭人妒忌的厄运,那一阵阵的无情狂风,刮得我天昏地黑,刮得我站不住脚跟——那尖刻的毒牙把我咬得遍体鳞伤。直到这时候我才彻底明白了聪明人常说的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苦难”才不会遭人的妒忌。


    贤明的女士们,有人读了这些故事,认为我太喜欢你们了,又说我这样心甘意愿地侍候你们、安慰你们,实在不成体统,有的甚至还怪我不该这么奉承你们。另有些人,极力显得一派心平气和,却又说我这样一把年纪,不应该纵谈风月,迎合妇道人家的心思。还有些人,只装作关怀我的声誉,劝我还是跟缪斯女神住在派纳塞斯山|1~上来得好,不要一味在你们的队伍里厮混,尽说些废话。


    还有些人哪里出于善意,分明居心恶毒,说是我应当深谋远虑,好生想想怎样去挣我的面包——总不能光谈着这些捞什子,去喝西北风。另外又有些人为了要低毁我的作品,处心积虑地要证明我讲给你们听的故事,都是凭空捏造,完全与事实不符。


    尊贵的女士们,我为你们效劳,艰苦奋斗,受尽这狂飙疾风的摧残,利齿毒牙的噬咬,弄得头破血流。天主明鉴,不管他们怎么说,我总是冷静地听着他们,玩味着他们的话。在这件事上,全靠你们出力来支持我,不过我并不敢就此吝惜自己的力量;即使我不跟他们展开论战,也少不得要申斥他们一番,好让我的耳根暂时清静一下,因为我的作品到现在还不曾写满三分之一,就有这许多狂妄的敌人,要是眼前不赶紧对付他们,那他们的气焰一定会越发嚣张,将来一下子就会把我打垮了;到那时候,任你们有多大的力量,也无济于事了。


    在驳斥他们之前,我想先讲一篇故事,作为自己的辩白,这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是一个有头无尾的故事,这样,就不致和我们那一群可爱的朋友们所讲的故事混在一起,好有个区分。我这故事是针对那班诽谤我的人讲的。


    从前,我们城里有个男子,名叫腓力·巴杜奇,他出身微贱,但是手里着实有钱,也很懂得处世立身之道。他有一个妻子,彼此相亲相爱,互相体贴关怀,从无一言半语的龃龉。只是人生难免一死,他那位贤德的太太后来不幸去世,只留给他一个将近两岁的亲生儿子。丧偶的不幸使他哀痛欲绝,逾于常情。他觉得从此失了一个良伴,孤零零地活在世上,再没有什么意思了,就发誓抛弃红尘、去侍奉天主,并且决定带他的幼儿跟他一起修行。他把全部家产都捐给慈善团体,带着儿子径往阿西那奥山,在山头找到一间小茅屋住了下来,靠着别人的施舍,斋戒祈祷过日子。


    他眼看儿子一天天长大,就十分留心,绝不跟他提到那世俗之事。也不让他看到这一类的事,唯恐扰乱了他侍奉天主的心思;要谈也只跟他谈那些永生的荣耀,天主和圣徒的光荣;要教也只限于教他背诵些祈祷文。父子二人就这样在山上住了几年,那孩子从没走出茅屋一步。除了他的父亲外,也从没见过别人。


    这位好心的人儿偶尔也要下山到佛罗伦萨去,向一班善男信女讨些施舍,然后再回到自己的茅屋来。


    光阴如箭,腓力已是个老头儿,那孩子也有十八岁了。有一天,腓力正要下山,那孩子问他到哪儿去。腓力告诉了他,那孩子就说:


    “爸爸,你现在年事已高,耐不得劳、吃不得苦了。何不把我带到佛罗伦萨去、领着我去见见你那班朋友和天主的信徒呢?想我正年青力壮,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就可以派我下山去,你自己就可以在这里休养休养,不用再奔波了。”


    这位老人家觉得如今儿子已长大成人,又看他平时侍奉天主十分勤谨,认为即使让他到那浮华世界里去走一遭,谅必也不致迷失本性了,所以私下想道:“这孩子也说得有道理。”于是第二次下山的时候,果真把他带了去。


    那小伙子看见佛罗伦萨城里全是什么皇宫啊,邸宅啊,教堂啊,而这些都是他生平从未见识过的,所以惊奇得了不得,一路上禁不住向父亲问长问短,腓力一一告诉他——可是哪儿回答得尽这许多,这个问题才回答好,那个问题又跟着来了。父子俩就这样一个尽问、一个尽答,一路行来,可巧遇见一队衣服华丽、年青漂亮的姑娘迎面走来——原来是刚刚参加婚礼回来的女宾。那小伙子一看见她们,立即就问父亲这些是什么东西。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