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十日谈
  • 原序
  • 幸福在人间
  • 第一日:序
  • 第一日:故事第一
  • 第一日:故事第二
  • 第一日:故事第三
  • 第一日:故事第四
  • 第一日:故事第五
  • 第一日:故事第六
  • 第一日:故事第七
  • 第一日:故事第八
  • 第一日:故事第九
  • 第一日:故事第十
  • 第二日:序
  • 第二日:故事第一
  • 第二日:故事第二
  • 第二日:故事第三
  • 第二日:故事第四
  • 第二日:故事第五
  • 第二日:故事第六
  • 第二日:故事第七
  • 第二日:故事第八
  • 第二日:故事第九
  • 第二日:故事第十
  • 第三日:序
  • 第三日:故事第一
  • 第三日:故事第二
  • 第三日:故事第三
  • 第三日:故事第四
  • 第三日:故事第五
  • 第三日:故事第六
  • 第三日:故事第七
  • 第三日:故事第八
  • 第三日:故事第九
  • 第三日:故事第十
  • 第四日:序
  • 第四日:故事第一
  • 第四日:故事第二
  • 第四日:故事第三
  • 第四日:故事第四
  • 第四日:故事第五
  • 第四日:故事第六
  • 第四日:故事第七
  • 第四日:故事第八
  • 第四日:故事第九
  • 第四日:故事第十
  • 第五日:序
  • 第五日:故事第一
  • 第五日:故事第二
  • 第五日:故事第三
  • 第五日:故事第四
  • 第五日:故事第五
  • 第五日:故事第六
  • 第五日:故事第七
  • 第五日:故事第八
  • 第五日:故事第九
  • 第五日:故事第十
  • 第六日:序
  • 第六日:故事第一
  • 第六日:故事第二
  • 第六日:故事第三
  • 第六日:故事第四
  • 第六日:故事第五
  • 第六日:故事第六
  • 第六日:故事第七
  • 第六日:故事第八
  • 第六日:故事第九
  • 第六日:故事第十
  • 第七日:序
  • 第七日:故事第一
  • 第七日:故事第二
  • 第七日:故事第三
  • 第七日:故事第四
  • 第七日:故事第五
  • 第七日:故事第六
  • 第七日:故事第七
  • 第七日:故事第八
  • 第七日:故事第九
  • 第七日:故事第十
  • 第八日:序
  • 第八日:故事第一
  • 第八日:故事第二
  • 第八日:故事第三
  • 第八日:故事第四
  • 第八日:故事第五
  • 第八日:故事第六
  • 第八日:故事第七
  • 第八日:故事第八
  • 第八日:故事第九
  • 第八日:故事第十
  • 第九日:序
  • 第九日:故事第一
  • 第九日:故事第二
  • 第九日:故事第三
  • 第九日:故事第四
  • 第九日:故事第五
  • 第九日:故事第六
  • 第九日:故事第七
  • 第九日:故事第八
  • 第九日:故事第九
  • 第九日:故事第十
  • 第十日:序
  • 第十日:故事第一
  • 第十日:故事第二
  • 第十日:故事第三
  • 第十日:故事第四
  • 第十日:故事第五
  • 第十日:故事第六
  • 第十日:故事第七
  • 第十日:故事第八
  • 第十日:跋
  • 译后记
  • 附记
  • 第十日:故事第九
  • 第十日:故事第十
  • 第二日:故事第六

    互联网 0


    居拉度有个女儿,叫做史宾娜,已经出嫁,不幸丈夫早死,做了寡妇,回到娘家来住。那时史宾娜才只十六岁,正当是青春妙龄,模样儿又长得漂亮,所以不多时就把贾诺托看在眼里,而贾诺托也看上了她,两人不觉堕入了情网,不久就发生了关系。好几个月来,都没给人识破,可是愈到后来,他们就愈胆大起来,忘了这原是偷偷摸摸的勾当,而不象以前那么小心提防了。


    有一天,一家人到野外去游乐,那小姐和贾诺托两个故意抢在前面,走进了一座苍郁茂盛的林子里,等走到林荫深处,他们以为已经把众人远远抛在后面了,便拣一处躺下,拿密密层层的花草当做褥子,拿周围的树木当做屏风,寻欢作乐起来。他们这样流连了许多时光,还只道是一会儿工夫;不料突然间,先是那女孩子的娘,接着就是她的爸爸,闯了进来。那做父亲的亲眼看到他们干出这种事来,不禁勃然大怒,连一句话都没有,就吩咐手下三个仆从把这一对情人抓起来、紧紧绑住,押回城堡里去。在盛怒之下,他决定把他们双双处死。


    那做母亲的虽然也恨女儿做出这种丑事,认为应该重重地责罚她一顿,但总不忍走到极端,把女儿处死。当她从丈夫的话里得悉他要怎样处置这一对囚犯时,不禁赶到他跟前来讨情了。他现在已经上了年纪了,她求他断不可凭一时的忿怒,就把亲生的女儿杀害;也千万不能叫一个仆人的血玷污了他的手。他尽可以另用一种方法来惩戒他们——就是把他们囚禁在狱中,叫他们在那儿流着泪,忏悔自己的罪过。居拉度亏得有他那贤德的夫人再三劝谏,便打消了当初的主意,吩咐把两人分别监禁起来,严密看守着,每天只供给一些薄粥清汤,让他们半饿不饱,多受些折磨,以后再想法处置他们。他一声吩咐,那一对情人就立即被丢入狱中。他们终日以泪洗面,半饥不饱,这种种苦楚也是不难想象的了。


    贾诺托和史宾娜两个在那凄凉的囚室里挨过了整整一个年头,那一家之主几乎把他们忘怀了。这时候,恰巧阿拉贡的彼得罗王借纪安·狄·普罗奇达之力,鼓动西西里岛人民起来反叛查理王,从暴君手里把西西里岛夺回来。居拉度原是个“帝皇党”,听得这消息,十分高兴。贾诺托在狱里也从狱卒那儿听得了这消息,却不禁放声长叹道:


    “唉,真是苦命哪!我在外边漂泊了十四年,没有别的指望,就只望有这么一天,谁知如今这一天来到了,我的希望却成了泡影!我给关在牢狱里,除了死,今生别想再出去了。”


    “你这话是怎么说的?”那狱卒问,“大皇帝跟大皇帝的事儿怎么会扯到你头上来呢?你跟西西里又有些什么关系呢?”


    贾诺托回答他道:“我一想起我父亲和从前他在西西里的地位,便觉得心痛,我逃出西西里时还是个孩子,可是我还记得当初曼夫莱王活着的时候,我的父亲是西西里的总督。”


    “那么你的老子是谁呢?”狱卒又问。


    “我现在可以把我父亲的名字讲出来了,”贾诺托回答道,“我以前一直不敢随意吐露,唯恐会招来危险,我父亲名叫阿列凯托·卡贝斯,假使他老人家还活着,那么这就是他的名字。我呢,我的名字并非叫贾诺托,我的真名是吉夫莱。假使有一天我能恢复自由,回到西西里去,那么不用说得,我可以得到一个重要职位的。”


    那个忠于主人的狱卒不再追问,一有机会,就把这些话全都向居拉度报告了。居拉度听到之后,只装作这回事无足轻重似的,把狱卒打发了,却回过头就去找白莉朵拉,彬彬有礼地问她阿列凯托是不是有一个儿子叫做吉夫莱。白莉朵拉流着泪回说是的,这就是她长子的名字,要是他还活着,现在应该是二十二岁了。


    居拉度听得这话,断定贾诺托就是她的儿子了,于是他当即想到他可以做一件一举两得的事,一方面是行了善事,一方面又可以洗刷他女儿和他家的羞辱——就是说,把阿列凯托的这个儿子从牢里放出来,把女儿嫁给他。他于是私下把贾诺托召了来,详细查问他身世,从他回答的话里,显然证明贾诺托就是阿列凯托的儿子吉夫莱。居拉度于是跟他这么说:


    “贾诺托,我待你不薄,那你做一个仆人,应该怎样处处都替你东家的名誉利益着想,才是道理,却不想你反而跟我女儿干下那种勾当,叫我蒙受耻辱,如果换了别人,你做出这事,早就把你处死了,只是我却始终狠不起心来。现在你既然自称并不是什么低三下四的人,父母都是有身分的贵族,那我就不念旧恶,把你释放出来——只要你自个儿愿意——就可以解脱你的痛苦,恢复你的名誉,同时也保全了我的家声。你跟我的女儿史宾娜有了私情(这事双方都有错);你知道,她是个寡妇,有一笔很大的嫁妆,她的人品,她的门第,你都已明白,对于你眼前的境况,我没有什么可说的;所以,只要你情愿,那么我也同意让她再不用偷偷摸摸做你的情妇,而是名正言顺地做你的妻子。你呢,做了我的女婿,就和她住在我家里,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