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黄帝内经
  • 上古天真论篇第一
  • 四气调神大论篇第二
  • 生气通天论篇第三
  • 金匮真言论篇第四
  • 阴阳应象大论篇第五
  • 阴阳离合论篇第六
  • 阴阳别论篇第七
  • 灵兰秘典论篇第八
  • 六节藏象论篇第九
  • 五藏生成篇第十
  • 五藏别论篇第十一
  • 异法方宜论篇第十二
  • 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
  • 汤液醪醴论篇第十四
  • 玉版论要篇第十五
  • 诊要经终论篇第十六
  • 脉要精微论篇第十七
  • 平人气象论篇第十八
  • 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
  • 三部九候论篇第二十
  • 经脉别论篇第二十一
  • 藏气法时论篇第二十二
  • 宣明五气篇第二十三
  • 血气形志篇第二十四
  • 宝命全形论篇第二十五
  • 八正神明论篇第二十六
  • 离合真邪论篇第二十七
  • 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 太阴阳明论篇第二十九
  • 阳明脉解篇第三十
  • 热论篇第三十一
  • 刺热篇第三十二
  • 评热病论篇第三十三
  • 逆调论篇第三十四
  • 疟论篇第三十五
  • 刺疟篇第三十六
  • 气厥论篇第三十七
  • 咳论篇第三十八
  • 举痛论篇第三十九
  • 腹中论篇第四十
  • 刺腰痛篇第四十一
  • 风论篇第四十二
  • 痹论篇第四十三
  • 痿论篇第四十四
  • 厥论篇第四十五
  • 病能论篇第四十六
  • 奇病论篇第四十七
  • 大奇论篇第四十八
  • 脉解篇第四十九
  • 刺要论篇第五十
  • 刺齐论篇第五十一
  • 刺禁论篇第五十二
  • 刺志论篇第五十三
  • 针解篇第五十四
  • 长刺节论篇第五十五
  • 皮部论篇第五十六
  • 经络论篇第五十七
  • 气穴论篇第五十八
  • 气府论篇第五十九
  • 骨空论篇第六十
  • 水热穴论篇第六十一
  • 调经论篇第六十二
  • 缪刺论篇第六十三
  • 四时刺逆从论篇第六十四
  • 标本病传论篇第六十五
  • 天元纪大论篇第六十六
  • 五运行大论篇第六十七
  • 六微旨大论篇第六十八
  • 气交变大论篇第六十九
  • 五常政大论篇第七十
  • 六元正纪大论篇第七十一
  • 刺法论篇第七十二
  • 本病论篇第七十三
  • 至真要大论篇第七十四
  • 著至教论篇第七十五
  • 示从容论篇第七十六
  • 疏五过论篇第七十七
  • 征四失论篇第七十八
  • 阴阳类论篇第七十九
  • 方盛衰论篇第八十
  • 解精微论篇第八十一
  • 气交变大论篇第六十九

    互联网 0

    黄帝问曰:五运更治,上应天寿,阴阳往复,寒暑迎随,真邪相薄,内外分离,六经波荡,五气倾移,太过不及,专胜兼并,愿言其始,而有常名,可得闻乎?岐伯稽首再拜对日:昭乎哉问也!是明道也。此上帝所贵;先师传之,臣虽不敏,往闻其旨。帝日:余闻得其人不教,是谓失道,传非其人,漫泄天宝。余诚菲德,本足以受至道,然而众子哀其不终,愿夫子保于无穷,流于无极,余司其事,则而行之奈何?岐伯日:请遂言之也。壮经》曰;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此之谓也。帝曰:何谓也?岐伯日:本气位也。位天者,天文也,位地者,地理也,通于人气之变化者,人事也。故太过者先天,不及者后天,所谓治化而人应之也。帝日:五运之化,太过何如?岐伯曰:岁木太过,风气流行,牌上受邪。民病飧泄食减,体重烦冤,肠鸣腹支满,上应岁星。甚则忽忽善怒,眩冒巅疾。化气不政,生气独治,云物飞动,草木不宁,甚而摇落,反胁痛而吐甚,冲阳绝者死不治,上应太白星。岁火太过,炎暑流行,金肺受邪。民病疟,少气咳喘,血溢血泄注下,嗑噪。①间:原作“闻”,据明吴伟校刊本改。’耳聋,中热肩背热。上应荧惑星。甚则胸中痛,胁支满胁痛,膺背肩肿间痛,两臂内痛,身热肤①痛而为没淫。收气不行,长气独明,雨水霜寒,上应辰星。上临少阴少阳,火措际冰②泉涸,物焦槁,病反渗妄狂越,咳喘息鸣,下甚血溢泄不已,太渊绝者,死不治,上应荧惑星。岁士太过,雨湿流行,肾水受邪。民病腹痛,清厥意不乐,体重颁冤,上应镇星。甚则肌肉控,足疼不收,行善究脚下痛,饮发中满食减,四支不举。变生得位,藏气伏,化气独治之,泉涌河衍,涸泽生鱼,风雨大至,土崩溃,鳞见于陆,病腹满塘泄肠鸣,反不甚而太感绝者死不治,上应岁星。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民病两胁下少腹痛,目赤痛毗疡,耳无所闻。肃杀而甚,则体重烦冤,胸痛引背,两胁满且痛引少腹,上应太白星。甚则喘咳逆气,肩背痛,优阴股膝群瑞骷足皆病,上应荧惑星。收气峻,生气下,草木敛,苍干凋陨,病反暴痛,联胁不可反侧,咳逆甚而血溢,太冲绝者死不治,上应太白星。岁水太过,寒气流行,邪害心火。民病身热烦心躁悸,阴厥上下中寒,诸妄心痛,寒气早至,上应辰星。甚则腹大腔肿,喘咳,寝③汗出借风,大雨至,埃雾股郁,上应镇星。上临太阳则④雨冰雪霜不时降,湿气变物,病反腹满肠鸣塘泄,食不化,渴而妄冒,神门组者,死不治,上应荧惑、辰星。帝日:善。其不及何如!岐伯曰:悉乎哉问世!岁木不及,燥乃大行,含气失应,草木晚荣,肃杀而甚,则刚木辟着,柔⑤萎苍干,上应太白星,民病中清,肤胁痛,少腹痛,肠鸣塘泄,凉雨的至,上应太白星,其谷苍。上临阳明,生气失政,草木再荣,化气乃急,上应太白、镇星,其主苍早。复则炎暑流火,湿性燥,柔脆草木焦槁,下体再生,华实齐化。病寒热疮疡痒股痈痤,上应荧惑、太白,其谷白坚。白露早降,收杀气行,寒雨害物,虫食甘黄,脾上受邪,赤气后化,心气晚治,上胜肺金,白气乃屈,其谷不成,咳而就,上应荧惑、太白星。岁火不及,寒乃大行,长政不用,物荣而下,凝惨而甚,则阳气不化,乃折荣美,上应辰星。民病胸中痛,胁支满,两胁痛,膺背肩肿间及两臂内痛,郁冒膜昧,心痛暴暗,胸腹大,胁下与腰背相引而痛,甚则屈不能伸,髓牌如别,上应荧惑、辰星,其谷丹。复则埃郁,大雨且至,黑气乃导。病骛清腹满,食饮不①肤:原作‘滑”,据林亿新校正改。②冰:赵本、读本、明抄本并作“水”。③寝:原作‘’宫’,据元胡氏刻本改。④则:原无,据“五常政大论”新校正引本文化⑤柔:原作“悉”。据元胡氏刻本改。

    吞下,寒中肠鸣,泄注腹痛,暴挛展痹,足不任身,上应镇里、辰星,玄谷不成。岁上不及,风乃大行,化气不令,草木茂荣,飘扬而甚,秀而不实,上应岁星。民病飧泄霍乱,体重腹痛,筋骨路复,肌肉甜酸,善怒。藏气举事,蛰虫早附,咸病寒中,上应岁星、镇星,其谷龄。复则收政严峻,名木苍调,胸胁暴痛,下吵腹,善太息,虫食甘黄,气客于脾,教谷乃减,民食少失味,苍谷乃损,上应太白、岁星。上临厥阴,流水不冰,蛰虫来见,藏气不用,白乃不算上应岁星,民乃康。岁金不及,炎火乃行,生气乃用,长气专胜,庶物在茂,燥烁以行,上应荧惑星。民病肩背省重,做嚏,血便注下,收气乃后,上应太白星,其谷坚芒。复则寒雨暴至,乃零冰雹霜雪杀物,阴厥且格阳,反上行,头脑户痛,延及国顶,发热,上应辰星,丹谷不成,民病目疮,甚则心痛。岁水不及,湿乃大行,长气反用,其化乃速,暑雨数至,上应镇星。民病腹满身重,德泄,寒疡流水,。腰股痛发,胭阳股膝不便,烦冤,足展,清厥,脚下痛,甚则附肿。藏气不政,肾气不衡,上应辰星,其谷柜。上临太阴,则大寒数举,蛰虫早藏,地积坚冰,阳光不治,民病寒疾于下,甚则腹满浮肿,上应镇星,其主抖谷。复则大风暴发,草婚木零,生长不鲜,面色时变,筋骨并辟,肉眼疤,目视脱脱,物流星,肌肉般发,气并后中,痛于心腹,黄气乃损,其谷不登,上应岁星。”布日:善。愿闻其时也。岐伯曰:悉乎①哉问也I木不及,春有鸣条津杨之化,则秋有雾露清凉之政;春有惨凄残贼之胜,则夏有炎暑播烁之复。其音东,其藏肝,其病内合股胁,外在关节。火不及,夏有炳明光显之化,则冬有严肃霜寒之政;夏有掺凄凝冽之胜,则不时有埃昏大雨之复。其责南,其藏心,其病内舍膺腆,外在经络。土不及,四维有埃云润泽之化,则春有鸣条鼓拆之政;四维发报拉飘腾之变,则秋有肃杀霖霍之复。其合四维,其藏脾,其病内舍心腹,外在肌肉四支。金不及,夏有光显郁蒸之令,则冬有严凝整肃之应;夏有炎烁幡燎之变,则秋有冰雹霜雪之复。其告西,其藏肺,其病内舍膺胁肩背,外在皮毛。水不及,四维有湍润埃云之化,则不时有和风生发之应;四维发埃昏骤注之变,则不时有飘荡振拉之复。其合北,其藏肾,其病内舍腰脊骨髓,外在输谷端膝。夫五运之政,犹权衡也,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化者应之,变老复之,此生长化成收藏之理,气之常也,失常则天地四塞矣放日: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纪,阴阳之往复,寒暑彰其兆,此之谓也①乎:原脱、据胡本、吴本、朝本、藏本补。帝曰:夫子之言五气之变,四时之应,可谓悉矣。夫气之动乱,触遇而作,发无常会,卒然灾合,何以期之?岐伯曰:夫气之动变,固不常在,而德化政令灾变,不同其峰也。帝曰:何谓也?岐伯曰:东方生风,风生木,其德敷和,其化生荣,其政舒启,其命风,其变振发,其灾散落。南方生热,热生火,其德彰显,其化藩茂,其政明耀,其令热,其变销烁,其灾活烟。中央生湿,湿生土,其德镇蒸,其化丰备,其政安静,其令湿,其变骤注,其灾霖溃。西方生燥,燥生金,其德清洁,其化紧敛,其政劲切,其令燥,其变肃杀,其灾苍陨。北方生寒,寒生水,其德凄沧,其化清温,其政凝肃,其令寒,其变操冽,其灾冰雪霜雹。是以察其动也,有德有化,有政有令,有变有灾,而物由之,而人应之也。带回:夫子之言岁候,不及其太过,而上应五星。今夫德化政令,灾富变易,非常而有也,卒然而动,其亦为之变乎?岐伯曰:承天而行之,故无妄动,无不应也。卒然而动者,气之交变也,其不应焉。放日:应常不应卒。此之谓也。帝曰二其应奈何?吹伯曰:各从其气化也。帝曰:其行之徐疾逆顺何如?岐伯曰:以道留久,逆守而小,是谓省下;以道而去,去而速来,曲而过之,是谓省遗过也;久留而环,或离或附,是谓议灾与其德也。应近则小,应远则大。芒而大倍常之一,其化甚;大常之二,其音即发①也。小常之一,共化减;小常之二,是谓临视,省下之过与其德也。德者福之,过者伐之。是以象之见也,高而远则小,下而近则大。故大则喜怒逸,小则祸福远。岁运太过,则运星北越,运气相得,则各行以道。故岁运太过,畏星失色而兼其母;不及则色兼其所不胜。肖者崔霍,莫知其妙;问闽之当,孰者为良,妄行无征,示畏侯王。帝日:其灾应何如?岐伯曰:亦各从其化也,故时至有盛衰,凌犯有逆顺,留守有多少,形见有善恶,宿属有胜负,征应有吉凶矣。帝曰:其善恶何谓也?岐伯曰:有喜有怒,有忧有丧,有泽有燥,此象之常也,必谨察之。帝曰:六者高下异乎?岐伯曰:象见高下,其应一世,故人亦应之。帝日:善。其德化政令之动静损益皆何如?岐伯曰二夫德化政令灾变,不能相加也。胜复盛衰,不能相多也。往来小大,不能相过也。用之升降,不能相无也。各从其动而复之耳。帝日二其病生何如?岐伯曰:德化者气之样,政令者气之章,变易者复之纪,灾告者伤之始。气相胜者和,不相胜者病,重感于邪则甚也。帝日:善。所谓精光之论,大圣之业,宣明大道,通于无穷,究于无极也①发:原无,据新校正补。

    1 2 3 4 5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