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世之基

互联网 0
导读:石守信等人也是面露得意之色,赵匡胤轻轻瞄了一眼,突然脸色凄切,话锋陡转:“不过皇帝这个位子也不好坐啊(宝宝心里苦啊……),还没有你们当节度使来得快活,朕现在天天都睡不安稳那!
  建隆二年(公元961年)七月,宋朝的高级禁军将领石守信、高怀德、王审琦、张令铎等人都收到了一封邀请函——大宋皇帝赵匡胤邀请诸位去皇宫开PATTY。

  似乎只是一次普通的宫廷夜宴,石守信等人高高兴兴地赴约了。

  君臣见面,分外亲热,作为昔日赵匡胤的好兄弟,石守信等人在太祖面前也没有太多的拘束,夜宴的气氛理所当然的温馨而热烈。

  【杯酒释兵权】

  正当大家都喝到兴头上的时候,赵匡胤大手一挥,屏退左右,拍着石守信的肩膀,眼眶泛着泪光动情地说:“若不是各位兄弟鼎力相助,我赵匡胤也没有今天那!”

  石守信等人也是面露得意之色,赵匡胤轻轻瞄了一眼,突然脸色凄切,话锋陡转:“不过皇帝这个位子也不好坐啊(宝宝心里苦啊……),还没有你们当节度使来得快活,朕现在天天都睡不安稳那!”

  赵匡胤的这一番话令石守信等人听的是一头雾水,忙问其故。

  赵匡胤感叹道:“这还用说吗,朕现在坐的这个位子,谁不想要呢?!”

  石守信等人吓得直冒冷汗,赶紧下跪:“陛下何出此言?现在天下已经大定,谁敢有二心!”

  赵匡胤故作无奈状:“朕当然信得过你们(这句话是要打个大大的问号滴),但是谁敢保证你们的手下就没有一点心思呢,如果有贪图富贵的人(就像当初你们一样),硬是把黄袍批在你们身上,你们自己虽然不想做皇帝(这句话也是要打个大大的问号滴),可是形势所逼,在那样的情况下,你们还能拒绝吗?”

  赵匡胤此言一出,石守信等人不禁大惊失色——皇上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还不明摆着他对我们这帮兄弟不放心吗!

  于是,众人皆伏地,哭拜道:“我等愚昧,没有想到这么严重,只希望陛下念在兄弟一场的情分上,给我们指一条生路吧。”

  赵匡胤笑了笑,顿时释然,开始谈起了人生哲理:“人生嘛,就好像那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啊。人活一世不就是追求富贵二字吗,而所谓富贵,也不就是多攒点MONEY,多搞点MUSIC,让子子孙孙不再受穷而已嘛。各位爱卿,何不放下兵权,卸下重担,为朕出镇四方,守卫沃土,做个封疆大吏,顺便搞点房地产,置办点物业,为子孙们留点不动产。自己每天吃吃火锅唱着歌,顺便跳个广场舞,安享天年,你我再结成儿女亲家,彼此之间没有猜疑,相安无事,岂不OK?!”(《续资治通鉴长编》:“人生如白驹之过隙,所为好富贵者,不过欲多积金钱,厚自娱乐,使子孙无贫乏耳。尔曹何不释去兵权,出守大藩,择便好田宅市之,为子孙立永远不可动之业,多置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年。我且与尔曹约为婚姻,君臣之间,两无猜疑,上下相安,不亦善乎!”)

  赵匡胤一番关于人生哲理的感悟,令石守信等人茅塞顿开——皇上都把道给指清楚了,再不顺杆爬,那可就真是太不懂事了。

  于是,石守信等人皆拜服:“陛下为我们考虑得如此周到,真是把我们当成了生死骨肉啊!”

  口头协议就这样达成了,夜宴在宾主双方皆大欢喜的友好气氛中圆满结束。

  第二天,参加夜宴的所有将领异口同声地上奏:身体不好,请求免职。


  赵匡胤欣然接受了兄弟们的辞呈,并大加赏赐。

  紧接着,赵匡胤正式下达外调命令:石守信为山东东平军分区司令(天平军区节度使),高怀德为河南商丘军分区司令(归德军区节度使),王审琦为安徽寿县军分区司令(忠正军区节度使),张令铎为河南濮阳军分区司令(镇宁军区节度使),将上述中央禁军的高级将领全部外调,其军权均被取消,而另外一个敏感的职位——殿前副点检,从这时候起,也就不再实授。

  不久之后,赵匡胤更是兑现了结为儿女亲家的誓言,赵匡胤的女儿嫁给了石守信的儿子,赵匡胤的三弟赵光美则娶了张令铎的女儿。

  皇族与勋臣旧将结成了紧密的利益共同体。

  从此,君臣一体,共保大宋

  这就是传说中的“杯酒释兵权”。

  【一杯酒的代价】


  “杯酒释兵权”可以看成是宋朝立国之后皇权强化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从此以后赵匡胤抓住了军权,也就抓住了命根子,而石守信等人放下了军权,也就抓住了钱袋子。

  于是,“杯酒释兵权”释去了武将手中的军权,也释去了皇帝心中的包袱,更释去了君臣之间的猜疑,可以说是君臣释然、皆大欢喜。

  赵匡胤一杯美酒,轻而易举地解决了武将掌控军权的问题,被后人誉为“最高政治艺术的运用”,成为千古佳话。

  的确,比之刘邦朱元璋等人在开国之后大杀功臣的做法,赵匡胤此举实在是称得上“厚道”二字。

  不过,一枚硬币总是有两面的。

  石守信等人既然和皇帝签了协议,有了保障,那么搂钱的时候自然不会含糊,而赵匡胤得了便宜,自然也就听之任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所以,石守信等人后半生的主要工作就是搂钱AND花钱。

  史书记载石守信“专务聚敛,积财钜万”。

  按理说,有了这么多钱,石财主应该过得很幸福吧,可是自古以来,有钱人都有一个毛病——一旦钱多了,心就发慌了,精神不免感到空虚、颓废和寂寞了,总得找点精神寄托。

  于是,石财主就迷上了佛教,在洛阳大兴土木,建造寺庙,劳民伤财,当地老百姓不堪其苦。

  老石的行为方式,看着离谱,却也可以理解,套用今天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哥花的不是钱,是寂寞!

  因此,在我看来,“杯酒释兵权”其实是以民之利换国之基,一杯酒的代价却是无数的民脂民膏!

  【制度永远最重要】


  削夺石守信等人的军权后,赵匡胤曾经想让天雄军节度使符彦卿统领禁军。

  符彦卿,是李克用的养子李存审(原来姓“符”,被李克用收养后改姓“李”)的第四子,十三岁的时候就能上马杀敌了,也算是五代的一员骁将。

  不过,五代时期,名将如云,若单论武功,老符削尖了脑袋,恐怕也挤不进前十。

  但是,如果说到命好,恐怕就算是第一了。

  符彦卿的三个女儿,两个嫁给了后周世宗柴荣,且被柴荣先后立为皇后,另一个女儿嫁给了宋太祖的弟弟赵光义,后来也被立为皇后。

  三个女儿,均为皇后,老符也籍此,贵为两朝国丈,这命好的真不是一点半点啊!

  放着现在,老符完全可以闲来无事,写一本《“育”女心经》(注意,不是《玉女心经》啊,看错的同学自觉鄙视一下自己),抖一抖超级皇后的培养秘诀,保证立马闯入国内畅销书前三,绝不是吹的!

  由于这层姻亲关系的缘故,赵匡胤兄弟俩对符彦卿都比较敬重,也正因为如此,赵匡胤觉得把兵权交给老符比较放心。

  可是赵普不放心。

  这边赵匡胤把任命状都拟好了,那边赵普就是压着不发,并力劝宋太祖深思。

  赵匡胤很不高兴,怒了:“朕对符彦卿不薄,他绝不会辜负我!”

  赵普马上回了一句:“周世宗陛下也不薄,陛下何以周世宗?!”

  赵匡胤一听,愣了,默不作声,终于收回了成命。

  至此,在赵普的循循善诱下,赵匡胤总算是明白一个道理:

  制度永远都比人重要!千万别迷信人!

  一个合格的政治家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绝对不能感情用事!

  也就是从这一刻起,赵匡胤彻底抛弃了对人性品德的幻想,转而以制度建设为核心,集中全力解决五代乱政的根源,重新构建新王朝的各项军事制度

  【办法是想出来的】


  在赵普的建议之下,赵匡胤所采取的第一个措施,就是对中央禁军的机构进行改革,将原来的两司改为了三衙,即将原来的侍卫司和殿前司调整为殿前都指挥司、侍卫马军都指挥司和侍卫步军都指挥司,这就是所谓的三衙统领。

  这种机构设置的结果就是:禁军的权力被一分为三,名副其实的“三权分立”。

  同时,赵匡胤又选拔了一批参加“革命”时间不长、群众威望不高、资历较浅的将领担当三司的长官。

  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三个打工仔之间互相牵制,防止专权,从而保证皇帝对于中央禁军的绝对控制权,皇权进一步得到了强化。


  第二个措施则是:建立了不同于前朝的军事调拨机制。

  枢密院是当时的中央最高军事机关,掌管着全国军队的调动大权。

  为了保证皇权对于军队的绝对控制,赵匡胤定下了一个铁打的规矩,那就是枢密院必须直接秉承皇帝旨意,有皇帝正式签署并敕印的诏书,才能调动全国军队,否则一兵一卒都不能动。

  由此,军队的调动和指挥大权就被皇帝直接掌握了。

  同时,枢密院与三衙又各有所司:枢密院有调兵之权,却不掌管军队;三衙掌管军队,却无调兵之权。

  通过这种制度的设计,使得调兵权与领兵权分离,各自独立,相互制约。即所谓“兵符出于枢密,而不得统其众;兵众隶于三衙,而不得专其制。”

  并且,为了保证皇帝对于军权的直接控制,赵匡胤还规定,今后每逢有战事,均由皇帝临时性的任命统帅(率臣)领兵出征,战争一结束,统帅即立刻回枢密院交接兵符,向皇帝报到,同时罢除兵权。

  即,所谓“枢密掌兵籍、虎符,三衙管诸军,率臣主兵柄,各有分守”(《宋史・职官二》),从而实现了“发兵之权”、“握兵之重”、“统兵之职”的分立,这样就使兵将分离、将不专兵,武将专权的风险由此大大的降低了。


  第三个重要措施是:建立了内外相维的兵力配备制度。

  赵匡胤采纳赵普的建议,把禁军的兵力一分为二,一半屯驻在京城,一半戍守各地,使京城驻军足以对付外地可能发生的变乱,同时外地驻军联合起来也足以制止京城驻军可能发生的内变。

  内外军队互相制约,大眼瞪小眼,谁都不敢搞小动作。

  而坐在上面的boss——皇帝也就可以牢牢地控制全国军队了,所谓“内外相制,无轻重之患”,这就是“内外相维”的军事力量分配原则。


  第四个措施是:实行兵将分离制度。

  赵匡胤以“习勤苦,均劳逸”为名,命令无论驻屯京城的禁军,还是驻在外地的禁军都必须定期调动,京城驻军要轮流到外地或边境戍守,内外轮换,定期回驻京师,这种轮流驻防的办法就称为“更戍法”。

  这种方法名义上是锻炼士兵吃苦耐劳,实际上是借着士兵的经常换防,造成兵不识将、将不识兵,兵无常帅、帅无常师的局面,将领很难在士兵中建立自己的声望,也就再也不能率兵同皇帝对抗了。

  为了锻炼士兵的体能,防止士兵偷懒,赵匡胤甚至还定下了这样一条军规,即部队若驻扎于城东,则必须将军粮所安置于城西,士兵若要取得每月的口粮,必须从城东跑到城西自己去拿,即所谓“兵不至于骄惰”。

  于是,在当时的中国大地上,就出现了这样一种奇特的情形:一拨一拨的士兵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来回奔波,春秋寒暑,日复一日,每一个士兵几乎总是处于运动状态之中。

  远远望去,好似“蚂蚁搬家”。

  所以给赵匡胤打工,想偷懒恐怕是办不到的。

  【强干弱枝】


  在对中央禁军的军事制度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同时,赵匡胤对于地方藩镇也亮出了手术刀,其做法正是按照赵普的建议实施的,即“强干弱枝”,从政权、财权、军权三个方面来削弱藩镇:


  第一,削夺其权。


  为削弱各地节度使的行政权力,赵匡胤规定由中央派遣文官出任知州、知县等地方官,五代时期武夫掌管地方政权的局面开始得以改变。

  同时,在知州之外设立通判,两者共掌政权,互相牵制,分散和削弱了地方长官的权力,使一州之权不致为知州把持,防止偏离中央政府的统治轨道。

  而由于通判的权力太大,甚至很多地方出现了一种有趣的现象:

  一旦通判与知州的意见有分歧时,通判居然敢对着知州叫唤道:你小子老实点,我是朝廷派来监督你的!(“我是监郡,朝廷使我监汝!”)

  作为一州之长的知州对此也居然是束手无策,垂头丧气,无可奈何。

  北宋大文豪欧阳修在其文集《归田录》中,就曾经记载过一个关于“通判”的趣事:

  当时的大宋朝廷中有一名中央官员名叫钱昆,有一次,他向朝廷请求外放任职地方,组织收到钱昆的申请后,也很重视,立刻派人来和他谈话,征求意见,问他:“钱兄,你想去哪个州任职啊?”

  偏偏这个钱昆同志是浙江余杭人,从小就喜欢吃螃蟹,于是,这位仁兄便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只要是有螃蟹没有通判的地方,就行啊!”

  众人闻言皆大笑。

  仅此一例,就可以看出地方官员对通判的敬畏之心。

  通判一职的设立,有效地分割了地方权力,从此,大宋王朝地方官员擅权的风险大大降低。

  第二,制其钱谷。


  为限制各地节度使的财政粮饷权限,赵匡胤规定地方钱粮赋税必须大部输送中央,并在各地方设置专门的财务人员——转运使,来主管该项工作。

  将一路所属州县财赋,除留少量应付日常经费外,其余的钱帛都要送到京城上交中央政府,不得占留,这样地方的财权就完全收归了中央。

  没有了钱袋子,地方藩镇再想搞分裂就很困难了。

  同时也就造成了另一种有趣的现象:中央富得流油,地方年年哭穷。


  第三,收其精兵。


  为限制地方的军事力量,赵匡胤下令各州将地方部队中骁勇的兵士,全部选送到京城补入禁军。

  同时,挑选出强壮的士卒定为“兵样”送到地方,这些作为标准的士兵往往具有“琵琶腿、车轴身”的特点。

  通俗一点说,就是下身长、上身壮。

  据说具备这样身材的人,力气往往比较大。

  于是,这些精心挑选出来的长腿欧巴们,便成为了军营的MODEL。

  各地均按照 “琵琶腿、车轴身” 的标准去召募新兵,然后送到京城充入禁军。

  这样一来,中央禁军便集中全国精兵,而地方军队只剩下了老弱病残,再也无力对抗中央。

  于是就出现了又一种有趣的现象:禁军部队身强力壮舞枪弄棒,地方部队也就只能搞搞联防了。

  赵匡胤的这些措施,用南宋理学家朱熹的话来说,就是“兵也收了,财也收了,赏罚刑政一切收了”(《朱子语类》卷128),藩镇割据所赖以支撑的权力基础被彻底摧毁了。

  赵匡胤通过国家军事制度改革、对地方藩镇权力的剥夺,彻底地改变了五代时期藩镇割据、朝廷羸弱、武夫跋扈、文臣无权的状况,形成了“收乡长、镇将之权悉归于县,收县之权悉归于州,收州之权悉归于监司,收监司之权悉归于朝廷”的局面,皇权在赵匡胤的手中得到了空前的强化。


  而这些措施也被宋朝的后继者们视为太祖皇帝的祖宗家法,被誉为“百世之基”,为宋朝三百年的国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