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清史稿
  • 本纪一太祖本纪
  • 本纪二太宗本纪一
  • 本纪三太宗本纪二
  • 本纪四世祖本纪一
  • 本纪五世祖本纪二
  • 本纪六圣祖本纪一
  • 本纪七圣祖本纪二
  • 本纪八圣祖本纪三
  • 本纪九世宗本纪
  • 本纪十高宗本纪一
  • 本纪十一高宗本纪二
  • 本纪十二高宗本纪三
  • 本纪十三高宗本纪四
  • 本纪十四高宗本纪五
  • 本纪十五高宗本纪六
  • 本纪十六仁宗本纪
  • 本纪十七宣宗本纪一
  • 本纪十八宣宗本纪二
  • 本纪十九宣宗本纪三
  • 本纪二十文宗本纪
  • 本纪二十一穆宗本纪一
  • 本纪二十二穆宗本纪二
  • 本纪二十三德宗本纪一
  • 本纪二十四德宗本纪二
  • 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
  • 志一天文一
  • 志二天文二
  • 志三天文三
  • 志四天文四
  • 志五
  • 志六
  • 志七
  • 志八
  • 志九
  • 志十
  • 志十一天文十一
  • 志十二天文十二
  • 志十三天文十三
  • 志十四天文十四
  • 志十五灾异一
  • 志十六灾异二
  • 志十七灾异三
  • 志十八灾异四
  • 志十九灾异五
  • 志二十时宪一
  • 志二十一时宪二
  • 志二十二时宪三
  • 志二十三时宪四
  • 志二十四时宪五
  • 志二十五时宪六
  • 志二十六时宪七
  • 志二十七时宪八
  • 志二十八时宪九
  • 志二十九地理一
  • 志三十地理二
  • 志三十一地理三
  • 志三十二地理四
  • 志三十三地理五
  • 志三十四地理六
  • 志三十五地理七
  • 志三十六地理八
  • 志三十七地理九
  • 志三十八地理十
  • 志三十九地理十一
  • 志四十地理十二
  • 志四十一地理十三
  • 志四十三志四十二
  • 志四十四地理十六
  • 志四十五地理十七
  • 志四十六地理十八
  • 志四十七地理十九
  • 志四十八地理二十
  • 志四十九地理二十一
  • 志五十地理二十二
  • 志五十一地理二十三
  • 志五十二地理二十四
  • 志五十三地理二十五
  • 志五十四地理二十六
  • 志五十五地理二十七
  • 志五十六地理二十八
  • 志五十七礼一(吉礼一)
  • 志五十八礼二(吉礼二)
  • 志五十九礼三(吉礼三)
  • 志六十礼四(吉礼四)
  • 志六十一礼五(吉礼五)
  • 志六十二礼六(吉礼六)
  • 志六十三礼七(嘉礼一)
  • 志六十四礼八(嘉礼二)
  • 志六十五礼九(军礼)
  • 志六十六礼十(宾礼)
  • 志六十七礼十一(凶礼一)
  • 志六十八礼十二(凶礼二)
  • 志六十九乐一
  • 志七十乐二
  • 志七十一乐三
  • 志七十二乐四
  • 志七十三乐五
  • 志七十四乐六
  • 志七十五乐七
  • 志七十六乐八
  • 志七十七舆服一
  • 志七十八舆服二
  • 志七十九舆服三
  • 志八十舆服四卤簿附
  • 志八十一选举一
  • 志八十二选举二
  • 志八十三选举三
  • 志八十四选举四
  • 志八十五选举五
  • 志八十六选举六
  • 志八十七选举七
  • 志八十八选举八
  • 志八十九职官一
  • 志九十职官二
  • 志九十一职官三外官
  • 志九十二职官四武职籓部土司各官
  • 志九十三职官五内务府
  • 志九十四职官六新官制
  • 志九十五食货一
  • 志九十六食货二
  • 志九十七食货三
  • 志九十八食货四
  • 志九十九食货五
  • 志一百食货六
  • 志一百一河渠一
  • 志一百二河渠二
  • 志一百三河渠三
  • 志一百四河渠四
  • 志一百五兵一
  • 志一百六兵二
  • 志一百七兵三
  • 志一百八兵四
  • 志一百九兵五
  • 志一百十兵六
  • 志一百十一兵七
  • 志一百十二兵八
  • 志一百十三兵九
  • 志一百十四兵十
  • 志一百十五兵十一
  • 志一百十六兵十二
  • 志一百十七刑法一
  • 志一百十八刑法二
  • 志一百十九刑法三
  • 志一百二十艺文一
  • 志一百二十一艺文二
  • 志一百二十二艺文三
  • 志一百二十三
  • 志一百二十四
  • 志一百二十五
  • 志一百二十六
  • 志一百二十七
  • 志一百二十八
  • 志一百二十九
  • 志一百三十
  • 志一百三十一
  • 志一百三十二
  • 志一百三十三
  • 志一百三十四
  • 志一百三十五
  • 表一皇子世表一
  • 表二
  • 表三
  • 表四
  • 表五
  • 表六
  • 表七外戚表
  • 表八诸臣封爵世表一
  • 表九
  • 表十
  • 表十一
  • 表十二
  • 表十三
  • 表十四
  • 表十五
  • 表十六
  • 表十七
  • 表十八
  • 表十九
  • 表二十
  • 表二十一
  • 表二十二
  • 表二十三
  • 表二十四
  • 表二十五
  • 表二十六
  • 表二十七
  • 表二十八
  • 表二十九
  • 表三十
  • 表三十一
  • 表三十二
  • 表三十三
  • 表三十四
  • 表三十五
  • 表三十六
  • 表三十七
  • 表三十八
  • 表三十九
  • 表四十
  • 表四十一
  • 表四十二
  • 表四十三
  • 表四十四
  • 表四十五
  • 表四十六
  • 表四十七
  • 表四十八
  • 表四十九籓部世表一
  • 表五十
  • 表五十一
  • 表五十二交聘年表一(中国遣驻使)
  • 表五十三
  • 列传一后妃
  • 列传二诸王一
  • 列传三诸王二
  • 列传四诸王三
  • 列传五诸王四
  • 列传六诸王五
  • 列传七诸王六
  • 列传八诸王七
  • 列传九
  • 列传十
  • 列传十一张煌言 张名振 王翊等 郑成功子锦 锦子克塽 李定国
  • 列传十二
  • 列传十三
  • 列传十四
  • 列传十五
  • 列传十六
  • 列传十七
  • 列传十八
  • 列传十九
  • 列传二十
  • 列传二十一
  • 列传二十二
  • 列传二十三
  • 列传二十四
  • 列传二十五
  • 列传二十六
  • 列传二十七
  • 列传二十八
  • 列传二十九
  • 列传三十
  • 列传三十一
  • 列传三十二
  • 列传三十三
  • 列传三十四
  • 列传三十五
  • 列传三十六
  • 列传三十七
  • 列传三十八
  • 列传三十九
  • 列传四十
  • 列传四十一
  • 列传四十二
  • 列传四十三
  • 列传四十四
  • 列传四十五
  • 列传四十六
  • 列传四十七
  • 列传四十八
  • 列传四十九
  • 列传五十
  • 列传五十一
  • 列传五十二
  • 列传五十三
  • 列传五十四
  • 列传五十五
  • 列传五十六
  • 列传五十七
  • 列传五十八
  • 列传五十九
  • 列传六十
  • 列传六十一
  • 列传六十二
  • 列传六十三
  • 列传六十四
  • 列传六十五
  • 列传六十六
  • 列传六十七
  • 列传六十八
  • 列传六十九
  • 列传七十
  • 列传七十一
  • 列传七十二
  • 列传七十三
  • 列传七十四
  • 列传七十五
  • 列传七十六
  • 列传七十七
  • 列传七十八
  • 列传七十九
  • 列传八十
  • 列传八十一-李卫田文镜宪德诺岷陈时夏王士俊
  • 列传八十二-隆科多年羹尧(胡期恒)
  • 列传八十三-岳锺琪(季父超龙超龙子锺璜锺琪子濬)策棱(子成衮紥布车布登紥布)
  • 列传八十四-查郎阿傅尔丹马尔赛(李杕)庆复(李质粹)张广泗
  • 列传八十五-噶尔弼(法喇)查克丹(钦拜)常赉哈元生(子尚德)董芳查弼纳(达福定寿素图)
  • 列传八十六-马会伯(从兄际伯际伯弟见伯觌伯)路振扬韩良辅(弟良卿子勋)杨天纵王郡宋爱
  • 列传八十七-沈起元何师俭唐继祖马维翰余甸王叶滋刘而位
  • 列传八十八-讷亲傅恒(子福灵安福隆安福隆安子丰绅济伦福长安)
  • 列传八十九-徐本汪由敦(子承霈)来保刘纶(子跃云)刘统勋(子墉孙镮之)
  • 列传九十-福敏陈世倌史贻直阿克敦孙嘉淦梁诗正
  • 列传九十一
  • 列传九十二
  • 列传九十三
  • 列传九十四
  • 列传九十五
  • 列传九十六
  • 列传九十七
  • 列传九十八
  • 列传九十九
  • 列传一百
  • 列传一百一
  • 列传一百二
  • 列传一百三
  • 列传一百四
  • 列传一百五
  • 列传一百六
  • 列传一百七
  • 列传一百八
  • 列传一百九
  • 列传一百十
  • 列传一百十一
  • 列传一百十二
  • 列传一百十三
  • 列传一百十四
  • 列传一百十五
  • 列传一百十六
  • 列传一百十七
  • 列传一百十八
  • 列传一百十九
  • 列传一百二十
  • 列传一百二十一
  • 列传一百二十二
  • 列传一百二十三
  • 列传一百二十四
  • 列传一百二十五
  • 列传一百二十六
  • 列传一百二十七
  • 列传一百二十八
  • 列传一百二十九
  • 列传一百三十
  • 列传一百三十一
  • 列传一百三十二
  • 列传一百三十三
  • 列传一百三十四
  • 列传一百三十五
  • 列传一百三十六
  • 列传一百三十七
  • 列传一百三十八
  • 列传一百三十九
  • 列传一百四十
  • 列传一百四十一
  • 列传一百四十二
  • 列传一百四十三
  • 列传一百四十四
  • 列传一百四十五
  • 列传一百四十六
  • 列传一百四十七
  • 列传一百四十八
  • 列传一百四十九
  • 列传一百五十
  • 列传一百五十一
  • 列传一百五十二
  • 列传一百五十三
  • 列传一百五十四
  • 列传一百五十五
  • 列传一百五十六
  • 列传一百五十七
  • 列传一百五十八
  • 列传一百五十九
  • 列传一百六十
  • 列传一百六十一
  • 列传一百六十二
  • 列传一百六十三
  • 列传一百六十四
  • 列传一百六十五
  • 列传一百六十六
  • 列传五十六

    互联网 0


    ○索额图明珠(余国柱佛伦)



    索额图,赫舍里氏,满洲正黄旗人,索尼第二子。初授侍卫,自三等洊升一等。康熙七年,授吏部侍郎。八年五月,自请解任效力左右,复为一等侍卫。及鼇拜获罪,大学士班布尔善坐党诛,授索额图国史院大学士,兼佐领。九年,改保和殿大学士。十一年,世祖实录成,加太子太傅。十五年,大学士熊赐履票本有误,改写草签,既又毁去。索额图与大学士巴泰、杜立德等疏劾,赐履坐罢归。十八年,京察,侍讲学士顾八代随征称职,翰林院以“政勤才长”注考,索额图改注“浮躁”,竟坐降调。语详顾八代传。



    索额图权势日盛。会地震,左都御史魏象枢入对,陈索额图怙权贪纵状,请严谴。上曰:“修省当自朕始!”翌日,召索额图及诸大臣谕曰:“兹遘地震,朕反躬修省。尔等亦宜洗涤肺肠,公忠自矢。自任用后,诸臣家计颇皆饶裕,乃朋比徇私,益加贪黩。若事情发觉,国法具在,决不尔贷!”是时索额图、明珠同柄朝政,互植私党,贪侈倾朝右,故谕及之。上并书“节制谨度”榜赐焉。



    十九年八月,以病乞解任,上优旨奖其“勤敏练达,用兵以来,赞画机宜”,改命为内大臣。寻授议政大臣。先是索额图兄噶布拉,以册谥孝诚仁皇后推恩所生,封一等公;弟心裕,袭索尼初封一等伯;法保,袭索尼加封一等公。二十三年三月,以心裕等嬾惰骄纵,责索额图弗能教,夺内大臣、议政大臣、太子太傅,但任佐领,并夺法保一等公。二十五年,授领侍卫内大臣。



    时俄罗斯屡侵黑龙江边境,据雅克萨,其众去复来,上发兵围之。察罕汗谢罪,使费耀多啰等来议界。二十八年,上命索额图与都统佟国纲往议。索额图奏谓:“尼布楚、雅克萨两地当归我。”上曰:“尼布楚归我,则俄罗斯贸易无所栖止,可以额尔固纳河为界。”索额图等与议,费耀多啰果执尼布楚、雅克萨为请。索额图等力斥之,仍宣上意,以额尔固纳河及格尔必齐河为界,立碑而还。



    二十九年,上以裕亲王福全为大将军,击噶尔丹,命索额图将盛京、吉林、科尔沁兵会於巴林,败噶尔丹於乌阑布通。以不穷追,镌四级。三十五年,从上亲征,率八旗前锋、察哈尔四旗及汉军绿旗兵前行,并命督火器营。大将军费扬古自西路抵图拉。上驻克鲁伦河,噶尔丹遁走。费扬古截击之於昭莫多,大败其众。三十六年,上还幸宁夏,命索额图督水驿,会噶尔丹死。叙功,复前所镌级。四十年九月,以老乞休,心裕代为领侍卫内大臣。



    索额图事皇太子谨,皇太子渐失上意。四十一年,上阅河至德州,皇太子有疾,召索额图自京师至德州侍疾。居月馀,皇太子疾愈,还京师。是岁,心裕以虐毙家人夺官。四十二年五月,上命执索额图,交宗人府拘禁,谕曰:“尔为大学士,以贪恶革退,后复起用,罔知愧悔。尔家人讦尔,留内三年,朕意欲宽尔。尔乃怙过不悛,结党妄行,议论国事。皇太子在德州,尔乘马至中门始下,即此尔已应死。尔所行事,任举一端,无不当诛。朕念尔原系大臣,心有不忍,姑贷尔死。”又命执索额图诸子交心裕、法保拘禁,谕:“若别生事端,心裕、法保当族诛!”诸臣党附索额图者,麻尔图、额库礼、温代、邵甘、佟宝并命严锢,阿米达以老贷之。又命诸臣同祖子孙在部院者,皆夺官。江潢以家有索额图私书,下刑部论死。仍谕满洲人与偶有来往者,汉官与交结者,皆贷不问。寻索额图死於幽所。



    后数年,皇太子以狂疾废,上宣谕罪状,谓:“索额图助允礽潜谋大事,朕知其情,将索额图处死。今允礽欲为索额图报仇,令朕戒慎不宁。”并按诛索额图二子格尔芬、阿尔吉善。他日,上谓廷臣曰:“昔索额图怀私,倡议皇太子服御俱用黄色,一切仪制几与朕相似。骄纵之渐,实由於此。索额图诚本朝第一罪人也!”



    明珠,字端范,纳喇氏,满洲正黄旗人,叶赫贝勒金台石孙。父尼雅哈,当太祖灭叶赫,来降,授佐领。明珠自侍卫授銮仪卫治仪正,迁内务府郎中。康熙三年,擢总管。五年,授弘文院学士。七年,命阅淮、扬河工,议复兴化白驹场旧闸,凿黄河北岸引河。旋授刑部尚书。改都察院左都御史,充经筵讲官。十一年,迁兵部尚书。十二年,上幸南苑,阅八旗甲兵於晾鹰台。明珠先布条教使练习之,及期,军容整肃,上嘉其能,因著为令。



    康熙初,南疆大定,留重兵镇之:吴三桂云南,尚可喜广东,耿精忠福建。十馀年,渐跋扈,三桂尤骄纵。可喜亦忧之,疏请撤藩,归老海城。精忠、三桂继请。上召诸大臣询方略,户部尚书米思翰、刑部尚书莫洛等主撤,明珠和之。诸大臣皆默然。上曰:“三桂等蓄谋久,不早除之,将养痈成患。今日撤亦反,不撤亦反,不若先发。”因下诏许之。三桂遂反,精忠及可喜子之信皆叛应之。时争咎建议者,索额图请诛之。上曰:“此出自朕意,他人何罪?”明珠由是称上旨。十四年,调吏部尚书。十六年,授武英殿大学士,屡充实录、方略、一统志、明史诸书总裁,累加太子太师。迨三叛既平,上谕廷臣以前议撤藩,惟明珠等能称旨,且曰:“当时有请诛建议者,朕若从之,皆含冤泉壤矣!”



    明珠既擅政,簠簋不饬,货贿山积。佛伦、余国柱其党也,援引致高位。靳辅督南河,主筑堤束水,下游不濬自通。于成龙等议濬下游,与异议。辅兴屯田,议者谓不便於民,多不右辅,明珠独是其议。蔡毓荣、张汧皆明珠所荐引者也,迨得罪按治,恐累举者,傅轻比,上谕斥,始定。与索额图互植党相倾轧。索额图生而贵盛,性倨肆,有不附己者显斥之,於朝士独亲李光地。明珠则务谦和,轻财好施,以招来新进,异己者以阴谋陷之,与徐乾学等相结。索额图善事皇太子,而明珠反之,朝士有侍皇太子者,皆阴斥去。荐汤斌傅皇太子,即以倾斌。会天久不雨,光地所荐讲官德格勒明易,上命筮,得夬,因陈小人居鼎铉,天屯其膏,语斥明珠。事具德格勒传。



    二十七年,御史郭琇疏劾:“明珠、国柱背公营私,阁中票拟皆出明珠指麾,轻重任意。国柱承其风旨,即有舛错,同官莫敢驳正。圣明时有诘责,漫无省改。凡奉谕旨或称善,明珠则曰‘由我力荐’;或称不善,明珠则曰‘上意不喜,我从容挽救’;且任意附益,市恩立威,因而要结群心,挟取货贿。日奏事毕,出中左门,满、汉部院诸臣拱立以待,密语移时,上意罔不宣露。部院事稍有关系者,必请命而行。明珠广结党羽,满洲则佛伦、格斯特及其族侄富拉塔、锡珠等,凡会议会推,力为把持;汉人则国柱为之囊橐,督抚藩臬员缺,国柱等展转徵贿,必满欲而后止。康熙二十三年学道报满应升者,率往论价,缺皆预定。靳辅与明珠交结,初议开下河,以为当任辅,欣然欲行。及上欲别任,则以于成龙方沐上眷,举以应命,而成龙官止按察使,题奏权仍属辅,此时未有阻挠意也。及辅张大其事,与成龙议不合,乃始一力阻挠。明珠自知罪戾,对人柔颜甘语,百计款曲,而阴行鸷害,意毒谋险。最忌者言官,惟恐发其奸状,考选科道,辄与订约,章奏必使先闻。当佛伦为左都御史,见御史李兴谦屡疏称旨,吴震方颇有弹劾,即令借事排陷。明珠智术足以弥缝罪恶,又有国柱奸谋附和,负恩乱政。伏冀立加严谴。”



    疏入,上谕吏部曰:“国家建官分职,必矢志精白,大法小廉。今在廷诸臣,自大学士以下,惟知互相结引,徇私倾陷。凡遇会议,一二倡率於前,众附和於后,一意诡随。廷议如此,国是何凭?至於紧要员缺,特令会同推举,原期得人,亦欲令被举者警心涤虑,恐致累及举者,而贪黩匪类,往往败露。此皆植党纳贿所致。朕不忍加罪大臣,且用兵时有曾著劳绩者,免其发觉。罢明珠大学士,交领侍卫内大臣酌用。”未几,授内大臣。后从上征噶尔丹,督西路军饷,叙功复原级。



    明珠自罢政后,虽权势未替,然为内大臣者二十年,竟不复柄用。四十七年,卒。子性德、揆叙自有传。



    余国柱,字两石,湖广大冶人。顺治九年进士,授兖州推官。迁行人司行人,转户部主事。康熙十五年,考授户科给事中。时方用兵,国柱屡疏言筹饷事,语多精覈。二十年,擢左副都御史。旋授江宁巡抚,请设机制宽大缎疋。得旨:“非常用之物,何为劳费?”当明珠用事,国柱务罔利以迎合之,及内转左都御史,迁户部尚书,汤斌继国柱抚江苏;国柱索斌献明珠金,斌不能应,由是倾之。二十六年,授武英殿大学士,益与明珠结,一时称为“余秦桧”。会上谒陵,中途召于成龙入对,成龙尽发明珠、国柱等贪私。上归询高士奇,士奇亦以状闻。及郭琇疏论劾,言者蜂起,国柱门人陈世安亦具疏纠之,颇中要害,国柱遂夺官。既出都,於江宁治第宅,营生计,复为给事中何金兰所劾,命逐之回籍。卒於家。



    佛伦,舒穆禄氏,满洲正白旗人。自笔帖式累迁内阁学士。吴三桂既死,其孙世璠犹据滇、黔,命佛伦总理粮饷,通镇远运道,旋兼理四川粮饷。事平,迁刑部侍郎。寻迁左都御史,擢工部尚书,转刑、户两部。先是下河工程,靳辅与按察使于成龙议不协,命佛伦偕侍郎熊一潇等勘议。佛伦受明珠指,议如辅言,为总漕慕天颜所劾。御史陆祖修亦劾佛伦袒辅,且言:“九卿会议时,尚书科尔坤等阿佛伦意,尚书张玉书、左都御史徐乾学言兴屯所占民田应还之民,科尔坤置不闻。他九卿或不得见只字。”上怒,下部严议。及郭琇劾明珠,指佛伦为明珠党,因解佛伦任。召辅等廷对,佛伦乃奏停屯田,并汰前所设官。部议夺佛伦官,上命留佐领。旋授内务府总管。



    出为山东巡抚,疏请均赋役,令绅民一体应役,诏嘉其实心任事。初,濰县知县朱敦厚以赃私为巡抚钱鎯所发,乞徐乾学请於鎯,获免,且内擢主事。至是事发,下佛伦鞫实,乾学坐夺官。佛伦又劾琇知吴江县时,尝侵公帑,其父景昌故名尔标,乃明御史黄宗昌奴,坐贼党诛,琇改父名冒封典,当追夺。乾学故附明珠,后相失,或传琇疏乾学实主之,故佛伦以是报。寻擢川陕总督,入为礼部尚书。三十八年,授文渊阁大学士。三十九年,琇入觐,讼父受诬。上诘佛伦,自承不实,当夺官,援赦得免。未几,以原品休致。旋卒。



    论曰:康熙中,满洲大臣以权位相尚者,惟索额图、明珠,一时气势熏灼,然不能终保令名,卒以贪侈败。索额图以附皇太子得罪,祸延於后嗣。明珠与索额图竞权,不附皇太子,虽被弹事罢相,圣祖犹念其赞撤藩,力全之,以视索额图,岂不幸哉?若国柱、佛伦,则权门之疏附矣。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