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新元史
  •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儒林一
  • 列传第一百三十-忠义四
  • 列传第一百二十九-忠义三
  • 列传第一百二十八-忠义二
  • 列传第一百二十七-忠义一
  • 列传第一百二十六-○循吏
  • 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帖木儿
  • 列传第一百二十四-方国珍何真邵宗愈李质陈均义陈舜隆陈良玉欧普祥邓克明 熊天瑞王宣信
  • 列传第一百二十三-徐寿辉 陈友谅 理明玉珍升
  • 列传第一百二十二-韩林儿 张士诚
  •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铁木迭儿 铁失 伯颜 哈麻雪雪
  • 列传第一百二十-阿合马庐世荣桑哥要束木
  • 列传第一百十九-李璮王文统
  • 列传第一百十八-信苴日杨汉英宋阿重杨完者曾华
  • 列传第一百十七-察罕帖木儿扩廓帖木儿李思齐老保魏赛因不花关关关保刘则礼
  • 列传第一百十六-星吉石抹宜孙迈里古思苏友龙也儿吉尼陈有定
  • 列传第一百十五-董抟霄余阙
  • 列传第一百十四-李黼韩准泰不华樊执敬汪泽民福寿贺方褚褚不华普化帖木儿刘鹗
  • 列传第一百十三-李士赡张桢陈祖仁
  • 列传第一百十一-奕赫抵雅尔丁野讷回回瞻思自当笃列图完者都达里麻识里丑的
  • 列传第一百十二-月鲁帖木儿卜颜帖木儿道童达里麻识理也速
  • 列传第一百一十-吕思诚武祺成遵贾鲁
  • 列传第一百九-王克敬崔敬韩镛盖苗归旸徐奭
  • 列传第一百八-贡奎师泰王守诚李好文孛术鲁翀远苏天爵吴直方莱杨瑀逯鲁曾曾福仲刘闻张翥周伯琦孔克坚
  • 列传第一百七-彻里帖木儿别儿怯不花定住太不花刘哈剌不花老的沙
  • 列传第一百六-脱脱(合剌章)
  • 列传第一百五-张起岩 许有壬 宋本(褧) 王结 仇浚 王思诚
  • 列传第一百四-梁德珪张思明陈颢傅岩起王士宏
  • 列传第一百三-元善明邓文原虞集槃揭傒斯(汯)黄溍欧阳玄
  • 列传第一百二-阿礼海涯脱因纳和尚剌剌拔都儿教化者燕不花万家驴阇里帖木儿兀鲁思
  • 列传第一百一-旭迈杰倒剌沙
  • 列传第一百-王利用刘事义郭明德马煦韩若愚尉迟德诚刘德温吴鼎刘润 陈端卜天璋王艮吴恭祖宋崇禄
  • 列传第九十九-张孔孙张养浩曹伯启王寿谢让吴元珪畅师文曹元用
  • 列传第九十八-李孟敬俨郭贯刘正王毅高昉
  • 列传第九十七-阿沙不花亦纳脱脱(铁木儿塔识达识帖睦迩伯撒里)
  • 列传第九十六
  • 列传第九十五
  • 列传第九十四
  • 列传第九十三
  • 列传第九十二
  • 列传第九十一
  • 列传第九十
  • 列传第八十九
  • 列传第八十八
  • 列传第八十七
  • 列传第八十六
  • 列传第八十五-王恽逊志高呜王思廉荆玩恒马绍阎复王倚高克恭夹谷之奇 臧梦解燕公楠白恪李衎张伯淳
  • 列传第八十四-尚文李谦王约张升
  • 列传第八十三-张惠石天麟杨湜张昉张天佑高觿张九思郝彬王伯胜
  • 列传第八十二-王磐李昶刘肃赓王鹗徐世隆孟攀鳞
  • 列传第八十一-姚天福崔彧
  • 列传第八十-崔斌宋钦其刘宣秦长卿仲杨居宽居简杨朵儿只教化不花 萧拜住
  • 传第七十九-朱清张瑄文虎黄真刘必显罗璧黄头咬童
  • 列传第七十八-史弼高兴亦黑迷失
  • 列传第七十七-唆都(百家奴)李恒(世安)来阿八赤樊楫(李天祜唐琮)
  • 列传第七十六-土土哈床兀儿燕帖木儿撒敦唐其势
  • 列传第七十五-伯帖木儿玉哇失哈答孙塔海乞台哈赞赤答答呵儿答失蛮曷剌不花明安忽林失彻里
  • 列传第七十四-杨大渊文安刘整垓夏贵吕文焕师夔范文虎管如德王积翁 都中朱焕霁陈奕岩蒲寿庚马成龙周全
  • 列传第七十三-洪福源(茶邱君祥万)王綧(阿剌帖木儿兀爱)
  • 列传第七十二-贺仁杰胜太平也先忽都贾昔刺丑妮子虎林赤秃坚不花吕合刺天麟天祺
  • 列传第七十一-李秉彝覃澄谢仲温姜彧高源韩政冯岵胡祗遹王纲思聪曹世贵詹士龙高良弼白栋孙泽良桢赵宏伟琏琬
  • 列传第七十-郭汝梅张炳袁裕孟祺王庭玉刘好礼李元张础陈元凯许楫 孙显王显祖
  • 列传第六十九-张庭珍庭瑞张立道梁曾李克忠稷
  • 列传第六十八-李冶朱世杰杨恭懿王恂郭守敬齐履谦
  • 列传第六十七-许衡 师敬 刘因 吴澄当
  • 列传第六十六-陈祜思谦天祥
  • 列传第六十五-郝经苟宗道
  • 列传第六十四-游显贾居贞钧赵炳李德辉吕张擂辉马亨何荣祖程思廉
  • 列传第六十三-张禧宏纲贾辅文备王国昌通解诚赵匣剌孔元张洪赵伯成虎益张万家奴孝忠离昂嘉綦公直忙古台完颜石柱程介福张立
  • 列传第六十二-张兴祖宁玉张荣实玉吕德朱国宝吴佑安民梁祯张泰亨继祖珍王守信皇毅靳忠蔡珍韩进刘用世世恩世英苏津王均季庭璋
  • 列传第六十一-纽璘 也速答儿
  • 列传第六十-李忽兰古等
  • 列传第五十九-李庭 刘国杰
  • 列传第五十八-昂吉儿哈剌觞忽刺出叶谛弥实塔里赤沙全谒只里囊加歹
  • 列传第五十七-阿里海涯贯云石阿剌罕速迭儿忙兀台完者拔都
  • 列传第五十六-伯颜相嘉失里
  • 列传第五十五-商挺(琥、琦)赵良弼杨果宋子贞赵璧张雄飞
  • 列传第五十四-刘秉中秉恕张文谦窦默姚枢炜燧
  • 列传第五十三-高智耀睿纳麟李桢刘容阔阔出脱欢朵儿赤仁通暗伯亦怜真班
  • 列传第五十二-赛典赤赡思丁等
  • 列传第五十一-杭忽思等
  • 列传第五十-田嗣叔等
  • 列传第四十九-月里麻思等
  • 列传第四十八-常咬住等
  • 列传第四十七-绰儿马罕等
  • 列传第四十六-按竺迩等
  • 列传第四十五-郝和尚拔都等
  • 列传第四十四-李守贤等
  • 列传第四十三-刘伯林等
  • 列传第四十一-张子良等
  • 列传第四十二-赵天锡等
  • 列传第四十-石珪等
  • 列传第三十九-汪世显 忠臣 德臣 良臣 惟臣
  • 列传第三十八-董俊文炳士元士选文蔚文用士廉文直文忠士珍守中守简士良士恭等
  • 列传第三十七-张荣 邦杰 宏宓 刘鼎 张迪福
  • 列传第三十六-张柔 宏彦 宏略 宏范珪
  • 列传第三十五-史秉直 进道 天倪 孙楫 孙权 元亨 天安 枢 天泽格 耀天祥
  • 列传第三十四-严实 忠济 忠嗣 忠范等
  • 列传第三十三-仳理伽贴木儿等
  • 列传第三十二-耶律阿海等
  • 列传第三十一-耶律留哥等
  • 列传第三十-镇海等
  • 列传第二十九-札刺亦儿台豁儿等
  • 列传第二十八-阿剌浅 阿剌瓦 而思不别 斡都蛮竺
  • 列传第二十七-阔阔不花按札儿 肖乃台 吾也而拔不忽槊直腯鲁华 乃丹忒木台
  • 列传第二十六-列传第二十六(缺)
  • 列传第二十五-​亦鲁该 阿勒赤 忽难 迭该 古出古儿等
  • 列传第二十四-耶律楚材 铸 希亮 有尚
  • 列传第二十三-忽都虎 曲出 阔阔出 察罕 木华黎 塔出 亦力撒合 立智理威 韩嘉讷
  • 列传第二十二-答阿里台 蒙力克 脱栾 伯人儿 阔阔出 豁儿赤 兀孙 察合安不洼 纳牙阿
  • 列传第二十一-术赤台 怯台 哈答畏答儿 博罗欢 伯都
  • 列传第二十-者勒蔑 也孙帖额 忽必来 者别
  • 列传第十九-速不台 兀良合台 阿术 卜怜吉歹 也速儿
  • 列传第十八-博尔术 博尔忽
  • 列传第十七-木华黎下
  • 列传第十六-木华黎上(孛鲁塔思、霸都鲁安童、兀都带、拜住)
  • 列传第十五-客烈亦 王罕 桑昆 札合敢 不乃蛮 太阳罕 不月鲁克古 出鲁克等
  • 列传第十四-札木合 塔而忽台 脱黑脱阿
  • 列传第十三-阿剌兀思剔吉忽里 巴而术 阿而忒的斤 亦都护
  • 列传第十二-特薛禅
  • 列传第十一-世祖诸子下
  • 列传第十-世祖诸子上
  • 列传第九-定宗诸子
  • 列传第八-太宗诸子
  • 列传第七-太祖诸子五拖雷下
  • 列传第六-太祖诸子四拖雷中
  • 列传第五-太祖诸子三拖雷上
  • 列传第四-太祖诸子二
  • 列传第三-太祖诸子一
  • 列传第二-烈祖诸子
  • 列传第一-后妃
  • 志第七十-刑法下刑律下
  • 志第六十九-刑法上刑律上
  • 志第六十八-兵四
  • 志第六十七-兵三△马政
  • 志第六十六-兵二镇戍
  • 志第六十五-兵一宿卫之制 佥军之制 军户
  • 志第六十四-舆服三崇天卤簿外仗 仪卫中道
  • 志第六十三-舆服二皇帝玺宝 诸王以下印章牌面 舆辂仪仗
  • 志第六十二-舆服一皇帝冕服 皇太子冠服等
  • 志第六十一-乐四大乐职掌 器之乐宴
  • 志第六十-乐三郊祀乐舞 宗庙乐舞 泰宗十室乐舞
  • 志第五十九-乐二郊祀乐章
  • 志第五十八-乐一制乐始示登歌乐器宫县乐器节乐之器文舞器武舞器舞表乐县
  • 志第五十七-礼十册立皇后 册立皇太子等
  • 志第五十六-礼九谥法
  • 志第五十五-礼八朝仪
  • 志第五十四-礼七宣圣庙阙里庙等
  • 志第五十三-礼六社稷先农
  • 志第五十二-礼五宗庙下
  • 志第五十一-礼四
  • 志第五十-礼三
  • 志第四十九-礼二
  • 志第四十八-礼一
  • 志第四十七-食货十三
  • 志第四十六-食货十二
  • 志第四十五-食货十一
  • 志第四十四-食货十
  • 志第四十三-食货九
  • 志第四十二-食货八
  • 志第四十一-食货七
  • 志第四十-食货六
  • 志第三十九-食货五
  • 志第三十八-食货四
  • 志第三十七-食货三
  • 志第三十六-食货二
  • 志第三十五-食货一
  • 志第三十四-选举四
  • 志第三十三-选举三
  • 志第三十二-选举二
  • 志第三十一-选举一
  • 志第三十-百官九
  • 志第二十九-百官八
  • 志第二十八-百官七
  • 志第二十七-百官六
  • 志第二十六-百官五
  • 志第二十五-百官四
  • 志第二十四-百官三
  • 志第二十三-百官二
  • 志第二十二-百官一
  • 志第二十一-河渠三
  • 志第二十-河渠二
  • 志第十九-河渠一
  • 志第十八-地理六
  • 志第十七-地理五
  • 志第十六-地理四
  • 志第十五-地理三
  • 志第十四-地理二
  • 志第十三-地理一
  • 志第十二-五行下
  • 志第十一-五行中
  • 志第十-五行上
  • 志第九-天文下 月五星凌犯及星变下
  • 志第八-天文上 日食日晕珥诸变月五星凌犯及星变上
  • 志第七-历七 立成
  • 志第六-历六 授时历议下交食
  • 志第五-历五 授时历议上验气
  • 志第四-历四 授时历经下步中星第五
  • 志第三-历三 授时历经上
  • 志第二-历二 仪器
  • 志第一-历一 治历本末
  • 表第七-行省宰相年表下
  • 表第六-行省宰相年表上
  • 表第五-宰相年表
  • 表第四-三公表
  • 表第三-氏族表下
  • 表第二-氏族表上
  • 表第一-宗室世表
  • 本纪第二十六-惠宗四昭宗
  • 本纪第二十五-惠宗三
  • 本纪第二十四-惠宗二
  • 本纪第二十三-惠宗一
  • 本纪第二十二-文宗下宁宗
  • 本纪第二十一-文宗上
  • 本纪第二十-明宗
  • 本纪第十九-泰定帝
  • 本纪第十八-英宗
  • 本纪第十七-仁宗下
  • 本纪第十六-仁宗上
  • 本纪第十五-武宗
  • 本纪第十四-成宗下
  • 本纪第十三-成宗上
  • 本纪第十二-世祖六
  • 本纪第十一-世祖五
  • 本纪第十-世祖四
  • 本纪第九-世祖三
  • 本纪第八-世祖二
  • 本纪第七-世祖一
  • 本纪第六-宪宗
  • 本纪第五-定宗
  • 本纪第四-太宗
  • 本纪第三-太祖下
  • 本纪第二-太祖上
  • 本纪第一-序纪
  •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儒林二
  •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儒林三
  • 列传第一百三十四-文苑上
  •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文苑下
  •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笃行上
  •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笃行下
  • 列传第一百三十八-隐逸
  • 列传一百三十九-方技
  • 列传第一百四十-释老
  • 列传第一百四十一-列女上
  • 列传第一百四十二-列女中
  • 列传第一百四十三-列女下
  •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宦者
  •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云南湖广四川等处蛮夷
  •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外国一
  •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外国二
  •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外国三
  •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外国四
  • 列传第一百五十-外国五
  • 列传第一百五十一-外国六
  • 列传第一百五十二-外国七
  • 列传第一百五十三-外国八
  • 列传第一百五十四-外国九
  • 列传第六十五-郝经苟宗道

    互联网 0
    郝经苟宗道
    郝经,字伯常,其先潞州人,徙泽州陵川。祖天挺,父思温。天挺有重名,元好问之师也。金未,思温辟地河南鲁山。贼至,经母许匿窖中,贼爇火熏之,闷绝。经以蜜和寒菹汁,决母齿饮之,始苏。时经甫九岁,人皆异之。金亡,徙顺天,为守帅张柔、贾辅所知,延为上客,二家藏书皆万卷,经博览,学日进。
    宪宗元年,世祖以皇弟开幕府金莲川,召经,咨以时务,条上数十事,世祖大悦,遂留王府。及伐宋,经从至濮州。有得宋人奏议以献,言冲要宜防者,凡七道,下诸将议,经曰:“古之一天下者,以德不以力。彼今未有败亡之衅,我乃空国而出,诸侯窥伺于内,小民凋弊于外,经见其危,未见其利也。王不如修德布惠,敦族简贤,绥怀远人,顺时而动,宋不足图也。”世祖愕然曰:“汝与张拔都议邪?”经对曰:“经少馆张柔家,闻其议论。此则经臆说,柔不知也。”世祖以杨惟中为江淮、荆湖南北等路宣抚使,经为副使,将归德军,先至江上,宣布恩信,纳降附。惟中欲还汴,经不可,惟中怒,经率麾下先发。惟中愧谢,乃与经俱行。
    经闻宪宗在蜀,久无功,进东师议曰:
    经闻图天下之事于未然则易,救天下之事于已在则难。已然之中复有未然者,使往者不失而来者得遂,是尤难也。国家以一旅之众,奋起朔漠,斡斗极以图天下,马首所向无不摧破。灭金源,并西夏,蹂荆、襄,克成都,平大理,奄征思海,有天下十八,尽元魏、金源故地而加多。惟宋不下,未能混一,连兵构祸逾二十年。何曩时掇取之易,而今日混一之难也?
    夫取天下,有可以力并,有可以术图。并之以力则不可久,久则顿弊而不振;图之以术则不可急,急则侥幸而难成。要之,成功各当其可,不妄为而已。
    国家创业垂五十年,而一之以兵,遣黎虔刘殆尽。自古用兵未有如是之久者也,其力安得不弊利!且括兵率赋,朝下令而夕出师,躬擐甲胄,跋履山川。以志则锐,以力则强,以土则大,而其术则未尽也。苟于诸国既平之后,息师抚民,创法立制,上下井井,不挠不紊,任老成为辅相,选贤能为任使,鸠智计为机衡,平赋以足用,屯农以足食,内治既举,外御亦备。如其不服,先以文诰,拒而不从,而后伺隙观衅以正天伐。自东海至于襄、邓、重兵数道,以为正兵。自汉中至于大理,轻兵捷出,以为奇兵。帅臣得人,师出以律,高拱九重之内,而海外有截矣。是而不为,乃于间岁遽为大举,上下震动,兵连祸结,底安于危,是已然而莫可止者也。东师未出,大王仁明,则犹有未然者,可不议乎!
    国家用兵,一以国俗为制,而不师古,不计师之众寡,地之险易,敌之强弱,必合围把槊,猎取之若禽兽然。鞭弭所属,指期约日,万里不忒,得兵家之诡道,而长于用奇。自浍河之战,乘胜下燕、云,遗之而去,似无意于取者。既破回鹘,灭西夏,乃出兵关陕以败金师,然后知所以深取之,长于用奇也。既而由金、房出绕潼关之背以攻汴,自西和径入石泉、威、茂以取蜀,自临洮、吐番空穿彻西南以平大理,皆用奇也。夫攻其无备,出其不意,而后可以用奇。岂有连百万之众,首尾万余里,六飞雷动,乘舆亲出。竭天下,倒四海,大极于遐徼之土,细穷于委巷之已,撞其钟而掩其耳,啮其脐而蔽其目,如是用奇者乎?是执千金之璧而投瓦石也。
    其初以奇胜也,关陇、江淮之北,平原旷野之多,而吾长于骑,故所向不能御。兵锋新锐,民物稠伙,拥而挤之,郡邑自溃,而吾长于攻,故所击无不破。是以用奇而骤胜。今限以大山深谷,厄以重险荐阻,迂以危途缭径,我乘险以用奇则难,彼因险以制胜则易。况于客主势悬,蕴蓄情露,虽有奇谋秘略,无所用之。力无所用与无力同,计不能行与无计周。泰山压卵之势,河海濯爇之举,拥遏顿滞,盘桓而不得进,所谓强弩之末不能射鲁缟者也。
    为今之计,则宜救已然之失,防未然之变而已。西师既构,猝不可解,如两虎相斗,入于岩阻,见之者辟易不暇,又焉能以理相喻,使之逡巡自退。彼知其危,竭国以并命,我必其取,无由以自悔,兵连祸结,何时而已。
    殿下宜遣人禀命于行在所,大军压境,遣使喻宋,示以大信,令降名进币,割地纳质。彼必受命,姑与之和,偃兵息民,以全吾力,而图后举,天地人神之福也。禀命不从,殿下之义尽,而后进吾师,重慎详审,不为躁轻,假西师以为奇而用吾正。申以文移,喻以祸福,使知殿下仁而不杀,非好攻战辟土地,不得已而用兵之意。诚意昭著,恩信流行,然后阅实精勇,制节以进。既入其境,敦陈固列,缓为之行。彼善于守而吾不攻。彼恃坚城以不战老吾,吾合长围以不攻困彼,吾地吾之所长,彼不能用其长。选出入便利之地为久驻之基,示必取之势。毋焚庐舍,毋伤人民,开其生路,以携其心,亟肄以疲之,多方以误之。
    兵势既振,蕴蓄既现,则以轻兵掠两淮,杜其樵采,遏其粮路,使血脉断绝,各守孤城,示不足取。即进大兵,直抵于江,沿江上下列屯万灶,号令明肃,部曲严整,首尾缔构,和具舟楫,声言径渡。彼必震叠,自起变故。盖彼之精锐尽在两淮,江面阔越,恃其岩阻,兵皆柔脆,用兵以来未尝一战,焉能当我百战之锐。一处崩坏,则望风皆溃,肱髀不续,外内限绝,勇者不能用而怯者不能敌,背者不能返而面者不能御,水陆相济,必为我乘。是兵家所谓避坚攻瑕,避实击虚者也。
    如欲存养兵力,渐次以进,以图万全,则先荆后淮,先淮后江。彼之素论,谓“有荆、襄则可以保淮甸,有淮甸则可以保江南。”先是,我尝有荆、襄,有淮甸,皆自失之。今当从彼所保以为吾攻,命一军出襄、邓,直渡汉水造舟为梁,水陆济师。以轻兵缀襄阳,绝其粮路,重兵趋汉阳,出不意以伺隙。不然;则重兵临襄阳,轻兵捷出,穿彻均、房,远叩归、峡,以应西师。如夔门不守,大势顺流,即并兵大出。摧拉荆、郢,横溃湘、潭,以成犄角。一军出寿春,乘其锐气,并取荆山,驾淮为梁,以通南北。轻兵抄寿春,而重兵布于钟离、合肥之间,据濡须,塞皖口,南入舒、和,西及于蕲、黄,徜徉恣肆,以觇江口。乌江,采石广布戍逻,侦江渡之险易,测备御之疏密,徐为之谋,而后进师,所谓溃两淮之腹心,抉长江之襟要也。一军出维扬,合为长围,示以必取。而以轻兵出通、泰,直塞海门、瓜步、金山、柴墟河口,游骑上下,吞江吸海,并著威信,迟以月时,以观其变。是所谓图缓持久势也。三道并出。东西连衡,殿下或处一军,为之节制,使我兵力常有余裕,如是则未来之变或可弭,已然之失一日或可救也。
    议者必日,三道并进,则兵分势弱,不若并力一向,则莫我挡也。曾不知取国之术与争地之术异,并力一向,争地之术;诸道并进,取国之术也。昔之混一者,皆若是矣。晋取吴,则六道进;随取陈,则九道进;宋之于南唐,则二面皆进。未闻以一旅之众,而能取国者,或者有之,侥幸之举也。岂有堂堂天国,师徒百万,而为侥幸之举乎?况彼渡江立国,百又余年,纪纲修明,风俗完厚,君臣辑睦,内无祸衅,东西南北轮广万里,不可谓小,自败盟以来,无日不讨军实而申警之,当我强对,未尝大败,不可谓弱,岂可蔑视,谓秦无人,直欲一军幸而取胜乎?秦王问王翦以伐荆,翦曰:“非六十万不可。”王曰:将军老矣。”命李信将二十万往,不克,卒御翦以兵六十万而后举楚。盖众有所必用,事势有不可悬料而幸取者,故王者之举必万全,其幸举者,崛起无赖之人也。
    呜呼!西师之出,已瓜及戍,而犹未即功。国家全盛之力在于东师,若亦直前振迅,锐而图功,一举而下金陵、举临安则可也。如兵力耗弊,役成迁延,进退不可,反为敌人所乘,悔可及乎!难然,犹有可忧者。国家掇取诸国,飘忽厉,本以力胜,今乃无故而为大举,若又措置失宜,无以挫英雄之气,服天下之心,则稔恶怀奸之流,得以窥其隙而投其间,国内空虚,易为摇荡。臣愚所以谆谆于东师,反覆致论,谓不在于已然而在于未然者,此也。
    及世祖渡江围鄂州、闻宪宗崩,召诸将密议,经复进议曰:
    《易》言:“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惟圣人乎!”殿下聪明睿知,足以有临,发强刚毅,足以有断。进退存亡之正,知之久矣。向中沙陀,命经曰:“时未可也。”又曰:“时之一字最当整理。”又曰:“可行之时,尔自知之。”大哉王言,时乘六龙”之道,知之久矣。自出师以来,进而不退。经有所未解者,故言于真定,于曹、濮,于唐,邓。亟言不已,未赐开允。今事急,故复进狂言。
    国家自平金以来,惟务进取,不遵养时晦,老师费财,卒无成功,三十年矣。蒙哥罕立,当安静以图宁谥,无故大举,进而不退,御王东师,则不当复进也而遽进,王以有命不敢自逸,至于汝南,既闻凶讣,即当遣使遍告诸师各以次退,修好于宋,归定大事,不当复进也而遽进。以有师期,会于江滨,遣使喻宋,息兵安民,振旅而归,不当复进也而又时。既不宜渡淮,又岂宜渡江?既不宜妄进,又岂宜攻城?若以机不可失,敌不可纵,亦既渡江,不能中止,便当乘虚取鄂,分兵四出,直造临安,疾雷不及掩耳,则宋亦可图。如其不可,知难而退,不失为金兀术也。师不当进而进,江不当渡,而渡,城不当攻而攻,当速退而不退,当速进而不进,情见势屈,举天下兵力不能取一城,则我竭彼盈,又何俟乎?且诸军疾疫已十四五,又延引月日,冬春之交,疫必大作,恐欲还不能。
    彼既上流无虞,吕文德已并兵拒守,知我国疵,斗气自倍,两淮之兵尽集白鹭,江西之兵尽集隆兴,岭广之兵尽集长沙,闽、越沿海巨舶大舰以次而至,伺隙而进,如遏截于江、黄津渡,邀遮于城关关口,塞汉东之石门,限郢、复之湖泺,则我将安归?无已则突入江、浙,捣其心腹。闻临安、海门已具龙舟,则已徒往;还抵金山,并命求出,岂无韩世忠之俦?且鄂与汉阳分据大别,中挟巨浸,号为活城,肉薄骨并而拔之,则彼委破壁孤城而去,朔流而上,则入洞庭,保荆、襄,顺流而下,则精兵健橹突过浒、黄,未易遏也,亦徒费人命,安所得哉!
    虽然,以王本心,不欲渡江,既渡江,不欲攻城,既攻城,不欲并命,不焚庐舍,不伤人民,不易其衣冠,不毁其坟墓,三百里外不使侵掠。或劝径趋临安,日其民人稠伙,若往,虽不杀戮,亦距蹂,吾所不心。若天与我,不必杀人;若天不与,杀人何益,而竟不往。诸将归罪士人,谓不可用,以不杀人故不得城。大王曰彼守城者只一贾制置,汝十万众不能胜,汝辈之罪也,岂士人之罪乎!益禁杀人。岿然一仁,上通于天,久有归志,不能遂行耳。然今事急,不可不断也。
    宋人方惧大敌,自救之师虽则毕集,未暇谋我。第吾国内空虚,塔察国王与李行省肱髀相依,在于背胁;西域诸胡窥觇关陇,隔绝旭烈大王;病民诸奸各持两端,观望所立,莫不凯觎神器,染指垂涎。一有狡焉,或启戎心,先人举事,腹背受敌,大事去矣。且阿里不可已行赦令,令脱里赤为断事官、行尚书省,据燕都,按图籍,号令诸道,行皇帝事矣。虽大王素有人望,且握重兵,独不见金世宗、海陵之事乎!若彼果决,称受遗诏,便正位号,下诏中原,行赦江上,欲归得乎?
    昨奉命与张仲一观新月城,自西南隅,万人敌,上可并行大车,排槎串楼,缔构重复,必不可攻,只有许和而归耳。断然班师,亟定大计,销祸于未然。先命劲兵反截江面,与宋议和,许割淮南、汉上、梓夔两路,定疆界岁币。置辎重,以轻骑归,渡淮乘驿,直造燕都,则从天而下,彼之奸谋僭志,冰释瓦解,遣一军逆蒙哥罕灵舆,收皇帝玺。遣使召旭烈、阿里不哥、摩哥及诸王驸马,会丧和林。差官于汴京、京兆,成都、东平、西京,北京,抚慰安辑,召真金太子镇燕都,示以形势。则大宝有归,而社稷安矣。
    会宋贾似道亦遣间使请和,乃班师。
    世祖既位,经上立政议曰:
    臣闻,所贵乎有天下者,谓其能作新树立,列为明圣,德泽加于人,令闻施于后也。非谓其志得意满,苟且而已也。志得意满,苟且一时,草木并朽而无闻,是为身者也,于天下何有?有志于天下者不贵也。为人之所不能为,立人之所不能立,变人之所不能变,旧然与天地并,沛然与造化同,雷厉风飞,日星明而江河流,天下莫不贵之而已。不以为贵,以为已怀所当为之职分也。古之有天下者,莫不然。后之有天下者,亦莫不当然。天下,一大器也。纲纪礼义者,天下之元气。文物典章者,天下之命脉。非是,则天下之器不能安。小废则小坏,大废则大坏。小为之修完,则小康。大为之修完,则太平。故有志于天下者,必修之,而不弃也。以致治自期,以天下自任,孳孳汲汲,持扶安全,必至成功而后已。使天下后世称之曰,天下之祸至某君而降,天下之乱至某君而治,天下之亡者至某君而存,天下之未至作者,至某君而作,配天立极,断统作帝,熙鸿号于无穷,若是则可谓有志于天下矣。
    由汉以来尚志之君六七。作于汉则曰高帝,曰文帝,曰武帝,曰昭帝,曰宣帝,曰世祖,曰明帝,曰章帝,凡八帝。于三国,则曰昭烈,一帝。于晋则曰孝武,一帝。于元魏则曰孝文,一帝。于宇文周,则曰武帝,一帝。于唐则曰高祖,曰文皇,曰玄宗,曰宪宗,曰武宗,曰宣宗,凡六帝。于后周则曰世宗,一帝。于宋则曰太祖,曰太宗,曰仁宗,曰高宗,曰孝宗,凡五帝。于金源则曰世宗,曰章宗,凡二帝。是皆光大炳粮,不辱于君人之名,有功于天下甚大,有德于生民甚厚,人之类不至于尽亡,天下不至于皆为草木鸟兽,天下之人犹知有君臣父子夫妇昆弟,人伦不至于大乱,纲纪礼义、典章文物不至于大坏,数君之力也。呜呼!上下数千载,有志之君仅是数者。何苟且一时者多,而致治者鲜也。虽然,是数君者,独能树立,功成治定,揄扬于千载之下,岂不为英主也哉!其视坏法乱纪,睪彝伦,毒海内,覆宗社,碌碌以偷生,孑孑以自蔽,其为庸懦者,可为悯笑也。
    国家光有天下绵历四纪,恢拓疆宇,古莫与京。惜乎攻取之计甚切,而修完之功不逮。天下之器日益弊,而生民日益惫也。盖其几一失,而其弊遂成。初下燕云,奄有河朔,便当创法立制,而不为。既并西域,灭金源,蹂荆襄,国势大张,兵力崛阜,民物稠伙,大有为之时也。苟于是时,正纲纪,立法度,改元建号,比隆前代,使天下一新,汉唐之举也,而不为。于是法度废则纲纪亡,官制废则政事亡,都邑废则宫室亡,学校废则人材亡,廉耻废则风俗亡,纪律废则军政亡,守令废则民政亡,财赋废则国用亡,天下之器虽存,而其实则无有。
    赖社稷之灵,祖宗之福,兵锋所向,无不摧破,穿彻海岳之锐,跨凌宇宙之气,腾掷天地之力,隆隆殷殷,天下莫不慑伏。当太宗皇帝临御之时,耶律楚材为相,定税赋,立制作,榷宣课,分郡县,籍户口,理狱讼,别军民,设科举,推恩肆赦,方有志于天下。而一二不逞之人投隙抵罅,相与排摈,百计攻讦,乘宫闱违豫之祭,恣为矫诬,卒使楚材愤悒以死。既而牵连党与,倚叠缔绝,援进宵人,御之以武,相与割剥天下,而天下被其祸,荼毒宛转,十又余年,生民颙颙,莫不引颌望明君出。
    皇帝初践宝位,皆以为致治之主,不世出也。既而下令鸠括符玺,督察邮传,遗使四出,究核徭赋,以求民瘼,污吏滥官,黜责殆遍,其愿治之心亦切也。惜其授任皆前日害民之尤者,旧弊未去,新弊复生,而致治之凡又失也。
    陛下统承先王圣谟,英略恢廓,正大有一天下之势。自金源以来,纲纪礼义、文物典章,皆已坠没,其绪余土苴,万亿之能一存。若不大为振澡,与天下更始,以国朝之成法,援唐、宋之故典,参辽、金之遗制,设官分职,立政发民,成一王法,是亦因仍苟且,终于不可为,使天下后世以为无志于天下,历代纲纪典刑至今而尽,前无以贻谋,后无以取法,坏天地之元气,愚生民之耳目,后世之人因以窃笑而非之,痛惜而叹惋也。
    昔元魏始有代地,便参用汉法,至孝文迁都洛阳,一以汉法为政,典章文物粲然,与前代比隆,至今称为贤君,王通修元经即与为正统,是可以为监也。金源氏起东北,小夷部曲数百人,渡鸭绿,取黄龙,便建位号,一用辽、宋制度,收一国名士,置之近要,使藻饰王化,号十学士,至世宗与宋定盟,内外无事,天下晏然,法制修明,风俗完厚,真德秀谓金源氏典章法度在元魏右,天下亦至今称为贤君。燕都故老语及先皇者,必为流涕,其德泽在人之深如此。是以可以为监也。
    今有唐之地而加大,有汉唐之民而加多,虽不能便如汉、唐,为元魏、金源之治亦可以。陛下睿禀仁慈,天锡勇智,喜之冠,崇礼让,爱养中国,有志于为治,而为豪杰所归,生民所望久矣。但断然有为,存典章,立纲纪,以安天下之器,不为苟且一时之计,奋扬乾纲,应天革命,进退黜陟,使各厌伏,天下不劳而治也。今自践祚以来,下明诏,蠲苛烦,立新政,去旧污,登进茂异,举用老成,缘饰以文,附会汉法,敛江上之兵,一视以仁,兼爱两国,莫不思见德化之盛,至治之美也。但恐害民余孽,扳附奸邪,更相援引,比周以进。若不辨之于早,犹夫前日也。以有为之姿,据有为之位,乘有为之势,而不为有为之事,与前代英主比隆,陛下亦必愧怍而不为。《书》曰:“罔不在厥初,”《易》曰:“履霜坚冰”,至《诗曰》:“如彼十雨雪,先集维霰,”《春秋》书“元年春王正月,”皆谨之于初,辨之于早也。有有为之志,而不辨奸邪于早,而却之,则铄刚以柔,蔽明以暗,终不能以有为。盖彼奸人易合难去,诱之以甘言,承之以令色,赂之以重宝,便辟迎合,无所不至,不辨之于早,而拒之,则堕其计中,授之以柄,而随之耳。
    王安石拜参政,吕献可即以十罪劾之,温公谓太早,献哥曰:“去天下之害,不可不速,异日诸君必受其祸。”安石得政,宋果以亡。温公曰:“吕献可之先见,范景仁之勇决,吾不及也。”
    夫月晕而风,础润而雨,理有所必然。虽天地亦可先见,况于人乎?方今之势,在于卓然有为,断之而已。去旧污,立新政,创法制,辨人材,绾结皇纲,藻饰王化,偃戈却马,文致太平。陛下今日之事也。毋以为难而不为,毋以为易而不足为,投械挈会,比隆前王,政在此时。不累于宵人,不惑于群言,兼听俯纳,臣之所愿也。
    世祖深韪其言,欲大用之。
    时王文统当国,忌经,思摈之于外。中统元年,世祖议遣使于宋,告即位,且征前日请和之议,仍敕沿边诸将毋钞掠,经入辞,请与蒙古人偕往。帝不许曰:“卿等往即可,彼之君臣皆书的也。”赐葡萄酒,沼曰:“朕初即位,庶事草创,卿当远行,凡可辅朕者,亟以闻。”经奏便宜十六事,辞多不载。
    或谓经:“宋人谲诈,动以疾辞。”经曰:“自南北构难,兵连祸结,苟能弭兵靖乱,吾学为有用矣,虽蹈不测之渊,吾所甘心也。”既行,文统阴嘱李璮侵宋,欲假手害经。以至济南,璮以书止之,经奏其事于朝。宋败璮军于淮安,经至宿州,遣副使刘仁杰、参议高?请入国期,不报。遗书宰相及淮帅李庭芝,庭芝复书果疑经,而贾似道方以却敌为功,恐经至谋泄,馆经真州。经乃表奏宋主曰:“愿效鲁连之义,排难解纷,岂知唐俭之徒,疑兵误国。”又数上书宋主及宰执,极陈战和利害,且请入见及归,皆不报。驿吏棘垣钥户,昼夜守逻,欲以动经,经不屈。经待下素严,又久羁困,多怨者。经谕曰:“向受命不进,我之罪也。一入宋境,死生进退,听其在彼,我终不能屈身辱命。汝等不幸,宜忍以待之,我观宋祚将不久矣。”至元十二年,丞相伯颜南伐,帝遣礼部尚书中都海牙及经弟行枢密院都事庸入宋,问执行入之罪,宋惧,遣总管段祐以礼送经归。似道之谋既泄,寻窜死。经道病,帝遣枢密院官及尚医近侍迎劳,所过父老瞻望流涕。明年夏,至阙,赐宴内廷,赏赉有差。秋七月卒,年五十三,敕官为护丧远葬,谥文忠。官其子采麟奉训大夫、知林州。后赠昭文馆大学士、司徒、冀国公。
    经为人尚气节,为学务有用。及被留,思托言垂后,撰《续后汉书》、《易春秋外传》、《太极演》、《原古录》《通鉴书法》、《五衡贞观》等书及文集,凡数百卷。其文丰蔚豪宕,善议论。诗尤奇崛。拘使馆十六年,从者皆通于学。开封民射雁金明池,得系帛诗云:“霜落风高恣所如,归期回首是春初。上林天子援弓缴,穷海累臣有帛书。”后题曰中统十五年九月一日放雁,获者勿杀,国信大使郝经书于真州忠勇军营新馆。”咸谓经之忠节所感动。时南北隔绝,经不知改元,故题曰中统十五年云。
    二弟彝、庸,皆有名。彝字仲常,隐居以寿终;庸字季常,颍州知州。子采麟,累官集贤直学士、山南江北道肃政廉访使。
    从经使宋者有苟宗道,字正甫,保定人,官都事,经授以经学,官至国子祭酒、江南行台治书侍御史,卒。
    史臣曰:“郝经屡进言于世祖,以伐宋为连兵构祸。就成败论之,其言似迂而不切,然谓如其不服,先以文诰,拒而不从,再行天伐,异曰蒙古灭宋,卒不外此,盖王者之师,诚不以险谋诡计为胜算也。宋人自亡其国,无足论者。以经之学识,而不获用于至元之世,惜哉!”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