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卷六-周本 柴克宏 何敬洙 王会 张延翰 马仁裕 游简言 刁彦能列传

互联网 0

周本,舒州宿松人,汉南郡太守瑜之后,瑜葬宿松,即墓为祠,子孙居其旁者,犹数十家,本少孤,羁贫,有勇力,尝独格虎杀之,吴武王起隶帐下,勇冠三军,每奋跃先登,攻坚摧锋,蒙犯矢石,身无完肤。

战罢,辄自烧铁烙其创,食饮言笑自如,雷迁至淮南马步使,武王取江西,抚州刺史危全讽,率诸州兵十万。来争其地,屯象牙潭,楚人围高,安以援全讽,江西守将刘威警书至,武王谋可将者,列官严可求荐本,时本从军区苏州,不能下耻之,称疾卧家,可求自往强起本,本曰:吴门之役,非贼果强,徒以我将帅权轻,下皆专命,故无功,今必见起,勿用偏裨乃可,许之,得精卒七千,晨夜兼行,武王初命之解高安围,本曰:楚人非欲下告安,第为全讽声援尔,今先败全讽,楚人必弃高安走,何足击哉,乃驰至象牙潭急击之,大破其军,擒全讽,楚人亦遁.吉州刺史彭玕,信州刺史危仔昌,皆弃城去,江西之地始定本之初至也,即挥兵进刘威欲留宴犒,不许,或曰:「敌兵盛,宜审观形势,何遽如此?」本曰:「贼众加我十倍,使我兵知之,战,先夺气矣,急乘其锋用之,乃可有功。」

已而果如所料,武王奇其能,遂用为信州刺史,吴越将陈璋,据衢州归款,越人围之,武王遣本迎璋,越人解围出璋,而列并不动,本遂以璋还,裨将吕师造曰:越有轻我心,必怠,请击之,本不可,越人蹑我军至中道宿,夜半,本阳惊,弃辎重走,而设伏于旁,越人果急追,伏发,前后夹击,尽歼其众.唐庄宗入洛,吴遣司弄卿卢苹往聘,还言,庄宗知本名,由是召为雄武统军,俄出镇寿州,改庐州,加安西大将军,太尉中书令,西平王,本不知书,然能尊礼儒士,遇僚属以礼,士民爱之,性朴拙,无他才,惟军旅之事,若生知者,烈祖将受吴禅,徐玠周宗等,以本及李德诚名位隆重,讽之使率群臣劝进,本已昏老,其子祚惧家祸,代署表上之,本初不知,犹谓所亲曰:我受吴室厚恩,老矣,复能推戴异姓乎?吴室临川王(水蒙),废居历阳,闻将传禅,乃杀监守者,与亲信两个,走诣本,本即欲出见之,祚固执不可。
本怒曰:我家郎君,奈何不使我一见,祚拒闭中门,令外人执(水蒙)告之, (水蒙)遂诛死,本愧恨,属疾数月卒,初七十七,本晚好饮酒,乐施予,或曰:公春秋已高,宜少储积,为子孙计,本曰:吾系芒属事吴武王,位至将相,何人所遗乎,既卒,太常言准令废朝三日,烈祖以本旧将,命有司讲求优典,礼官言,前朝尝为汾阳王郭子仪废朝五日,诏用之,谥恭烈,葬给卤簿,子邺.

邺,本长子也,少骁勇,每从其父征讨,本为信州刺史,略地至建州道经险?,被围垂困,邺跃马救之,手杀救十人,翼本而出,建人骇惧溃去,事烈祖,典亲军,出为滁州刺史,暴猛很戾,常蓄飞扬之志,烈祖以本故优容之,闻历阳公杨(水蒙)被执,叹愤逾月,国人亦以此称好义.本卒,后仕至庐州节度使, 升元六年卒。

柴克宏,父再用,事吴有功,至德胜军节度使,克宏以父仕为郎将,尝为宣州巡检使,初至,城堑皆堙圮不洽,吏云:自田显王茂章李遇相继叛,无敢为守备者,克宏嘻笑曰:岂有是哉,大加营缮,后吴越兵至,赖以得全,积迁泗州刺史,罢归为龙武军都虞侯,好施予,不事产业,故家常穷空,然性豪举,博弈纵酒自若也。

时元宗自谓唐后规取中原,复旧业,群臣多为大言,以迎合主意,克弘独未尝一语及军旅,人亦不以为知兵.以故不迁,久之,出为抚州刺史,时淮南交兵,吴越伺间来寇,克宏乃请效死行阵,元宗嘉之,授右卫将军,遣舆右卫将军,袁州刺史陆孟俊,同救常州,精兵悉在江北,克宏所将,财羸卒数千,枢密副使李征古,给戈甲皆朽钝,克宏言于征古曰:卒已非素练,得器械坚利犹可用,奈何所给乃此等。

征古谩骂之,见者皆忿,克宏知征古狂生,不足与较是非,怡然不少动,至润州,征古终不快,白召克宏归,以神武卫统军朱匡业代之,燕王弘冀独以为克弘可任,卒遣行,克宏帅师至常州,征古犹遣使趣其归,克宏曰:吾计日破寇,尔何为者,必钱氏所遣奸人也,命斩之,使者曰:受李枢密命来.克宏曰:李枢密来,吾亦斩之,遂斩使者以徇,然后勒兵进,大破吴越兵于常州,斩万级,获其将数十人,自保大来边事大起,克敌之功,莫先克宏者,拜奉化军节度使.复上疏请援寿春。行至泰兴,发疡,数日卒,国人莫不痛惜,谥威烈,或云,初,克宏母自表其子可为将,征古抑之,母又言克宏有父风,苟不胜任,分甘?戮,元宗始用焉,及征古诛死,诏暴其罪,亦以折辱克宏焉言云。

何敬洙,广陵人,幼遇乱,吴将楚州刺史李简得之,给事左右。

简酷暴,仆使有小过,率置之死,不少贷,敬洙与其伍戏小庭下,有持简所实砚过焉,顾曰:孰敢毁此者,敬洙时被酒,奋曰:死生有命,何不敢之有,夺砚掷石阶上碎之,翼旦,简视事退,闻砚毁,诘主者,具以实对,即命擒至,皆谓必死矣,简妻素奇敬洙,匿之堂奥,旬日,简谓已逃去,亦置不问,会有鸟逐简而噪,避之,亦随至。

大怒曰:恨何敬洙不在此.敬洙善射,命中无所遗,故思之,语未毕,敬洙挟朱弹铁丸拜于前,拜起,一发毙之.简大喜不复诘砚事,有善相者,简使相诸子,曰:虽皆善,然未及公者,独指敬洙曰:此人殆过公,简由是益爱之,及长,用为军校,简卒,事烈祖为裨将,进天威军都虞侯,,建州之役,为行营招讨,长步军都指挥使,会查文徽进讨,敬洙坚谓闽地僻陋,不足劳大兵,文徽开譬之,不得已而行,及乎建州.敬洙功最诸将,然以功推王建封,无吝色,拜楚州团练使,敬洙自以初事李简于是州,尤自感励,常微服游里巷,察民疾苦,有科调辄先为经书,民不知劳,坐听事与实佐谭议,民有诉事者,立引入,亲自剖折曲直,皆厌服而出。

保大八年,楚朗州节度使马希萼来附,且乞师,元宗命敬洙援之,迁武昌节度使,周人侵淮南,命武安军节度使王进逵,领所部州师,入江南境,进逵奉诏行,且遣部将潘叔保,敬洙格诏出城,除地为战场,曰:敌至吾与丘民俱死于此,丈夫岂能惴惴闭门自守邪?会叔嗣自长山回戈袭朗州,进逵狼狈而去,人重其决,加镇国将军中书令。后主嗣位,以病足乞解官,授右卫上将军芮国公,致仕,给全俸,第门列戟,乾德二年,二月卒,年七十七。废朝三日,命枢密使中书侍郎朱巩持节,册赠鄂州大都督左卫上将军,谥威烈。

王会,庐州庐江人,本名安,少事吴武王,王尝临战,升高冢望敌,安捧唾壶侍侧,左右皆注目前视,忽有卒持矟径趋王,莫能御者,会置壶于地,引弓射之,一发而殪,徐纳弓?中.复捧壶立,色不变,王喜,抚其背曰:汝器度如此,他日必富贵,积功至袁州刺史,烈祖代吴,用为百胜军节度使,虔州与岭南地接,南汉使者往来.节度使当燕劳问遗,而会故名,犯汉王祖讳,乃赐今名, 升元五年卒,年七十三.

张延翰,字德华,宋州睢阳人,故唐之末,任为陕州司马,从父慎思,擢徐州留后,延翰往省之,告以北方将乱,欲避地江淮,以全家祀,慎思是其言,慨然遣之,入吴为监城令,有治续,烈祖以平章事领江州,封浔阳侯,表延翰为江州观察巡官通判军府事.烈祖代吴,入为侍御史,判台事,张宜为左卫使,恃功骄暴,延翰廷劾之,强豪屏迹,进礼部侍郎。

自以起疏远,遭时被知,得尽已才,感槩自尽。时未贡举士,有献书论事者,第其优劣选用,烈祖悉以委延翰,号为精核称职,兼选事,务进孤贫,吏不敢为奸利,.元宗辅政,谓人曰:张君议论公正,处事悉有条理,吾得倾心听之,由是六司综领殆遍,时望归重,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时年才五十馀,人犹以为柄用晚,属疾益侵,不复能治事,烈祖以为国器,方一意任之,不许其去,遣使劳问,赐良药,旁午于道卒,年五十七,赠太傅.

马仁裕,徐州人,唐北平王燧裔孙,世为武宁军校,仁裕母方娠,梦传呼北平王来归,及生,紫气充庭,数岁,学兵法,通解若素习,遇乱南奔,事烈祖为升州牙吏,烈祖领润州,仁裕监蒜山渡,首闻朱瑾之乱.驰入白之烈祖,即日渡江定乱,以功迁左领军将军,历楚州刺史,右金吾卫大将军,烈祖代吴,拜润州节度使,徙庐州,为政宽简廉乎,甚得民心, 升元六年.卒于镇,初烈祖左右小臣亲信者,惟周宗及仁裕两人,仁遇略等,宗力赞禅代事,遂辅政,其后富盛冠一时,仁裕资长者,独退然安于外镇,晚益贫窭.不悔也,卒,年六十三,谥曰匡。

游简言,字敏中,建安人,父恭,吴驾部员外郎,知制诰,简言少孤力学,起家秘书省正字,烈祖镇金陵,以为户曹参军,典元帅府书檄,迁观察推官,烈祖代吴为中书舍人,元宗嗣位,迁翰林学士,礼部侍郎,贞介,独不附权要,元宗颇重其为人,命判中书省,兼吏兵部选事,裁抑侥幸,憎疾者众,选人邵唐试判不中,上书言简言父恭,尝为鄂州林洪掌书记,洪奖成朱温篡弑,恭预期谋,简言逆臣子,当斩,请正国法。

元宗怒唐挟私忿谤议,决杖流饶州,及淮南交兵,吴越亦伺●攻常州,执团练使赵仁泽,归于钱塘。仁泽见吴越王,责以败盟,吴越王怒,抉其口至耳,方议遣使诘责吴越,群臣畏慑,莫敢往。

元宗以命简言,简言不辞,见其子愻为千牛备身,将发,拜中书侍郎,未出境,召还,及迁都豫章,立吴王为太子,留西都监国。以简言为辅,简言力辞,言久备近臣,不忍去帷幄,元宗嘉其一心事主,无徼后福意,即从其请,更用严续,而后主亦由是贤之,拜吏部尚书,知省事。简言亲治簿书,督责严峻,人或以事请托,必固违咈。虽直亦不得伸,议者议其过,拜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疾已笃.不及视事,卒年五十七

刁彦能,字德明,上蔡人。父礼,遇乱徙家宣州,彦能少孤,事母笃孝,家贫无以养,乃是节度使王茂章。茂章叛吴归吴越,彦能以帐下当从,乃使家人扶其母俟于道左,彦能泣告茂章曰:「彦能有老母在此,不能舍而从公,敢请死。」茂章哀其意,许之,乃弛还宣州,而城中已乱,彦能登城,以剑招之曰:「我从王府来,大军已近,尔辈无亡动。」众信之,稍定。

义祖闻而嘉之,以为军校,事其子知训于广陵。知训狂恣,彦能每切谏,不听,然亦不加罪。牙将马谦,以众拥吴主登宫门,将杀知训,彦能从朱瑾入,手斩谦以献。赏赍甚厚,然彦能警敏,观知训必败,而人望在烈祖,心常附焉。知训忌烈祖,数欲害之,赏与烈祖饮酒,而伏剑士室中,彦能行酒,以爪语烈祖,烈祖悟,亟起去。又尝从知训宴烈祖于山光寺,复欲加害,弟知谏摘语烈祖,烈祖亦驰去,知训取佩刀授彦能,使追杀之,及于途,举刀示先主,乃还。

以不及告,及知训死,义祖见彦能谏书叹异,复使事知谏于润州,烈祖代吴,入为环卫,迁至天威军都虞侯左卫使,金陵数大水,秦淮溢,东关尤被害,彦能请筑堤为斗门,疏导之,水患稍息.元宗嗣立,出为饶州节度使,徙信州,又徙建州留后,抚州节度使,彦能好读书,在镇为人文吏,颇有治称,好作诗,尝与李建勋相答赠,建勋因燕见及之,元宗笑曰:「殊不知彦能乃西班学士也。」

性矜庄,燕居容服不少惰,时贵宴饮,或蓬首裸袒,彦能在坐,则皆肃然,保大末年卒,年六十八。子衍,事后主为秘书郎,集贤校理,以文翰见知,擢直清辉殿,阅中外章奏,国亡入朝,仕至兵部尚书郎中秘阁崇文院检讨,淳淡夷粹,恬于仕进,暇日,鼓琴围●,不交人事,●孙约,亦名士,久在三馆。晚筑室润州,号藏春坞,王安石苏轼皆尊爱之。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