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卷一-烈祖本纪第一

互联网 0

烈祖光文肃武孝高皇帝名昪,字正伦。小字彭奴。徐州人。姓李氏。唐宪宗第八子建王恪之玄孙。恪生超,早卒。超生志。仕为徐州判司。卒官。因家焉。志生荣。荣性谨厚。喜从浮屠游。多晦迹精舍。时号李道者。帝以光启四年十二月二日生于彭城。六岁而孤。遇乱。伯父球携帝及母刘氏。避地淮泗,至濠州。乾宁二年,淮南节度使杨行密见而奇之,养以为子。行密长子渥恶帝。不以为兄弟。行密乃与大将军徐温曰:是儿状貌非常。吾度渥终不能容。故以乞汝。遂冒姓徐氏。名知诰。帝事温尽子道,温妻李氏,以其同姓。鞠养甚至。及长,身七尺,方颡隆准。修上短下。语声如钟。精彩铄人,常缓步。而从者疾,行莫能及,温有疾,与其妇晨夜侍旁不去。温益爱之,行密亦谓温曰:知诰俊杰。诸将子皆不逮也。天佑六年六月。自元从指挥使迁升州防遏使。兼楼船军使。治战舰于升。七年五月,授升州副使。知州事。九年,副柴再用平宣州,以功迁升州刺史。时江淮初定,守令皆武夫。专事军旅,帝独褒廉吏,误农桑,求遗书,招延四方士大夫。倾身下之,虽以节俭自励,而轻财好施,无所爱吝。以宋齐丘,王令谋,王翊主论议,曾禹,张洽,孙饬,徐融为宾客。马仁裕,周宗,曹倧为亲吏,十一年,加检校司徒。始城升州。十四年五月,城成,温来观,喜其制度壮丽。徙治焉,而以帝为检校太保。润州团练使。帝本意在宣州,不悦,时温子知训以内外马步都军副使。专制杨氏。骄淫失众,宋齐丘纳说曰:知训旦暮且败,是行天所赞也,十五年,朱瑾杀知训,马仁裕自蒜山渡,驰告帝,帝即日帅师入广陵定乱,遂代知训为淮南节度行军副使。勤俭宽简,尽反知训之政,上下悦服,吴王建国,以帝为左仆射,参政事,国人谓之政事仆射。乘剥乱之后,曾未期岁。纪纲宪度,粲然并举,温虽遥执国政,而人情颇已归属于帝,有徐玠者,事温,为金陵行军司马,工揣摩捭阖,密说温曰:居中辅政,岂宜假之它姓,请更用嫡子知询,帝刺知,惶恐,表乞罢政事,出镇江西,表未上而温疾亟。遂止,温卒,知询为金陵节度使,诸道副都统,数与帝争权,帝乃使人诱之来朝。留为左统军。悉夺其兵,而帝以太尉中书令出镇金陵,如温故事,吴命帝开大元帅府,置僚属。进封齐王,永天子制度,改名诰。

升元元年冬十月,吴帝禅位于我,甲申,即皇帝位,改吴天祚二年为升元元年,国号齐,十二月二日为仁寿节,尊吴帝为高尚思玄弘古让皇帝,上册称受禅老臣诰,追尊考温为太祖皇帝,丙申,以平章事张延翰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门下侍郎张居咏。中书侍郎李建勋,皆为同平章事。以建康为西都,广陵为东都,改尚书省为尚书都省,东都尚书省为留守院,丙戌,改齐明门为朝元门,丁亥,封弟知证为江王,知谔为饶王,戊子,降吴太子琏为弘农郡公,辛卯,降吴建安王珙,江夏王璘等十一人爵一等。而加官增户邑,诏狱讼未经本处论决者毋得诣阙诉,乙未,降吴公主为国君,甲午,立王后宋氏为皇后,丙申,封女弟祀国君为广德长公主,庚子,遣使如汉闽吴越荆南告即位,辛丑,追封吴历阳公(水蒙)为临川王,谥曰灵,以礼改葬,戊申,封子景通为吴王诸道副元帅。判六军诸卫事。十一月庚戌朔,改东都旧第为崇德宫,癸丑,改承宣院为宣徽院,丙辰追册故妃魏国君杨氏为顺妃,丁巳,追封长子景迁为高平郡王,长女为丰城公主,改辞状司为清讼院,立侄景迈为晋陵郡公,景逊为上饶郡公,景邈为桂阳郡公,景逸为平阳郡公,封女五人为盛唐,太和,永兴,建昌,玉山公主。戊午,立子景遂为吉王,景达为寿阳郡公,以景遂为东都留守,江都尹,赴东都,已未,升东都海陵县为泰州,割监城、泰兴、如皋、兴化县属焉,丁卯,高从诲表请置邸建康,从之,已巳,吴越王使将军袁韬来贺即位。乙亥,追封故高平王景迁妃吴上饶公主为燕国君,谥贞庄。十二月庚寅,上太祖皇帝陵曰定陵。追尊高祖以下皆为公王。而称宗,配皆称国君及妃。墓皆称陵,惟武皇帝之配李氏曰明德皇后。丙午,有星孛北方。

升元二年,春正月已酉朔,日有食之,避殿,停朝贺,甲子,高从诲使庞守规来贺即位,甲戌,诏臣僚三品以上追赠父母。将相赠三世。二月壬戌,闽使内客省使朱文进来贺即位,夏五月,让皇屡请徙居。南平王李德诚等亦引汉隋故事。有请,戊午,改润州州治为丹阳宫,以平章事李建勋充迎奉让皇使,已未,汉使集贤殿学士邹禹来贺即位,甲寅,徙让皇居丹阳宫。丁卯。广济仓灾,焚米二十万,作浑天仪,六月庚辰,月入太微西华门,犯右执法。辛巳,犯东垣上相,甲申,升池州为康化军,是月,高丽使正朝广评侍郎柳勋律来朝贡,秋七月壬申,以左丞相宋齐丘为平章事,八月戊寅,升洪州潇滩镇为清江县,不隶州。丁亥,契丹使梅里●卢古来聘,冬十月丙子。立太学,命删定礼乐。癸未,新罗使来朝贡,壬辰,命吴王璟勒步骑八万,讲武铜●桥。十二月辛丑,让皇殂,诏不视朝二十七日,帝率百官素服举哀,是岁,徙吴王璟为齐王。

升元三年。春正月庚戌,江王知证,饶王知谔,表请帝复姓李氏,不许,癸亥,右丞相齐丘,平章事居咏,建勋,枢密使同平章事宗等。表请复姓,甲子,御札详议复姓,乙丑,齐丘等议,宜如所请从之,丙寅至壬申,齐王璟等三上尊号曰应乾绍圣文武孝明皇帝。不许,诏曰:昔者干戈相寻,地茀而不蓺,桑殒而弗蠽,衣食日耗,朕甚闵之。民有乡风来归者。授之土田,仍给复三岁,二月乙亥,改太祖皇帝庙号义祖,已卯,帝御兴祥殿,复姓,为考妣发哀,与皇后皆服斩縗,居庐,如始丧礼,服考妣丧各二十七日凡五十四日不视朝,旦暮临,诏国事委宋齐丘,惟军旅以闻,群臣固谏。诏以墨縗听政,帝初欲更名昂,以犯文宗讳,乃名晃,或云朱全忠名也,又更名坦,御史王鹄言字从旦,犯睿宗讳,庚寅,诏更名昪,甲午,月犯南斗第六星,乙未,契丹使曷鲁来,以兄礼事帝,蜀使来贺即位,追尊高祖建王恪曰定宗孝静皇帝,贞妃程氏曰贞静皇后。曾祖超曰成宗孝平王。配崔氏曰平贞妃。祖志曰惠宗孝安王。配虞氏曰安庄妃。考荣曰庆宗孝德皇帝。配刘氏曰德恭皇后,庚午作南郊行宫千间,夏四月庚辰,朝享于太庙,辛巳,有事于南郊。以高祖神尧皇帝配。用上辛也,大赦。百官进位,将士劳赐有差。民三年艺桑及三千本书,赐帛五十匹。每丁垦田及八十亩者,赐钱二万,皆五年勿收租税。诏曰:朕以眇躬,托于民上,常惧弗类,以羞高祖太宗之遗业,群公卿士,顾欲举上尊号之礼。朕甚不取。其勿复以闻,戊子,进封李德诚赵王,徐知证韩王,知谔梁王。辛亥,进封景遂寿王,景达宣城王,丙寅,以齐王璟为诸道兵马大元帅,丁未,吴越王使左武卫上将军沈韬文。荆南高从诲使王崇嗣来贺南郊。作北郊于玄武湖西。荧惑犯月。秋七月丙午,放诸州所献珍禽奇兽于钟山,命有司作升元格,与吴令并行。甲寅,岁星昼见,自五月不雨,至于闰七月。冬十月丁丑,御后楼,阅战马。

升元四年春二月。诏罢营造力役,毋妨农时,三月丁未,颁中正历,历官陈承勋所撰也。丙戌,汉人闽人来聘,夏五月,晋按州节度副使李金全来降,六月癸亥。罢宣州岁贡木瓜杂果,太师中书令赵王李德诚卒,秋八月,立齐王璟为皇太子,仍兼大元帅,录尚书事,璟固让,从之,丁卯,月掩岁星,九月戊辰,契丹使梅里掠姑米里来聘,献狐白裘。冬十月癸巳朔日。荧惑填岁星。聚于南斗,壬寅,以齐王璟让储贰,赦殊死以下,京师赐酺,内外诸军给优赐,禁表奏言圣睿二字,违者以大不敬论,乙丑,诏幸东都,命齐王璟监国。庚戌,帝自保德门御舟,辛亥,次迎銮镇,甲寅,至东都,入建元门,帝感念畴昔,炫染流涕不已,遣使问东畿士民不能自存者,已未,高丽广评侍郎柳荆质来贡方物,十一月乙丑,宴群臣于崇德宫,故第也。以听事为光庆殿,庚辰,改东都文明殿为乾元殿英武殿为明光殿,应乾殿为垂拱殿,朝阳殿为福昌殿,积庆宫为崇道宫,西都崇英殿为延英殿,凝华内殿前为升元殿,后为雍和殿,兴祥殿为昭德殿.积庆殿为穆清殿,乙酉,赐东畿高年疾苦茕独米,人二石,汉使都官郎中郑翔,闽使客省使葛裕,吴越使刑部尚书杨严,来贺仁寿节,十二月丙申,帝至自东都。

升元五年春二月已未,杀秦州刺史褚仁规,五月戊辰,契丹使来,秋七月,诏曰: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监修国史李建勋,幸处台司,且联戚里,廉循纪律,敢黩彝章。其罢归私第,八月,有星孛于天市,数尺。七十日没。遣使振贷黄州旱伤户口。是岁,吴越水民就食境内。遣使振恤安集之。

升元六年。春正月甲子,月犯填星,退行在毕。闰月甲申朔,改天长制置使为建武军。庚寅,汉使区延保来聘,癸巳,闽使尚食使林弘嗣来聘。都下大水,秦淮溢,东都火,焚数千家,二月已未,以左丞相太保宋齐丘知尚书省事。初,齐丘雷求预政,帝许中书视事,又以两省事多委给事舍人,剧务多在尚书省,又求知省事,许之,夏五月。左丞相太保宋齐丘罢为镇南军节度使,六月,常,宜,歙三州大雨,涨溢,汉使萧规来告哀,废朝三日,庚午,契丹使掠姑米里来聘,献马五驷。大蟥自淮北蔽空而至。辛未,命州县捕蟥,瘗之。庚辰,荧惑犯房次将,辛巳,禁节度刺史给摄署牒。秋八月甲申,汉使法物使公孙惠来谢袭礼。九月庚寅,颁升元删定条,冬十月,诏曰:前朝失御,四方崛起者众,武人用事,德化壅而不宣,朕甚悼焉。三事大夫。其为朕举用儒者。罢去苛政,与吾民更始。十二月,闽使徐弘续,汉使滕绍英。吴越使右武卫大将军蒋璠。来贺仁寿节。

升元七年,春正月,契丹使达罗千等二十七人来聘,献马三百。牟三万五千。二月庚午。帝崩于升元殿。年五十六。十一月壬寅。葬永陵。帝临崩,谓齐王璟曰:德昌宫储戎器金帛七百万,汝守成业,宜善交邻国以保社稷,吾服金石欲延年,反以速死,汝宜视以为戒。帝生长兵间,知民厌乱。在位七年。兵不妄动,境内赖以休息,性节俭,常蹑蒲履。用铁盆盎。暑月,寝殿施青葛帷,左右宫婢裁数人,服饰朴陋。建国始。即金陵怡所为宫。惟加鸱尾。设阑槛而已。终不改作。元宗为太子,欲得杉木作板障,有司以闻,帝曰:杉木固有之,但欲作战舰,以竹作障可也。江淮间连年丰乐,兵食盈溢,群臣多请恢拓境土,帝叹息曰:吾少在军旅,见兵之为民害深矣。诚不忍复言。使彼民安,吾民亦安矣。吴越国大火,焚其宫室帑藏兵甲几尽。将帅皆言乘其弊可以得志。帝一切不听。遣使厚持金币唁之。仁厚恭俭,务在养民,有古贤主之风焉.

论曰:昔马元康、胡恢,皆当作南唐书,自烈祖以下,元康谓之书,恢谓之载记,苏丞相颂得恢书而非之曰:夫所谓纪者。盖摘其事之纲要,系于岁月,属于时君,秦庄襄王而上。与项羽,皆未尝有天下,而史迁著于本纪,范晔汉书,又有皇后纪,以是质之,吉级者不足以别正闰。陈寿三国志,吴蜀不称纪。是又非可法者也。苏丞相之言。天下之公言也。今取之。自烈祖而下皆为纪。而用史迁法。总谓之南唐纪云。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