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卷三-后主本纪第三

互联网 0


李俊风整理校对


后主名煜,字重光,元宗第六子,初名从嘉。母曰光穆皇后锺氏。从嘉广颡丰颊骈齿,一目重瞳子。文献太子恶其有奇表,从嘉避祸,惟覃思经籍。历封安定郡王、郑王。文献太子卒,徙吴王,以尚书令知政事,居东宫。建隆二年,遂立为太子。元宗南巡,太子留金陵监国,以严续、殷崇义辅之,张洎主笺奏。六月,元宗殂,太子嗣立于金陵,更名煜。居丧哀毁,几不胜,赦境内。尊锺后曰圣尊后,以后父名太章也。立妃周氏为国后。徙信王景逷为江王,邓王从善为韩王,立弟从镒为邓王,从谦为宜春王,从信为文阳郡公,从度为昭平郡公。从度,景迁子也。令诸司四品至九品无职事者,日二员待制于内殿。以右仆射严续为司空平章事,馀进位有差。遣中书侍郎冯延鲁于京师,奉表陈袭位。太祖赐诏答之,自是始降诏。秋九月,太祖遣鞍辔库使梁义来吊祭。冬十月,太祖遣枢密承旨王文来贺袭位。初,元宗虽臣于周,惟去帝号,他犹用王者礼。至是,国主始易紫袍,见使者作,退如初服。十二月,置龙翔军,以教水战。


建隆三年春三月,遣冯延鲁入贡京师。泉州节度使、中书令、晋江王刘从效卒,子绍鎡自称留后。夏四月,泉州将陈洪进执绍鎡归金陵,副使张汉思为留后。六月,遣客省使翟如璧入贡京师,太祖放降卒千人南还。冬十一月,遣水部郎中顾彝入贡京师。


乾德元年春正月,太祖遣使来赐羊马橐駞。三月,太祖出师平荆湖,国主遣使犒军。夏四月,泉州副使陈洪进废张汉思,自称权知军府来告,国主即以洪进为节度使。秋七月,太祖诏国主,遣还。显德以来,中朝将士在江南者,及令杨州民迁江南者,还其故土。十二月,国主表乞罢诏书不名之礼,不从。


乾德二年春三月,行铁钱,每十钱以铁钱六,权铜钱四而行,其后铜钱遂废,民间止用铁钱。末年,铜钱一直铁钱十。比国亡,诸郡所积铜钱六十七万缗。命吏部侍郎修国史韩熙载知贡举,放进士王崇古等九人。国主命中书舍人徐铉复试舒称等五人,称等不就。国主乃自命诗赋题,以中书官莅其事,五人皆见黜。秋八月,太祖于江北置折博务,禁商旅过江。九月,立字仲寓为清源郡公、仲宣宣城郡公。十月甲辰,仲寓卒。国后周氏已寝疾,哀伤增革,遂亦卒。十一月,太祖遣作坊副使魏丕来吊祭。


乾德三年夏五月,司空平章事严续罢为镇海军节度使。秋九月,雨沙,圣尊后锺氏殂。冬十月,太祖遣染院使李光图来吊祭。


乾德四年秋八月,国主遣龚慎仪持书使南汉,约与俱事中朝。九月,慎仪至番禺,被执。


乾德五年春,命两省侍郎、谏议、给事中、中书舍人、集贤勤政殿学士,更直光政殿,诏对咨访,率至夜分。


开宝元年春三月戊申,以枢密使、右仆射殷宗义为左仆射、同平章事。境内旱,太祖赐米麦十万石。冬十一月,立国后周氏。


开宝二年三月,以游简言为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夏五月,简言卒。是岁,右仆射、同平章事殷从崇义罢为润州节度使、同平章事。


开宝三年夏,太白昼见,二日相触。


开宝四年冬十月,国主闻太祖灭南汉,屯兵于汉阳,大惧。遣太尉、中书令郑王从善朝贡,称江南国主,请罢诏书不名,从之。有商人来告,中朝造战舰千艘,在荆南,请密往焚之。国主惧,不敢从。


开宝五年春正月,国主下令贬损仪制,改诏为教,中书门下为左右内史府,尚书省为司会府,御史台为司宪府,翰林院为文馆,枢密院为光政院,大理寺为详刑院,客省为延宾院,官号亦从改易,以避中朝。初,金陵台殿皆设鸱吻,元宗虽臣于周,犹如故。乾德后,遇中朝使至,则去之,使还复设。至是,遂去不复用。降诸弟封王者皆为公,从善楚国,从镒江国,从遣鄂国。内史舍人张佖知礼部贡举,放进士杨遂等三人,清耀殿学士张洎言佖多遗才,国主命洎考覆遗不中第者,于是又放王伦等五人。闰月癸巳,太祖命进奉使楚国公从善为泰宁军节度使,留京师,赐第汴阳坊,示欲召国主入朝也。国主遣户部尚书冯延鲁谢从善爵命,延鲁至京师,疾病不能朝而归。


开宝六年夏,太祖遣翰林院学士卢多逊来,国主闻太祖欲兴师,上表愿受爵命,不许。以司空殷崇义知左右内史事。冬十月,内史舍人潘佑上书切谏。佑素典(疑当作「与」)户部侍郎李平交厚,国主以为事皆由平始,先以平属吏,遣使收佑,佑自杀,平缢死狱中,皆徙其家外郡。


甲戌岁秋,国主上表求从善归国,不许。太祖遣阁门使梁迥来,使从客言曰:「天子今冬行柴燎之礼,国主宜往助祭。」国主不答。九月丁卯,复遣知制诰李穆为国信使,持诏来曰:「朕将以仲冬有事圜丘,思与卿同阅牺牲。」且谕以将出师,宜早入朝之意。国主辞以疾,且曰:「臣事大朝,冀全宗祀。不意如是,今有死而已。」时太祖已遣颖州团练使曹翰率师先出江陵,宣徽南院使曹彬、侍卫马军都虞候李汉琼、贺州刺史田钦祚率舟师继发。及是,又命山南东道节度使潘美、侍卫步军都虞候刘遇东、上阁门使梁迥率师,水陆并进,与国信使李穆同日行。冬十月,国主遣江国公从镒,贡帛二十万疋、白金二十万斤,又遣起居舍人潘慎修贡买宴帛万疋、钱五百万。筑城聚粮,大为守备。闰十月。王师拔池州。国主于是下令戒严,去开宝纪年称。甲戌岁辛未,王师进拔芜湖及雄远军,吴越亦大举兵犯常润。国主遣吴越王书曰:「今日无我,明日岂有君?一旦明天子易地赏功,王亦大梁一布衣耳。」吴越王表其书于朝。王师次采石矶,作浮桥成,长驱渡江,遂至金陵。每岁大江春夏暴涨,谓之黄花水。及王师至而水皆缩小,国人异之。国主以军旅委皇甫继勋,二事委陈乔、张洎,又以徐元瑀、刁衎为内殿传诏。而遽书惊奏,日夜狎至,元瑀等辄屏不以闻。王师屯城南十里,闭门守陴,国主犹不知也。初,烈祖有国,凡民产二千以上出一卒,号义军;分一者又出一卒,号生军;新置产亦出一卒,号新拟军。客户有三丁者,出一卒,号拔山军。元宗时许郡县村社竞渡,每岁重午日,官阅试之,胜者给彩帛银椀,皆籍姓名。至是,尽取为卒,号凌波军,民奴及赘婿号义勇军,募豪民以私财招聚亡赖亡命,号自在军。至是,又大蒐境内,老弱外皆募为卒,号都门军。民间又有自相率拒敌、以纸为甲农器为兵者,号白甲军。凡十三等,皆使捍御,然实皆不可用,奔溃相踵。


乙亥岁春二月壬戌,王师拔金陵关城。三月丁巳,吴越攻我常州,权知州事禹万诚以城降,诛神卫都指挥使皇甫继勋。彗出五车,色白,长五尺。夏六月,转见西方,犯太微,六十日灭。王师及吴越围润州,留后刘澄以城降。吴越遂会王师,围金陵。洪州节度使朱令贇帅胜兵十五万赴难,旌旗战舰甚盛,编木为栰,长百馀丈,大舰容千人,令贇所乘舰尤大,拥甲士,建大将旗鼓,将断采石浮桥。至皖口,与王师遇,倾火油焚北船,适北风反焰自焚,我军大溃,令贇及战棹都虞候王晖皆被执。外援既绝,金陵益危蹙。王师百道攻城,昼夜不休,城中米斗万钱,人病足弱,死者相枕籍。国主两遣徐铉等厚贡方物,求缓兵守祭祀,皆不报。冬十一月,白虹贯天,昼晦。乙丑,城陷,将军呙彦、马承信,及弟承俊帅壮士数百,力战而死。勤政殿学士锺蒨朝服坐于家,乱兵至,举族就死不去。光政使、右内史侍郎陈乔请死不许,自缢死。国主帅司空、知左右内史事殷崇义等肉袒降于军门。明年正月辛未,至京师。乙亥,授右千牛卫上将军,封违命侯。太宗即位,加特进,改封陇西公。太平兴国三年六月辛卯殂,年四十二。是日,七夕也,后主盖以是日生。赠太师,追封吴王,葬洛阳北邙山。


后主天资纯孝,事元宗尽子道,居丧哀毁,杖而后起。嗣位之初,属保大军兴之后,国削势弱,帑庾空竭,专以爱民为急,蠲赋息役,以裕民力。尊事中原,不惮卑屈,境内赖以少安者十有五年。宪司章疏有绳纠过讦,皆寝不下。论决死刑,多从末减,有司固争,乃得少正,犹垂泣而后许之。常猎于青山,还如大理寺亲录系囚,多所原释。中书侍郎韩熙载奏,狱讼有司之事,囚圄非车驾所宜临幸,请罚内库钱三百万以资国用。虽不听,亦不怒也。殂问至江南,父老有巷哭者。然酷好浮屠,崇塔庙,度僧尼不可胜算。罢朝辄造佛屋,易服膜拜,以故颇废政事。又置澄心堂于内苑,引能文士,及徐元机、元榆、元枢兄弟居其间,中旨由之而出中书密院乃同散地。兵兴之际,降御札移易将帅,大臣无知者。皇甫继勋诛死之后,夜出万人,斫营招讨使但署牒遣兵,竟不知何往。盖皆澄心堂直承宣命也。长围既合,内外隔绝,城中之人惶怖无死所,后主方幸净居室听沙门德明、云真、义伦、崇节请楞严圆觉经。用鄱阳隐士周惟简为文馆诗易侍读学士,延入后苑讲易否卦,赐维简金紫。群臣皆知国忘在旦,慕,而张洎右谓北师已老,将自遁去。后主益甘其言,晏然自安,命户部员外郎伍乔于围城中放进士孙确等三十人及第。其所施为,大抵类此,故虽仁爱足以感其遗民,而卒不能保社稷云。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