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南齐书
  • 卷一本纪第一高帝上
  • 卷二本纪第二高帝下
  • 卷三本纪第三武帝
  • 卷四本纪第四郁林王
  • 卷五本纪第五海陵王
  • 卷六本纪第六明帝
  • 卷七本纪第七东昏侯
  • 卷八本纪第八和帝
  • 卷九志第一礼上
  • 卷十志第二礼下
  • 卷十一志第三乐
  • 卷十二志第四天文上
  • 卷十三志第五天文下
  • 卷十四志第六州郡上
  • 卷十五志第七州郡下
  • 卷十六志第八百官
  • 卷十七志第九舆服
  • 卷十八志第十祥瑞
  • 卷十九志第十一五行
  • 卷二十列传第一皇后
  • 卷二十一列传第二文惠太子
  • 卷二十二列传第三豫章文献王
  • 卷二十三列传第四褚渊渊弟澄徐嗣王俭
  • 卷二十四列传第五柳世隆张瑰
  • 卷二十五列传第六垣崇祖张敬儿
  • 卷二十六列传第七王敬则陈显达
  • 卷二十七列传第八刘怀珍李安民王玄载弟玄邈
  • 卷二十八列传第九崔祖思刘善明苏侃垣荣祖
  • 卷二十九列传第十吕安国全景文周山图周盘龙王广之
  • 卷三十列传第十一薛渊戴僧静桓康尹略焦度曹虎
  • 卷三十一列传第十二江谧荀伯玉
  • 卷三十二列传第十三王琨张岱褚炫何戢王延之阮韬
  • 卷三十三列传第十四王僧虔张绪
  • 卷三十四列传第十五虞玩之刘休沈冲庾杲之王谌
  • 卷三十五列传第十六高帝十二王
  • 卷三十六列传第十七谢超宗刘祥
  • 卷三十七列传第十八到捴刘悛虞悰胡谐之
  • 卷三十八列传第十九萧景先萧赤斧子颖胄
  • 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刘瓛弟巉陆澄
  • 卷四十列传第二十一武十七王
  • 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二张融周颙
  • 卷四十二列传第二十三王晏萧谌萧坦之江祏
  • 卷四十三列传第二十四江敩何昌宇谢抃王思远
  • 卷四十四列传第二十五徐孝嗣沈文季
  • 卷四十五列传第二十六宗室
  • 卷四十六列传第二十七王秀之王慈蔡约陆慧晓顾宪之萧惠基
  • 卷四十七列传第二十八王融谢朓
  • 卷四十八列传第二十九袁彖孔稚珪刘绘
  • 卷四十九列传第三十王奂从弟缋张冲
  • 卷五十列传第三十一文二王明七王
  • 卷五十一列传第三十二裴叔业崔慧景张欣泰
  • 卷五十二列传第三十三文学
  • 卷五十三列传第三十四良政
  • 卷五十四列传第三十五高逸
  • 卷五十五列传第三十六孝义
  • 卷五十六列传第三十七幸臣
  • 卷五十七列传第三十八魏虏
  • 卷五十八列传第三十九蛮东南夷
  • 卷五十九列传第四十芮芮虏河南氐羌
  • 卷三十一列传第十二江谧荀伯玉

    互联网 0
    江谧,字令和,济阳考城人也。祖秉之,临海太守,宋世清吏。父徽,尚书都官郎,吴令,为太初所杀。谧系尚方,孝武平京邑,乃得出。解褐奉朝请,辅国行参军,于湖令,强济称职。宋明帝为南豫州,谧倾身奉之,为帝所亲待。即位,以为骠骑参军。弟蒙貌丑,帝常召见狎侮之。谧转尚书度支郎,俄迁右丞兼比部郎。

    泰始四年,江夏王义恭第十五女卒,年十九,未笄。礼官议从成人服,诸王服大功。左丞孙夐重奏:《礼记》女子十五而笄,郑云应年许嫁者也。其未许嫁者,则二十而笄。射慈云十九犹为殇。礼官违越经典,于礼无据。」博士太常以下结免赎论;谧坐杖督五十,夺劳百日,谧又奏:「夐先不研辨,混同谬议。准以事例,亦宜及咎。」夐又结免赎论。诏「可」。

    出为建平王景素冠军长史、长沙内史,行湘州事。政治苛刻。僧遵道人与谧情款,随谧莅郡,犯小事,饿系郡狱,僧遵裂三衣食之,既尽而死。为有司所奏,征还。明帝崩,遇赦得免。为正员郎,右军将军

    太祖领南兖州,谧为镇军长史、广陵太守,入为游击将军。性流俗,善趋势利。元徽末,朝野咸属意建平王景素,谧深自委结,景素事败,仅得免祸。苍梧王废后,物情尚怀疑惑,谧独竭诚归事太祖,以本官领尚书左丞。升明元年,迁黄门侍郎,左丞如故。沈攸之事起,议加太祖黄皞,谧所建也。事平,迁吏部郎,稍被亲待。迁太尉谘议,领录事参军。齐台建,为右卫将军。建元元年,迁侍中。出为临川王平西长史、冠军将军、长沙内史、行湘州留事,先遣之镇,既而骠骑豫章王嶷领湘州,以谧为长史,将军、内史、知州留事如故。封永新县伯,四百户。三年,为左民尚书。诸皇子出阁用文武主帅,皆以委谧。寻敕曰:「江谧寒士,诚当不得竞等华侪。然甚有才干,堪为委遇,可迁掌吏部。」

    谧才长刀笔,所在事办。太祖崩,谧称疾不入,众颇疑其怨不豫顾命也。世祖即位,谧又不迁官,以此怨望。时世祖不豫,谧诣豫章王嶷请间曰:「至尊非起疾,东宫又非才,公今欲作何计?」世祖知之,出谧为征虏将军、镇北长史、南东海太守。未发,上使御史中丞沈冲奏谧前后罪曰:「谧少怀轻躁,长习谄薄,交无义合,行必利动。特以奕世更局,见擢宋朝,而阿谀内外,货路公行,咎盈宪简,戾彰朝听,舆金辇宝,取容近习。以沈攸之地胜兵强,终当得志,委心托身,岁暮相结;以刘景素亲属望重,物应乐推,献诚荐子,窥窬非望。时艰网漏,得全首领。太祖匡饬天地,方弘远图,薄其难洗之瑕,许其革音之效,加以非分之宠,推以不次之荣,列迹勋良,比肩朝德。以往者微勤,刀笔小用,赏厕河山,任忝出入。轻险之性,在贵弥彰;贪昧之情,虽富无满。重莅湘部,显行断盗;及居铨衡,肆意受纳。连席同乘,皆诐黩旧侣;密筵闲宴,必货贿常客。理合升进者,以为己惠;事宜贬退者,并称中旨。谓贩鬻威权,奸自不露,欺主罔上,谤议可掩。先帝寝疾弥留,人神忧震。谧托病私舍,曾无变容。国讳经旬,甫暂入殿,参访遗诏,觇忖时旨。以身列朝流,宜蒙兼带,先顾不逮,旧位无加,遂崇饰恶言,肆丑纵悖,讥诽朝政,讪毁皇猷,遍蚩忠贤,历诋台相。至于蕃岳入授,列代恒规,勋戚出抚,前王彝则,而谧妄发枢机,坐构嚣论。复敢贬谤储后,不顾辞端,毁折宗王,每穷舌杪。皆云诰誓乖礼,崇树失宜,仰指天,俯画地,希幸灾故,以申积愤。犯上之迹既彰,反噬之情已著。请免官削爵土,收送廷尉狱治罪。」诏赐死,时年五十二。

    子介,建武中,为吴令,治亦深切。民间榜死人髑髅为谧首,介弃官而去。

    荀伯玉,字弄璋,广陵人也。祖永,南谯太守。父阐之,给事中。伯玉少为柳元景抚军板行参军,南徐州祭酒,晋安王子勋镇军行参军。泰始初,子勋举事,伯玉友人孙冲为将帅,伯玉隶其驱使,封新亭侯。事败,伯玉还都卖卜自业。建平王景素闻而招之,伯玉不往。

    太祖镇淮阴,伯玉归身结事,为太祖冠军刑狱参军。太祖为明帝所疑,及征为黄门郎,深怀忧虑。伯玉劝太祖遣数十骑入虏界,安置标榜,于是虏游骑数百履行界上,太祖以闻,犹惧不得留,令伯玉卜,伯玉断卦不成行,而明帝诏果复太祖本任,由是见亲待。从太祖还都,除奉朝请。令伯玉看宅,知家事。世祖罢广兴还,立别宅,遣人于大宅掘树数株,伯玉不与,驰以闻。太祖曰:「卿执之是也。」转太祖平南府,晋熙王府参军。太祖为南兖州,伯玉转为上镇军中兵参军,带广陵令。除羽林监,不拜。

    初,太祖在淮南,伯玉假还广陵,梦上广陵城南楼上,有二青衣小儿语伯玉云:「草中肃,九五相追逐。」伯玉视城下人头上皆有草。泰始七年,伯玉又梦太祖乘船在广陵北渚,见上两掖下有翅不舒。伯玉问何当舒,上曰:「却后三年。」伯玉梦中自谓是咒师,向上唾咒之,凡六咒,有六龙出,两掖下翅皆舒,还而复敛。元徽二年而太祖破桂阳,威名大震;五年而废苍梧。太祖谓伯玉曰:「卿时乘之梦,今且效矣。」

    升明初,仍为太祖骠骑中兵参军,除步兵校尉,不拜。仍带济阳太守,中兵如故。霸业既建,伯玉忠勤尽心,常卫左右。加前军将军。随太祖太尉府转中兵,将军、太守如故。建元元年,封南丰县子,四百户。转辅国将军,武陵王征虏司马,太守如故。徙为安成王冠军司马,转豫章王司空谘议,太守如故。

    世祖在东宫,专断用事,颇不如法。任左右张景真,使领东宫主衣食官谷帛,赏赐什物,皆御所服用。景真于南涧寺舍身斋,有元徽紫皮裤褶,余物称是。于乐游设会,伎人皆著御衣。又度丝锦与昆仑舶营货,辄使传令防送过南州津。世祖拜陵还,景真白服乘画舴艋,坐胡床,观者咸疑是太子。内外祗畏,莫敢有言。伯玉谓亲人曰:「太子所为,官终不知,岂得顾死蔽官耳目!我不启闻,谁应启者?」因世祖拜陵后密启之。上大怒,检校东宫。世祖还至方山,日暮将泊。豫章王于东府乘飞燕东迎,具白上怒之意。世祖夜归,上亦停门籥待之,二更尽,方入宫。上明日遣文惠太子、闻喜公子良宣敕,以景真罪状示世祖。称太子令,收景真杀之。世祖忧惧,称疾月余日。上怒不解。昼卧太阳殿,王敬则直入,叩头启上曰:「官有天下日浅,太子无事被责,人情恐惧,愿官往东宫解释之。」太祖乃幸宫,召诸王以下于玄圃园为家宴,致醉乃还。

    上嘉伯玉尽心,愈见亲信,军国密事,多委使之。时人为之语曰:「十敕五令,不如荀伯玉命。」世祖深怨伯玉。上临崩,指伯玉谓世祖曰:「此人事我忠,我身后,人必为其作口过,汝勿信也。可令往东宫长侍白泽,小却以南兖州处之。」

    伯玉遭父忧,除冠军将军、南濮阳太守,未拜,除黄门郎,本官如故。世祖转为豫章王太尉谘议,太守如故。俄迁散骑常侍,太守如故。伯玉忧惧无计,上闻之,以其与垣崇祖善,虑相扇为乱,加意抚之,伯玉乃安。永明元年,垣崇祖诛,伯玉并伏法。

    初,善相墓者见伯玉家墓,谓其父曰:「当出暴贵而不久也。」伯玉后闻之,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死时年五十。

    史臣曰:君老不事太子,义烈之遗训也。欲夫专心所奉,在节无贰,虽人子之亲,尚宜自别,则偏党为论,岂或傍启!察江、荀之行也,虽异术而同亡。以古道而居今世,难乎免矣。

    赞曰:谧口祸门,荀言亟尽。时清主异,并合同殒。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