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元史
  • 元史卷一本纪第一太祖
  • 元史卷二本纪第二太宗
  • 元史卷三本纪第三宪宗
  • 元史卷四本纪第四世祖一
  • 元史卷五本纪第五世祖二
  • 元史卷六本纪第六世祖三
  • 元史卷七本纪第七世祖四
  • 元史卷八本纪第八世祖五
  • 元史卷九本纪第九世祖六
  • 元史卷一十本纪第十世祖七
  • 元史卷一十一本纪第十一世祖八
  • 元史卷一十二本纪第十二世祖九
  • 元史卷一十三本纪第十三世祖十
  • 元史卷一十四本纪第十四世祖十一
  • 元史卷一十五本纪第十五世祖十二
  • 元史卷一十六本纪第十六世祖十三
  • 元史卷一十七本纪第十七世祖十四
  • 元史卷一十八本纪第十八成宗一
  • 元史卷一十九本纪第十九成宗二
  • 元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成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一本纪第二十一成宗四
  • 元史卷二十二本纪第二十二武宗一
  • 元史卷二十三本纪第二十三武宗二
  • 元史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仁宗一
  • 元史卷二十五本纪第二十五仁宗二
  • 元史卷二十六本纪第二十六仁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七本纪第二十七英宗一
  • 元史卷二十八本纪第二十八英宗二
  • 元史卷二十九本纪第二十九泰定帝一
  • 元史卷三十本纪第三十泰定帝二
  • 元史卷三十一本纪第三十一明宗
  • 元史卷三十二本纪第三十二文宗一
  • 元史卷三十三本纪第三十三文宗二
  • 元史卷三十四本纪第三十四文宗三
  • 元史卷三十五本纪第三十五文宗四
  • 元史卷三十六本纪第三十六文宗五
  • 元史卷三十七本纪第三十七宁宗
  • 元史卷三十八本纪第三十八顺帝一
  • 元史卷三十九本纪第三十九顺帝二
  • 元史卷四十本纪第四十顺帝三
  • 元史卷四十一本纪第四十一顺帝四
  • 元史卷四十二本纪第四十二顺帝五
  • 元史卷四十三本纪第四十三顺帝六
  • 元史卷四十四本纪第四十四顺帝七
  • 元史卷四十五本纪第四十五顺帝八
  • 元史卷四十六本纪第四十六顺帝九
  • 元史卷四十七本纪第四十七顺帝十
  • 元史卷四十八志第一天文一
  • 元史卷四十九志第二天文二
  • 元史卷五十志第三上五行一
  • 元史卷五十一志第三下五行二
  • 元史卷五十二志第四历一
  • 元史卷五十三志第五历二
  • 元史卷五十四志第六历三
  • 元史卷五十五志第七历四
  • 元史卷五十六志第八历五
  • 元史卷五十七志第九历六
  • 元史卷五十八志第十地理一
  • 元史卷五十九志第十一地理二
  • 元史卷六十志第十二地理三
  • 元史卷六十一志第十三地理四
  • 元史卷六十二志第十四地理五
  • 元史卷六十三志第十五地理六
  • 元史卷六十四志第十六河渠一
  • 元史卷六十五志第十七上河渠二
  • 元史卷六十六志第十七下河渠三
  • 元史卷六十七志第十八礼乐一
  • 元史卷六十八志第十九礼乐二
  • 元史卷六十九志第二十礼乐三
  • 元史卷七十志第二十一礼乐四
  • 元史卷七十一志第二十二礼乐五
  • 元史卷七十二志第二十三祭祀一
  • 元史卷七十三志第二十四祭祀二
  • 元史卷七十四志第二十五祭祀三
  • 元史卷七十五志第二十六祭祀四
  • 元史卷七十六志第二十七祭祀五
  • 元史卷七十七志第二十七下祭祀六
  • 元史卷七十八志第二十八舆服一
  • 元史卷七十九志第二十九舆服二
  • 元史卷八十志第三十舆服三
  • 元史卷八十一志第三十一选举一
  • 元史卷八十二志第三十二选举二
  • 元史卷八十三志第三十三选举三
  • 元史卷八十四志第三十四选举四
  • 元史卷八十五志第三十五百官一
  • 元史卷八十六志第三十六百官二
  • 元史卷八十七志第三十七百官三
  • 元史卷八十八志第三十八百官四
  • 元史卷八十九志第三十九百官五
  • 元史卷九十志第四十百官六
  • 元史卷九十一志第四十一上百官七
  • 元史卷九十二志第四十一下百官八
  • 元史卷九十三志第四十二食货一
  • 元史卷九十四志第四十三食货二
  • 元史卷九十五志第四十四食货三
  • 元史卷九十六志第四十五上食货四
  • 元史卷九十七志第四十五下食货五
  • 元史卷九十八志第四十六兵一
  • 元史卷九十九志第四十七兵二
  • 元史卷一百志第四十八兵三
  • 元史卷一百一志第四十九兵四
  • 元史卷一百二志第五十刑法一
  • 元史卷一百三志第五十一刑法二
  • 元史卷一百四志第五十二刑法三
  • 元史卷一百五志第五十三刑法四
  • 元史卷一百六表第一后妃表
  • 元史卷一百七表第二宗室世系表
  • 元史卷一百八表第三诸王表
  • 元史卷一百九表第四诸公主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表第五上三公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一表第五下三公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二表第六上宰相年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三表第六下宰相年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四列传第一后妃一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二睿宗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六列传第三后妃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四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八列传第五
  • 元史卷一百一十九列传第六
  • 元史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七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八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九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十
  • 元史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七列传第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二十
  • 元史卷一百三十四列传第二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二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八列传第二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三十九列传第二十六
  • 元史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二十七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二十八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二列传第二十九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三列传第三十
  • 元史卷一百四十四列传第三十一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二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三十三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三十四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三十五
  • 元史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三十六
  • 元史卷一百五十列传第三十七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三十八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三十九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四十
  • 元史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四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四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四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四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五十九列传第四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六十列传第四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一列传第四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四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五十
  • 元史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五列传第五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五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七列传第五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五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六十九列传第五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七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五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二列传第五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六十
  • 元史卷一百七十四列传第六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六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六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六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七十九列传第六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八十列传第六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六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六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七十
  • 元史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七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五列传第七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七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七列传第七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七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七十六儒学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列传第七十七儒学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七十八良吏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七十九良吏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八十忠义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一忠义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二忠义三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八十三忠义四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八十四孝友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八列传第八十五孝友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八十六隐逸
  • 元史卷二百列传第八十七列女一
  • 元史卷二百一列传第八十八列女二
  • 元史卷二百二列传第八十九释老
  • 元史卷二百三列传第九十方技(工艺附)
  • 元史卷二百四列传第九十一宦者
  • 元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二奸臣
  • 元史卷二百六列传第九十三叛臣
  • 元史卷二百七列传第九十四逆臣
  • 元史卷二百八列传第九十五外夷一
  • 元史卷二百九列传第九十六外夷二
  • 元史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九十七外夷三
  • 附录:进元史表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中书左丞相兼太子少师、宣国公臣李善长等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列传第七十七儒学二

    互联网 0

      胡长孺,字汲仲,婺州永康人。当唐之季,其先自天台来徙。宋南渡后,以进士科发身者十人,持节分符,先后相望。曾祖襜,钦州司法参军,脱略豪隽,轻赀急施,人以郑庄称之。祖岩,起嘉定甲戌进士,知福州闽县事,卓行危论,奇文瑰句,端平、嘉定间,士大夫皆自以为不可及。其在江西幕府,平赣州之难于指顾之顷,全活数十万人。父居仁,淳祐丁未进士,知台州军州事,文辞政事,亦绝出于四方。至长孺,其学益大振,《九经》、诸史,下逮百氏,名、墨、纵横,旁行敷落,律令章程,无不包罗而揆序之。咸淳中,外舅徐道隆为荆湖四川宣抚参议官,长孺从之入蜀,铨试第一名,授迪功郎、监重庆府酒务。俄用制置使硃孙之辟,兼总领湖广军马钱粮所佥,与高彭、李湜、梅应春等,号南中八士。已而复拜福宁州倅之命,会宋亡,退栖永康山中。

    至元二十五年,诏下求贤,有司强起之,至京师,待诏集贤院。既而召见内殿,拜集贤修撰,与宰相议不合,改教授扬州。元贞元年,移建昌,适录事阙官,檄长孺摄之。程文海方贵显,其家气焰薰灼,即违法,人不敢呵问,其树外门,侵官道,长孺亟命撤之。至大元年,转台州路宁海县主簿,阶将仕佐郎。大德丁未,浙东大昆,戊申,复无麦,民相枕死。宣慰同知脱欢察议行赈荒之令,敛富人钱一百五十万给之,至县,以余钱二十五万属长孺藏去,乃行旁州。长孺察其有乾没意,悉散于民。阅月再至,索其钱,长孺抱成案进曰:「钱在是矣。」脱欢察怒曰:「汝胆如山耶!何所受命,而敢无忌若此!」长孺曰:「民一日不食,当有死者,诚不及以闻,然官书具在,可征也。」脱欢察虽怒,不敢问。县有铜岩,恶少年狙伺其间,恆出钞道,为过客患,官不能禁。长孺伪衣商人服,令苍头负货以从,阴戒驺卒十人蹑其后。长孺至,岩中人突出要之,长孺方逊辞以谢,驺卒俄集,皆成擒,俾尽逮其党置于法,夜行无虞。民荷溺器粪田,偶触军卒衣,卒抶伤民,且碎器而去,竟不知主名。民来诉,长孺阳怒其诬,械于市,俾左右潜侦之,向抶者过焉,戟手称快,执诣所隶,杖而偿其器。群妪聚浮屠庵,诵佛书为禳祈,一妪失其衣,适长孺出乡,妪讼之。长孺以牟麦置群妪合掌中,命绕佛诵书如初,长孺闭目叩齿,作集神状,且曰:「吾使神监之矣,盗衣者行数周,麦当芽。」一妪屡开掌视,长孺指缚之,还所窃衣。长孺白事帅府归,吏言有奸事屡问弗伏者,长孺曰:「此易易尔。」夜伏吏案下,黎明,出奸者讯之,辞愈坚,长孺佯谓令长曰:「颇闻国家有诏,盍迎之。」叱隶卒缚奸者东西楹,空县而出,庭无一人。奸者相谓曰:「事至此,死亦无承,行将自解矣。」语毕,案下吏哗而出,奸者惊,咸叩头服罪。永嘉民有弟质珠步摇于兄者,赎焉,兄妻爱之,绐以亡于盗,屡讼不获直,往告长孺,长孺曰:「尔非吾民也。」叱之去。未几,治盗,长孺嗾盗诬兄受步摇为赃,逮兄赴官,力辨数弗置,长孺曰:「尔家信有是,何谓诬耶!」兄仓皇曰:「有固有之,乃弟所质者。」趣持至验之,呼其弟示曰:「得非尔家物乎?」弟曰:「然。」遂归焉。其行事多类此,不能尽载。延祐元年,转两浙都转运盐使司长山场盐司丞,阶将仕郎,未上,以病辞,不复仕,隐杭之虎林山以终。

    长孺初师青田余学古,学古师王梦松,梦松亦青田人,传龙泉叶味道之学,味道则硃熹弟子也。渊源既正,长孺益行四方,访求其旨趣,始信涵养用敬为最切,默存静观,超然自得,故其为人,光明宏伟,专务明本心之学,慨然以孟子自许。唯恐斯道之失其传,诱引不倦,一时学者慕之,有如饥渴之于食饮。方岳大臣与郡二千石,聘致庠序,敷绎经义,环听者数百人。长孺为言:「人虽最灵,与物同产,初无二本。」皆跃跃然兴起,至有太息者。为辞章有精魄,金舂玉撞,壹发其和平之音,海内来求者,如购拱璧,碑版焜煌,照耀四裔,苟非其人,虽一金易一字,毅然不与。乡闱取士,屡司文衡,贵实贱华,文风为之一变。

    晚寓武林,病喘上气者颇久。一旦具酒食,与比邻别,云将返故乡,门人有识其微意者,问曰:「先生精神不衰,何为遽欲观化乎?」长孺曰:「精神与死生,初无相涉也。」就寝,至夜半,喘忽止,其子驹排户视之,则正衣冠坐逝矣。年七十五。所著书有《瓦缶编》、《南昌集》、《宁海漫抄》、《颜乐斋稿》行于世。

    其从兄之纲、之纯,皆以经术文学名。之纲字仍仲,尝被荐书。其于声音字画之说,自言独造其妙,惜其书不传。之纯字穆仲,咸淳甲戌进士,践履如古独行者,文尤明洁可诵。人称之为三胡云。

    熊朋来,字与可,豫章人。宋咸淳甲戌,登进士第第四人,授从仕郎、宝庆府佥书判官公事,未上而宋亡。世祖初得江南,尽求宋之遗士而用之,尤重进士,以故相留梦炎为尚书,召甲戌状元王龙泽为江南行台监察御史。朋来,龙泽榜下进士,而声名不在龙泽下,然不肯表襮苟进,隐处州里间,生徒受学者,常百数十人。取硃子《小学》书,提其要领以示之,学者家传其书,几遍天下。豫章为江西会府,行中书省、提刑按察司皆在焉,凡居是官者,多朝廷名公卿,皆以宾礼延见。廉希宪之子惇为参知政事,以师礼事朋来,终身称门人。刘宣为提刑按察使,尤加礼敬。朋来和而不肆,介而不狷,与群贤讲论经义无虚日,儒者咸倚以为重焉。

    会朝廷遣治书侍御史王构铨外选于江西,于是参政徐琰、李世安列荐朋来为闽海提举儒学官,使者报闻,而朝廷以东南儒学之士唯福建、庐陵最盛,特起朋来连为两郡教授。所至,考古篆籀文字,调律吕,协歌诗,以兴雅乐,制器定辞,必则古式,学者化焉。既满考,以常格调建安县主簿,不赴。晚以福清州判官致仕,朋来视之,漠如也。四方学者,因其所自号,称为天慵先生。每燕居,鼓瑟而歌以自乐。尝著《瑟赋》二篇,学者争传诵之。门人归之者日盛,旁近舍皆满,至不能容。朋来恳恳为说经旨文义,老益不倦。得其所指授者,多为闻人。

    延祐初,诏以进士科取士,时科举废已久,有司咸不知其典故,以不称明诏为惧,行省官主其事者,谘问于朋来,动中轨度,因以申请,四方得遵用之。及请为考试官,则曰:「应试者十九及吾门,不可。」其后江浙、湖广,皆卑词致礼,请为主文,朋来屡往应之。及对大廷,其所选士居天下三之一焉。

    初,朋来以《周礼》首荐乡郡,而元制,《周官》不与设科,治《戴记》者又鲜,朋来屡以为言。盖朋来之学,诸经中《三礼》尤深,是以当世言礼学者,咸推宗之。至治中,英宗始采用古礼,亲御衮冕祠太庙,锐意于制礼作乐之事,翰林学士元明善,扬言于朝,以朋来为荐,未及召而卒,年七十八。

    朋来动止有常,喜怒不形于色,接宾客,人人各自以得其意。有家集三十卷,其大者明乎礼乐之事,关于世教,其余若天文、地理、方技、名物、度数,靡不精究。

    子太古,乡贡进士。

    戴表元,字帅初,一字曾伯,庆元奉化州人。七岁学古诗文,多奇语。稍长,从里师习词赋,辄弃不肯为。咸淳中,入太学,以三舍法升内舍生,既而试礼部第十人,登进士乙科,教授建康府。后迁临安教授,行户部掌故,皆不就。大德八年,表元年已六十余,执政者荐于朝,起家拜信州教授,再调教授婺州,以疾辞。

    初,表元闵宋季文章气萎篸而辞骫蔟,蔟弊已甚,慨然以振起斯文为己任。时四明王应麟、天台舒岳祥并以文学师表一代,表元皆从而受业焉。故其学博而肆,其文清深雅洁,化陈腐为神奇,蓄而始发,间事摹画,而隅角不露,施于人者多,尤自秘重,不妄许与。至元、大德间,东南以文章大家名重一时者,唯表元而已。

    其门人最知名者曰袁桷,桷之文,其体裁议论,一取法于表元者也。

    表元晚年,翰林集贤以修撰、博士二职论荐,而老疾不可起,年六十七卒。有《剡源集》行于世。

    当表元时,有四明任士林者,亦以文章知名云。

    牟应龙,字伯成,其先蜀人,后徙居吴兴。祖子才仕宋,赠光禄大夫,谥清忠。父巘,为大理少卿。应龙幼警敏过人,日记数千言,文章有浑厚之气。应龙当以世赏补京官,尽让诸从弟,而擢咸淳进士第。时贾似道当国,自儗伊、周,谓马廷鸾曰:「君故与清忠游,其孙幸见之,当处以高第。」应龙拒之不见。及对策,具言上下内外之情不通、国势危急之状,考官不敢置上第。调光州定城尉,应龙曰:「昔吾祖对策,以直言忤史弥远,得洪雅尉,今固当尔,无愧也。」沿海制置司辟为属,以疾辞不仕,而宋亡矣。故相留梦炎事世祖,为吏部尚书,以书招之,曰:「苟至,翰林可得也。」应龙不答。已而起家教授溧阳州,晚以上元县主簿致仕。初,宋亡时,大理卿已退不任事,一门父子,自为师友,讨论经学,以义理相切磨,于诸经皆有成说,惟《五经音考》盛行于世。应龙为文,长于叙事,时人求其文者,车辙交于门,以文章大家称于东南,人儗之为眉山苏氏父子,而学者因应龙所自号,称之曰隆山先生。泰定元年卒,年七十八。

    郑滁孙,字景欧,处州人。宋景定间,登进士第,知温州乐清县,累历宗正丞、礼部郎官。至元三十年,有以滁孙名荐者,世祖召见,授集贤直学士。寻升侍讲学士,又升学士。乞致仕,归田里。

    弟陶孙,字景潜,亦登进士第,监西岳祠。先,陶孙征至阙,奏对称旨,授翰林国史院编修官,会纂修国史至宋德祐末年事,陶孙曰:「臣尝仕宋,宋是年亡,义不忍书,书之非义矣。」终不书,世祖嘉之。升应奉翰林文字,后出为江西儒学提举。

    滁孙兄弟在当时,最号博洽,儒学之士翕然推之。隆福宫以其兄弟前朝士,乃制衣亲赐,人以为异遇焉。滁孙所著,有《大易法象通赞》、《周易记玩》等书。陶孙有文集若干卷。

    陈孚,字刚中,台州临海人。幼清峻颖悟,读书过目辄成诵,终身不忘。至元中,孚以布衣上《大一统赋》,江浙行省为转闻于朝,署上蔡书院山长,考满,谒选京师。二十九年,世祖命梁曾以吏部尚书再使安南,选南士为介,朝臣荐孚博学有气节,调翰林国史院编修官,摄礼部郎中,为曾副。陛辞,赐五品服,佩金符以行。三十年正月,至安南,世子陈日燇以忧制不出郊,遣陪臣来迎,又不由阳明中门入,曾与孚回馆,致书诘日燇以不庭之罪,且责日燇当出郊迎诏,及讲新朝尚右之礼,往复三书,宣布天子威德,辞直气壮,皆孚笔也。其所赠,孚悉却之。详见《梁曾传》中。使还,除翰林待制,兼国史院编修官。帝方欲置之要地,而廷臣以孚南人,且尚气,颇嫉忌之,遂除建德路总管府治中,再迁治中衢州,所至多著善政。秩满,复请为乡郡,特授奉直大夫、台州路总管府治中。大德七年,诏遣奉使宣抚循行诸道。时台州旱,民饥,道殣相望,江浙行省檄浙东元帅脱欢察兒发粟赈济,而脱欢察兒怙势立威,不恤民隐,驱胁有司,动置重刑,孚曰:「使吾民日至莩死不救者,脱欢察兒也。」遂诣宣抚使,诉其不法蠹民事一十九条。宣抚使按实,坐其罪,命有司亟发仓赈饥,民赖以全活者众,而孚亦以此致疾,卒于家,年六十四。

    孚天材过人,性任侠不羁,其为诗文,大抵任意即成,不事雕斫,有文集行于世。

    子遘,江浙行省左右司员外郎,致仕。女长妫,适藁城董士楷,太常礼仪院太祝宗缉之母也;末檀,适同里韩戒之,行枢密院经历谏之母也。俱有贞节,朝廷旌表其门闾。

    攸州冯子振,其豪俊与孚略同,孚极敬畏之,自以为不可及。子振于天下之书,无所不记。当其为文也,酒酣耳热,命侍史二三人,润笔以俟,子振据案疾书,随纸数多寡,顷刻辄尽。虽事料醲郁,美如簇锦,律之法度,未免乖剌,人亦以此少之。

    董朴,字太初,顺德人。自幼强记,比冠,师事乐舜咨、刘道济,幡然有求道之志。至元十六年,用提刑按察使荐,起家为陕西知法官。未几,以亲老归养。寻召为太史院主事,复辞不赴。皇庆初,朴年已逾八十,诏以翰林修撰致仕。延祐三年,无疾而终,年八十有五。

    朴所为学,自《六经》及孔、孟微言,与凡先儒所以开端阐幽者,莫不研极其旨而会通之,故其心所自得,往往有融贯之妙。其事亲孝,与人交,智愚贵贱,一待以诚,或有犯之者,夷然不与之校。中山王结曰:「朴之学,造诣既深,充养交至;其为人,清而通,和而介,君子人也。」朴家近龙冈,学者因称之曰龙冈先生云。

    杨载,字仲弘,其先居建之浦城,后徙杭,因为杭人。少孤,博涉群书,为文有跌宕气。年四十,不仕,户部贾国英数荐于朝,以布衣召为翰林国史院编修官,与修《武宗实录》,调管领系官海船万户府照磨,兼提控案牍。延祐初,仁宗以科目取士,载首应诏,遂登进士第,授承务郎、饶州路同知浮梁州事,迁儒林郎、宁国路总管府推官以卒。

    初,吴兴赵孟頫在翰林,得载所为文,极推重之。由是载之文名,隐然动京师,凡所撰述,人多传诵之。其文章一以气为主,博而敏,直而不肆,自成一家言。而于诗尤有法,尝语学者曰:「诗当取材于汉、魏,而音节则以唐为宗。」自其诗出,一冼宋季之陋。

    建康之上元有杨刚中,字志行,自幼厉志操,及为江东宪府照磨,风采凛凛,有足称者。其为文,奇奥简涩,动法古人,而不屑为世俗平凡语。元明善极叹异之。仕至翰林待制而卒。有《霜月集》行于世。

    其甥李桓,字晋仲,同郡人,由乡贡进士,累迁江浙儒学副提举。亦以文鸣江东,纡余丰润,学者多传之。载与刚中同辈行,而桓则稍后云。

    刘诜,字桂翁,吉安之庐陵人。性颖悟,幼失父,知自树立。年十二,作为科场律赋论策之文,蔚然有老成气象,宋之遗老巨公一见即以斯文之任期之。既冠,重厚醇雅,素以师道自居,教学者有法,声誉日隆。江南行御史台屡以教官馆职、遗逸荐,皆不报。诜为文,根柢《六经》,躏跞诸子百家,融液今古,而不露其踔厉风发之状。四方求文者,日至于门。其所为诗文,曰《桂隐集》。桂隐,诜所号也。至正十年卒,年八十三。

    同郡龙仁夫,字观复。刘岳申,字高仲。其文学皆与诜齐名,有集行世。而仁夫之文,尤奇逸流丽,所著《周易集传》多发前儒之所未发。岳申用荐者为辽阳儒学副提举,仁夫江浙儒学副提举,皆不就。

    韩性,字明善,绍兴人。其先家安阳,宋司徒兼侍中魏忠献王琦,其八世祖也。高祖左司郎中膺胄,扈从南渡,家于越。性天资警敏,七岁读书,数行俱下,日记万言。九岁通《小戴礼》,作大义,操笔立就,文意苍古,老生宿学,皆称异焉。及长,博综群籍,自经史至诸子百氏,靡不极其津涯,究其根柢,而于儒先性理之说,尤深造其阃域。其为文辞,博达俊伟,变化不测,自成一家言。四方学者,受业其门,户外之履,至无所容。延祐初,诏以科举取士,学者多以文法为请,性语之曰:「今之贡举,悉本硃熹私议,为贡举之文,不知硃氏之学,可乎?《四书》、《六经》,千载不传之学,自程氏至硃氏,发明无余蕴矣,顾行何如耳。有德者必有言,施之场屋,直其末事,岂有他法哉!」凡经其口授指画,不为甚高论而义理自胜,不期文之工而不能不工,以应有司之求,亦未始不合其绳尺也。士有一善,必为之延誉不已,及辨析是非,则毅然有不可犯之色。

    性出无舆马仆御,所过,负者息肩,行者避道。巷夫街叟,至于童稚厮役,咸称之曰「韩先生、韩先生」云。宪府尝举为教官,谢曰:「幸有先人之敝庐可庇风雨,薄田可具饘粥,读书砥行,无愧古人足矣,禄仕非所愿也。」受而不赴。暮年愈自韬晦,然未尝忘情于斯世,郡之良二千石政事有所未达,辄往咨访,性从容载导,洞中肯綮,裨益者多。

    天历中,赵世延以性名上闻。后十年,门人李齐为南台监察御史,力举其行义,而性已卒矣。年七十有六。卒后,南台御史右丞月鲁不花,尝学于性,言性法当得谥,朝廷赐谥庄节先生。其所著有《礼记说》四卷,《诗音释》一卷,《书辨疑》一卷,《郡志》八卷,文集十二卷。

    当性时,庆元有程端礼、端学兄弟者。端礼,字敬叔,幼颖悟纯笃,十五岁,能记诵《六经》,晓析大义。庆元自宋季皆尊尚陆九渊氏之学,而硃熹氏学不行于庆元。端礼独从史蒙卿游,以传硃氏明体达用之指,学者及门甚众。所著有《读书工程》,国子监以颁示郡邑校官,为学者式。仕为衢州路儒学教授。卒年七十五。端学,字时叔,通《春秋》,登至治辛酉进士第,授仙居县丞,寻改国子助教。动有师法,学者以其刚严方正,咸严惮之。迁太常博士,命未下而卒。后以子徐贵,赠礼部尚书。所著有《春秋本义》三十卷,《三传辨疑》二十卷,《春秋或问》十卷。

    吴师道,字正传,婺州兰溪人。自羁狖知学,即善记览。工词章,才思涌溢,发为歌诗,清丽俊逸。弱冠,因读宋儒真德秀遗书,乃幡然有志于为己之学,刮摩淬砺,日长月益,尝以持敬致知之说质于同郡许谦,谦复之以理一分殊之旨,由是心志益广,造履益深,大抵务在发挥义理,而以辟异端为先务。登至治元年进士第,授高邮县丞,明达文法,吏不敢欺。再调宁国路录事。会岁大旱,饥民仰食于官者三十三万口,师道劝大家得粟三万七千六百石,以赈饥民;又言于部使者,转闻于朝,得粟四万石、钞三万八千四百锭赈之,三十余万人赖以存活。迁池州建德县尹。郡学有田七百亩,为豪民所占,郡下其事建德,俾师道究治之,即为按其图籍,悉以归于学。建德素少茶,而榷税尤重,民以为病,即为极言于所司,榷税为减。中书左丞吕思诚、侍御史孔思立列荐之,召为国子助教,寻升博士。其为教,一本硃熹之旨,而遵许衡之成法,六馆诸生,人人自以为得师。丁内忧而归,以奉议大夫、礼部郎中致仕,终于家。所著有《易诗书杂说》、《春秋胡传附辨》、《战国策校注》、《敬乡录》,及文集二十卷。

    师道同郡又有王余庆,字叔善,仕为江南行台监察御史,亦以儒学名重当世云。

    陆文圭,字子方,江阴人。幼而颖悟,读书过目成诵,终身不忘。博通经史百家,及天文、地理、律历、医药、算数之学。宋咸淳初,文圭年十八,以《春秋》中乡选。宋亡,隐居城东,学者称之曰墙东先生。延祐设科,有司强之就试,凡一再中乡举。文圭为文,融会经传,纵横变化,莫测其涯际,东南学者,皆宗师之。朝廷数遣使驰币聘之,以老疾,不果行。卒年八十五。

    文圭为人,刚明超迈,以奇气自负。于地理考核甚详,凡天下郡县沿革、人物土产,悉能默记,如指诸掌。先属纩一日,语门人曰:「以数考之,吾州二十年后必有兵变,惨于五代、建炎,吾死,当葬不食之地,勿封勿树,使人不知吾墓,庶无暴骨之患。」其后江阴之乱,冢墓尽发,人乃服其先知。有《墙东类稿》二十卷。

    文圭同里有梁益者,字友直,其先福州人。博洽经史,而工于文辞。其教人,以变化气质为先务,学徒不远千里从之。自文圭既卒,浙以西称学术醇正、为世师表者,惟益而已。益所著书,有《三山稿》、《诗绪余》、《史传姓氏纂》,又有《诗传旁通》,发挥硃熹氏之学为精。年五十六卒。

    周仁荣,字本心,台州临海人。父敬孙,宋太学生。初,金华王柏以硃熹之学主台之上蔡书院,敬孙与同郡杨珏、陈天瑞、车若水、黄超然、硃致中、薛松年师事之,受性理之旨。敬孙尝著《易象占》、《尚书补遗》、《春秋类例》。仁荣承其家学,又师珏、天瑞,治《易》、《礼》、《春秋》,而工为文章。用荐者署美化书院山长。美化在处州万山中,人鲜知学,仁荣举行乡饮酒礼,士俗为变。后辟江浙行省掾史,省臣皆呼先生,不以吏遇之。泰定初,召拜国子博士,迁翰林修撰,升集贤待制。奉旨代祀岳渎,至会稽,以疾作,不复还朝。卒,年六十有一。其所教弟子多为名人,而泰不华实为进士第一。

    其弟仔肩,字本道,以《春秋》登延祐五年进士第,终奉议大夫、惠州路总管府判官。与其兄俱以文学名。

    仁荣同郡有孟梦恂者,字长文,黄岩人。与仁荣同师事杨珏、陈天瑞。梦恂讲解经旨,体认精切,务见行事,四方游从者皆服焉。部使者荐其行义,署本郡学录。至正十三年,以设策御寇救乡郡有功,授登仕郎、常州路宜兴州判官,未受命而卒,年七十四。朝廷赐谥号曰康靖先生。所著有《性理本旨》、《四书辨疑》、《汉唐会要》、《七政疑解》,及《笔海杂录》五十卷。

    陈旅,字众仲,兴化莆田人。先世素以儒学称。旅幼孤,资禀颖异。其外大父赵氏学有源委,抚而教之,旅得所依,不以生业为务,惟笃志于学,于书无所不读。稍长,负笈至温陵,从乡先生傅古直游,声名日著。用荐者为闽海儒学官,适御史中丞马雍古祖常使泉南,一见奇之,谓旅曰:「子,馆阁器也,胡为留滞于此!」因相勉游京师。既至,翰林侍讲学士虞集见其所为文,既然叹曰:「此所谓我老将休,付子斯文者矣。」即延至馆中,朝夕以道义学问相讲习,自谓得旅之助为多。与祖常交口游誉于诸公间,咸以为旅博学多闻,宜居师范之选,中书平章政事赵世延又力荐之,除国子助教。居三年,考满,诸生不忍其去,请于朝,再任焉。元统二年,出为江浙儒学副提举。至元四年,入为应奉翰林文字。至正元年,迁国子监丞,阶文林郎。又二年卒,年五十有六。

    旅于文,自先秦以来,至唐、宋诸大家,无所不究,故其文典雅峻洁,必求合于古作者,不徒以徇世好而已。有文集十四卷。

    旅平生于师友之义尤笃,每感虞集为知己。其在浙江时,集归田已数载,岁且大比,请于行省参知政事孛术鲁翀,亲奉书币,请集主文乡闱,欲为问候计,乃冲冒炎暑,千里访集于临川。集感其来,留旬日而别,惓藐以斯文相勉,惨然若将永诀焉。集每与学者语,必以旅为平生益友也。一日,梦旅举杯相向曰:「旅甚思公,亦知公之不忘旅也,但不得见尔。」既而闻旅卒,集深悼之。

    同时有程文、陈绎曾者,皆名士。文字以文,徽州人,仕至礼部员外郎。作文明洁而精深,集亦多称之。绎曾字伯敷,处州人。为人虽口吃,而精敏异常,诸经注疏,多能成诵。文辞汪洋浩博,其气烨如也。官至国子助教。论者谓二人皆与旅相伯仲云。

    李孝光,字季和,温州乐清人。少博学,笃志复古,隐居雁荡山五峰下,四方之士,远来受学,名誉日闻,泰不华以师事之,南行台监察御史阖辞屡荐居馆阁。至正七年,诏征隐士,以秘书监著作郎召,与完者图、执礼哈琅、董立同应诏赴京师,见帝于宣文阁,进《孝经图说》,帝大悦,赐上尊。明年,升文林郎、秘书监丞。卒于官,年五十三。

    孝光以文章负名当世,其文一取法古人,而不趋世尚,非先秦、两汉语,弗以措辞。有文集二十卷。

    宇文公谅,字子贞,其先成都人,父挺祖,徙吴兴,今为吴兴人。公谅通经史百氏言,弱冠,有操行。嘉兴富民延为子弟师,夜将半,闻有叩门者,问之,乃一妇人,公谅厉声叱去之。翌日,即以他事辞归,终不告以其故。至顺四年,登进士第,授徽州路同知婺源州事。丁内艰,改同知余姚州事。夏不雨,公谅出祷辄应,岁以有年,民颂之,以为别驾雨。摄会稽县,申明冤滞,所活者众。省檄察实松江海涂田,公谅以潮汐不常,后必贻患,请一概免科,省臣从之。迁高邮府推官,未几,除国子助教,日与诸生辩析诸经,六馆之士,资其陶甄者往往出为名臣。调应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以病得告。后召为国子监丞,除江浙儒学提举,改佥岭南廉访司事,以疾请老。

    公谅平居,虽暗室,必正衣冠端坐,尝挟手记一册,识其编首曰:「昼有所为,暮则书之,其不可书,即不敢为,天地鬼神,实闻斯言。」其检饬之严如此。所著述,有《折桂集》、《观光集》、《辟水集》、《以斋诗稿》、《玉堂漫稿》、《越中行稿》,凡若干卷。门人私谥曰纯节先生。

    伯颜,一名师圣,字宗道,哈剌鲁氏,隶军籍蒙古万户府,世居开州濮阳县。伯颜生三岁,常以指画地,或三或六,若为卦者。六岁,从里儒授《孝经》、《论语》,即成诵。蚤丧父,其兄曲出,买经传等书以资之,日夜诵不辍。稍长,受业宋进士建安黄坦,坦曰:「此子颖悟过人,非诸生可比。」因命以颜为氏,且名而字之焉。久之,坦辞曰:「余不能为尔师,群经有硃子说具在,归而求之可也。」伯颜自弱冠,即以斯文为己任,其于大经大法,粲然有睹,而心所自得,每出于言意之表。乡之学者,来相质难,随问随辨,咸解其惑。于是中原之士,闻而从游者日益众。

    至正四年,以隐士征至京师,授翰林待制,预修《金史》。既毕,辞归。已而复起为江西廉访佥事,数月,以病免。及还,四方之来学者,至千余人。盖其为学专事讲解,而务真知力践,不屑事举子词章,而必期措诸实用。士出其门,不问知其为伯颜氏学者。至于异端之徒,亦往往弃其学而学焉。十八年,河南贼蔓延河北,伯颜言于省臣,将结其乡民为什伍以自保,而贼兵大至,伯颜乃渡漳北行,邦人从之者数十万家。至磁,与贼遇,贼知伯颜名士,生劫之以见贼将,诱以富贵,伯颜骂不屈,引颈受刃,与妻子俱死之,年六十有四。

    既死,人或剖其腹,见其心数孔,曰:「古称圣人心有七窍,此非贤士乎!」乃纳心其腹中,覆墙而掩之。有司上其事,赠奉议大夫、佥太常礼仪院事,谥文节。太常谥议曰:「以城守论之,伯颜无城守之责而死,可与江州守李黼一律;以风纪论之,伯颜无在官之责而死,可与西台御史张桓并驾。以平生有用之学,成临义不夺之节,乃古之所谓君子人者。」时以为确论。伯颜平生,修辑《六经》,多所著述,皆毁于兵。

    赡思,字得之,其先大食国人。国既内附,大父鲁坤,乃东迁丰州。太宗时,以材授真定、济南等路监榷课税使,因家真定。父斡直,始从儒先生问学,轻财重义,不干仕进。赡思生九岁,日记古经传至千言。比弱冠,以所业就正于翰林学士承旨王思廉之门,由是博极群籍,汪洋茂衍,见诸践履,皆笃实之学,故其年虽少,已为乡邦所推重。延祐初,诏以科第取士,有劝其就试者,赡思笑而不应。既而侍御史郭思贞、翰林学士承旨刘赓、参知政事王士熙交章论荐之。泰定三年,诏以遗逸征至上都,见帝于龙虎台,眷遇优渥。时倒剌沙柄国,西域人多附焉,赡思独不往见。倒剌沙屡使人招致之,即以养亲辞归。

    天历三年,召入为应奉翰林文字,赐对奎章阁,文宗问曰:「卿有所著述否?」明日,进所著《帝王心法》,文宗称善。诏预修《经世大典》,以论议不合求去,命奎章阁侍书学士虞集谕留之,赡思坚以母老辞,遂赐币遣之。复命集传旨曰:「卿且暂还,行召卿矣。」至顺四年,除国子博士,丁内艰,不赴。

    后至元三年,拜陕西行台监察御史,即上封事十条,曰:法祖宗,揽权纲,敦宗室,礼勋旧,惜名器,开言路,复科举,罢数军,一刑章,宽禁网。时奸臣变乱成宪,帝方虚己以听,赡思所言,皆一时群臣所不敢言者。侍御史赵承庆见之,叹曰:「御史言及此,天下福也。」戚里有执政陕西行省者,恣为非道,赡思发其罪而按之,辄弃职夜遁。会有诏勿逮问,然犹杖其私人。及分巡云南,按省臣之不法者,其人即解印以去,远籓为之震悚。襄、汉流民,聚居宋之绍熙府故地,至数千户,私开盐井,自相部署,往往劫囚徒,杀巡卒,赡思乃擒其魁,而释其党。复上言:「绍熙土饶利厚,流户日增,若以其人散还本籍,恐为边患,宜设官府以抚定之。」诏即其地置绍熙宣抚司。三年,除佥浙西肃政廉访司事,即按问都转运盐使、海道都万户、行宣政院等官赃罪,浙右郡县,无敢为贪墨者。复以浙右诸僧寺,私蔽猾民,有所谓道人、道民、行童者,类皆渎常伦,隐徭役,使民力日耗,契勘嘉兴一路,为数已二千七百,乃建议请勒归本族,俾供王赋,庶以少宽民力。朝廷是之,即著以为令。四年,改佥浙东肃政廉访司事,以病免归。

    赡思历官台宪,所至以理冤泽物为己任,平反大辟之狱,先后甚众,然未尝故出人罪,以市私恩。尝与五府官决狱咸宁,有妇宋娥者,与邻人通,邻人谓娥曰:「我将杀而夫。」娥曰:「张子文行且杀之。」明日,夫果死,迹盗数日,娥始以张子文告其姑。五府官以为非共杀,且既经赦宥,宜释之,赡思曰:「张子文以为娥固许之矣。且娥夫死及旬,乃始言之,是娥与张同谋,度不能终隐,故发之也,岂赦可释哉?」枢密判官曰:「平反活人,阴德也。御史勿执常法。」赡思曰:「是谓故出人罪,非平反也。且公欲种阴德于生者,奈死者何!」乃独上议刑部,卒正娥罪。其审刑当罪多类此。

    至正四年,除江东肃政廉访副使。十年,召为秘书少监,议治河事,皆辞疾不赴。十一年,卒于家,年七十有四。二十五年,皇太子抚军冀宁,承制封拜,赠嘉议大夫、礼部尚书、上轻车都尉,追封恆山郡侯,谥曰文孝。

    赡思邃于经,而《易》学尤深,至于天文、地理、钟律、算数、水利,旁及外国之书,皆究极之。家贫,饘粥或不继,其考订经传,常自乐也。所著述有《四书阙疑》、《五经思问》、《奇偶阴阳消息图》、《老庄精诣》、《镇阳风土记》、《续东阳志》、《重订河防通议》、《西国图经》、《西域异人传》、《金哀宗记》、《正大诸臣列传》、《审听要诀》,及文集三十卷,藏于家。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