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元史
  • 元史卷一本纪第一太祖
  • 元史卷二本纪第二太宗
  • 元史卷三本纪第三宪宗
  • 元史卷四本纪第四世祖一
  • 元史卷五本纪第五世祖二
  • 元史卷六本纪第六世祖三
  • 元史卷七本纪第七世祖四
  • 元史卷八本纪第八世祖五
  • 元史卷九本纪第九世祖六
  • 元史卷一十本纪第十世祖七
  • 元史卷一十一本纪第十一世祖八
  • 元史卷一十二本纪第十二世祖九
  • 元史卷一十三本纪第十三世祖十
  • 元史卷一十四本纪第十四世祖十一
  • 元史卷一十五本纪第十五世祖十二
  • 元史卷一十六本纪第十六世祖十三
  • 元史卷一十七本纪第十七世祖十四
  • 元史卷一十八本纪第十八成宗一
  • 元史卷一十九本纪第十九成宗二
  • 元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成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一本纪第二十一成宗四
  • 元史卷二十二本纪第二十二武宗一
  • 元史卷二十三本纪第二十三武宗二
  • 元史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仁宗一
  • 元史卷二十五本纪第二十五仁宗二
  • 元史卷二十六本纪第二十六仁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七本纪第二十七英宗一
  • 元史卷二十八本纪第二十八英宗二
  • 元史卷二十九本纪第二十九泰定帝一
  • 元史卷三十本纪第三十泰定帝二
  • 元史卷三十一本纪第三十一明宗
  • 元史卷三十二本纪第三十二文宗一
  • 元史卷三十三本纪第三十三文宗二
  • 元史卷三十四本纪第三十四文宗三
  • 元史卷三十五本纪第三十五文宗四
  • 元史卷三十六本纪第三十六文宗五
  • 元史卷三十七本纪第三十七宁宗
  • 元史卷三十八本纪第三十八顺帝一
  • 元史卷三十九本纪第三十九顺帝二
  • 元史卷四十本纪第四十顺帝三
  • 元史卷四十一本纪第四十一顺帝四
  • 元史卷四十二本纪第四十二顺帝五
  • 元史卷四十三本纪第四十三顺帝六
  • 元史卷四十四本纪第四十四顺帝七
  • 元史卷四十五本纪第四十五顺帝八
  • 元史卷四十六本纪第四十六顺帝九
  • 元史卷四十七本纪第四十七顺帝十
  • 元史卷四十八志第一天文一
  • 元史卷四十九志第二天文二
  • 元史卷五十志第三上五行一
  • 元史卷五十一志第三下五行二
  • 元史卷五十二志第四历一
  • 元史卷五十三志第五历二
  • 元史卷五十四志第六历三
  • 元史卷五十五志第七历四
  • 元史卷五十六志第八历五
  • 元史卷五十七志第九历六
  • 元史卷五十八志第十地理一
  • 元史卷五十九志第十一地理二
  • 元史卷六十志第十二地理三
  • 元史卷六十一志第十三地理四
  • 元史卷六十二志第十四地理五
  • 元史卷六十三志第十五地理六
  • 元史卷六十四志第十六河渠一
  • 元史卷六十五志第十七上河渠二
  • 元史卷六十六志第十七下河渠三
  • 元史卷六十七志第十八礼乐一
  • 元史卷六十八志第十九礼乐二
  • 元史卷六十九志第二十礼乐三
  • 元史卷七十志第二十一礼乐四
  • 元史卷七十一志第二十二礼乐五
  • 元史卷七十二志第二十三祭祀一
  • 元史卷七十三志第二十四祭祀二
  • 元史卷七十四志第二十五祭祀三
  • 元史卷七十五志第二十六祭祀四
  • 元史卷七十六志第二十七祭祀五
  • 元史卷七十七志第二十七下祭祀六
  • 元史卷七十八志第二十八舆服一
  • 元史卷七十九志第二十九舆服二
  • 元史卷八十志第三十舆服三
  • 元史卷八十一志第三十一选举一
  • 元史卷八十二志第三十二选举二
  • 元史卷八十三志第三十三选举三
  • 元史卷八十四志第三十四选举四
  • 元史卷八十五志第三十五百官一
  • 元史卷八十六志第三十六百官二
  • 元史卷八十七志第三十七百官三
  • 元史卷八十八志第三十八百官四
  • 元史卷八十九志第三十九百官五
  • 元史卷九十志第四十百官六
  • 元史卷九十一志第四十一上百官七
  • 元史卷九十二志第四十一下百官八
  • 元史卷九十三志第四十二食货一
  • 元史卷九十四志第四十三食货二
  • 元史卷九十五志第四十四食货三
  • 元史卷九十六志第四十五上食货四
  • 元史卷九十七志第四十五下食货五
  • 元史卷九十八志第四十六兵一
  • 元史卷九十九志第四十七兵二
  • 元史卷一百志第四十八兵三
  • 元史卷一百一志第四十九兵四
  • 元史卷一百二志第五十刑法一
  • 元史卷一百三志第五十一刑法二
  • 元史卷一百四志第五十二刑法三
  • 元史卷一百五志第五十三刑法四
  • 元史卷一百六表第一后妃表
  • 元史卷一百七表第二宗室世系表
  • 元史卷一百八表第三诸王表
  • 元史卷一百九表第四诸公主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表第五上三公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一表第五下三公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二表第六上宰相年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三表第六下宰相年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四列传第一后妃一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二睿宗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六列传第三后妃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四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八列传第五
  • 元史卷一百一十九列传第六
  • 元史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七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八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九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十
  • 元史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七列传第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二十
  • 元史卷一百三十四列传第二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二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八列传第二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三十九列传第二十六
  • 元史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二十七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二十八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二列传第二十九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三列传第三十
  • 元史卷一百四十四列传第三十一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二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三十三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三十四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三十五
  • 元史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三十六
  • 元史卷一百五十列传第三十七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三十八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三十九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四十
  • 元史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四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四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四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四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五十九列传第四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六十列传第四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一列传第四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四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五十
  • 元史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五列传第五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五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七列传第五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五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六十九列传第五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七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五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二列传第五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六十
  • 元史卷一百七十四列传第六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六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六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六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七十九列传第六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八十列传第六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六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六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七十
  • 元史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七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五列传第七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七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七列传第七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七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七十六儒学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列传第七十七儒学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七十八良吏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七十九良吏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八十忠义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一忠义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二忠义三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八十三忠义四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八十四孝友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八列传第八十五孝友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八十六隐逸
  • 元史卷二百列传第八十七列女一
  • 元史卷二百一列传第八十八列女二
  • 元史卷二百二列传第八十九释老
  • 元史卷二百三列传第九十方技(工艺附)
  • 元史卷二百四列传第九十一宦者
  • 元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二奸臣
  • 元史卷二百六列传第九十三叛臣
  • 元史卷二百七列传第九十四逆臣
  • 元史卷二百八列传第九十五外夷一
  • 元史卷二百九列传第九十六外夷二
  • 元史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九十七外夷三
  • 附录:进元史表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中书左丞相兼太子少师、宣国公臣李善长等言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四十

    互联网 0

      ○刘敏

    刘敏,字有功,宣德青鲁里人。岁壬申,太祖师次山西,敏时年十二,从父母避地德兴禅房山。兵至,父母弃敏走,大将怜而收养之。一日,帝宴诸将于行营,敏随之入,帝见其貌伟,异之,召问所自,俾留宿卫。习国语,阅二岁,能通诸部语,帝嘉之,赐名玉出干,出入禁闼,初为奉御。帝征西辽诸国,破之,又征回回国,破其军二十万,悉收其地,敏皆从行。癸未,授安抚使,便宜行事,兼燕京路征收税课、漕运、盐场、僧道、司天等事,给以西域工匠千馀户,及山东、山西兵士,立两军戍燕。置二总管府,以敏从子二人佩金符,为二府长,命敏总其役,赐玉印,佩金虎符。奏佐吏宋元为安抚副使,高逢辰为安抚佥事,各赐银章,佩金符;李臻为参谋。初,耶律楚材总裁都邑,契丹人居多,其徒往往中夜挟弓矢掠民财,官不能禁,敏戮其渠魁,令诸市。又,豪民冒籍良民为奴者众,敏悉归之。选民习星历者,为司天太史氏;兴学校,进名士为之师。

    己丑,太宗即位,改造行宫幄殿。乙未,城和林,建万安宫,设宫闱司局,立驿传,以便贡输。既成,宴赐甚渥。辛丑春,授行尚书省,诏曰:「卿之所行,有司不得与闻。」俄而牙鲁瓦赤自西域回,奏与敏同治汉民,帝允其请。牙鲁瓦赤素刚尚气,耻不得自专,遂俾其属忙哥兒诬敏以流言,敏出手诏示之,乃已。帝闻之,命汉察火兒赤、中书左丞相粘合重山、奉御李简诘问得实,罢牙鲁瓦赤,仍令敏独任。复辟李臻为左右司郎中,臻在幕府二十年,参赞之力居多。

    丙午,定宗即位,诏敏与奥都剌同行省事。辛亥夏六月,宪宗即位,召赴行在所,仍命与牙鲁瓦赤同政。甲寅,请以子世亨自代,帝许之,赐世亨银章,佩金虎符,赐名塔塔兒台。帝谕世亨以不从命者黜之。又赐其子世济名散祝台,为必阇赤,入宿卫。帝伐宋,幸陕右,敏舆疾请见,帝曰:「卿有疾,不召而来,将有言乎?」敏曰:「臣闻天子出巡,义当扈从,敢辞疾乎!但中原土旷民贫,劳师远伐,恐非计也。」帝弗纳,敏还,退居年丰。世祖南征,过年丰,敏入见,谕之曰:「我太祖励精图治,见而知者惟卿尔。汝春秋高,其汇次以为后法。」未几,病归于燕,夏四月卒,年五十九。

    ○王檝

    王檝,字巨川,凤翔虢县人。父霆,金武节将军、麟游主簿。檝性倜傥,弱冠举进士不第,乃入终南山读书,涉猎孙、吴。泰和中,复下第,诣阙上书,谕当世急务,金主俾给事缙山元帅府。寻用元帅高琪荐,特赐进士出身,授副统军,守涿鹿隘。太祖将兵南下,檝鏖战三日,兵败见执,将戮之,神色不变,太祖问曰:「汝曷敢抗我师,独不惧死乎?」对曰:「臣以布衣受恩,誓捐躯报国,今既偾军,得死为幸!」帝义而释之,授都统,佩以金符,令招集山西溃兵。从大军破紫荆关,取涿、易、保州、中山,军次雄州。节度使孙吴坚守不下,戢入城喻以祸福,吴遂以城降。

    甲戌,授宣抚使,兼行尚书六部事。从三合拔都、太傅猛安率兵南征,下古北口,攻蓟、云、顺等州,所过迎降,得汉军数万,遂围中都。乙亥,中都降。檝进言曰:「国家以仁义取天下,不可失信于民,宜禁虏掠,以慰民望。」时城中绝粒,人相食,乃许军士给粮,入城转粜,故士得金帛,而民获粒食。又议:「田野久荒,而兵后无牛,宜差官泸沟桥索军回所驱牛,十取其一,以给农民。」用其说,得数千头,分给近县,民大悦,复业者众。三合、猛安俾檝招谕保定、新城、信安、雄、霸、文安、清、沧诸城,皆望风款附,乃置行司于沧州以镇之。遂从猛安入觐,授银青荣禄大夫,仍前职,兼御史大夫,世袭千户。时河间、清、沧复叛,帝命檝讨之,复命驸马孛秃分蒙古军及糺、汉军三千属檝,遂复河间,得军民万口。孛秃恶其反复,欲尽诛之,檝解之曰:「驱群羊使东西者,牧人也,羊何知哉!歼其渠魁足矣。释此辈,迁之近县,强者使从军,弱者使为农,此天之所以畀我也,何以杀为!」孛秃曰:「汝能保此辈不复反耶?」檝曰:「可。」即移文保任之,俱得全活。

    帝命阇里毕与皇太弟国王分拨诸侯王城邑,谕阇里毕曰:「汉人中若王宣抚者,可任使之。」遂以前职兼判三司副使。后又命省臣总括归附工匠之数,将俾大臣分掌之。太师阿海具列诸大臣名以闻,帝曰:「朕有其人,偶忘姓名耳。」良久曰:「得之矣,旧人王宣抚可任是职。」遂命檝掌之。时都城庙学,既毁于兵,檝取旧枢密院地复创立之,春秋率诸生行释菜礼,仍取旧岐阳石鼓列庑下。

    丙戍,从征西夏。及秦州,夏人尽撤桥梁为备,军阻不得前,帝问诸将,皆不知计所出。檝夜督士卒运木石,比晓,桥成,军乃得进。戊子,奉监国公主命,领省中都。属盗起信安,结北山盗李密,转掠近县,檝曰:「都城根本之地,何可无备。」引水环城,调度经费,檝自为券,假之贾人,而敛不及民,人心稍安。遣男守谦率军讨诸盗,平之。庚寅,从征关中,长驱入京兆,进克凤翔,请于太宗曰:「此臣乡邦也,愿入城访求亲族。」果得族人数十口以归。壬辰,从攻汴京。癸巳,奉命持国书使宋,以兀鲁剌副之。至宋,宋人甚礼重之,即遣使以金币入贡。前后凡五往,以和议未决,隐忧致疾,卒于南。宋人重赗之,仍遣使归其柩,葬于燕。子六人。

    ○王守道

    王守道,字仲履,其先真定平山人。金亡,群盗并起,州县吏多乘乱贪暴不法,民往往杀令丞及属吏。宣抚司署守道为县尉,众悦之,因转摄令,改真定主簿。史天倪为河北西路兵马都元帅,镇真定,既收大名、泽、潞、怀、孟城邑之未附者,以为府经历。及金恆山公武仙降,署为史天倪副帅,守道谓天倪曰:「是人位居公下,意有不平,安能郁郁于此!宜先事为备。」天倪不以为然,未几,果为所害。及仙以城反为金,史氏之人与属县旁近豪杰,纳天倪之弟天泽为主帅,攻仙。时史天安在白,闻变,率兵亦至,遂复真定。仙走保西山诸寨,执守道家人,以重币诱之。守道不顾,日与史氏部曲昆弟征发调度以复仇,卒逐仙遁去。后擢庆源军节度使,天泽为五路万户,署守道行军参谋,兼检察使。庄圣太后以真定为汤沐邑,守道在镇,以幕僚频岁致觐,敷对称旨,得赐金符、锦衣、金钱。中统三年,天泽入拜左丞相,即授真定等路万户府参谋。至元七年卒。至大元年,以子颙贵,特赠银青荣禄大夫、大司徒,追封寿国公,谥忠惠。仁宗即位,复加推忠协力秉义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大司徒、上柱国。

    ○高宣

    高宣,辽阳人。太宗元年,诏宣为元帅,赐金符,统兵从睿宗攻大名,宣进曰:「今奉命出师,伐罪吊民,愿勿嗜杀,以称上意。」睿宗召元帅术乃谕之,下令军中如宣言。及城破,兵不血刃,民心悦服。四年正月,从破金兵三峰山,降宣者二千馀户,籍以献,立打捕鹰坊都总管府统之,以宣为都总管,赐金符,仍令子孙世其职。卒。皇庆二年,赠宣力功臣、银青荣禄大夫、大司徒,追封营国公,谥简僖。

    子天锡,事世祖潜邸,为必阇赤,入宿卫,甚见亲幸。中统二年,授以其父官,为鹰坊都总管。四年,改燕京诸路奥鲁总管,迁按察副使,仍兼鹰坊都总管。天锡语丞相孛罗、左丞张文谦曰:「农桑者,衣食之本,不务本,则民衣食不足,教化不可兴,古之王政,莫先于此,愿留意焉。」丞相以闻,帝悦,命立司农司,以天锡为中都山北道巡行劝农使,兼司农丞。寻迁司农少卿、巡行劝农使,又迁户部侍郎,进嘉议大夫、兵部尚书,卒。后赠推忠保义功臣。太保、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营国公,谥庄懿。

    子谅,裕宗初封燕王,以谅为符宝郎,俄命袭其父官,为鹰房都总管。裕宗甚爱之,谓符宝郎董文忠曰:「汝为我奏请,以谅所管民户隶于我,庶得谅尽力为我用。」文忠入奏,帝从之。未几,授谅嘉议大夫,迁兵部尚书。卒。仁宗时,赠推诚保德赞治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营国公,谥宣靖。

    子塔失不花,成宗命世其祖父官,以居丧辞。大德元年,授奉议大夫、章佩监丞。四年,改朝列大夫、利用监丞。八年,升少监。武宗即位,授中议大夫、秘书监丞。仁宗居东宫,召入宿卫。至大三年冬,迁少中大夫、纳绵府达鲁花赤,且谕之曰:「此先世所守旧职也。」皇庆元年春,改授嘉议大夫、同知崇祥院事。冬,进资德大夫,为院使。延祐四年夏四月,帝谓塔失不花曰:「汝祖尝为司农,今复以授汝。」遂迁荣禄大夫、大司农。英宗居东宫,塔失不花撰集前代嘉言善行,名曰《承华事略》,并画《豳风图》以进。帝览之,奖谕曰:「汝能辅太子以正,朕甚嘉之。」命置图书东宫,俾太子时时观省。六年,改集禧院使。退居于家,卒。

    ○王玉汝

    王玉汝,字君璋,郓人。少习吏事。金末迁民南渡,玉汝奉其亲从间道还。行台严实入据郓,署玉汝为掾史,稍迁,补行台令史。中书令耶律楚材过东平,奇之,版授东平路奏差官。以事至京师,游楚材门,待之若家人父子然。实年老艰于从戎,玉汝奏请以本府总管代之行。夏津灾,玉汝奏请复其民一岁。济州长官欲以州直隶朝廷,大名长官欲以冠氏等十七城改隶大名,玉汝皆辨正之。戊戌,以东平地分封诸勋贵,裂而为十,各私其入,与有司无相关。玉汝曰:「若是,则严公事业存者无几矣。」夜静,哭于楚材帐后。明日,召问其故,曰:「玉汝为严公之使,今严公之地分裂,而不能救止,无面目还报,将死此荒寒之野,是以哭耳。」楚才恻然良久,使诣帝前陈诉。玉汝进言曰:「严实以三十万户归朝廷,崎岖兵间,三弃其家室,卒无异志,岂与他降者同。今裂其土地,析其人民,非所以旌有功也。」帝嘉玉汝忠款,且以其言为直,由是得不分。迁行台知事,仍遥领平阴令。辛丑,实子忠济袭职,授左右司郎中,遂总行台之政。分封之家,以严氏总握其事,颇不自便,定宗即位,皆聚阙下,复欲剖分东平地。是时,众心危疑,将俯首听命,玉汝力排群言,事遂已。宪宗即位,有旨令常赋外,岁出银六两,谓之包垛银。玉汝曰:「民力不支矣!」纠率诸路管民官,诉之阙下,得减三分之一。累官至龙虎卫上将军、泰定军节度使,兼兗州管内观察使,充行台参议。壬子,以病谢事杜门,日以经史自娱。乙卯,忠济使人谓玉汝曰:「君闲久矣,可暂起,为吾分忧。」玉汝坚辞,以参议印强委之,不得已起视事,仅五六日,裁书署置,焕然一新。八月既望,有星陨庭中,已而玉汝卒。

    ○焦德裕


    焦德裕,字宽父,其远祖赞,从宋丞相富弼镇瓦桥关,遂为雄州人。父用,仕金,由束鹿令升千户,守雄州北门。太祖兵至,州人开南门降,用犹力战,遂生获之。帝以其忠壮,释不杀,复旧官。徇地山东,未尝妄杀一人。年六十二卒,后以德裕贵,追赠中书左丞,封恆山郡公,谥正毅。

    德裕通《左氏春秋》,少拳勇善射,从其舅解昌军中。金将武仙杀真定守史天倪,仙既败走,其党赵贵、王显、齐福等保仙故垒,数侵掠太行。太宗择廷臣有才辩者往招之,杨惟中以德裕荐。遂使真定,降齐福,擒赵贵,王显亡走,德裕追射杀之,其地悉平。诏赐井陉北障城田。中统三年,李璮平,世祖命德裕曲赦益都。四年,赐金符,为阆蓬等处都元帅府参议。宋臣夏贵围宣抚使张庭瑞于虎啸山,实薪土塞水源,人无从得饮。帅府檄德裕援之。德裕夜薄贵营,令卒各持三炬,贵惊走,追及鹅溪,馘千人,获马畜兵仗万计。升京畿漕运使。至元六年,佥陕西道提刑按察司事。八年,转西夏中兴道按察副使。十一年,从丞相伯颜南征,授佥行中书省事。遂从下安庆。至镇江,焦山寺主僧诱居民叛,丞相阿术既诛其魁,欲尽坑其徒,德裕谏止之。命德裕先入城抚定。宋平,赐予有加。奉旨求异人异书。平章阿合马谮丞相伯颜杀丁家洲降卒事,奏以德裕为中书参政,欲假一言证成之,德裕辞不拜。久之,得签行省事。十四年,改淮东宣慰使。淮西贼保司空山,檄淮东四郡守为应,元帅帖哥逻得其檄,即械郡守许定国等四人,使承反状,将籍其家。德裕言:「四人者,皆新降将,天子既宠绥之,有地有民,盈所望矣,方誓报效,安有他觊。奈何以疑似杀四守,宁知非反间耶?」尽复其官。拜福建行省参知政事。二十五年卒,年六十九。赠荣禄大夫、平章政事,追封恆国公,谥中肃。

    子简,余姚州知州;洁,信州治中。

    ○石天麟

    石天麟,字天瑞,顺州人。年十四,入见太宗,因留宿卫。天麟好学不倦,于诸国书语无不习。帝命中书令耶律楚材厘正庶务,选贤能为参佐,天麟在选,赐名蒙古台。宗王征西域,以天麟为断事官。宪宗六年,遣天麟使海都,拘留久之,既而边将劫皇子北安王以往,寓天麟所。天麟稍与其用事臣相亲狎,因语以宗亲恩义,及臣子逆顺祸福之理,海都闻之悔悟,遂遣天麟与北安王同归。天麟被拘留二十八年,始得还,世祖大悦,赏赉甚厚。拜中书左丞,兼断事官。天麟辞曰:「臣奉使无状,陛下幸赦弗诛,何可复叨荣宠。况臣才识浅薄,年力衰惫,岂能任政,恐徒贻庙堂羞,不敢奉诏。」帝嘉其诚,褒慰良久,从之。有谮丞相安童尝受海都官爵者,帝怒,天麟奏曰:「海都实宗亲,偶有违言,非仇敌比,安童不拒绝之,所以释其疑心,导其臣顺也。」帝怒乃解。江南道观偶藏宋主遗像,有僧素与道士交恶,发其事,将置之极刑,帝以问天麟,对曰:「辽国主后铜像在西京者,今尚有之,未闻有禁令也。」事遂寝。天麟年七十余,帝以所御金龙头杖赐之,曰:「卿年老,出入宫掖,杖此可也。」时权臣用事,凶焰薰炙,人莫敢言。天麟独言其奸,无所顾忌,人服其忠直。成宗即位,加荣禄大夫、司徒,大宴玉德殿,召天麟与宴,赐以御药,命左右劝之酒,颇醉,命御辇送还家。武宗即位,进平章政事。至大二年秋八月卒,年九十二。赠推诚宣力保德翊戴功臣、开府仪同三司、太师、上柱国,追封冀国公,谥忠宣。

    子圭,累官治书侍御史,迁枢密副使,复为侍御史,拜河南行中书省右丞,升荣禄大夫、南台御史中丞,卒。次子怀都,初袭断事官,累迁刑部尚书、荆湖北道宣慰使。孙哈蓝赤,袭断事官。

    ○李邦瑞

    李邦瑞,字昌国,以字行,京兆临潼人,世农家。邦瑞幼嗜学,读书通大义。尝被掠,逃至太原,为金将小史,从守阎漫山寨。国王木华黎攻下诸城堡,金将走,邦瑞率众来归,复居太原。守臣惜其材,具鞍马,遣至行在所,中书以其名闻。岁庚寅,受旨使宋,至宝应,不得入。未几,命复往,仍谕山东淮南路行尚书省李全护送,宋仍拒之。复奉旨以行,邦瑞道出蕲、黄,宋遣贱者来迎,邦瑞怒,叱出之,宋改命行人,乃议如约而还。太宗慰劳,赐车骑旃裘衣装及银十锭。邦瑞因奏:「干戈之际,宗族离散,乞归寻访。」帝谕速不、察罕、匣剌达海等:邦瑞驰驿南京,询访亲戚,或以隶诸部者,悉归之。甲午,从诸王阔出经略河南,凡所历河北、陕西州郡四十馀城,绘图以进,授金符、宣差军储使。乙未夏六月卒。子荣。

    ○杨奂

    杨奂,字焕然,乾州奉天人。母尝梦东南日光射其身,旁一神人以笔授之,已而奂生,其父以为文明之象,因名之曰奂。年十一,母殁,哀毁如成人。金末举进士不中,乃作万言策,指陈时病,皆人所不敢言者,未及上而归,教授乡里。岁癸巳,金元帅崔立以汴京降,奂微服北渡,冠氏帅赵寿之即延致奂,待以师友之礼。门人有自京师载书来者,因得聚而读之。东平严实闻奂名,数问其行藏,奂终不一诣。戊戌,太宗诏宣德税课使刘用之试诸道进士。奂试东平,两中赋论第一。从监试官北上,谒中书耶律楚材,楚材奏荐之,授河南路征收课税所长官,兼廉访使。奂将行,言于楚材曰:「仆不敏,误蒙不次之用,以书生而理财赋,已非所长。又况河南兵荒之后,遗民无几,烹鲜之喻,正在今日,急而扰之,糜烂必矣。愿假以岁月,使得抚摩疮痍,以为朝廷爱养基本万一之助。」楚材甚善。奂既至,招致一时名士与之议,政事约束一以简易为事。按行境内,亲问盐务月课几何、难易若何。有以增额言者,奂责之曰:「剥下欺上,汝欲我为之耶?」即减元额四之一,公私便之。不逾月,政成,时论翕然,以为前此漕司未之有也。在官十年,乃请老于燕之行台。壬子,世祖在潜邸,驿召奂参议京兆宣抚司事,累上书,得请而归。乙卯,疾笃,处置后事如平时,引觞大笑而卒,年七十。赐谥文宪。

    奂博览强记,作文务去陈言,以蹈袭古人为耻。朝廷诸老,皆折行辈与之交。关中虽号多士,名未有出奂右者。奂不治生产,家无十金之业,而喜周人之急,虽力不赡,犹勉强为之。人有片善,则委曲称奖,唯恐其名不闻;或小过失,必尽言劝止,不计其怨也。所著有《还山集》六十卷、《天兴近鉴》三卷、《正统书》六十卷,行于世。

    ○贾居贞

    贾居贞,字仲明,真定获鹿人。年十五,汴京破,奉母居天平。甫冠,为行台从事。时法制未立,人以贿赂相交结。有馈黄金五十两者,居贞却之。太宗闻而嘉叹,敕有司月给白金百两,以旌其廉。世祖在潜邸,知其贤,召用之,俾监筑上都城。讫事,以母丧归。世祖即位,中统元年,授中书左右司郎中。从帝北征,每陈说《资治通鉴》,虽在军中,未尝废书。一日,帝问:「郎俸几何?」居贞以数对。帝谓其太薄,敕增之,居贞辞曰:「品秩宜然,不可以臣而紊制。」刘秉忠奏居贞为参知政事,又辞曰:「他日必有由郎官援例求执政者,将何以处之?」不拜。至元元年,参议中书省事,诏与左丞姚枢行省河东山西,罢侯置守。五年,再为中书郎中,时阿合马擅权,忌之,改给事中。同丞相史天泽等纂修国史。

    十一年,丞相伯颜伐宋,居贞以宣抚使议行省事。既渡江,下鄂、汉,伯颜以大军东下,留右丞阿里海涯与居贞分省镇之。居贞曰:「江陵要地,乃宋制阃重兵所屯。闻诸将不睦,迁徙之民盈城,复皆疾疫,刍薪乏阙,杜门不敢樵采。不乘隙先取之,迨春水涨,恐上流为彼所乘,则鄂危矣。」驿闻。十二年春,命阿里海涯领兵取江陵,居贞以佥行省事留鄂。于是发仓廪以赈流亡,宋宗室子孙流寓者,廪食之,不变其服,而行其楮币。东南未下州郡,商旅留滞者,给引以归之。免括商税并湖荻禁。造舟百数十艘,驾以水军,下致病民。一方安之。娄安邦以信阳来归,遣入觐,裨将陈思聪屠其家。居贞以计召至,数思聪罪而诛之。宋幼主既降,其相陈宜中等挟二王逃闽、广,所在扇惑,民争应之。蕲州寇起司空山,鄂属县民傅高亦起兵应。居贞移檄谕以祸福,其下往往涣散,压以官军,遂削平之。高变姓名逃逸,获而戮之。初,遣郑万户讨贼,郑言:「鄂之大姓,皆与傅高通,请先除之,以绝祸本。」居贞曰:「高鼠子无知,行就戮矣,大姓何预!吾能保其无他。」郑既领兵出,留其所善部将,戒曰:「闻吾还军,汝即举烽城楼,内外合发,当尽杀城中大姓。」会其人战败溺死,其事始彰。十四年,拜湖北宣慰使,命未下,居贞闭门不出,而骄将悍卒,合谋扰民,乃复出视事,人恃以无恐。及行,鄂之老幼号送于道,刻其像于石,祠之泮宫。

    十五年,迁江西行省参知政事,未至,民争千里迎诉。时逮捕民间受宋二王文帖者甚急,坐系巨室三百馀,居贞至,悉出之,投其文帖于水火。士卒有挟兵入民家,诬为藏匿以取财者,取人子女为奴妾者,皆痛绳以法。大水坏民庐,居贞发廪赈之。南安李梓发作乱,居贞虑将帅出兵扰民,请亲往,卒才千人,营于城北,遣人谕之。贼众闻居贞至,皆散匿,不复为用。梓发闭妻子一室,自焚死。比还,不戮一人。杜万一乱都昌,居贞调兵擒之,有列巨室姓名百数来上,云与贼连,居贞曰:「元恶诛矣,蔓延何为?」命火其牒。十七年,朝廷再征日本,造战舰于江南,居贞极言民困,如此必致乱,将入朝奏罢其事,未行,以疾卒于位,年六十三。赠推忠辅义功臣、银青荣禄大夫、中书平章政事,追封定国公。仲子钧。

    钧字元播,幼读书,渊默有容。由榷茶提举拜监察御史,佥淮东廉访司事、行台都事,入为刑部郎中,改右司郎中、参议中书省事。仁宗即位,拜参知政事,议罢尚书省所立法。迁佥书枢密院,复参知政事,赐锦衣、宝带,宠赉有加。为政持大礼,风裁峻整,不孑孑钓名誉。皇庆元年,从幸上都,遇疾,卒于家。前后诏赙钞三万贯,供葬事。子汝立嗣。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