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元史
  • 元史卷一本纪第一太祖
  • 元史卷二本纪第二太宗
  • 元史卷三本纪第三宪宗
  • 元史卷四本纪第四世祖一
  • 元史卷五本纪第五世祖二
  • 元史卷六本纪第六世祖三
  • 元史卷七本纪第七世祖四
  • 元史卷八本纪第八世祖五
  • 元史卷九本纪第九世祖六
  • 元史卷一十本纪第十世祖七
  • 元史卷一十一本纪第十一世祖八
  • 元史卷一十二本纪第十二世祖九
  • 元史卷一十三本纪第十三世祖十
  • 元史卷一十四本纪第十四世祖十一
  • 元史卷一十五本纪第十五世祖十二
  • 元史卷一十六本纪第十六世祖十三
  • 元史卷一十七本纪第十七世祖十四
  • 元史卷一十八本纪第十八成宗一
  • 元史卷一十九本纪第十九成宗二
  • 元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成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一本纪第二十一成宗四
  • 元史卷二十二本纪第二十二武宗一
  • 元史卷二十三本纪第二十三武宗二
  • 元史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仁宗一
  • 元史卷二十五本纪第二十五仁宗二
  • 元史卷二十六本纪第二十六仁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七本纪第二十七英宗一
  • 元史卷二十八本纪第二十八英宗二
  • 元史卷二十九本纪第二十九泰定帝一
  • 元史卷三十本纪第三十泰定帝二
  • 元史卷三十一本纪第三十一明宗
  • 元史卷三十二本纪第三十二文宗一
  • 元史卷三十三本纪第三十三文宗二
  • 元史卷三十四本纪第三十四文宗三
  • 元史卷三十五本纪第三十五文宗四
  • 元史卷三十六本纪第三十六文宗五
  • 元史卷三十七本纪第三十七宁宗
  • 元史卷三十八本纪第三十八顺帝一
  • 元史卷三十九本纪第三十九顺帝二
  • 元史卷四十本纪第四十顺帝三
  • 元史卷四十一本纪第四十一顺帝四
  • 元史卷四十二本纪第四十二顺帝五
  • 元史卷四十三本纪第四十三顺帝六
  • 元史卷四十四本纪第四十四顺帝七
  • 元史卷四十五本纪第四十五顺帝八
  • 元史卷四十六本纪第四十六顺帝九
  • 元史卷四十七本纪第四十七顺帝十
  • 元史卷四十八志第一天文一
  • 元史卷四十九志第二天文二
  • 元史卷五十志第三上五行一
  • 元史卷五十一志第三下五行二
  • 元史卷五十二志第四历一
  • 元史卷五十三志第五历二
  • 元史卷五十四志第六历三
  • 元史卷五十五志第七历四
  • 元史卷五十六志第八历五
  • 元史卷五十七志第九历六
  • 元史卷五十八志第十地理一
  • 元史卷五十九志第十一地理二
  • 元史卷六十志第十二地理三
  • 元史卷六十一志第十三地理四
  • 元史卷六十二志第十四地理五
  • 元史卷六十三志第十五地理六
  • 元史卷六十四志第十六河渠一
  • 元史卷六十五志第十七上河渠二
  • 元史卷六十六志第十七下河渠三
  • 元史卷六十七志第十八礼乐一
  • 元史卷六十八志第十九礼乐二
  • 元史卷六十九志第二十礼乐三
  • 元史卷七十志第二十一礼乐四
  • 元史卷七十一志第二十二礼乐五
  • 元史卷七十二志第二十三祭祀一
  • 元史卷七十三志第二十四祭祀二
  • 元史卷七十四志第二十五祭祀三
  • 元史卷七十五志第二十六祭祀四
  • 元史卷七十六志第二十七祭祀五
  • 元史卷七十七志第二十七下祭祀六
  • 元史卷七十八志第二十八舆服一
  • 元史卷七十九志第二十九舆服二
  • 元史卷八十志第三十舆服三
  • 元史卷八十一志第三十一选举一
  • 元史卷八十二志第三十二选举二
  • 元史卷八十三志第三十三选举三
  • 元史卷八十四志第三十四选举四
  • 元史卷八十五志第三十五百官一
  • 元史卷八十六志第三十六百官二
  • 元史卷八十七志第三十七百官三
  • 元史卷八十八志第三十八百官四
  • 元史卷八十九志第三十九百官五
  • 元史卷九十志第四十百官六
  • 元史卷九十一志第四十一上百官七
  • 元史卷九十二志第四十一下百官八
  • 元史卷九十三志第四十二食货一
  • 元史卷九十四志第四十三食货二
  • 元史卷九十五志第四十四食货三
  • 元史卷九十六志第四十五上食货四
  • 元史卷九十七志第四十五下食货五
  • 元史卷九十八志第四十六兵一
  • 元史卷九十九志第四十七兵二
  • 元史卷一百志第四十八兵三
  • 元史卷一百一志第四十九兵四
  • 元史卷一百二志第五十刑法一
  • 元史卷一百三志第五十一刑法二
  • 元史卷一百四志第五十二刑法三
  • 元史卷一百五志第五十三刑法四
  • 元史卷一百六表第一后妃表
  • 元史卷一百七表第二宗室世系表
  • 元史卷一百八表第三诸王表
  • 元史卷一百九表第四诸公主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表第五上三公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一表第五下三公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二表第六上宰相年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三表第六下宰相年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四列传第一后妃一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二睿宗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六列传第三后妃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四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八列传第五
  • 元史卷一百一十九列传第六
  • 元史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七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八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九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十
  • 元史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七列传第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二十
  • 元史卷一百三十四列传第二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二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八列传第二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三十九列传第二十六
  • 元史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二十七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二十八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二列传第二十九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三列传第三十
  • 元史卷一百四十四列传第三十一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二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三十三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三十四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三十五
  • 元史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三十六
  • 元史卷一百五十列传第三十七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三十八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三十九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四十
  • 元史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四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四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四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四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五十九列传第四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六十列传第四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一列传第四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四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五十
  • 元史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五列传第五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五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七列传第五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五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六十九列传第五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七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五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二列传第五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六十
  • 元史卷一百七十四列传第六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六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六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六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七十九列传第六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八十列传第六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六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六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七十
  • 元史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七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五列传第七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七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七列传第七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七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七十六儒学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列传第七十七儒学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七十八良吏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七十九良吏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八十忠义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一忠义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二忠义三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八十三忠义四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八十四孝友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八列传第八十五孝友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八十六隐逸
  • 元史卷二百列传第八十七列女一
  • 元史卷二百一列传第八十八列女二
  • 元史卷二百二列传第八十九释老
  • 元史卷二百三列传第九十方技(工艺附)
  • 元史卷二百四列传第九十一宦者
  • 元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二奸臣
  • 元史卷二百六列传第九十三叛臣
  • 元史卷二百七列传第九十四逆臣
  • 元史卷二百八列传第九十五外夷一
  • 元史卷二百九列传第九十六外夷二
  • 元史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九十七外夷三
  • 附录:进元史表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中书左丞相兼太子少师、宣国公臣李善长等言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互联网 0

      待补

    延祐间,朔漠大风雪,羊马驼畜尽死,人民流散,以子女鬻人为奴婢。拜住以兴王根本之地,其民宜加赈恤,请立宗仁卫总之,命县官赎置卫中,以遂生养。至元十四年,始建太庙于大都,至是四十年,亲享之礼未暇讲肄。拜住奏曰:「古云礼乐百年而后兴,郊庙祭享,此其时矣。」帝悦曰:「朕能行之。」预敕有司,以亲享太室仪注礼节,一遵典故,毋擅增损。冬十月,始有事于太庙。二年春正月,孟享,始备法驾,设黄麾大仗,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出自崇天门。拜住摄太尉以从。帝见羽卫文物之美,顾拜住曰:「朕用卿言举行大礼,亦卿所共喜也。」对曰:「陛下以帝王之道化成天下,非独臣之幸,实四海苍生所共庆也。」致斋大次,行酌献礼,升降周旋,俨若素习,中外肃然。明日还宫,鼓吹交作,万姓耸观,百年废典,一旦复见,有感泣者。拜住率百僚称贺于大明殿,执事之臣赐金帛有差。又奏建太庙前殿,议行祫禘配享等礼。帝从容谓拜住曰:「朕思天下之大,非朕一人思虑所及,汝为朕股肱,毋忘规谏,以辅朕之不逮。」拜住顿首谢曰:「昔尧、舜为君,每事询众,善则舍己从人,万世称圣。桀、纣为君,拒谏自贤,悦人从己,好近小人,国灭而身不保,民到于今称为无道之主。臣等仰荷洪恩,敢不竭忠以报。然事言之则易,行之则难。惟陛下力行,臣等不言,则臣之罪也。」帝嘉纳之。

    时右丞相铁木迭兒贪滥谲险,屡杀大臣,鬻狱卖官,广立朋党,凡不附己者必以事去之,尤恶平章王毅、右丞高昉,因在京诸仓粮储失陷,欲奏诛之。拜住密言于帝曰:「论道经邦,宰相事也,以金谷细务责之可乎?」帝然之,俱得不死。铁木迭兒复引参知政事张思明为左丞以助己。思明为尽力,忌拜住方正,每与其党密语,谋中害之。左右得其情,乘间以告,且请备之。拜住曰:「我祖宗为国元勋,世笃忠贞,百有余年。我今年少,叨受宠命,盖以此耳。大臣协和,国之利也。今以右相雠我,我求报之,非特吾二人之不幸,亦国家之不幸。吾知尽吾心,上不负君父,下不负士民而已。死生祸福,天实鉴之,汝辈毋复言。」未几,奉旨往立忠宪王碑于范阳。铁木迭兒久称疾,闻拜住行,将出莅省事,入朝,至内门,帝遣速速赐之酒,且曰:「卿年老宜自爱,待新年入朝未晚。」遂怏怏而还。然其党犹布列朝中,事必禀于其家,以拜住故,不得大肆其奸,百计倾之,终不能遂。在京仓漕管库之职,岁终例应注代。时张思明亦称疾不出,众皆顾望。拜住虽朝夕帝前,以事不可缓,乃日坐省中谓僚属曰:「左丞病,省事遂废乎?」郎中李处恭曰:「金谷之职,须慎选择,不得其人,未敢遽拟。」拜住曰:「汝为卖官之计耳。」遣人善慰思明,乃出共毕铨事。

    拜住每以学校政化大源,似缓实急,而主者不务尽心,遂致废弛,请令内外官议拯治之。有言佛教可治天下者,帝问之,对曰:「清净寂灭,自治可也。若治天下,舍仁义,则纲常乱矣。」又尝谓拜住曰:「今亦有如唐魏征之敢谏者乎?」对曰:「盘圆则水圆,盂方则水方。有太宗纳谏之君,则有魏征敢谏之臣。」帝并善之。六月壬寅,敕赐平江腴田万亩。拜住辞曰:「陛下命臣厘正庶务,若先受赐田,人其谓何?」帝曰:「汝勋旧子孙,加以廉慎,人或援例,朕自谕之。」秋七月,奏召张思明诣上都,数其罪,杖而逐之。铁木迭兒继亦病卒。拜住哭之恸。

    初,浙民吴机以累代失业之田卖于司徒刘夔,夔赂宣政使八剌吉思买置诸寺,以益僧廪,矫诏出库钞六百五十万贯酬其直。田已久为他人之业,铁木迭兒父子及铁失等上下蒙蔽,分受之,为赃巨万。真人蔡道泰以奸杀人,狱已成,铁木迭兒纳其金,令有司变其狱。拜住举奏二事。命台察鞫之,尽得其情,以田归主,刘、蔡、八剌吉思等皆坐死,余论罪有差。特赦铁失。

    冬十二月,进右丞相、监修国史。帝欲爵以三公,恳辞,遂不置左相,独任以政。首荐张珪,复平章政事,召用致仕老臣,优其禄秩,议事中书。不次用才,唯恐少后,日以进贤退不肖为重务。患法制不一,有司无所守,奏详定旧典以为通制。帝幸五台,拜住奏曰:「自古帝王得天下以得民心为本,失其心则失天下。钱谷民之膏血,多取则民困而国危,薄敛则民足而国安。」帝曰:「卿言甚善。朕思之,民为重,君为轻,国非民将何以为君?今理民之事,卿等当熟虑而慎行之。」三年春二月,将进《仁宗实录》,先一日,诣翰林国史院听读。首卷书大德十一年事,不书左丞相哈剌哈孙定策功,惟书越王秃剌勇决从容。谓史官曰:「无左丞相,虽百越王何益?录鹰犬之劳,而略发踪指示之人,可乎?」立命书之。其他笔削未尽善者,一一正之,人皆服其识见。

    夏六月,拜住以海运粮视世祖时顿增数倍,今江南民力困极,而京仓充满,奏请岁减二十万石。帝遂并铁木迭兒所增江淮粮免之。时铁木迭兒过恶日彰,拜住悉以奏闻。帝悟,夺其官,仆其碑。奸党铁失等甚惧。帝在上都,夜寐不宁,命作佛事。拜住以国用不足谏止之。既而惧诛者复阴诱群僧言:「国当有厄,非作佛事而大赦无以禳之。」拜住叱曰:「尔辈不过图得金帛而已,又欲庇有罪耶?」奸党闻之益惧,乃生异谋。晋王也孙帖木兒时镇北边,铁失潜遣人至王所,告以逆谋,约事成推王为帝。王命囚之,遣使赴上都告变。未至,车驾南还,次南坡,铁失与赤斤铁木兒等夜以所领阿速卫兵为外应,杀拜住,遂弑帝于行幄。晋王即位,铁失等伏诛。诏有司备仪卫,百官耆宿前导,舆拜住画相于海云寺,大作佛事,观者万数,无不叹惜泣下。

    拜住忧国忘家,常直内庭,知无不言。太官以酒进,则忧形于色。有盗其家金器百余两,他宝直巨万,继而获盗得金,家僮来告,色无喜愠。自延祐末,水旱相仍,民不聊生。及拜住入相,振立纪纲,修举废坠,裁不急不务,杜侥幸之门,加惠兵民,轻徭薄敛。英宗倚之,相与励精图治。时天下晏然,国富民足,远夷有古未通中国者皆朝贡请吏,而奸臣畏之,卒构祸难云。

    母怯烈氏,年二十二,寡居守节。初,拜住为太常礼仪院使,年方二十,吏就第请署字,适在后圃阅群戏,出稍后,母厉声呵之曰:「官事不治,若尔所为岂大人事耶?」拜住深自克责。一日,入内侍宴,英宗素知其不饮,是日强以数卮。既归,母戒之曰:「天子试汝量,故强汝饮。汝当日益戒惧,无酣于酒。」又常代祀睿宗原庙,归侍左右,母问之曰:「真定官府待汝若何?」对曰:「所待甚重。」母曰:「彼以天子威灵、汝先世勋德故耳,汝何有焉?」拜住之贤,母之教也。后封东平王夫人。

    泰定初,中书奏丞相拜住尽忠效节,殒于群凶,乞赐褒崇以光后世。制赠清忠一德佐运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东平王,谥忠献。至正初,改至仁孚道一德佐运功臣,余如故。子笃麟铁穆尔。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