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新唐书
  • 新唐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
  • 新唐书卷二本纪第二太宗
  • 新唐书卷三本纪第三高宗
  • 新唐书卷四本纪第四则天皇后中宗
  • 新唐书卷五本纪第五睿宗玄宗
  • 新唐书卷六本纪第六肃宗代宗
  • 新唐书卷七本纪第七德宗顺宗宪宗
  • 新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
  • 新唐书卷九本纪第九懿宗僖宗
  • 新唐书卷一十本纪第十昭宗哀帝
  • 新唐书卷一十一志第一礼乐一
  • 新唐书卷一十二志第二礼乐二
  • 新唐书卷一十三志第三礼乐三
  • 新唐书卷一十四志第四礼乐四
  • 新唐书卷一十五志第五礼乐五
  • 新唐书卷一十六志第六礼乐六
  • 新唐书卷一十七志第七礼乐七
  • 新唐书卷一十八志第八礼乐八
  • 新唐书卷一十九志第九礼乐九
  • 新唐书卷二十志第十礼乐十
  • 新唐书卷二十一志第十一礼乐十一
  • 新唐书卷二十二志第十二礼乐十二
  • 新唐书卷二十三志第十三上仪卫上
  • 新唐书卷二十四志第十三下仪卫下
  • 新唐书卷二十五志第十四车服
  • 新唐书卷二十六志第十五历一
  • 新唐书卷二十七志第十六历二
  • 新唐书卷二十八志第十七上历三上
  • 新唐书卷二十九志第十七下历三下
  • 新唐书卷三十志第十八上历四上
  • 新唐书卷三十一志第十八下历四下
  • 新唐书卷三十二志第十九历五
  • 新唐书卷三十三志第二十上历六上
  • 新唐书卷三十四志第二十下历六下
  • 新唐书卷三十五志第二十一天文一
  • 新唐书卷三十六志第二十二天文二
  • 新唐书卷三十七志第二十三天文三
  • 新唐书卷三十八志第二十四五行一
  • 新唐书卷三十九志第二十五五行二
  • 新唐书卷四十志第二十六五行三
  • 新唐书卷四十一志第二十七地理一
  • 新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八地理二
  • 新唐书卷四十三志第二十九地理三
  • 新唐书卷四十四志第三十地理四
  • 新唐书卷四十五志第三十一地理五
  • 新唐书卷四十六志第三十二地理六
  • 新唐书卷四十七志第三十三上地理七上
  • 新唐书卷四十八志第三十三下地理七下
  • 新唐书卷四十九志第三十四选举志上
  • 新唐书卷五十志第三十五选举志下
  • 新唐书卷五十一志第三十六百官一
  • 新唐书卷五十二志第三十七百官二
  • 新唐书卷五十三志第三十八百官三
  • 新唐书卷五十四志第三十九上百官四上
  • 新唐书卷五十五志第三十九下百官四下
  • 新唐书卷五十六志第四十兵
  • 新唐书卷五十七志第四十一食货一
  • 新唐书卷五十八志第四十二食货二
  • 新唐书卷五十九志第四十三食货三
  • 新唐书卷六十志第四十四食货四
  • 新唐书卷六十一志第四十五食货五
  • 新唐书卷六十二志第四十六刑法
  • 新唐书卷六十三志第四十七艺文一
  • 新唐书卷六十四志第四十八艺文二
  • 新唐书卷六十五志第四十九艺文三
  • 新唐书卷六十六志第五十艺文四
  • 新唐书卷六十七表第一宰相上
  • 新唐书卷六十八表第二宰相中
  • 新唐书卷六十九表第三宰相下
  • 新唐书卷七十表第四方镇一
  • 新唐书卷七十一表第五方镇二
  • 新唐书卷七十二表第六方镇三
  • 新唐书卷七十三表第七方镇四
  • 新唐书卷七十四表第八方镇五
  • 新唐书卷七十五表第九方镇六
  • 新唐书卷七十六表第十上宗室世系上
  • 新唐书卷七十七表第十下宗室世系下
  • 新唐书卷七十八表第十一上宰相世系一上
  • 新唐书卷七十九表第十一下宰相世系一下
  • 新唐书卷八十表第十二上宰相世系二上
  • 新唐书卷八十一表第十二中宰相世系二中
  • 新唐书卷八十二表第十二下宰相世系二下
  • 新唐书卷八十三表第十三上宰相世系三上
  • 新唐书卷八十四表第十三下宰相世系三下
  • 新唐书卷八十五表第十四上宰相世系四上
  • 新唐书卷八十六表第十四下宰相世系四下
  • 新唐书卷八十七表第十五上宰相世系五十
  • 新唐书卷八十八表第十五下宰相世系五下
  • 新唐书卷八十九列传第一后妃上
  • 新唐书卷九十列传第二后妃下
  • 新唐书卷九十一列传第三宗室
  • 新唐书卷九十二列传第四高祖诸子
  • 新唐书卷九十三列传第五太宗子
  • 新唐书卷九十四列传第六三宗诸子
  • 新唐书卷九十五列传第七十一宗诸子
  • 新唐书卷九十六列传第八诸帝公主
  • 新唐书卷九十七列传第九李密
  • 新唐书卷九十八列传第十王窦
  • 新唐书卷九十九列传第十一薛李二刘高徐
  • 新唐书卷一百列传第十二萧辅沈李梁
  • 新唐书卷一百十一列传第十三刘斐
  • 新唐书卷一百十二列传第十四屈实尉迟张秦唐段
  • 新唐书卷一百十三列传第十五二刘殷许程柴任丘
  • 新唐书卷一百十四列传第十六温皇甫二李姜崔
  • 新唐书卷一百十五列传第十七杜阚王李苑罗王
  • 新唐书卷一百十六列传第十八二李勣
  • 新唐书卷一百十七列传第十九侯张薛
  • 新唐书卷一百十八列传第二十高窦
  • 新唐书卷一百十九列传第二十一房杜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列传第二十二魏徵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一列传第二十三王薛马韦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二列传第二十四二李戴刘崔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三列传第二十五陈杨封裴宇文郑权阎蒋姜张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四列传第二十六萧瑀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二十七岑虞李褚姚令狐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六列传第二十八苏世长(良嗣弁)韦云起孙伏伽张玄素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二十九于高张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八列传第三十长孙褚韩来李上官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九列传第三十一杜二崔高郭赵崔杨卢二刘李刘孙邢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三十二傅吕陈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三十三刘裴娄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三十四崔杨窦宗祝王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三十五诸夷蕃将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三十六郭二张三王苏薛程唐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三十七王韩苏薛王柳冯蒋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三十八唐张徐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七列传第三十九崔徐苏豆卢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四十狄郝朱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四十一二玮陆二李杜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列传第四十二裴刘魏李吉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四十三张韦韩宋辛二李裴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四十四武李贾白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四十五五王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四列传第四十六刘钟崔二王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四十七魏韦郭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四十八李萧卢韦赵和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四十九姚宋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八列传第五十苏张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九列传第五十一魏卢李杜张韩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五十二张源裴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五十三苏尹毕李郑王许潘倪席齐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二列传第五十四裴崔卢李王严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三列传第五十五裴阳宋杨崔李解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四列传第五十六宗室宰相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五十七刘吴韦蒋柳沈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五十八二郭两王张牛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五十九宇文韦杨王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六十哥舒高封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六十一李光弼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列传第六十二郭子仪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六十三二李马路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六十四房张李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六十五崔苗二裴吕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六十六崔邓魏卫李韩卢高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五列传第六十七李杨崔柳韦路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六十八高元李韦薛崔戴王徐郗辛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六十九来田侯崔严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七十元王黎杨严窦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九列传第七十一二李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列传第七十二三王鲁辛冯三李曲二卢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一列传第七十三令狐张康李刘田王牛史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七十四刘第五班王李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七十五李常赵崔齐卢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七十六关董袁赵窦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五列传第七十七张姜武李宋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七十八段颜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七列传第七十九李晟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八十马浑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九列传第八十一杨戴阳二李韩杜邢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列传第八十二陆贽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八十三韦张严韩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二列传第八十四鲍李萧薛樊王吴郑陆卢柳崔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八十五徐吕孟刘杨潘崔韦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四列传第八十六张赵李郑徐王冯庾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五列传第八十七姚独孤顾韦段吕许薛李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八十八孔穆崔柳杨马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八十九归奚三崔卢二薛卫胡丁二王殷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九十三郑高权崔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九列传第九十一贾杜令狐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列传第九十二白裴崔韦二李皇甫王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九十三韦王陆刘柳程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九十四杜裴李韦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九十五二高伊硃二刘范二王孟赵李任张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九十六李乌王杨曹高刘石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五列传第九十七于王二杜范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九十八裴度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七列传第九十九二李元牛杨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一百窦刘二张杨熊柏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一百一韩愈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列传一百二钱崔二韦二高冯三李卢封郑敬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一百三刘蕡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一百四李郑二王贾舒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一百五李德裕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一百六陈三李曹刘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五列传第一百七二李崔萧二郑二卢韦周二裴刘赵王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一百八毕崔刘陆郑硃韩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一百九马杨路卢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八列传第一百一十郑二王韦张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一百一十一周王邓陈齐赵二杨顾
  • 新唐书卷二百列传第一百一十二二王诸葛李孟
  • 新唐书卷二百十一列传第一百一十三杨时硃孙
  • 新唐书卷二百十二列传一百一十四高赵田硃
  • 新唐书卷二百十三列传第一百一十五三刘成杜钟张王
  • 新唐书卷二百十四列传第一百一十六忠义上
  • 新唐书卷二百十五列传第一百一十七忠义中
  • 新唐书卷二百十六列传第一百一十八忠义下
  • 新唐书卷二百十七列传第一百一十九卓行
  • 新唐书卷二百十八列传第一百二十孝友
  • 新唐书卷二百十九列传第一百二十一隐逸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一百二十二循吏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一列传第一百二十三儒学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二列传第一百二十四儒学中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三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儒学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四列传第一百二十六文艺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列传第一百二十七文艺中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八文艺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七列传第一百二十九方技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八列传第一百三十列女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列传第一百三十一外戚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列传第一百三十二宦者上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一列传第一百三十三宦者下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二列传第一百三十四酷吏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三列传第一百三十五籓镇魏博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四列传第一百三十六籓镇镇冀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五列传第一百三十七籓镇卢龙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六列传第一百三十八籓镇淄青横海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九籓镇宣武彰义泽潞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八列传第一百四十上突厥上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下突厥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列传第一百四十一上吐蕃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一列传第一百四十一下吐蕃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二列传第一百四十二上回鹘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三列传第一百四十二下回鹘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四列传第一百四十三沙陀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五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狄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六列传第一百四十五东夷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七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西域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八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西域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上南蛮上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中南蛮中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一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下南蛮下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二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上奸臣上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三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下奸臣下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四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上叛臣上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五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下叛臣下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六列传第一百五十上逆臣上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七列传第一百五十中逆臣中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八列传第一百五十下逆臣下
  • 附录:曾公亮进新唐书表臣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列传第六十二郭子仪

    互联网 0
    郭子仪,字子仪,华州郑人。长七尺二寸。以武举异等补左卫长史,累迁单于副都护、振远军使。天宝八载,木剌山始筑横塞军及安北都护府,诏即军为使。俄苦地偏不可耕,徙筑永清,号天德军,又以使兼九原太守。
    十四载,安禄山反,诏子仪为卫尉卿、灵武郡太守,充朔方节度使,率本军东讨。子仪收静边军,斩贼将周万顷,击高秀岩河曲,败之,遂收云中、马邑,开东陉。加御史大夫。贼陷常山,河北郡县皆没。会李光弼攻贼常山,拔之,子仪引军下井陉,与光弼合,破贼史思明众数万,平幰城。南攻赵郡,禽贼四千,纵之,斩伪守郭献璆,还常山。思明以众数万尾军,及行唐,子仪选骑五百更出挑之。三日,贼引去,乘之,又破于沙河,遂趋常阳以守。禄山益出精兵佐思明。子仪曰:「彼恃加兵,必易我;易我,心不固,战则克矣。」与战未决,戮一步将以徇,士殊死斗,遂破之,斩首二千级,俘五百人,获马如之。于是昼扬兵,夜捣垒,贼不得息,气益老。乃与光弼、仆固怀恩、浑释之、陈回光等击贼嘉山,斩首四万级,获人马万计。思明跳奔博陵。于是河北诸郡往往斩贼守,迎王师。方北图范阳,会哥舒翰败,天子入蜀,太子即位灵武,诏班师。子仪与光弼率步骑五万赴行在。时朝廷草昧,众单寡,军容缺然,及是国威大振。拜子仪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总节度。肃宗大阅六军,鼓而南,至彭原。宰相房琯自请讨贼,次陈涛,师败,众略尽,故帝唯倚朔方军为根本。贼将阿史那从礼以同罗、仆骨骑五千,诱河曲九府、六胡州部落数万迫行在。子仪以回纥首领葛逻支击之,执获数万,牛羊不可胜计,河曲平。
    至德二载,攻贼崔乾祐于潼关,乾祐败,退保蒲津。会永乐尉赵复、河东司户参军韩旻、司士徐景及宗室子锋在城中,谋为内应,子仪攻蒲,复等斩陴者,披阖内军。乾祐走安邑,安邑伪纳之,兵半入,县门发,乾祐得脱身走。贼安守忠壁永丰仓,子仪遣子旰与战,多杀至万级,旰死于阵。进收仓。于是关、陕始通。诏还凤翔,进司空,充关内、河东副元帅。率师趋长安,次潏水上。贼守忠等军清渠左。大战,王师不利,委仗奔。子仪收溃卒保武功,待罪于朝,乃授尚书左仆射。俄从元帅广平王率蕃、汉兵十五万收长安。李嗣业为前军,元帅为中军,子仪副之,王思礼为后军,阵香积寺之北,距沣水,临大川,弥亘一舍。贼李归仁领劲骑薄战,官军嚣,嗣业以长刀突出,斩贼数十骑,乃定。回纥以奇兵缭贼背,夹攻之,斩首六万级,生禽二万,贼帅张通儒夜亡陕郡。翌日,王入京师,老幼夹道呼曰:「不图今日复见官军!」王休士三日,遂东。安庆绪闻王师至,遣严庄悉众十万屯陕,助通儒,旌帜钲鼓径百馀里。师至新店,贼已阵,出轻骑,子仪遣二队逐之,又至,倍以往,皆不及贼营辄反。最后,贼以二百骑掩军,未战走,子仪悉军追,横贯其营。贼张两翼包之,官军却。嗣业率回纥从后击,尘且坌,飞矢射贼,贼惊曰:「回纥至矣!」遂大败,僵尸相属于道。严庄等走洛阳,挟庆绪度河保相州,遂收东都。于是河东、河西、河南州县悉平。以功加司徒,封代国公,食邑千户。入朝,帝遣具军容迎灞上,劳之曰:「国家再造,卿力也。」子仪顿首陈谢。有诏还东都,经略北讨。
    乾元元年,破贼河上,执安守忠以献,遂朝京师。诏百官迎于长乐驿,帝御望春楼待之。进中书令。帝即诏大举九节度师讨庆绪,以子仪、光弼皆元功,难相临摄,第用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使,而不立帅。
    子仪自杏园济河,围卫州。庆绪分其众为三军。将战,子仪选善射三千士伏壁内,诫曰:「须吾却,贼必乘垒,若等噪而射。」既战,伪遁,贼薄营,伏发,注射如雨。贼震骇,王师整而奋,斩首四万级,获铠胄数十万,执安庆和,收卫州。又战愁思冈,破之。连营进围相州,引漳水灌城,漫二时,不能破。城中粮尽,人相食。庆绪求救于史思明,思明自魏来,李光弼、王思礼、许叔冀、鲁炅前军遇之,战鄴南,夷负相当,炅中流矢。子仪督后军,未及战。会大风拔木,遂晦,跬步不能相物色,于是王师南溃,贼亦走,辎械满野。诸节度引还。子仪以朔方军保河阳,断航桥。时王师众而无统,进退相顾望,责功不专,是以及于败。有诏留守东都,俄改东畿、山南东道、河南诸道行营元帅。鱼朝恩素疾其功,因是媒谮之,故帝召子仪还,更以赵王为天下兵马元帅,李光弼副之,代子仪领朔方兵。子仪虽失军,无少望,乃心朝廷。思明再陷河、洛,西戎逼扰京辅,天子旰食,乃授邠宁、鄜坊两节度使,仍留京师。议者谓子仪有社稷功,而孽寇首鼠,乃置散地,非所宜。帝亦悟。
    上元初,诏为诸道兵马都统,以管崇嗣副之,率英武、威远兵及河西、河东镇兵,繇邠宁、朔方、大同、横野军以趋范阳。诏下,为朝恩沮解。明年,光弼败邙山,失河阳。又明年,河中乱,杀李国贞,太原戕邓景山。朝廷忧二军与贼合,而少年新将望轻不可用,遂以子仪为朔方、河中、北庭、潞仪泽沁等州节度行营,兼兴平、定国副元帅,进封汾阳郡王,屯绛州。时帝已不豫,群臣莫有见者,子仪请曰:「老牙受命,将死于外,不见陛下,目不瞑。」帝引至卧内,谓曰:「河东事一以委卿。」子仪呜咽流涕。赐御马、银器、杂彩,别赐绢布九万。子仪至屯,诛首恶王元振等数十人,太原辛云京亦治害景山者,诸镇皆惕息。
    代宗立,程元振自谓于帝有功,忌宿将难制,离构百计。因罢子仪副元帅,加实户七百,为肃宗山陵使。子仪惧谗且成,尽裒代宗所赐诏敕千馀篇上之,因自明。诏曰:「朕不德,诒大臣忧,朕甚自愧,自今公毋有疑。」初,帝与子仪平两京,同天下忧患,至是悔悟,眷礼弥重。
    时史朝义尚盗洛,帝欲使副雍王,率师东讨,为朝恩、元振交訾之,乃止。会梁崇义据襄州叛,仆固怀恩屯汾州,阴召回纥、吐蕃寇河西,残泾州,犯奉天、武功,遽拜子仪为关内副元帅,镇咸阳。初,子仪自相州罢归京师,部曲离散,逮承诏,麾下才数十骑,驱民马补行队。至咸阳,虏已过渭水,并南山而东,天子跳幸陕。子仪闻,流涕,董行营还京师。遇射生将王献忠以彀骑叛,劫诸王欲奔虏,子仪让之,取诸王送行在。乃率骑南收兵,得武关防卒及亡士数千,军浸完。会六军将张知节迎子仪洛南,大阅兵,屯商州,威震关中。乃遣知节率乌崇福、羽林将长孙全绪为前锋,营韩公堆,击鼓欢山,张旗帜,夜丛万炬,以疑贼。初,光禄卿殷仲卿募兵蓝田,以劲骑先官军为游弈,直度浐,民绐虏曰:「郭令公来。」虏惧。会故将军王甫结侠少,夜鼓硃雀街,呼曰:「王师至!」吐蕃夜溃。于是遣大将李忠义屯苑中,渭北节度使王仲升守朝堂,子仪以中军继之。射生将王抚自署京兆尹,乱京城,子仪斩以徇。破贼书闻,帝以子仪为京城留守。
    自变生仓卒,赖子仪复安,故天下皆咎程元振,群臣数论奏。元振惧,乃说帝都洛阳,帝可其计。子仪奏曰:
    雍州古称天府,右陇、蜀,左崤、函,襟冯终南、太华之险,背负清渭、浊河之固,地方数千里,带甲十馀万,兵强士勇,真用武之国,秦、汉所以成帝业也。后或处而泰、去而亡者不一姓,故高祖先入关定天下,太宗以来居洛阳者亦鲜。先帝兴朔方,诛庆绪,陛下席西土,戮朝义,虽天道助顺,亦地势则然。比吐蕃冯陵而不能抗者,臣能言其略。夫六军皆市井人,窜虚名,逃实赋,一日驱以就战,有百奔无一前;又宦竖掩迷,庶政荒夺,遂令陛下彷徨暴露,越在陕服。斯委任失人,岂秦地非良哉!今道路流言,不识信否,咸谓且都洛阳。洛阳自大盗以来,焚埃略尽,百曹榛荒,寰服不满千户,井邑如墟,豺狼群嗥;东薄郑、汴,南界徐,北绵怀、卫及相,千里萧条,亭舍不烟,何以奉万乘牲饩、供百官次舍哉?且地狭厄,裁数百里,险不足防,适为斗场。陛下意者不以京畿新罹剽蹂,国用不足乎?昔卫为狄灭,文公庐于曹,衣大布之衣,冠大帛之冠,卒复旧邦,况赫赫天子,躬俭节用,宁为一诸侯下哉?臣愿陛下斥素餐,去冗食,抑阉寺,任直臣,薄征弛役,恤隐抚鳏,委宰相以简贤任能,付臣以训兵御侮,则中兴之功,日月可冀。惟时迈亟还,见宗庙,谒园陵,再造王家,以幸天下。
    帝得奏,泣谓左右曰:「子仪固社稷臣也,朕西决矣。」乘舆还,子仪顿首请罪,帝劳曰:「用卿晚,故至此。」乃赐铁券,图形凌烟阁。
    仆固怀恩纵兵掠并、汾属县,帝患之,以子仪兼河东副元帅、河中节度使,镇河中。怀恩子瑒屯榆次,为帐下张惟岳所杀,传首京师,持其众归子仪。怀恩惧,委其母走灵州。广德二年,进太尉,兼领北道邠宁、泾原、河西通和吐蕃及朔方招抚观察使。辞太尉不拜。怀恩诱吐蕃、回纥、党项数十万入寇,朝廷大恐,诏子仪屯奉天。帝问计所出,对曰:「无能为也。怀恩本臣偏将,虽剽果,然素失士心。今能为乱者,訹思归之人,劫与俱来,且皆臣故部曲,素以恩信结之,彼忍以刃相向乎?」帝曰:「善。」虏寇邠州,先驱至奉天,诸将请击之。子仪曰:「客深入,利速战。彼下素德我,吾缓之,当自携贰。」因下令:「敢言战者斩!」坚壁待之,贼果遁。
    子仪至自泾阳,恩赉崇缛,进拜尚书令,恳辞,不听。诏趣诣省视事,百官往庆,敕射生五百骑执戟宠卫。子仪确让,且言:「太宗尝践此官,故累圣旷不置员,皇太子为雍王,定关东,乃得授,渠可猥私老臣,隳大典?且用兵以来,僭赏者多,至身兼数官,冒进亡耻。今凶丑略平,乃作法审官之时,宜从老臣始。」帝不获已,许之,具所以让付史官。因赐美人六人,从者自副,车服帷帟咸具。
    永泰元年,诏都统河南道节度行营,复镇河中。怀恩尽说吐蕃、回纥、常项、羌、浑、奴剌等三十万,掠泾、邠,躏凤翔,入醴泉、奉天,京师大震。于是帝命李忠臣屯渭桥,李光进屯云阳,马璘、郝廷玉屯便桥,骆奉先、李日越屯厔盩,李抱玉屯凤翔,周智光屯同州,杜冕屯坊州,天子自将屯苑中。急召子仪屯泾阳,军才万人。比到,虏骑围已合,乃使李国臣、高升、魏楚玉、陈回光、硃元琮各当一面,身自率铠骑二千出入阵中。回纥怪问,:「是谓谁?」报曰:「郭令公。」惊曰:「令公存乎?怀恩言天可汗弃天下,令公即世,中国无主,故我从以来。公今存,天可汗存乎?」报曰:「天子万寿。」回纥悟曰:「彼欺我乎!」子仪使谕虏曰:「昔回纥涉万里,戡大憝,助复二京,我与若等休戚同之。今乃弃旧好,助叛臣,一何愚!彼背主弃亲,于回纥何有?」回纥曰:「本谓公云亡,不然,何以至此。今诚存,我得见乎?」子仪将出,左右谏:「戎狄野心不可信。」子仪曰:「虏众数十倍,今力不敌,吾将示以至诚。」左右请以骑五百从,又不听。即传呼曰:「令公来!」虏皆持满待。子仪以数十骑出,免胄见其大酋曰:「诸君同艰难久矣,何忽亡忠谊而至是邪?」回纥舍兵下马拜曰:「果吾父也。」子仪即召与饮,遗锦彩结欢,誓好如初。因曰:「吐蕃本吾舅甥国,无负而来,弃亲也。马牛被数百里,公等若倒戈乘之,若俯取一芥,是谓天赐,不可失。且逐戎得利,与我继好,不两善乎?」会怀恩暴死,群虏无所统一,遂许诺。吐蕃疑之,夜引去。子仪遣将白元光合回纥众追蹑,大军继之,破吐蕃十万于灵台西原,斩级五万,俘万人,尽得所掠士女牛羊马橐驼不胜计。遂自泾阳来朝,加实封二百户,还河中。
    大历元年,华州节度使周智光谋叛,帝间道以蜡书赐子仪,令悉军讨之。同、华将吏闻军起,杀智光,传首阙下。二年,吐蕃寇泾州,诏移屯泾阳。邀战于灵州,败之,斩首二万级。明年,还河中。吐蕃复寇灵武,诏率师五万屯奉天,白元光破虏于灵武。议者以吐蕃数为盗,马璘孤军在邠不能支,乃以子仪兼邠宁庆节度使,屯邠州,徙璘为泾原节度使。回纥赤心请市马万匹,有司以财乏,止市千匹。子仪曰:「回纥有大功,宜答其意,中原须马,臣请内一岁奉,佐马直。」诏不听,人许其忠。
    九年,入朝,对延英,帝与语吐蕃方强,慷慨至流涕。退,上书曰:
    朔方,国北门,西御犬戎,北虞猃狁,五城相去三千里。开元、天宝中,战士十万,马三万匹,仅支一隅。自先帝受命灵武,战士陛下征讨无宁岁。顷以怀恩乱,痍伤雕耗,亡三分之二,比天宝中止十之一。今吐蕃兼吞河、陇,杂羌、浑之众,岁深入畿郊,势逾十倍,与之角胜,岂易得邪?属者虏来,称四节度,将别万人,人兼数马。臣所统士不当贼四之一,马不当贼百之二,外畏内惧,将何以安?臣惟陛下制胜,力非不足,但简练不至,进退未一,时淹师老,地广势分。愿于诸道料精卒满五万者,列屯北边,则制胜可必。窃惟河南、河北、江淮大镇数万,小者数千,殚屈禀给,未始搜择。臣请追赴关中,勒步队,示金鼓,则攻必破,守必全,长久之策也。
    又自陈衰老,乞骸骨。诏曰:「朕终始倚赖,未可以去位。」不许。
    德宗嗣位,诏还朝,摄冢宰,充山陵使,赐号「尚父」,进位太尉、中书令,增实封通前二千户,给粮千五百人,刍马二百匹,尽罢所领使及帅。建中二年,疾病,帝遣舒王到第传诏省问,子仪不能兴,叩头谢恩。薨,年八十五。帝悼痛,废朝五日。诏群臣往吊,随丧所须,皆取于官。赠太师。陪葬建陵。及葬,帝御安福门,哭过其丧,百官陪位流涕。赐谥曰忠武,配飨代宗庙廷。著令,一品坟崇丈八尺,诏特增丈,以表元功。
    子仪事上诚,御下恕,赏罚必信。遭幸臣程元振、鱼朝恩短毁,方时多虞,握兵处外,然诏至,即日就道,无纤介顾望,故谗间不行。破吐蕃灵州,而朝恩使人发其父墓,盗未得。子仪自泾阳来朝,中外惧有变,及入见,帝唁之,即号泣曰:「臣久主兵,不能禁士残人之墓,人今发先臣墓,此天谴,非人患也。」朝恩又尝约子仪修具,元载使人告以军容将不利公。其下衷甲愿从,子仪不听,但以家僮十数往。朝恩曰:「何车骑之寡?」告以所闻。朝恩泣曰:「非公长者,得无致疑乎?」田承嗣傲狠不轨,子仪尝遣使至魏,承嗣西望拜,指其膝谓使者曰:「兹膝不屈于人久矣,今为公拜。」李灵耀据汴州,公私财赋一皆遏绝,子仪封币道其境,莫敢留,令持兵卫送。麾下宿将数十,皆王侯贵重,子仪颐指进退,若部曲然。幕府六十馀人,后皆为将相显官,其取士得才类如此。与李光弼齐名,而宽厚得人过之。子仪岁入官俸无虑二十四万缗。宅居亲仁里四分之一,中通永巷,家人三千相出入,不知其居。前后赐良田、美器、名园、甲馆不胜纪。代宗不名,呼为大臣。以身为天下安危者二十年,校中书令考二十四。八子七婿,皆贵显朝廷。诸孙数十,不能尽识,至问安,但颔之而已。富贵寿考,哀荣终始,人臣之道无缺焉。
    子曜、旰、晞、昢、晤、暧、曙、映,而四子以才显。
    曜,性沉静,资貌瑰杰。累从节度府辟署,破虏有功,为开阳府果毅都尉。至德初,推子仪功,授卫尉卿,累进太子詹事、太原郡公。子仪专征伐,曜留治家事,少长无闲言。诸弟或饰池馆,盛车服,曜独以朴简自处。子仪罢兵,迁太子少保,昆弟六人,共制拜官。子仪薨,以遗命簿上四朝所赐名马珍物,德宗复赐之,乃悉散诸弟。居丧以礼,疾甚,或劝茹葱薤,终不属口。后卢杞秉政,忌勋族,子仪婿太仆卿赵纵、少府少监李洞清、光禄卿王宰皆以次得罪。奸人幸其危,多论夺田宅奴婢,曜大恐,独宰相张镒力保护。德宗稍闻之,诏有司曰:「尚父子仪有大勋力,保乂王家,尝誓山河,琢金石,许宥十世。前日其家市田宅奴婢,而无赖者以尚父殁,妄论夺之,自今有司毋得受。」建中三年,卒,赠太子太傅,谥曰孝。初,曜袭代国公,食二千户。贞元初,诏减半以封晞、暧、映、曙,人二百五十户。未几,复诏四人各减五十户,封曜子锋、晤子鐇各百户云。
    晞,善骑射,从征伐有功,复两京,战最力,出奇兵破贼,累进鸿胪卿。河中军乱,子仪召首恶诛之,其支党犹反仄,晞选亲兵昼夜警,以备非常,奸人不得发。以功拜殿中监。吐蕃、回纥入寇,加御史中丞,领朔方军援邠州,与马璘合军击虏,破之。虏复来,阵泾水北,子仪遣晞率徒兵五千、骑五百袭虏。晞以兵寡不进,须暮,贼半济,乃击,斩首五千级。加御史大夫,子仪固让,乃止。居父丧,值硃泚乱,南走山谷。贼舁致之,欲污以官,佯暗不答;贼露兵胁之,不动。数以城中事贻书李晟。既而奔奉天。天子还,改太子宾客。子钢,从朔方杜希全幕府。希全檄为丰州刺史,晞怜其弱不任事,丐罢。德宗遣使者召钢,钢疑得罪,挺身走吐蕃,不纳。希全执送京师,赐死。晞坐免,寻复太子宾客。累封赵国公。卒,赠兵部尚书。孙承嘏。
    承嘏,字复卿,幼秀异,通《五经》。元和中,及进士第,累迁起居舍人。居母丧,以孝闻。太和六年,为谏议大夫,言政事得失。文宗以郑注为太仆卿,承嘏极论其非,注颇惧。进给事中。俄出为华州刺史,给事中卢载还诏书,且言:「承嘏数封驳称职,宜在禁闼。」帝曰:「朕谓久次,欲优其稍入耳。」乃复留给事中。时江淮旱,用度不支,诏宰相分领度支、户部。承嘏言:「宰相调和阴阳,安黎庶。若使阅视簿书,校缗帛,非所宜。」帝顺纳。迁刑部侍郎。帝尝称其儒素,无贵骄气,不类勋家。每进对,恩接备厚。方大任用,会卒。家无馀赀,亲友为办丧祭。赠吏部尚书。
    暧,字暧,以太常主簿尚昇平公主。暧年与公主侔,十馀岁许昏。拜驸马都尉,试殿中监,封清源县侯,宠冠戚里。大历末,检校左散骑常侍。建中时,主坐事,留禁中。硃泚乱,逼署暧官,辞以居丧被疾。既而与公主奔奉天。德宗嘉之,释主罪,进暧金紫光禄大夫,赐实封五十户。寻迁太常卿。贞元三年,袭代国公。卒,年四十八,赠尚书左仆射,初,暧女为广陵郡王妃。王即位,是为宪宗。妃生穆宗。穆宗立,尊妃为皇太后,赠暧太傅。四子:铸、钊、鏦、铦。铸袭封。
    钊,长七尺,方口丰下。代宗朝,以外孙为奉礼郎。累官至左金吾大将军,改检校工部尚书,为邠宁节度使,入为司农卿。宪宗寝疾,宦竖或妄议废立者。穆宗问计于钊,答曰:「殿下为太子,当旦夕视膳,何外虑乎?」时称得元舅体。穆宗即位,检校户部尚书兼司农卿。俄为河阳三城节度使。徙河中尹,领晋绛慈隰节度。敬宗立,召拜兵部尚书,又帅剑南东川。太和中,南蛮寇蜀,取成都外郛,杜元颖不能御,诏钊兼领西川节度。未行,蛮众已略梓州。州兵寡,不可用。钊贻书谯蛮首帟巅以侵叛意。帟巅曰:「元颖不自守,数侵吾圉,我以是报。」乃与修好,约无相犯。天子嘉之,即拜西川节度使。以疾请代,为太常卿,卒,赠司徒。子仲文、仲恭、仲词。开成二年,诏仲文袭太原郡公。给事中卢弘宣奏:「剑妻沈,公主女,代宗皇帝外孙,其子仲词尚饶阳公主。仲文冒嫡不应袭。使仲文承嫡,则沈当黜,且仲词亦不得尚主。」乃诏仲词检校殿中少监、驸马都尉,袭封。而仲文以太皇太后故,置不问。仲恭历詹事府丞,亦尚金堂公主
    鏦,字利用,尚德阳郡主。诏裴延龄为主营第长兴里。顺宗立,主进封汉阳公主,擢鏦检校国子祭酒、驸马都尉。自景龙后,外戚多为检校官,不治事。宰相荐其才,不当以外戚废,乃拜右金吾将军,封太原郡公。恭逊折节,不以富贵加人。性周畏,不立赫赫名。有谏于上,退必毁稿,家人子弟无知者。别墅在都南,尤胜垲,穆宗尝幸之,置酒极欢。改太子詹事,充闲厩宫苑使。卒,赠尚书左仆射。
    铦,性和易,累为殿中监,尚西河公主。鏦卒,代为太子詹事、宫苑闲厩使。长庆三年,暴卒。太后遣使按问发疾状,久乃解。初,西河主降沈氏,生一子,铦无嗣,以沈氏子嗣。
    曙,代宗朝累官司农卿。德宗幸奉天,曙方领家兵猎苑北,闻跸至,伏谒道左,遂从乘舆入骆谷。霖雨涂潦,卫兵或异语。帝召谓曰:「朕不德而苦公等,宜执朕送硃泚,以谢天下。」诸将皆感泣曰:「愿死生从陛下。」时曙与功臣子李昇、韦清、令狐建、李彦辅被甲请见,言曰:「南行路险,且虞奸变。臣等世蒙恩,今相誓,愿更挟帝马。」许之。帝还,曙、清擢金吾大将军,馀并为禁军将军。曙终祁国公。
    子仪母弟幼明,性谨愿无过,拙于武,喜宾客。以子仪故,终少府监,赠太子太傅
    子昕,肃宗末为四镇留后。关、陇陷,不得归,朝廷但命官遥领其使。建中二年,昕始与伊西、北庭节度使曹令忠遣使入朝。德宗诏曰:「四镇、二庭,统西夏十七蕃十姓部落,国朝以来,相与率职。自关、陇失守,王命阻绝,忠义之徒,泣血固守,奉遵朝法,此皆侯伯守将交修共治之效,朕甚嘉之。令忠可北廷大都护、四镇节度留后,赐氏李,更名元忠。昕可安西大都护、四镇节度使。诸将吏超七资叙官」云。
    赞曰:天宝末,盗发幽陵,外阻内讧。子仪自朔方提孤军,转战逐北,谊不还顾。当是时,天子西走,唐祚若赘斿,而能辅太子,再造王室。及大难略平,遭谗甚,诡夺兵柄,然朝闻命,夕引道,无纤介自嫌。及被围泾阳,单骑见虏,压以至诚,猜忍沮谋。虽唐命方永,亦由忠贯日月,神明扶持者哉!及光弼等畏偪不终,而子仪完名高节,烂然独著,福禄永终,虽齐桓、晋文比之为褊。唐史臣裴垍称:「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世而上不疑,侈穷人欲而议者不之贬。」呜呼!垍诚知言。其子孙多以功名显,盖盛德后云。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