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新唐书
  • 新唐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
  • 新唐书卷二本纪第二太宗
  • 新唐书卷三本纪第三高宗
  • 新唐书卷四本纪第四则天皇后中宗
  • 新唐书卷五本纪第五睿宗玄宗
  • 新唐书卷六本纪第六肃宗代宗
  • 新唐书卷七本纪第七德宗顺宗宪宗
  • 新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
  • 新唐书卷九本纪第九懿宗僖宗
  • 新唐书卷一十本纪第十昭宗哀帝
  • 新唐书卷一十一志第一礼乐一
  • 新唐书卷一十二志第二礼乐二
  • 新唐书卷一十三志第三礼乐三
  • 新唐书卷一十四志第四礼乐四
  • 新唐书卷一十五志第五礼乐五
  • 新唐书卷一十六志第六礼乐六
  • 新唐书卷一十七志第七礼乐七
  • 新唐书卷一十八志第八礼乐八
  • 新唐书卷一十九志第九礼乐九
  • 新唐书卷二十志第十礼乐十
  • 新唐书卷二十一志第十一礼乐十一
  • 新唐书卷二十二志第十二礼乐十二
  • 新唐书卷二十三志第十三上仪卫上
  • 新唐书卷二十四志第十三下仪卫下
  • 新唐书卷二十五志第十四车服
  • 新唐书卷二十六志第十五历一
  • 新唐书卷二十七志第十六历二
  • 新唐书卷二十八志第十七上历三上
  • 新唐书卷二十九志第十七下历三下
  • 新唐书卷三十志第十八上历四上
  • 新唐书卷三十一志第十八下历四下
  • 新唐书卷三十二志第十九历五
  • 新唐书卷三十三志第二十上历六上
  • 新唐书卷三十四志第二十下历六下
  • 新唐书卷三十五志第二十一天文一
  • 新唐书卷三十六志第二十二天文二
  • 新唐书卷三十七志第二十三天文三
  • 新唐书卷三十八志第二十四五行一
  • 新唐书卷三十九志第二十五五行二
  • 新唐书卷四十志第二十六五行三
  • 新唐书卷四十一志第二十七地理一
  • 新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八地理二
  • 新唐书卷四十三志第二十九地理三
  • 新唐书卷四十四志第三十地理四
  • 新唐书卷四十五志第三十一地理五
  • 新唐书卷四十六志第三十二地理六
  • 新唐书卷四十七志第三十三上地理七上
  • 新唐书卷四十八志第三十三下地理七下
  • 新唐书卷四十九志第三十四选举志上
  • 新唐书卷五十志第三十五选举志下
  • 新唐书卷五十一志第三十六百官一
  • 新唐书卷五十二志第三十七百官二
  • 新唐书卷五十三志第三十八百官三
  • 新唐书卷五十四志第三十九上百官四上
  • 新唐书卷五十五志第三十九下百官四下
  • 新唐书卷五十六志第四十兵
  • 新唐书卷五十七志第四十一食货一
  • 新唐书卷五十八志第四十二食货二
  • 新唐书卷五十九志第四十三食货三
  • 新唐书卷六十志第四十四食货四
  • 新唐书卷六十一志第四十五食货五
  • 新唐书卷六十二志第四十六刑法
  • 新唐书卷六十三志第四十七艺文一
  • 新唐书卷六十四志第四十八艺文二
  • 新唐书卷六十五志第四十九艺文三
  • 新唐书卷六十六志第五十艺文四
  • 新唐书卷六十七表第一宰相上
  • 新唐书卷六十八表第二宰相中
  • 新唐书卷六十九表第三宰相下
  • 新唐书卷七十表第四方镇一
  • 新唐书卷七十一表第五方镇二
  • 新唐书卷七十二表第六方镇三
  • 新唐书卷七十三表第七方镇四
  • 新唐书卷七十四表第八方镇五
  • 新唐书卷七十五表第九方镇六
  • 新唐书卷七十六表第十上宗室世系上
  • 新唐书卷七十七表第十下宗室世系下
  • 新唐书卷七十八表第十一上宰相世系一上
  • 新唐书卷七十九表第十一下宰相世系一下
  • 新唐书卷八十表第十二上宰相世系二上
  • 新唐书卷八十一表第十二中宰相世系二中
  • 新唐书卷八十二表第十二下宰相世系二下
  • 新唐书卷八十三表第十三上宰相世系三上
  • 新唐书卷八十四表第十三下宰相世系三下
  • 新唐书卷八十五表第十四上宰相世系四上
  • 新唐书卷八十六表第十四下宰相世系四下
  • 新唐书卷八十七表第十五上宰相世系五十
  • 新唐书卷八十八表第十五下宰相世系五下
  • 新唐书卷八十九列传第一后妃上
  • 新唐书卷九十列传第二后妃下
  • 新唐书卷九十一列传第三宗室
  • 新唐书卷九十二列传第四高祖诸子
  • 新唐书卷九十三列传第五太宗子
  • 新唐书卷九十四列传第六三宗诸子
  • 新唐书卷九十五列传第七十一宗诸子
  • 新唐书卷九十六列传第八诸帝公主
  • 新唐书卷九十七列传第九李密
  • 新唐书卷九十八列传第十王窦
  • 新唐书卷九十九列传第十一薛李二刘高徐
  • 新唐书卷一百列传第十二萧辅沈李梁
  • 新唐书卷一百十一列传第十三刘斐
  • 新唐书卷一百十二列传第十四屈实尉迟张秦唐段
  • 新唐书卷一百十三列传第十五二刘殷许程柴任丘
  • 新唐书卷一百十四列传第十六温皇甫二李姜崔
  • 新唐书卷一百十五列传第十七杜阚王李苑罗王
  • 新唐书卷一百十六列传第十八二李勣
  • 新唐书卷一百十七列传第十九侯张薛
  • 新唐书卷一百十八列传第二十高窦
  • 新唐书卷一百十九列传第二十一房杜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列传第二十二魏徵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一列传第二十三王薛马韦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二列传第二十四二李戴刘崔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三列传第二十五陈杨封裴宇文郑权阎蒋姜张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四列传第二十六萧瑀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二十七岑虞李褚姚令狐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六列传第二十八苏世长(良嗣弁)韦云起孙伏伽张玄素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二十九于高张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八列传第三十长孙褚韩来李上官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九列传第三十一杜二崔高郭赵崔杨卢二刘李刘孙邢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三十二傅吕陈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三十三刘裴娄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三十四崔杨窦宗祝王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三十五诸夷蕃将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三十六郭二张三王苏薛程唐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三十七王韩苏薛王柳冯蒋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三十八唐张徐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七列传第三十九崔徐苏豆卢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四十狄郝朱
  •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四十一二玮陆二李杜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列传第四十二裴刘魏李吉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四十三张韦韩宋辛二李裴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四十四武李贾白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四十五五王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四列传第四十六刘钟崔二王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四十七魏韦郭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四十八李萧卢韦赵和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四十九姚宋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八列传第五十苏张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九列传第五十一魏卢李杜张韩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五十二张源裴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五十三苏尹毕李郑王许潘倪席齐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二列传第五十四裴崔卢李王严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三列传第五十五裴阳宋杨崔李解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四列传第五十六宗室宰相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五十七刘吴韦蒋柳沈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五十八二郭两王张牛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五十九宇文韦杨王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六十哥舒高封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六十一李光弼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列传第六十二郭子仪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六十三二李马路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六十四房张李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六十五崔苗二裴吕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六十六崔邓魏卫李韩卢高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五列传第六十七李杨崔柳韦路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六十八高元李韦薛崔戴王徐郗辛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六十九来田侯崔严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七十元王黎杨严窦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九列传第七十一二李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列传第七十二三王鲁辛冯三李曲二卢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一列传第七十三令狐张康李刘田王牛史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七十四刘第五班王李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七十五李常赵崔齐卢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七十六关董袁赵窦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五列传第七十七张姜武李宋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七十八段颜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七列传第七十九李晟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八十马浑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九列传第八十一杨戴阳二李韩杜邢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列传第八十二陆贽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八十三韦张严韩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二列传第八十四鲍李萧薛樊王吴郑陆卢柳崔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八十五徐吕孟刘杨潘崔韦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四列传第八十六张赵李郑徐王冯庾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五列传第八十七姚独孤顾韦段吕许薛李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八十八孔穆崔柳杨马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八十九归奚三崔卢二薛卫胡丁二王殷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九十三郑高权崔
  •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九列传第九十一贾杜令狐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列传第九十二白裴崔韦二李皇甫王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九十三韦王陆刘柳程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九十四杜裴李韦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九十五二高伊硃二刘范二王孟赵李任张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九十六李乌王杨曹高刘石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五列传第九十七于王二杜范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九十八裴度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七列传第九十九二李元牛杨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一百窦刘二张杨熊柏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一百一韩愈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列传一百二钱崔二韦二高冯三李卢封郑敬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一百三刘蕡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一百四李郑二王贾舒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一百五李德裕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一百六陈三李曹刘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五列传第一百七二李崔萧二郑二卢韦周二裴刘赵王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一百八毕崔刘陆郑硃韩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一百九马杨路卢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八列传第一百一十郑二王韦张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一百一十一周王邓陈齐赵二杨顾
  • 新唐书卷二百列传第一百一十二二王诸葛李孟
  • 新唐书卷二百十一列传第一百一十三杨时硃孙
  • 新唐书卷二百十二列传一百一十四高赵田硃
  • 新唐书卷二百十三列传第一百一十五三刘成杜钟张王
  • 新唐书卷二百十四列传第一百一十六忠义上
  • 新唐书卷二百十五列传第一百一十七忠义中
  • 新唐书卷二百十六列传第一百一十八忠义下
  • 新唐书卷二百十七列传第一百一十九卓行
  • 新唐书卷二百十八列传第一百二十孝友
  • 新唐书卷二百十九列传第一百二十一隐逸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一百二十二循吏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一列传第一百二十三儒学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二列传第一百二十四儒学中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三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儒学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四列传第一百二十六文艺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列传第一百二十七文艺中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八文艺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七列传第一百二十九方技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八列传第一百三十列女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列传第一百三十一外戚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列传第一百三十二宦者上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一列传第一百三十三宦者下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二列传第一百三十四酷吏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三列传第一百三十五籓镇魏博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四列传第一百三十六籓镇镇冀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五列传第一百三十七籓镇卢龙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六列传第一百三十八籓镇淄青横海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九籓镇宣武彰义泽潞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八列传第一百四十上突厥上
  •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下突厥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列传第一百四十一上吐蕃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一列传第一百四十一下吐蕃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二列传第一百四十二上回鹘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三列传第一百四十二下回鹘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四列传第一百四十三沙陀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五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狄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六列传第一百四十五东夷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七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西域上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八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西域下
  • 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上南蛮上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中南蛮中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一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下南蛮下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二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上奸臣上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三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下奸臣下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四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上叛臣上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五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下叛臣下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六列传第一百五十上逆臣上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七列传第一百五十中逆臣中
  • 新唐书卷二百四十八列传第一百五十下逆臣下
  • 附录:曾公亮进新唐书表臣
  •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四十八李萧卢韦赵和

    互联网 0

    李峤,字巨山,赵州赞皇人。早孤,事母孝。为儿时,梦人遗双笔,自是有文辞,十五通《五经》,薛元超称之。二十擢进士第,始调安定尉。举制策甲科,迁长安。时畿尉名文章者,骆宾王、刘光业,峤最少,与等夷。


    授监察御史。高宗击邕、岩二州叛獠,诏监其军,峤入洞喻降之,由是罢兵。稍迁给事中。会来俊臣构狄仁杰、李嗣真、裴宣礼等狱,将抵死,敕峤与大理少卿张德裕、侍御史刘宪覆验,德裕等内知其冤,不敢异。峤曰:「知其枉不申,是谓见义不为者。」卒与二人列其枉,忤武后旨,出为润州司马。久乃召为凤阁舍人,文册大号令,多主为之。


    初置右御史台,察州县吏善恶、风俗得失,峤上疏曰:「禁网上疏,法象宜简,简则法易行而不烦杂,疏则所罗广而不苛碎。伏见垂拱时,诸道巡察使科条四十有四,至别敕令又三十。而使以三月出,尽十一月奏事,每道所察吏,多者二千,少亦千计,要在品核才行而褒贬之。今期会迫促,奔逐不暇,欲望详究所能,不亦艰哉。此非隳於职,才有限,力不逮耳。臣愿量其功程以为节制,使器周於用,力济於时,然后得失可以精核矣。」又言:「今所察按,准汉六条而推广之,则无不包矣,乌在多张事目也?且朝廷万机非无事,而机事之动,常在四方,故出使者冠盖相望。今已置使,则外州之事悉得专之,传驿减矣。请率十州置一御史,以期岁为之限,容其身到属县,过闾里,督察奸讹,访风俗,然后可课其成功。且御史出入天禁,励己自脩,比他吏相百也。按劾回庸,纠擿隐欺,比他吏相十也。陛下诚用臣言,妙择能者委之,莫不尽力效死矣。」武后善之,下制析天下为二十道,择堪使者。为众议沮止。


    俄知天宫侍郎事,进麟台少监、同凤阁鸾台平章事。迁鸾台侍郎。会张锡辅政,峤,其出也,罢为成均祭酒。俄检校文昌左丞,留守东都。长安三年,以本官复为平章事,知纳言。迁内史,峤辞剧,复为成均祭酒、平章事。


    武后将建大像於白司马坂,峤谏:「造像虽俾浮屠输钱,然非州县承办不能济,是名虽不税而实税之。臣计天下编户,贫弱者众,有卖舍、帖田供王役者。今造像钱积十七万缗,若颁之穷人,家给千钱,则纾十七万户饥寒之苦,德无穷矣。」不纳。


    张易之败,坐附会贬豫州刺史,未行,改通州。数月,以吏部侍郎召,俄迁尚书。神龙二年,代韦安石为中书令。


    峤在吏部时,阴欲藉时望复宰相,乃奏置员外官数千。既吏众猥,府库虚耗,乃上书归咎于时,因盖向非,曰:


    元首之尊,居有重门击柝之卫,出有清警戒道之禁,所以备非常,息异望,诚不可易举动,慢防闲也。陛下厌崇邃,轻尊严,微服潜游,阅廛过市,行路私议,朝廷惊惧,如祸产意外,纵不自惜,奈宗庙苍生何?


    又分职建官,不可以滥。传曰:「官不必备,惟其人。」自帝室中兴,以不慎爵赏为惠,冒级躐阶,朝升夕改,正阙不给,加以员外。内则府库为殚,外则黎庶蒙害,非求贤助治之道也。愿爱晙班荣,息匪服之议。今文武六十以上,而天造含容,皆矜恤之。老病者已解还授,员外者既遣复留。恐非所以消敝救时也。请敕有司料其可用进,不可用退。又远方夷人不堪治事,国家向务抚纳而官之,非立功酋长,类糜俸禄。愿商度非要者,一切放还。


    又《易》称:「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今百姓乏窭,不安居处,不可以守位。仓储荡耗,财力倾殚,不足以聚人。山东病水潦,江左困输转。国匮於上,人穷於下。如令边埸少曌,恐逋亡遂多,盗贼群行,何财召募?何众闲遏乎?又崇作寺观,功费浩广。今山东岁饥,糟糠不厌。而投艰厄之会,收庸、调之半,用吁嗟之物,以荣土木,恐怨结三灵,谤蒙四海。


    又比缘征戍,巧诈百情,破役隐身,规脱租赋。今道人私度者几数十万,其中高户多丁,黠商大贾,诡作台符,羼名伪度。且国计军防,并仰丁口,今丁皆出家,兵悉入道,征行租赋,何以备之?


    又重赂贵近,补府若史,移没籍产,以州县甲等更为下户。当道城镇,至无捉驿者,役逮小弱,即破其家。愿许十道使访察括取,使奸猾不得而隐。


    又太常乐户已多,复求访散乐,独持大鼓者已二万员,愿量留之,余勒还籍,以杜妄费。


    中宗以其身宰相,乃自陈失政,丐罢官,无所嫁非,手诏诘让。峤惶恐,复视事。


    三年,加修文馆大学士,封赵国公,以特进同中书门下三品。睿宗立,罢政事,下除怀州刺史,致仕。初,中宗崩,峤尝密请相王诸子不宜留京师。及玄宗嗣位,获其表宫中,或请诛之。张说曰:「峤诚懵逆顺,然为当时谋,吠非其主,不可追罪。」天子亦顾数更赦,遂免,贬滁州别驾,听随子虔州刺史畅之官。改庐州别驾,卒,年七十。


    峤富才思,有所属缀,人多传讽。武后时,汜水获瑞石,峤为御史,上《皇符》一篇,为世讥薄。然其仕前与王勃、杨盈川接,中与崔融、苏味道齐名,晚诸人没,而为文章宿老,一时学者取法焉。


    萧至忠,沂州丞人。祖德言,为秘书少监。至忠少与友期诸路,会雨雪,人引避,至忠曰:「宁有与人期可以失信?」卒友至乃去,众叹服。仕为伊阙、洛阳尉。迁监察御史,劾奏凤阁侍郎苏味道赃贪,超拜吏部员外郎。至忠长击断,誉闻当时。中宗神龙初,为御史中丞。始,至忠为御史,而李承嘉为大夫,尝让诸御史曰:「弹事有不咨大夫,可乎?」众不敢对,至忠独曰:「故事,台无长官。御史,天子耳目也,其所请奏当专达,若大夫许而后论,即劾大夫者,又谁白哉?」承嘉惭。至是,承嘉为户部尚书,至忠劾祝钦明、窦希玠与承嘉等罪,百寮震悚。迁吏部侍郎,犹兼中丞。


    节愍太子以兵诛武三思而败,宗楚客等谂侍御史冉祖雍上变,言相王与太子谋。帝欲按之,至忠泣曰:「往者,天后欲以相王为太子,而王不食累日,独请迎陛下,其让德天下莫不闻。陛下贵为天子,不能容一弟,受人罗织耶?窃为陛下不取。」帝纳其言,止。寻授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上疏陈时政曰:


    求治之道,首于用贤。苟非其才则官旷,官旷则事废,事废则人残,历代所以陵迟者此也。今授职用人,多因贵要为粉饰,上下相蒙,苟得为是。夫官爵,公器也;恩幸,私惠也。王者正可金帛富之,梁肉食之,以存私泽也。若公器而私用之,则公义不行而劳人解体,私谒开而正言塞。日朘月削,卒见凋弊。


    今列位已广,冗员复倍。陛下降不嬿之泽,近戚有无涯之请,台阁之内,硃紫充满,官秩益轻,恩赏弥数。才者不用,用者不才,故人不效力,官匪其人,欲求治固难矣。


    又宰相要官子弟,多居美爵,并罕才艺,而更相诿托。《诗》云:「私人之子,百寮是试。或以其酒,不以其浆,廛廛佩璲,不以其长。」此言王政不平而众官废职,私家子列试荣班,徒长其佩尔。臣愿陛下爱惜爵赏,官无虚授,进大雅以枢近,退小人於闲左,使政令惟一,私不害公,则天下幸甚。且贞观故事,宰相子弟多居外职,非直抑强宗,亦以择贤才尔。请自宰相及诸司长官子弟,并授外官,共宁百性,表里相统。


    帝不纳。俄为侍中、中书令。时楚客怀奸植党,而韦巨源、杨再思、李峤务自安,无所弼正,至忠介其间,独不诡随,时望翕然归重。帝亦曰:「宰相中,至忠最怜我。」韦后尝为其弟洵与至忠殇女冥婚。至忠又以女妻后舅崔从礼子无诐。两家合礼,帝主萧,后主崔,时谓「天子嫁女,皇后娶妇。」


    唐隆元年,以后党应坐,而太平公主为言,出为晋州刺史,治有名。默啜遣大臣来朝,见至忠我风采,逡巡畏俯,谓人曰:「是宜相天子,何乃居外乎?」太平浸用事,至忠乃自附纳,且丐还,主以至忠子任千牛死韦氏难,意怨望易动,能助己,请于帝。拜刑部尚书,复为中书令,封酂国公,乃参主逆谋。先天二年,主败,至忠遁入南山。数日,捕诛之,籍其家。


    至忠始在朝,有风望,容止闲敏,见推为名臣。外方直,纠擿不法,而内无守,观时轻重而去就之。始为御史,桓彦范等颇引重。五王失政,更因武三思得中丞,附安乐公主为宰相。及韦氏败,遽发韦洵垄,持其女柩归。后依太平,复当国。尝出主第,遇宋璟,璟戏曰:「非所望於萧傅。」至忠曰:「善乎,宋生之言。」然不能自返也。娣嫁蒋钦绪,钦绪每戒之,至忠不听。叹曰:「九世卿族,一举而灭之,可哀也已!」不喜接宾客,以简俭自高,故生平奉赐,无所遗施,及籍没,珍宝不可计。然玄宗贤其为人,后得源乾曜,亟用之,谓高力士曰:「若知吾进乾曜遽乎?吾以其貌言似萧至忠。」力士曰:「彼不尝负陛下乎?」帝曰:「至忠诚国器,但晚谬尔,其始不谓之贤哉?」


    弟元嘉,工部侍郎;广微,工部员外郎。


    卢藏用,字子潜,幽州范阳人。父璥,魏州长史,号才吏。藏用能属文,举进士,不得调。与兄徵明偕隐终南、少室二山,学练气,为辟谷,登衡、庐,彷徉岷、峨。与陈子昂、赵贞固友善。


    长安中,召授左拾遗。武后作兴泰宫於万安山,上疏谏曰:「陛下离宫别观固多矣,又穷人力以事土木,臣恐议者以陛下为不爱人而奉己也。且顷岁谷虽颇登,而百姓未有储。陛下巡幸,讫靡休息,斤斧之役,岁月不空,不因此时施德布化,而又广宫苑,臣恐下未易堪。今左右近臣,以谀意为忠,犯忤为患,至令陛下不知百姓失业,百姓亦不知左右伤陛下之仁也。忠臣不避诛震以纳君於仁,明主不恶切诋以趋名于后。陛下诚能发明制,以劳人为辞,则天下必以为爱力而苦己也。不然,下臣此章,得与执事者共议。」不从。


    姚元崇持节灵武道,奏为管记。还应县令举,甲科,为济阳令。神龙中,累擢中书舍人,数纠驳伪官。历吏部、黄门侍郎、脩文馆学士。坐亲累,降工部侍郎。进尚书右丞。附太平公主,主诛,玄宗欲捕斩藏用,顾未执政,意解,乃流新州。或告谋反,推无状,流驩州。会交趾叛,藏用有捍御劳,改昭州司户参军,迁黔州长史,判都督事,卒于始兴。


    藏用善蓍龟九宫术,工草隶、大小篆、八分,善琴、弈,思精远,士贵其多能。尝以俗徇阴阳拘畏,乖至理,泥变通,有国者所不宜专。谓:「天道从人者也。古为政者,刑狱不滥则人寿,赋敛省则人富,法令有常则邦宁,赏罚中则兵强。礼者士所归,赏者士所死,礼赏不倦,则士争先,否者,虽揆时行罚,涓日出号,无成功矣。故任贤使能,不时日而利;明法审令,不卜筮而吉;养劳贵功,不祷祠而福。」乃为《折滞论》以畅其方,世谓「知言」。子昂、贞固前死,藏用抚其孤有恩,人称能终始交。始隐山中时,有意当世,人目为「随驾隐士」。晚乃徇权利,务为骄纵,素节尽矣。司马承祯尝召至阙下,将还山,藏用指终南曰:「此中大有嘉处。」承祯徐曰:「以仆视之,仕宦之捷径耳。」藏用惭。


    无子。弟若虚,多才博物。陇西辛怡谏为职方,有获异鼠者,豹首虎臆,大如拳。怡谏谓之鼮鼠而赋之。若虚曰:「非也,此许慎所谓鼨鼠,豹文而形小。」一坐惊服。终起居郎,集贤院学士。


    韦巨源,与安石同系,后周京兆尹总曾孙。祖贞伯,袭郧国公,入隋,改舒国。巨源有吏干,武后时累迁夏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其治委碎无大体,句校省中遗隐,下符敛克不少蠲,虽收其利,然下所怨苦。坐李昭德累,贬鄜州刺史。累拜地官尚书。


    神龙初,以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时要官缺,执政以次用其亲,巨源秉笔,当除十人,杨再思得其一,试问余授,皆诸宰相近属。再思喟然曰:「吾等诚负天下。」巨源曰:「时当尔耳。」是时虽贤有德,终莫得进,士大夫莫不解体。会安石为中书令,避亲罢政事。


    寻迁侍中,舒国公。韦后与叙昆弟,附属籍。武三思封户在贝州,属大水,刺史宋璟议免其租,巨源以为蚕桑可输,繇是河朔人多流徙者。景龙二年。韦后自言衣笥有五色云,巨源倡其伪,劝中宗宣布天下,帝从其言,因是大赦。巨源见帝昏惑,乃与宗楚客、郑愔、赵延禧等推处祥妖,阴导韦氏行武后故事。俄迁尚书左仆射,仍知政事。帝方南郊,巨源请后为亚献,而自为终献。及临淄王平诸韦,家人请避之,巨源曰:「吾大臣,无容见难不赴。」出都街,乱兵杀之,年八十。


    睿宗立,赠特进、荆州大都督。博士李处直请谥为「昭」,户部员外郎李邕以巨源附武三思为相,托韦后亲属,谥「昭」为非。处直执不改,邕列陈其恶,不见用,然世皆直邕。韦氏自安石及武后时宰相待价、巨源皆近亲,其族至大官者,又数十人。


    赵彦昭,字奂然,甘州张掖人。父武孟,少游猎,以所获馈其母,母泣曰:「汝不好书而敖荡,吾安望哉?」不为食。武孟感激,遂力学,淹该书记。自长安丞为右台侍卿史,著《河西人物志》十篇。


    彦昭少豪迈,风骨秀爽。及进士第,调为南部尉。与郭元振、薛稷、萧至忠善。自新丰丞为左台监察御史。景龙中,累迁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金城公主嫁吐蕃,始以纪处讷为使,处讷辞,乃授彦昭。彦昭顾己处外,恐权宠夺移,不悦。司农卿赵履温曰:「公天宰,而为一介使,不亦鄙乎!」彦昭问计安出,履温乃为请安乐公主留之,遂以将军杨矩代。睿宗立,出为宋州刺史,坐累贬归州。俄授凉州都督,为政严,下皆股栗。入为吏部侍郎,持节按边。迁御史大夫。萧至忠等诛,郭元振、张说言彦昭与秘谋,改刑部尚书、封耿国公,实封百户。


    彦昭本以权幸进,中宗时,有巫赵挟鬼道出入禁掖,彦昭以姑事之。尝衣妇服,乘车与妻偕谒,其得宰相,巫力也。於是殿中侍御史郭震劾暴旧恶。会姚崇执政,恶其为人,贬江州别驾,卒。


    和逢尧,岐州岐山人。武后时,负鼎诣阙下上书,自言愿助天子和饪百度。有司让曰:「昔桀不道,伊尹负鼎于汤;今天子圣明,百司以和,尚何所调?」逢尧不能答,流庄州。十余年,乃举进士高第,累擢监察御史。


    突厥默啜请尚公主,逢尧以御史中丞摄鸿胪卿,报可。默啜遣贵近颉利来曰:「诏送金镂具鞍,乃涂金,非天子意。使者不可信,虽得公主,犹非实,请罢和亲。」欲驰去,左右色动,逢尧呼曰:「我大国使,不受我辞,可辄去。」乃牵持其人谓曰:「汉法重女婿而送鞍具,欲安且久,不以金为贵。可汗乃贪金而不贵信邪?」默啜闻曰:「汉使至吾国众矣,斯食铁石人,不可易。」因备礼以见。逢尧说之曰:「天子昔为单于都护,思与可汗通旧好,可汗当向风慕义,袭冠冕,取重诸蕃。」默啜信之,为敛发紫衣,南面再拜称臣,遣子入朝。逢尧以使有指,擢户部侍郎。坐善太平公主,斥朗州司马,终柘州刺史。逢尧诙诡,当大事敢徼福,故卒以附丽废,然唐兴奉使者称逢尧。


    赞曰:异哉,玄宗之器萧至忠也,不亦惑乎!至忠本非贤,而寄贤以奸利,失之则邀利以丧贤,姻艳后,挟宠主,取宰相,谋间王室,身诛家破,遗臭无穷。而帝以乾曜似之,遽使当国,是帝举不知至忠之不可用,又不知乾曜之所可用也。或称帝不以罪掩才,益可怪叹。鸣呼!力士诚腐夫庸人,不能发擿天子之迷,若曰「至忠贤於初,固不缪於末;既缪於末,果不贤於初。惟陛下图之」,如是,帝且悟往失而精来鉴已。其后相李林甫、将安禄山,皆基于不明,身播岷陬,信自取之欤。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