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历史云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旧唐书
  • 旧唐书卷一本纪第一高祖
  • 旧唐书卷二本纪第二太宗上
  • 旧唐书卷三本纪第三太宗下
  • 旧唐书卷四本纪第四高宗上
  • 旧唐书卷五本纪第五高宗下
  • 旧唐书卷六本纪第六则天皇后
  • 旧唐书卷七本纪第七中宗睿宗
  • 旧唐书卷八本纪第八玄宗上
  • 旧唐书卷九本纪第九玄宗下
  • 旧唐书卷一十本纪第十肃宗
  • 旧唐书卷一十一本纪第十一代宗
  • 旧唐书卷一十二本纪第十二德宗上
  • 旧唐书卷一十三本纪第十三德宗下
  • 旧唐书卷一十四本纪第十四顺宗宪宗上
  • 旧唐书卷一十五本纪第十五
  • 旧唐书卷一十六本纪第十六穆宗
  • 旧唐书卷一十七本纪第十七上敬宗文宗上
  • 旧唐书卷一十八本纪第十七下文宗下
  • 旧唐书卷一十九本纪第十八上武宗
  • 旧唐书卷二十本纪第十八下宣宗
  • 旧唐书卷二十一本纪第十九上懿宗
  • 旧唐书卷二十二本纪第十九下僖宗
  • 旧唐书卷二十三本纪第二十上昭宗
  • 旧唐书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下哀帝
  • 旧唐书卷二十五志第一礼仪一
  • 旧唐书卷二十六志第二礼仪二
  • 旧唐书卷二十七志第三礼仪三
  • 旧唐书卷二十八志第四礼仪四
  • 旧唐书卷二十九志第五礼仪五
  • 旧唐书卷三十志第六礼仪六
  • 旧唐书卷三十一志第七礼仪七
  • 旧唐书卷三十二志第八音乐一
  • 旧唐书卷三十三志第九音乐二
  • 旧唐书卷三十四志第十音乐三
  • 旧唐书卷三十五志第十一音乐四
  • 旧唐书卷三十六志第十二历一
  • 旧唐书卷三十七志第十三历二
  • 旧唐书卷三十八志第十四历三
  • 旧唐书卷三十九志第十五天文上
  • 旧唐书卷四十志第十六天文下
  • 旧唐书卷四十一志第十七五行
  • 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十八地理一
  • 旧唐书卷四十三志第十九地理二
  • 旧唐书卷四十四志第二十地理三
  • 旧唐书卷四十五志第二十一地理四
  • 旧唐书卷四十六志第二十二职官一
  • 旧唐书卷四十七志第二十三职官二
  • 旧唐书卷四十八志第二十四职官三
  • 旧唐书卷四十九志第二十五舆服
  • 旧唐书卷五十志第二十六经籍上
  • 丙部子录,十七家,七百五十三部,书一万五千六百三十七卷。儒家类一道家类二法家类三名家类四墨家类五纵横家类六杂家类七农家类八
  • 旧唐书卷五十二志第二十八食货上
  • 旧唐书卷五十三志第二十九食货下
  • 旧唐书卷五十四志第三十刑法
  • 旧唐书卷五十五列传第一后妃上
  • 旧唐书卷五十六列传第二后妃下
  • 旧唐书卷五十七列传第三
  • 旧唐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四
  • 旧唐书卷五十九列传第五
  • 旧唐书卷六十列传第六
  • 旧唐书卷六十一列传第七
  • 旧唐书卷六十二列传第八
  • 旧唐书卷六十三列传第九
  • 旧唐书卷六十四列传第十宗室(太祖诸子代祖诸子)
  • 旧唐书卷六十五列传第十一
  • 旧唐书卷六十六列传第十二
  • 旧唐书卷六十七列传第十三
  • 旧唐书卷六十八列传第十四高祖二十二子
  • 旧唐书卷六十九列传第十五
  • 旧唐书卷七十列传第十六
  • 旧唐书卷七十一列传第十七
  • 旧唐书卷七十二列传第十八
  • 旧唐书卷七十三列传第十九
  • 旧唐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二十
  • 旧唐书卷七十五列传第二十一
  • 旧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二十二
  • 旧唐书卷七十七列传第二十三
  • 旧唐书卷七十八列传第二十四
  • 旧唐书卷七十九列传第二十五
  • 旧唐书卷八十列传第二十六太宗诸子
  • 旧唐书卷八十一列传第二十七
  • 旧唐书卷八十二列传第二十八
  • 旧唐书卷八十三列传第二十九
  • 旧唐书卷八十四列传第三十
  • 旧唐书卷八十五列传第三十一
  • 旧唐书卷八十六列传第三十二
  • 旧唐书卷八十七列传第三十三
  • 旧唐书卷八十八列传第三十四
  • 旧唐书卷八十九列传第三十五
  • 旧唐书卷九十列传第三十六高宗中宗诸子
  • 旧唐书卷九十一列传第三十七
  • 旧唐书卷九十二列传第三十八
  • 旧唐书卷九十三列传第三十九
  • 旧唐书卷九十四列传第四十
  • 旧唐书卷九十五列传第四十一
  • 旧唐书卷九十六列传第四十二
  • 旧唐书卷九十七列传第四十三
  • 旧唐书卷九十八列传第四十四
  • 旧唐书卷九十九列传四十五睿宗诸子
  • 旧唐书卷一百列伟第四十六
  • 旧唐书卷一百一列传第四十七
  • 旧唐书卷一百二列传第四十八
  • 旧唐书卷一百三列传第四十九
  • 旧唐书卷一百四列传第五十
  • 旧唐书卷一百五列传第五十一
  • 旧唐书卷一百六列传第五十二
  • 旧唐书卷一百七列传第五十三
  • 旧唐书卷一百八列传第五十四
  • 旧唐书卷一百九列传第五十五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列传第五十六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一列传第五十七玄宗诸子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二列传第五十八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三列传第五十九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四列传第六十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六十一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六列传第六十二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六十三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八列传第六十四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九列传第六十五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列传第六十六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六十七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六十八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六十九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七十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七十一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七十二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七列传第七十三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七十四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七十五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列传第七十六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七十七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七十八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七十九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四列传第八十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八十一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八十二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八十三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八列传八十四
  •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九列传第八十五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列传第八十六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八十七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二列传第八十八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三列传第八十九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四列传第九十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九十一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九十二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九十三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九十四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九十五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列传第九十六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九十七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九十八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九十九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一百德宗顺宗诸子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五列传第一百一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一百二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一百三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一百四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九列传第一百五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列传第一百六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一列传第一百七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一百八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一百九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四列传卷第一百一十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五列传第一百一十一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一十二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七列传第一百一十三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一百一十四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九列传第一百一十五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一百一十七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二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一百一十九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四列传第一百二十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五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二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一百二十三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一百二十四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九列传第一百二十五宪宗二十子穆宗五子敬宗五子文宗二子武宗五子宣宗十一子懿宗八子僖宗二子昭宗十子(嗣襄王掞硃玫王行瑜附)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列传第一百二十六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一百二十八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一百二十九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一百三十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五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三外戚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一百三十四宦官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一百三十五良吏上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列传第一百三十五良吏下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一百三十六酷吏上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一百三十六酷吏下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一百三十七忠义上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一百三十七忠义下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五列传第一百三十八孝友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一百三十九儒学上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九儒学下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八列传第一百四十文苑上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文苑中
  • 旧唐书卷二百列传第一百四十文苑下
  • 旧唐书卷二百一列传第一百四十一方伎
  • 旧唐书卷二百二列传第一百四十二隐逸
  • 旧唐书卷二百三列传第一百四十三列女
  • 旧唐书卷二百四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突厥上
  • 旧唐书卷二百五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下突厥下
  • 旧唐书卷二百六列传第一百四十五回纥
  • 旧唐书卷二百七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吐蕃上
  • 旧唐书卷二百八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吐蕃下
  • 卷二百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七南蛮西南蛮 林邑 婆利 盘盘 真腊 陀洹 诃陵 堕和罗 堕婆登 东谢蛮 西赵蛮 牂牁蛮 南平獠 东女国 南诏蛮 骠国
  • 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一百四十八西戎 泥婆罗 党项羌 高昌 吐谷浑 焉耆 龟兹 疏勒 于阗 天竺 罽宾康国 婆斯 拂菻 大食
  • 卷二百一十一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东夷 高丽 百济 新罗 倭国 日本
  • 卷二百一十二列传第一百四十九北狄 铁勒 契丹 奚 室韦 靺鞨 渤海靺鞨  乌罗浑
  • 卷二百一十三列传第一百五十上 安禄山子庆绪 高尚 孙孝哲 史思明子朝义
  • 卷二百一十四列传第一百五十下 朱泚 黄巢 秦宗权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一百三

    互联网 0
    ○姚南仲 刘乃 子伯刍 孙宽夫 端夫 曾孙允章附 袁高 段平仲薛存诚子廷老 廷老子保逊 保逊子昭纬 卢坦
    姚南仲,华州下邽人。乾元初,制科登第,授太子校书,历高陵、昭应、万年三县尉。迁右拾遗,转右补阙。大历十三年,贞懿皇后独孤氏崩,代宗悼惜不已,令于近城为陵墓,冀朝夕临望于目前。南仲上疏谏曰:
    伏闻贞懿皇后今于城东章敬寺北以起陵庙,臣不知有司之请乎,陛下之意乎,阴阳家流希旨乎?臣愚以为非所宜也。谨具疏陈论,伏愿暂留天睠而省察焉。
    臣闻人臣宅于家,君上宅于国。长安城,是陛下皇居也,其可穿凿兴动,建陵墓于其侧乎?此非宜一也。
    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见也。是以古帝前王葬后妃,莫不凭丘原,远郊郭。今则西临宫阙,南迫康庄,若使近而可见,死而复生,虽在西宫待之可也。如骨肉归土,魂无不之,章敬之北,竟何所益?视之兆庶,则彰溺爱;垂之万代,则累明德,此非所宜二也。
    夫帝王者,居高明,烛幽滞。先皇所以因龙首建望春,盖为此也。今若起陵目前,动伤宸虑,天心一伤,数日不平。且匹夫向隅,满堂为之不乐;万乘不乐,人其可欢心乎?又暇日起歌,动钟于内,此地皆闻,此非宜三也。
    伏以贞懿皇后,坤德合天,母慈逮下,陛下以切轸旒扆,久俟蓍龟。始谥之以贞懿,终待之以亵近,臣窃惑焉,非所以称述后德,光被下泉也。今国人皆曰:「贞懿皇后之陵迩于城下者,主上将日省而时望焉。」斯有损于圣德,无益于贞懿。将欲宠之,而反辱之,此非宜四也。
    凡此数事,实玷大猷,天下咸知,伏惟陛下熟计而取其长也。陛下方将偃武靖人,一误于此,其伤实多。臣恐君子是非,史官褒贬,大明忽亏于掩蚀,至德翻后于尧、舜,不其惜哉!今指日尚遥,改卜何害?抑皇情之殊眷,成贞懿之美号。
    疏奏,帝甚嘉之,赐绯鱼袋,特加五品阶,宣付史馆。
    与宰相常衮善,衮贬官,南仲坐出为海盐县令浙江东、西道观察使韩滉辟为推官,奏授殿中侍御史、内供奉,充支使。寻征还,历左司兵部员外,转郎中,迁御史中丞、给事中、同州刺史、陕虢观察使。
    贞元十五年,代李复为郑滑节度使。监军薛盈珍恃势夺军政,南仲数为盈珍谗毁,德宗颇疑之。十六年,盈珍遣小使程务盈驰驿奉表,诬奏南仲阴事。南仲裨将曹文洽亦入奏事京师,伺知盈珍表中语。文洽私怀愤怒,遂晨夜兼道追务盈,至长乐驿及之,与同舍宿;中夜杀务盈,沉盈珍表于厕中,乃自杀。日旰,驿吏辟门,见血流涂地,旁得文洽二缄,一告于南仲,一表理南仲之冤,且陈首杀务盈。上闻其事,颇骇异之。南仲虑衅深,遂乞入朝。德宗曰:「盈珍扰军政耶?」南仲对曰:「勇珍不扰军政,臣自隳陛下法耳。如盈珍辈所在有之,虽羊、杜复生,抚百姓,御三军,必不能成恺悌父母之政,师律善阵之制矣。」上默然久之。授尚书右仆射。贞元十九年七月,终于位,年七十四,赠太子太保,谥曰贞。
    刘乃,字永夷,洺州广平人。高祖武干,武德初拜侍中,即中书侍郎林甫从祖兄子也。父如璠,昫山丞,以乃贵,赠民部郎中。乃少聪颖志学,暗记《六经》,日数千言。及长,文章清雅,为当时推重。天宝中,举进士,寻丁父艰,居丧以孝闻。既终制,从调选曹。乃常以文部选才未为尽善,遂致书于知铨舍人宋昱曰:
    《虞书》称:「知人则哲,能官人则惠。」巍巍唐、虞,举以为难。今夫文部,既始之以抡材,终之以授位,是则知人官人,斯为重任。昔在禹、稷、皋陶之众圣,犹曰载采有九德,考绩以九载。近代主司,独委一二小冢宰,察言于一幅之判,观行于一揖之内,古今迟速,何不侔之甚哉!夫判者,以狭词短韵,语有定规为体,亦犹以一小冶而鼓众金,虽欲为鼎为镛,不可得也。故曰:判之在文,至局促者。夫铨者,必以崇衣冠,自媒耀为贤,斯又士之丑行,君子所病。若引文公、尼父登之于铨廷,则虽图书《易象》之大训,以判体挫之,曾不及徐、庾。虽有至德,以喋喋取之,曾不若啬夫。呜呼!彼干霄蔽日,诚巨树也,当求尺寸之材,必后于椓杙。龙吟武啸,诚希声也,若尚颊舌之感,必下于蛙黾。观察之际,犹不悲夫!执事虑过龟策,文合雅诰,岂拘以琐琐故事,曲折因循哉?诚能先资以政事,次征以文学,退观其理家,进察其临节,则厖鸿深沉之事,亦可以窥其门户矣!
    其载,补剡县尉,改会稽尉。宣州观察使殷日用奏为判官,宣慰使李季卿又以表荐,连授大理评事、兼监察御史。转运使刘晏奏令巡覆江西,多所蠲免。改殿中侍御史、检校仓部员外、民部郎中,并充浙西留后。佐晏征赋,颇有裨益,晏甚任之。
    大历十二年,元载既诛,以乃久在职,召拜司门员外郎。十四年,崔祐甫秉政,素与乃友善。会加郭子仪尚父,以册礼久废,至是复行之。祐甫令两省官撰册文,未称旨;召乃至阁草之,立就。词义典裁,祐甫叹赏久之。数日,擢为给事中,寻迁权知兵部侍郎。及杨炎、卢杞为相,意多丑正,以故五岁不迁。建中四年夏,但真拜而已。
    其冬,泾师作乱,驾幸奉天。乃卧疾在私第,贼泚遣使以甘言诱之,乃称疾笃。又令其伪宰相蒋镇自来招诱,乃托喑疾,灸灼遍身。镇再至,知不可劫胁,乃叹息曰:「镇亦尝忝列曹郎,苟不能死,以至于斯,宁以自辱膻腥,复欲污秽贤哲乎?」歔欷而退。及闻舆驾再幸梁州,乃自投于床,搏膺呼天,因是危惙,绝食数日而卒,时年六十。德宗还京,闻乃之忠烈,追赠礼部尚书。子伯刍。
    伯刍,字素芝,登进士第,志行修谨。淮南杜佑辟为从事,府罢,屏居吴中。久之,征拜右补阙,迁主客员外郎。以过从友人饮噱,为韦执谊密奏,贬虔州掾曹,复为考功员外郎裴垍善其应对机捷,迁考功郎中、集贤院学士,转给事中。裴垍罢相,为太子宾客,未几而卒。李吉甫复入相,与垍宿嫌,不加赠官;伯刍上疏论之,赠垍太子少傅。伯刍妻,垍从姨也。或谗于吉甫,此以论奏。伯刍惧,亟请散地,因出为虢州刺史。吉甫卒,裴度擢为刑部侍郎,俄知吏部选事。元和十年,以左常侍致仕,卒,年六十一,赠工部尚书。伯刍风姿古雅,涉学,善谈笑,而动与时适,论者稍薄之。
    子宽夫,登进士第,历诸府从事。宝历中,入为监察御史。尝上言曰:「近日摄祭多差王府官僚,位望既轻,有乖严敬。伏请今后摄太尉,差尚书省三品已上及保傅宾詹等官;如人少,即令丞郎通摄之。」俄转左补阙。少列陈岵进注《维摩经》,得濠州刺史。宽夫与同列,因对论之,言岵因供奉僧进经以图郡牧。敬宗怒谓宰相曰:「陈岵不因僧得郡,谏官安得此言,须推排头首来。」宽夫奏曰:「昨论陈岵之时,不记发言前后,唯握笔草状,即是微臣。今论事不当,臣合当罪。若寻究推排,恐伤事体。」帝嘉其引过,欣然释之。
    宽夫弟端夫,为太常博士,驳韦绶谥议知名。宽夫子允章、焕章。
    允章登进士第,累官至翰林学士承旨、礼部侍郎。咸通九年,知贡举,出为鄂州观察使、检校工部尚书,后迁东都留守。黄巢犯洛阳,允章不能拒,贼不之害,坐是废于家。以疾卒。
    袁高,字公颐,恕己之孙。少慷慨,慕名节。登进士第,累辟使府,有赞佐裨益之誉。代宗登极,征入朝,累官至给事中、御史中丞。建中二年,擢为京畿观察使。以论事失旨,贬韶州长史,复拜为给事中。
    贞元元年,德宗复用吉州长史卢杞为饶州刺史,令高草诏书。高执词头以谒宰相卢翰、刘从一曰:「卢杞作相三年,矫诈阴贼,退斥忠良。朋附者咳唾立至青云、睚眦者顾盼已挤沟壑。傲很明德,反易天常,播越銮舆,疮痍天下,皆杞之为也。爰免族戮,虽示贬黜,寻已稍迁近地,若更授大郡,恐失天下之望。惟相公执奏之,事尚可救。」翰、从一不悦,改命舍人草之。诏出,执之不下,仍上奏曰:「卢杞为政,穷极凶恶。三军将校,愿食其肉;百辟卿士,嫉之若雠。」遗补陈京、赵需、裴佶、宇文炫、卢景亮、张荐等上疏论奏。次日,又上疏。高又於正殿奏云:「陛下用卢杞独秉钧轴,前后三年,弃斥忠良,附下罔上,使陛下越在草莽,皆杞之过。且汉时三光失序,雨旱不时,皆宰相请罪,小者免官,大者刑戮。杞罪合至死,陛下好生恶杀,赦杞万死,唯贬新州司马,旋复迁移。今除刺史,是失天下之望。伏惟圣意裁择。」上谓曰:「卢杞有不逮,是朕之过。」复奏曰;「卢杞奸臣,常怀诡诈,非是不逮。」上曰:「朕已有赦。高曰:「赦乃赦其罪,不宜授刺史。且赦文至优黎民,今饶州大郡,若命奸臣作牧,是一州苍生,独受其弊。望引常参官顾问,并择谨厚中官,令采听於众。若亿兆之人异臣之言,臣当万死。」于是,谏官争论于上前,上良久谓曰:「若与卢杞刺史太优,与上佐可乎?」曰:「可矣!」遂追饶州制。翌日,遣使宣慰高云:「朕思卿言深理切,当依卿所奏。」太子少保韦伦、太府卿张献恭等奏:「袁高所奏至当,高是陛下一良臣,望加优异。」
    贞元二年,上以关辅禄山之后,百姓贫乏,田畴荒秽,诏诸道进耕牛,待诸道观察使各选拣牛进贡,委京兆府劝课民户,勘责有地无牛百姓,量其地著,以牛均给之。其田五十亩已下人,不在给限。高上疏论之:「圣慈所忧,切在贫下。有田不满五十亩者尤是贫人,请量三两家共给牛一头,以济农事。」疏奏,从之。寻卒于官,年六十,中外叹惜。宪宗朝,宰臣李吉甫尝言高之忠鲠,诏赠礼部尚书。
    段平仲,字秉庸,武威人。隋人部尚书段达六代孙也。登进士第。杜佑、李复相继镇淮南,皆表平仲为掌书记。复移镇华州、滑州,仍为从事。入朝为监察御史。平仲磊落尚气节,嗜酒傲言。时德宗春秋高,多自听断。由是庶务壅隔,事或不理,中外畏上严察,无敢言者。平仲尝谓人曰:「主上聪明神武,臣下畏惧不言,自循默耳。如平仲一得召见,必当大有开悟。」贞元十四年,京师旱,诏择御史、郎官各一人,发廪赈恤。平仲与考功员外陈归当奉使,因辞得对,乃入近御座,粗陈本事。上察平仲意有所蓄,以归在侧不言。及奏事毕退,平仲独不退,欲有奏启;上因兼留归问之,声色甚厉,杂以他语。平仲错愕,都不得言因误称其名。上怒,叱出之。平仲苍黄,又误趋御障后,归下阶连呼,乃得出。由是坐废七年,然亦因此名显。
    后除屯田膳部二员外郎、东都留守判官,累拜右司郎中。元和初,迁谏议大夫。内官吐突承璀为招讨使,征镇州,无功而还。平仲与吕元膺抗疏论列,请加黜责。转给事中。自在要近,朝廷有得失,未尝不论奏,时人推其狷直。转尚书左丞,以疾改太子左庶子卒。
    薛存诚,字资明,河东人。父胜,能文,尝作《拔河赋》,词致浏亮,为时所称。存诚进士擢第,累辟使府,入朝为监察御史,知馆驿。元和初,王师讨刘辟,邮传多事,上特令中官为馆驿使。存诚密表论奏,以为有伤公体。会谏官亦论奏,上乃罢之。转殿中侍御史,迁度支员外郎。裴垍作相,用为起居郎,转司勋员外、刑部郎中、兼侍御史、知杂事,改兵部郎中、给事中。琼林库使奏占工徒太广,存诚以为此皆奸人窜名,以避征役,不可许。咸阳县尉袁儋与军镇相竞,军人无理,遂肆侵诬,儋反受罚。二敕继至,存诚皆执之。上闻甚悦,命中使嘉慰之,由是擢拜御史中丞。
    僧鉴虚者,自贞元中交结权倖,招怀赂遗,倚中人为城社,吏不敢绳。会于頔、杜黄裳家私事发,连逮鉴虚下狱。存诚案鞫得奸赃数十万,狱成,当大辟。中外权要,更於上前保救,上宣令释放,存诚不奉诏。明日,又令中使诣台宣旨曰:「朕要此僧面诘之,非赦之也。」存诚附中使奏曰:「鉴虚罪款已具,陛下若召而赦之,请先杀臣,然后可取。不然,臣期不奉诏。」上嘉其有守,从之,鉴虚竟笞死。洪州监军高重昌诬奏信州刺史李位谋大逆,追赴京师。上令付仗内鞫问。存诚一日三表,请付位于御史台。及推案无状,位竟得雪。
    未几,再授给事中。数月,中丞阙,上思存诚前效,谓宰相持宪无以易存诚,遂复为御史中丞。未视事,暴卒。宪宗深惜之,赠刑部侍郎。存诚性和易,于人无所不容,及当官御事,即确乎不拔,士友以是称重之。子廷老。
    廷老谨正有父风,而性通锐。宝历中为右拾遗。敬宗荒恣,宫中造清思院新殿,用铜镜三千片、黄白金薄十万番。廷老与同僚入阁奏事曰:「臣伏见近日除拜,往往不由中书进拟,或是宣出。伏恐纲纪渐坏,奸邪恣行。」敬宗厉声曰:「更谏何事?」舒元褒对曰:「近日宫中修造太多。」上色变曰:「何处修造?」元褒不能对,廷老进曰:「臣等职是谏官,凡有所闻,即合论奏。莫知修造之所,但见运瓦木绝多,即知有用。乞陛下勿罪臣言。」帝曰:「所奏已知。」寻加史馆修撰。
    时李逢吉秉权,恶廷老言太切直。郑权因郑注得广州节度,权至镇,尽以公家珍宝赴京师以酬恩地。廷老上疏请按权罪,中人由是切齿。又论逢吉党人张权舆、程昔范不宜居谏列,逢吉大怒。廷老告满十旬,逢吉乃出廷老为临晋县令
    文宗即位,入为殿中侍御史。太和四年,以本官充翰林学士,与同职李让夷相善。廷老之入内署,让夷荐挈之。廷老性放逸嗜酒,不持检操,终日酣醉,文宗知之不悦。五年,罢职,守本官,让夷亦坐廷老罢职,守职方员外郎。廷老寻拜刑部员外郎,转郎中,迁给事中。开成三年卒。廷老当官举职,不求虚誉,侃侃于公卿之间,甚有正人风望。赠刑部侍郎。
    子保逊,登进士第,位亦至给事中。
    保逊子昭纬,乾宁中为礼部侍郎,贡举得人,文章秀丽。为崔胤所恶,出为磎州刺史,卒。
    卢坦,字保衡,河南洛阳人,其先自范阳徙焉。父峦,赠郑州刺史。坦尝为义成军判官,节度使李复疾笃,监军使薛盈珍虑变,遽封府库,入其麾下五百人于使牙,军中恟々;坦密言于盈珍促收之。及复卒,坦护丧归东都。后为寿安令。
    时河南尹征赋限穷,而县人诉以机织未就;坦请延十日,府不许。坦令户人但织而输,勿顾限也,违之不过罚令俸耳。既成而输,坦亦坐罚,由是知名。累迁至库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会李锜反,有司请毁锜祖父庙墓。坦常为锜从事,乃上言曰:「淮安王神通有功于草昧。且古之父子兄弟,罪不相及,况以锜故累五代祖乎?」乃不毁。因赐神通墓五户,以备洒扫。及武元衡为宰相,以坦为中丞,李元素为大夫,命坦分司东都,未几归台。裴均为仆射,在班逾位,坦请退之,均不受。坦曰:「姚南仲为仆射,例如此。」均曰:「南仲何人?」坦曰:「南仲是守正而不交权幸者也。」寻罢为右庶子,时人归咎于均。旬月,出为宣歙池观察使。三年,入为刑部侍郎、盐铁转运使,改户部侍郎、判度支。
    元和八年,西受降城为河徙浸毁,宰相李吉甫请移兵于天德故城。坦与李绛叶议,以为:「西城张仁愿所筑,制匈奴上策。城当碛口,居虏要冲,美水丰草,边防所利。今河流之决,不过退就二三里,奈何舍万代安永之策,徇一时省费之谋?况天德故城僻处确瘠,其北枕山,与河绝远,烽候警备,不相统接。虏之唐突,势无由知,是无故而蹙国二百里,非所利也。」及城使周怀义奏利害,与坦议同。事竟不行。未几,出为剑南东川节度使。在镇累年,后请收闰月军吏粮料,以助军行营,人多非之。贞元十二年九月卒,年六十九,赠礼部尚书。
    史臣曰:古之诤臣,有死于言者。其次,引裾折槛,不改其操,亦难矣哉!袁高之执卢杞,存诚之戮鉴虚,有古人之遗风焉!平仲触鳞之气,纠其谬欤?文洽夺章,以摅府愤;永夷绝食,不饮盗泉,节义之士也。南仲非葬之言,卢坦西城之议,量之深也。如数子,道为时无君子,乃是厚诬。
    赞曰:灵草指佞,谏臣匡失。惟袁与薛,人中屈轶。宽夫雀跃,廷老鸿轩。姚、卢启奏,君子之言。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