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元史
  • 元史卷一本纪第一太祖
  • 元史卷二本纪第二太宗
  • 元史卷三本纪第三宪宗
  • 元史卷四本纪第四世祖一
  • 元史卷五本纪第五世祖二
  • 元史卷六本纪第六世祖三
  • 元史卷七本纪第七世祖四
  • 元史卷八本纪第八世祖五
  • 元史卷九本纪第九世祖六
  • 元史卷一十本纪第十世祖七
  • 元史卷一十一本纪第十一世祖八
  • 元史卷一十二本纪第十二世祖九
  • 元史卷一十三本纪第十三世祖十
  • 元史卷一十四本纪第十四世祖十一
  • 元史卷一十五本纪第十五世祖十二
  • 元史卷一十六本纪第十六世祖十三
  • 元史卷一十七本纪第十七世祖十四
  • 元史卷一十八本纪第十八成宗一
  • 元史卷一十九本纪第十九成宗二
  • 元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成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一本纪第二十一成宗四
  • 元史卷二十二本纪第二十二武宗一
  • 元史卷二十三本纪第二十三武宗二
  • 元史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仁宗一
  • 元史卷二十五本纪第二十五仁宗二
  • 元史卷二十六本纪第二十六仁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七本纪第二十七英宗一
  • 元史卷二十八本纪第二十八英宗二
  • 元史卷二十九本纪第二十九泰定帝一
  • 元史卷三十本纪第三十泰定帝二
  • 元史卷三十一本纪第三十一明宗
  • 元史卷三十二本纪第三十二文宗一
  • 元史卷三十三本纪第三十三文宗二
  • 元史卷三十四本纪第三十四文宗三
  • 元史卷三十五本纪第三十五文宗四
  • 元史卷三十六本纪第三十六文宗五
  • 元史卷三十七本纪第三十七宁宗
  • 元史卷三十八本纪第三十八顺帝一
  • 元史卷三十九本纪第三十九顺帝二
  • 元史卷四十本纪第四十顺帝三
  • 元史卷四十一本纪第四十一顺帝四
  • 元史卷四十二本纪第四十二顺帝五
  • 元史卷四十三本纪第四十三顺帝六
  • 元史卷四十四本纪第四十四顺帝七
  • 元史卷四十五本纪第四十五顺帝八
  • 元史卷四十六本纪第四十六顺帝九
  • 元史卷四十七本纪第四十七顺帝十
  • 元史卷四十八志第一天文一
  • 元史卷四十九志第二天文二
  • 元史卷五十志第三上五行一
  • 元史卷五十一志第三下五行二
  • 元史卷五十二志第四历一
  • 元史卷五十三志第五历二
  • 元史卷五十四志第六历三
  • 元史卷五十五志第七历四
  • 元史卷五十六志第八历五
  • 元史卷五十七志第九历六
  • 元史卷五十八志第十地理一
  • 元史卷五十九志第十一地理二
  • 元史卷六十志第十二地理三
  • 元史卷六十一志第十三地理四
  • 元史卷六十二志第十四地理五
  • 元史卷六十三志第十五地理六
  • 元史卷六十四志第十六河渠一
  • 元史卷六十五志第十七上河渠二
  • 元史卷六十六志第十七下河渠三
  • 元史卷六十七志第十八礼乐一
  • 元史卷六十八志第十九礼乐二
  • 元史卷六十九志第二十礼乐三
  • 元史卷七十志第二十一礼乐四
  • 元史卷七十一志第二十二礼乐五
  • 元史卷七十二志第二十三祭祀一
  • 元史卷七十三志第二十四祭祀二
  • 元史卷七十四志第二十五祭祀三
  • 元史卷七十五志第二十六祭祀四
  • 元史卷七十六志第二十七祭祀五
  • 元史卷七十七志第二十七下祭祀六
  • 元史卷七十八志第二十八舆服一
  • 元史卷七十九志第二十九舆服二
  • 元史卷八十志第三十舆服三
  • 元史卷八十一志第三十一选举一
  • 元史卷八十二志第三十二选举二
  • 元史卷八十三志第三十三选举三
  • 元史卷八十四志第三十四选举四
  • 元史卷八十五志第三十五百官一
  • 元史卷八十六志第三十六百官二
  • 元史卷八十七志第三十七百官三
  • 元史卷八十八志第三十八百官四
  • 元史卷八十九志第三十九百官五
  • 元史卷九十志第四十百官六
  • 元史卷九十一志第四十一上百官七
  • 元史卷九十二志第四十一下百官八
  • 元史卷九十三志第四十二食货一
  • 元史卷九十四志第四十三食货二
  • 元史卷九十五志第四十四食货三
  • 元史卷九十六志第四十五上食货四
  • 元史卷九十七志第四十五下食货五
  • 元史卷九十八志第四十六兵一
  • 元史卷九十九志第四十七兵二
  • 元史卷一百志第四十八兵三
  • 元史卷一百一志第四十九兵四
  • 元史卷一百二志第五十刑法一
  • 元史卷一百三志第五十一刑法二
  • 元史卷一百四志第五十二刑法三
  • 元史卷一百五志第五十三刑法四
  • 元史卷一百六表第一后妃表
  • 元史卷一百七表第二宗室世系表
  • 元史卷一百八表第三诸王表
  • 元史卷一百九表第四诸公主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表第五上三公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一表第五下三公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二表第六上宰相年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三表第六下宰相年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四列传第一后妃一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二睿宗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六列传第三后妃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四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八列传第五
  • 元史卷一百一十九列传第六
  • 元史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七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八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九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十
  • 元史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七列传第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二十
  • 元史卷一百三十四列传第二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二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八列传第二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三十九列传第二十六
  • 元史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二十七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二十八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二列传第二十九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三列传第三十
  • 元史卷一百四十四列传第三十一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二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三十三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三十四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三十五
  • 元史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三十六
  • 元史卷一百五十列传第三十七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三十八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三十九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四十
  • 元史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四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四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四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四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五十九列传第四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六十列传第四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一列传第四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四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五十
  • 元史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五列传第五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五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七列传第五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五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六十九列传第五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七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五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二列传第五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六十
  • 元史卷一百七十四列传第六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六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六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六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七十九列传第六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八十列传第六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六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六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七十
  • 元史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七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五列传第七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七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七列传第七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七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七十六儒学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列传第七十七儒学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七十八良吏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七十九良吏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八十忠义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一忠义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二忠义三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八十三忠义四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八十四孝友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八列传第八十五孝友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八十六隐逸
  • 元史卷二百列传第八十七列女一
  • 元史卷二百一列传第八十八列女二
  • 元史卷二百二列传第八十九释老
  • 元史卷二百三列传第九十方技(工艺附)
  • 元史卷二百四列传第九十一宦者
  • 元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二奸臣
  • 元史卷二百六列传第九十三叛臣
  • 元史卷二百七列传第九十四逆臣
  • 元史卷二百八列传第九十五外夷一
  • 元史卷二百九列传第九十六外夷二
  • 元史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九十七外夷三
  • 附录:进元史表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中书左丞相兼太子少师、宣国公臣李善长等言
  • 元史卷六十五志第十七上河渠二

    互联网 0

      ○黄河

    黄河之水,其源远而高,其流大而疾,其为患于中国者莫甚焉,前史载河决之患详矣。

    世祖至元九年七月,卫辉路新乡县广盈仓南河北岸决五十余步。八月,又崩一百八十三步,其势未已,去仓止三十步。于是委都水监丞马良弼与本路官同诣相视,差丁夫并力修完之。二十五年,汴梁路阳武县诸处河决二十二所,漂荡麦禾房舍,委宣慰司督本路差夫修治。

    成宗大德三年五月,河南省言:「河决蒲口兒等处,浸归德府数郡,百姓被灾,差官修筑计料,合修七堤二十五处,共长三万九千九十二步,总用苇四十万四千束,径尺桩二万四千七百二十株,役夫七千九百二人。」

    武宗至大三年十一月,河北河南道廉访司言:

    黄河决溢,千里蒙害,浸城郭,漂室庐坏禾稼,百姓已罹其毒。然后访求修治之方,而且众议纷纭,互陈利害,当事者疑惑不决,必须上请朝省,比至议定,其害滋大,所谓不预已然之弊。大抵黄河伏槽之时,水势似缓,观之不足为害,一遇霖潦,湍浪迅猛。自孟津以东,土性疏薄,兼带沙滷,又失导泄之方,崩溃决溢,可翅足而待。

    近岁亳、颍之民,幸河北徙,有司不能远虑,失于规画,使陂泺悉为陆地。东至杞县三氵义口,播河为三,分杀其势,盖亦有年。往岁归德、大康建言,相次湮塞南北二氵义,遂使三河之水合而为一,下流既不通暢,自然上溢为灾。由是观之,是自夺分泄之利,故其上下决溢,至今莫除。即今水势趋下,有复钜野、梁山之意,盖河性迁徙无常,苟不为远计预防,不出数年,曹、濮、济、郓蒙害必矣。

    今之所谓治水者,徒尔议论纷纭,咸无良策,水监之官,既非精选,知河之利害者百无一二。虽每年累驿而至,名为巡河,徒应故事,问地形之高下,则懵不知;访水势之利病,则非所习。既无实才,又不经练。乃或妄兴事端,劳民动众,阻逆水性,翻为后患。为今之计,莫若于汴梁置都水分监,妙选廉干、深知水利之人,专职其任,量存员数,频为巡视,谨其防护,可疏者疏之,可堙者堙之,可防者防之。职掌既专,则事功可立。较之河已决溢,民已被害,然后卤莽修治以劳民者,乌可同日而语哉?

    于是省令都水监议,检照大德十年正月省臣奏准,昨都水监升正三品,添官二员,铸分监印,巡视御河,修缺溃,疏浅涩,禁民船越次乱行者,今拟就令分巡提点修治。本监议:「黄河泛涨,止是一事,难与会通河有坝阐漕运分监守治为比。先为御河添官降印,兼提点黄河,若使专一,分监在彼,则有妨御河公事。况黄河已有拘该有司正官提调,自今莫若分监官吏以十月往,与各处官司巡视缺破,会计工物督治,比年终完,来春分监新官至,则一一交割,然后代还,庶不相误。」

    工部照大德九年黄河决徙,逼近汴梁,几至浸没。本处官司权宜开辟董盆口,分入巴河,以杀其势,遂使正河水缓,并趋支流。缘巴河旧隘不足吞伏,明年急遣萧都水等闭塞,而其势愈大,卒无成功,致连年为害,南至归德诸处,北至济宁地分,至今不息。本部议:「黄河为害,难同余水,欲为经远之计,非用通知古今水利之人专任其事,终无补益。河南宪司所言详悉,今都水监别无他见,止依旧例议拟未当。如量设官,精选廉干奉公、深知地形水势者,专任河防之职,往来巡视,以时疏塞,庶可除害。」省准令都水分监官专治河患,任满交代。

    仁宗延祐元年八月,河南等处行中书省言:「黄河涸露旧水泊污池,多为势家所据,忽遇泛溢,水无所归,遂致为害。由此观之,非河犯人,人自犯之。拟差知水利都水监官,与行省廉访司同相视,可以疏辟堤障,比至泛溢,先加修治,用力少而成功多。又汴梁路睢州诸处,决破河口数十,内开封县小黄村计会月堤一道,都水分监修筑障水堤堰,所拟不一。宜委请行省官与本道宪司、汴梁路都水分监官及州县正官,亲历按验,从长讲议。」由是委太常丞郭奉政、前都水监丞边承务、都水监卿朵兒只、河南行省石右丞、本道廉访副使站木赤、汴梁判官张承直,上自河阴,下至陈州,与拘该州县官一同沿河相视。开封县小黄村河口,测量比旧浅减六尺。陈留、通许、太康旧有蒲苇之地,后因闭塞西河、塔河诸水口,以便种莳,故他处连年溃决。各官公议:「治水之道,惟当顺其性之自然。尝闻大河自阳武、胙城由白马河间东北入海,历年既久,迁徙不常。每岁泛溢两岸,时有冲决,强为闭塞,正及农忙,科桩梢,发丁夫,动至数万,所费不可胜纪,其弊多端,郡县嗷嗷,民不聊生。盖黄河善迁徙,惟宜顺下疏泄。今相视上自河阴,下抵归德,经夏水涨,甚于常年,以小黄口分泄之故,并无冲决,此其明验也。详视陈州,最为低洼,濒河之地,今岁麦禾不收,民饥特甚,欲为拯救,奈下流无可疏之处。若将小黄村河口闭塞,必移患邻郡;决上流南岸,则汴梁被害;决下流北岸,则山东可忧。事难两全,当遗小就大。如免陈村差税,赈其饥民,陈留、通许、太康县被灾之家,依例取勘赈恤,其小黄村河口仍旧通流外,据修筑月堤,并障水堤,闭河口,别难拟议。」于是凡汴梁所辖州县河堤,或已修治,及当疏通与补筑者,条列具备。

    至五年正月,河北河南道廉访副使奥屯言:「近年河决杞县小黄村口,滔滔南流,莫能御遏,陈、颍濒河膏腴之地浸没,百姓流散。今水迫汴城,远无数里,傥值霖雨水溢,仓卒何以防御!方今农隙,宜为讲究,使水归故道,达于江、淮,不惟陈、颍之民得遂其生,窃恐将来浸灌汴城,其害匪轻。」于是大司农司下都水监移文汴梁分监修治,自六年二月十一日兴工,至三月九日工毕,总计北至槐疙疸两旧堤,南至窑务汴堤,通长二十里二百四十三步。创修护城堤一道,长七千四百四十三步,下地修堤,下广十六步,上广四步,高一丈,六十尺为一工。堤东二十步外取土,内河沟七处,深浅高下阔狭不一,计工二十五万三千六百八十,用夫八千四百五十三,除风雨妨工,三十日毕。内流水河沟,南北阔二十步,水深五尺。河内修堤,底阔二十四步,上广八步,高一丈五尺,积十二万尺,取土稍远,四十尺为一工,计三万工,用夫百人。每步用大桩二,计四十,各长一丈二尺,径四寸。每步杂草千束,计二万。每步签桩四,计八十,各长八尺,径三寸。水手二十,木匠二,大船二艘,梯一副,绳索毕备。

    七年七月,汴梁路言:「荥泽县六月十一日河决塔海庄东堤十步余,横堤两重,又缺数处。二十三日夜,开封县苏村及七里寺复决二处。」本省平章站马赤亲率本路及都水监官,并工修筑,于至治元年正月兴工,修堤岸四十六处,该役一百二十五万六千四百九十四工,凡用夫三万一千四百一十三人。

    文宗至顺元年六月,曹州济阴县河防官本县尹郝承务言:「六月五日,魏家道口黄河旧堤将决,不可修筑,以此差募民夫,创修护水月堤,东西长三百九步,下阔六步,高一丈。又缘水势瀚漫,复于近北筑月堤,东西长一千余步,下广九步,其功未竟。至二十一日,水忽泛溢,新旧三堤一时咸决,明日外堤复坏,急率民闭塞,而湍流迅猛,有蛇时出没于中,所下桩土,一扫无遗。又旧堤岁久,多有缺坏,差夫并工筑成二十余步。其魏家道口缺堤,东西五百余步,深二丈余,外堤缺口,东西长四百余步。又磨子口护水堤,低薄不足御水,东西长一千五百步。魏家道口卒未易修,先差夫补筑。磨子口七月十六日兴工,二十八日工毕。二十二日,按视至硃从马头西,旧堤缺坏,东西长一百七十余步,计料堤外贴筑五步,增高一丈二尺,与旧堤等,上广二步。于磨子口修堤夫内,摘差三百一十人,于是月二十三日入役,至闰七月四日工毕。」郝承务又言:「魏家道口砖固等村,缺破堤堰,累下桩土,冲洗不存,若复闭筑,缘缺堤周回皆泥淖,人不可居,兼无取土之处。又沛郡安乐等保,去岁旱灾,今复水涝,漂禾稼,坏室庐,民皆缺食,难于差倩。其不经水害村保民人,先已遍差补筑黄家桥、磨子口诸处堤堰,似难重役。如候秋凉水退,倩夫修理,庶苏民力。今冲破新旧堤七处,共长一万二千二百二十八步,下广十二步,上广四步,高一丈二尺,计用夫六千三百四人,桩九百九十,苇箔一千三百二十,草一万六千五束。六十尺为一工,无风雨妨工,度五十日可毕。」本县准言,至八月三十日差夫二千四百二十,关请郝承务督役。郝承务又言:「九月三日兴工修筑,至十八日大风,十九日雨,二十四日复雨,缘此辛马头、孙家道口障水堤堰又坏,计工役倍于元数,移文本县,添差二千人同筑。二十六日,元与成武定、陶二县分筑魏家道口八百二十步修完。十月二日,至辛马头、孙家道口,从实又量元缺堤,南北阔一百四十步,内水地五十步,深者至二丈,浅者不下八九尺,依元料用桩箔补筑,至七日完。又于本处创筑月堤一道,西北东南斜长一千六百二十七步,内成武、定陶分筑一百五十步,实筑一千四百七十七步,外有元料堌头魏家道口外堤未筑。即欲兴工,缘冬寒土冻,拟候来春,并工修理,官民两便。

    济州河

    济州河者,新开以通漕运也。世祖至元十七年七月,耿参政、阿里尚书奏:「为姚演言开河事,令阿合马与耆旧臣集议,以钞万锭为佣直,仍给粮食。」世祖从之。十八年九月,中书丞相火鲁火孙等奏:「姚总管等言,请免益都、淄莱、宁海三州一岁赋,入折佣直,以为开河之用。平章阿合马与诸老臣议,以为一岁民赋虽多,较之官给佣直,行之甚便。」遂从之。十月,火鲁火孙等奏:「阿八失所开河,经济州,而其地又有一河,傍有民田,开之甚便。臣等议,若开此河,阿八失所管一方屯田,宜移之他处,不阻水势。」世祖令移之。十二月,差奥鲁赤、刘都水及精算数者一人,给宣差印,往济州,定开河夫役,令大名、卫州新附军亦往助工。

    三十一年,御史台言:「胶、莱海道浅涩,不能行舟。」台官玉速帖木兒奏:「阿八失所开河,省遣牙亦速失来,谓漕船泛河则失少,泛海则损多。」既而漕臣囊加、万户孙伟又言:「漕海舟疾且便。」右丞麦术丁又奏:「斡奴兀奴凡三移文,言阿八失所开河,益少损多,不便转漕。水手军人二万,舟千艘,见闲不用,如得之,可岁漕百万石。昨奉旨,候忙古来共议,海道便,则阿八失河可废。今忙古已自海道运粮回,有一二南人自愿运粮万石,已许之。」囊加、孙万户复请用军验试海运,省院官暨众议:「阿八失河扬用水手五千、军五千、船千艘,畀扬州省教习漕运。今拟以此水手军人,就用平滦船,从利津海漕运。」世祖从之。阿八失所开河遂废。

    滏河

    滏河者,引滏水以通洺州城濠者也。

    至元五年十月,洺磁路言:「洺州城中,井泉咸苦,居民食用,多作疾,且死者众。请疏涤旧渠,置坝闸,引滏水分灌洺州城濠,以济民用。计会河渠东西长九百步,阔六尺,深三尺,二尺为工,役工四百七十五,民自备用器,岁二次放闸,且不妨漕事。」中书省准其言。

    广济渠

    广济渠在怀孟路,引沁水以达于河。世祖中统二年,提举王允中、大使杨端仁奉诏开河渠,凡募夫千六百五十一人,内有相合为夫者,通计使水之家六千七百余户,一百三十余日工毕。所修石堰,长一百余步,阔三十余步,高一丈三尺。石斗门桥,高二丈,长十步,阔六步。渠四道,长阔不一,计六百七十七里,经济源、河内、河阳、温、武陟五县,村坊计四百六十三处,渠成甚益于民,名曰广济。三年八月,中书省臣忽鲁不花等奏:「广济渠司言,沁水渠成,今已验工分水,恐久远权豪侵夺。」乃下诏依本司所定水分,已后诸人毋得侵夺。

    至文宗天历三年三月,怀庆路同知阿合马言:「天久亢旱,夏麦枯槁,秋谷种不入土,民匮于食。近因访问耆老,咸称丹水浇溉近山田土,居民深得其利,有沁水亦可溉田,中统间王学土亦为天旱,奉诏开此渠,募自愿人户,于太行山下沁口古迹,置分水渠口,开浚大河四道,历温、陟入黄河,约五百余里,渠成名曰广济。设官提调,遇旱则官为斟酌,验工多寡,分水浇溉,济源、河内、河阳、温、武陟五县民田三千余顷咸受其赐。二十余年后,因豪家截河起堰,立碾磨,壅遏水势,又经霖雨,渠口淤塞,堤堰颓圮。河渠司寻亦革罢,有司不为整治,因致废坏。今五十余年,分水渠口及旧渠迹,俱有可考,若蒙依前浚治,引水溉田,于民大便。可令河阳、河内、济源、温、武陟五县,使水人户自备工力,疏通分水渠口,立闸起堰,仍委谙知水利之人,多方区画。遇旱,视水缓急,撤闸通流,验工分水以灌溉;若霖雨泛涨,闭闸退还正流。禁治不得截水置碾磨,栽种稻田。如此,则涝旱有备,民乐趋利。请移文孟州、河内、武陟县委官讲议。」寻据孟州等处申,亲诣沁口,咨询耆老,言旧日沁水正河内筑土堰,遮水入广济渠,岸北虽有减水河道,不能吞伏,后值霖雨,荡没田禾,以此堵闭。今若枋口上连土岸,及于沁水正河置立石堰,与枋口相平,如遇水溢,闭塞闸口,使水漫流石堰,复还本河,又从减水河分杀其势,如此庶不为害。约会河阳、武陟县尹与耆老等议,若将旧广济渠依前开浚,减水河亦增开深阔,禁安磨碾,设立闸堰,自下使水,遇旱放闸浇田,值涝闭闸退水,公私便益。怀庆路备申工部牒,都水监回文本路,委官相视施行。

    三白渠

    京兆旧有三白渠,自元伐金以来,渠堰缺坏,土地荒芜。陕西之人虽欲种莳,不获水利,赋税不足,军兴乏用。太宗之十二年,梁泰奏:「请差拨人户牛具一切种莳等物,修成渠堰,比之旱地,其收数倍,所得粮米,可以供军。」太宗准奏,就令梁泰佩元降金牌,充宣差规措三白渠使,郭时中副之,直隶朝廷,置司于云阳县;所用种田户及牛畜,别降旨,付塔海绀不于军前应副。是月,敕喻塔海绀不:「近梁泰奏修三白渠事,可于汝军前所获有妻少壮新民,量拨二千户,及木工二十人,官牛内选肥腯齿小者一千头,内乳牛三百,以畀梁泰等。如不敷,于各千户、百户内贴补,限今岁十一月内交付数足,趁十二月入工。其耕种之人,所收之米,正为接济军粮。如发遣人户之时,或阙少衣装,于各千户、百户内约量支给,差军护送出境,沿途经过之处,亦为防送,毋致在逃走逸,验路程给以行粮,大口一升,小者半之。」

    洪口渠

    洪口渠在奉元路。英宗至治元年十月,陕西屯田府言:

    自秦、汉至唐、宋,年例八月差使水户,自泾阳县西仲山下截河筑洪堰,改泾水入白渠,下至泾阳县北白公斗门,分为三限,并平石限,盖五县分水之要所。北限入三原、栎阳、云阳,中限入高陵,南限入泾阳,浇溉官民田七万余亩。近至大三年,陕西行台御史王承德言,泾阳洪口展修石渠,为万世之利。由是会集奉元路三原、泾阳、临潼、高陵诸县,洎泾阳、渭南、栎阳诸屯官及耆老议,如准所言,展修石渠八十五步,计四百二十五尺,深二丈,广一丈五尺,计用石十二万七千五百尺,人日采石积方一尺,工价二两五钱,石工二百,丁夫三百,金火匠二,用火焚水淬,日可凿石五百尺,二百五十五日工毕。官给其粮食用具,丁夫就役使水之家,顾匠佣直使水户均出。陕西省议,计所用钱粮,不及二年之费,可谓一劳永逸,准所言便。都省准委屯田府达鲁花赤只里赤督工,自延祐元年二月十日发夫匠入役,至六月十九日委官言,石性坚厚,凿仅一丈,水泉涌出,近前续展一十七步,石积二万五千五百尺,添夫匠百人,日凿六百尺,二百四十二日可毕。

    文宗天历二年三月,屯田总管兼管河渠司事郭嘉议言:「去岁六月三日骤雨,泾水泛涨,无修洪堰及小龙口尽圮,水归泾,白渠内水浅,为此计用十四万九千五百十一工,役丁夫一千六百,度九十三日毕。于使水户内差拨,每夫就持麻一斤,铁一斤,系囤取泥索各一,长四十尺,草苫一,长七尺,厚二寸。」陕西省准屯田府照,洪口自秦至宋一百二十激,经由三限,自泾阳下至临潼五县,分流浇溉民田七万余顷,验田出夫千六百人,自八月一日修堰,至十月放水溉田,以为年例。近因奉元亢旱,五载失稔,人皆相食,流移疫死者十七八。今差夫又令就出用物,实不能办集。窃详泾阳水利,虽分三限引水溉田,缘三原等县地理遥远,不能依时周遍,泾阳北近,俱在上限,并南限中限,用水最便。今次修堰,除见在户依例差役,其逃亡之家合出夫数,宜令泾阳县近限水利户添差一人,官日给米一升,并工修治。省准出钞八百锭,委耀州同知李承事,洎本府总管郭嘉议及各处正官,计工役照时直籴米给散。李承事督夫修筑,至十一月十六日毕。

    扬州运河

    运河在扬州之北,宋时尝设军疏涤,世祖取宋之后,河渐壅塞。至元末年,江淮行省尝以为言,虽有旨浚治,有司奉行,未见实效。

    仁宗延祐四年十一月,两淮运司言:「盐课甚重,运河浅涩无源,止仰天雨,请加修治。」明年二月,中书移文河南省,选官洎运司有司官相视,会计工程费用。于是河南行省委都事张奉政及淮东道宣慰司官、运司官,会州县仓场官,遍历巡视,集议:河长二千三百五十里,有司差濒河有田之家,顾倩丁夫,开修一千八百六十九里;仓场盐司不妨办课,协济有司,开修四百八十二里。运司言:「近岁课额增多,而船灶户日益贫苦,宜令有司通行修治,省减官钱。」省臣奏准:诸色户内顾募丁夫万人,日支盐粮钱二两,计用钞二万锭,于运司盐课及减驳船钱内支用。差官与都水监、河南行省、淮东宣慰司官专董其事,廉访司体察,枢密院遣官镇遏,乘农隙并工疏治。

    练湖

    练湖在镇江。元有江南之后,豪势之家于湖中筑堤围田耕种,侵占既广,不足受水,遂致泛溢。世祖末年,参政暗都剌奏请依宋例,委人提调疏治,其侵占者验亩加赋。

    至治三年十二月,省臣奏:「江浙行省言,镇江运河全藉练湖之水为上源,官司漕运,供亿京师,及商贾贩载,农民来往,其舟楫莫不由此。宋时专设人夫,以时修浚。练湖潴蓄潦水,若运河浅阻,开放湖水一寸,则可添河水一尺。近年淤浅,舟楫不通,凡有官物,差民运递,甚为不便。委官相视,疏治运河,自镇江路至吕城坝,长百三十一里,计役夫万五百十三人,六十日可毕。又用三千余人浚涤练湖,九十日可完,人日支粮三升、中统钞一两。行省、行台分官监督。所用船物,今岁预备,来春兴工。合行事宜,依江浙行省所拟。」既得旨,都省移文江浙行省,委参政董中奉率合属正官亲临督役。于是董中奉言:「所委前都水少监崇明州知州任奉政、镇江路总管毛中议等议:练湖、运河此非一事,宜依假山诸湖农民取泥之法,用船千艘,船三人,用竹褷捞取淤泥,日可三载,月计九万载,三月之间,通取二十七万载,就用所取泥增筑湖岸。自镇江在城程公坝,至常州武进县吕城坝,河长百三十一里一百四十六步,拟开河面阔五丈,底阔三丈,深四尺,与见有水二尺,可积深六尺。所役夫于平江、镇江、常州、江阴州及建康路所辖溧阳州田多上户内差倩。若浚湖开河,二役并兴,卒难办集。宜趁农隙,先开运河,工毕就浚练湖。」省准所言,与都事王徵事等于泰定元年正月至镇江丹阳县,洎各监工官沿湖相视,上湖沙冈黄土,下湖茭根丛杂,泥亦坚硬,不可褷取。又议两役并兴,相离三百余里,往来监督,供给为难,愿以所督夫一万三千五百十二人,先开运河,期四十七日毕,次浚练湖,二十日可完。继有江南行台侍御史及浙西廉访司副使俱至,乃议首事运河,备文咨禀,遂于是月十七日入役。

    二月十八日,省臣奏:「开浚运河、练湖,重役也,宜依行省所议,仍令便宜从事。」后各监工官言:「已分运河作三坝,依元料深阔丈尺开浚,至三月四日工毕。数内平江昆山、嘉定二州,实役二十六日,常熟、吴江二州,长洲、吴县,实役二十八日,余皆役三十日,已于三月七日积水行舟。」又监修练湖官言:「任奉议指划元料,增筑堤堰及旧有土基,共增阔一丈二尺,平面至高底滩脚,增筑共量斜高二丈五尺。依中堰西石达东旧堤卧羊滩修筑,如旧堤高阔已及所料之上者,遇有崩缺,修筑令完。中堰西石达至五百婆堤西上增高土一尺,有缺亦补之。五百婆堤至马林桥堤水势稍缓,不须修治,其堤底间有渗漏者,窒塞之。三月六日破土,九日入役,至十一日工毕,实役三日。归勘任少监元料,开运河夫万五百十三人,六十日毕,浚练湖夫三千人,九十日毕,人日支钞一两、米三升,共该钞万八千一十四锭二十两,米二万七千二十一石六斗,实征夫万三千五百十二人,共役三十三日,支钞八千六百七十九锭三十六两,粮万三千十九石五斗八升。比附元料,省钞九千三百三十四锭三十四两,粮万四千二石二升。其练湖未毕,相视地形水势再议。」

    参政董中奉又言:「练湖旧有湖兵四十三人,添补五十七名,共百人,于本路州县苗粮三石之下、二石之上差充,专任修筑湖岸,设提领二员、壕寨二人、司吏三人,于有出身人内选用。」工部议:「练湖所设提领人等印信,即同湖兵,宜咨本省遍行议拟。」又镇江路言:「河、练湖今已开浚,若不设法关防,徒劳民力。除关本路达鲁花赤兀鲁失海牙总治其事,同知哈散、知事程郇专管启闭斗门。」行省从之。

    吴松江

    浙西诸山之水受之太湖,下为吴松江,东汇淀山湖以入海,而潮汐来往,逆涌浊沙,上泾河口,是以宋时设置撩洗军人,专掌修治。元既平宋,军士罢散,有司不以为务,势豪租占为荡为田,州县不得其人,辄行许准,以致湮塞不通,公私俱失其利久矣。

    至治三年,江浙省臣方以为言,就委嘉兴路治中高朝列、湖州路知事丁将仕同本处正官,体究旧曾疏浚通海故道,及新生沙涨碍水处所,商度开涤图呈。据丁知事等官按视讲究,合开浚河道五十五处。内常熟州九处,十三段,该工百三十二万一千五百六十二,昆山州十一处,九十五里,用工二万七千四百,役夫四百五十六,宜于本州有田一顷之上户内,验田多寡,算量里步均派,自备粮赴功疏浚。正月上旬兴工,限六十日工毕,二年一次举行。嘉定州三十五处,五百三十八里,该工百二十六万七千五十九,日支粮一升,计米万二千六百七十石五斗九升,日役夫二万一千一百一十七,六十日毕。工程浩大,米粮数多,乞依年例,劝率附河有田用水之家,自备口粮,佃户佣力开浚。奈本州连年被灾,今岁尤甚,力有不逮,宜从上司区处。高治中会集松江府各州县官按视,议合浚河渠,华亭县九处,计五百二十八里,该工九百六十八万四千八百八十二,役夫十六万一千四百一十四,人日支粮二升,计米十九万三千六百九十七石六斗四升。上海县十四处,计四百七十一里,该工千二百三十六万八千五十二,日役夫二万六千一百三十四,人日支粮二升,计二十四万七千三百六十一石四升,六十日工毕。官给之粮,佣民疏治。如下年丰稔,劝率有田之家,五十亩出夫一人,十亩之上验数合出,止于本保开浚。其权势之家,置立鱼簖并沙涂栽苇者,依上出夫。

    其上海、嘉定连年旱涝,皆缘河口湮塞,旱则无以灌溉,涝则不能疏泄,累致凶歉,官民俱病。至元三十年以后,两经疏辟,稍得丰稔。比年又复壅闭,势家愈加租占,虽得征赋,实失大利。上海县岁收官粮一十七万石,民粮三万余石,略举似延祐七年灾伤五万八千七百余石,至治元年灾伤四万九千余石,二年十万七千余石,水旱连年,殆无虚岁,不惟亏欠官粮,复有赈贷之费。近委官相视地形,讲议疏浚,其通海大江,未易遽治;旧有河港联络官民田土之间、藉以灌溉者,今皆填塞,必须疏通,以利耕种。欲令有田人户自为开浚,而工役浩繁,民力不能独成。由是议,上海、嘉定河港,宜令本处所管军民站灶僧道诸色有田者,以多寡出夫,自备粮修治,州县正官督役。其豪势租占荡田、妨水利者,并与除辟。本处民田税粮全免一年,官租减半。今秋收成,下年农隙举行,行省、行台、廉访司官巡镇。外据华亭、昆山、常熟州河港,比上海、嘉定缓急不同,难为一体,从各处劝农正官督有田之家,备粮并工修治。若遽兴工,阴阳家言癸亥年动土有忌,预为咨禀可否。

    至泰定元年十月十九日,右丞相旭迈杰等奏:「江浙省言,吴松江等处河道壅塞,宜为疏涤,仍立闸以节水势。计用四万余人,今岁十二月为始,至正月终,六十日可毕,用二万余人,二年可毕。其丁夫于旁郡诸色户内均差,依练湖例,给佣直粮食,行省、行台、廉访司并有司官同提调。臣等议,此事官民两便,宜从其请。若丁夫有余,止令一年毕。命脱欢答剌罕诸臣同提调,专委左丞朵兒只班及前都水任少监董役。」得旨,移文行省,准拟疏治。江浙省下各路发夫入役,至二年闰正月四日工毕。

    淀山湖

    太湖为浙西巨浸,上受杭、湖诸山之水,潴蓄之余,分汇为淀山湖,东流入海。

    世祖末年,参政暗都剌言:「此湖在宋时委官差军守之,湖旁余地,不许侵占,常疏其壅塞,以泄水势。今既无人管领,遂为势豪绝水筑堤,绕湖为田,湖狭不足潴蓄,每遇霖潦,泛溢为害。昨本省官忙古等兴言疏治,因受曹总管金而止。张参议、潘应武等相继建言,识者咸以为便。臣等议,此事可行无疑。然虽军民相参,选委廉干官提督,行省山住子、行院董八都见子、行台哈剌令亲诣相视,会计合用军夫拟禀。」世祖曰:「利益美事,举行已晚,其行之。」既而平章铁哥言:「委官相视,计用夫十二万,百日可毕。昨奏军民共役,今民丁数多,不须调军。」世祖曰:「有损有益,咸令均齐,毋自疑惑,其均科之。」

    至元三十一年,世祖崩,成宗即位。平章铁哥奏:「太湖、淀山湖昨尝奏过先帝,差倩民夫二十万疏掘已毕。今诸河日受两潮,渐致沙涨,若不依旧宋例,令军屯守,必致坐隳成功。臣等议,常时工役拨军,枢府犹且吝惜,屯守河道用军八千,必辞不遣。淀山湖围田赋粮二万石,就以募民夫四千,调军士四千与同屯守。立都水防田使司,职掌收捕海贼,修治河渠围田。」命伯颜察兒暨枢密院议毕闻奏。于是枢府言:「尝奏淀山湖在宋时设军屯守,范殿帅、硃、张辈必知其故,拟与省官集议定禀奏,有旨从之。乃集枢府官及范殿帅等共议,硃、张言:'宋时屯守河道,用手号军,大处千人,小处不下三四百,隶巡检司管领。'范殿帅言:'差夫四千,非动摇四十万户不可,若令五千军屯守,就委万户一员提调,事或可行。'臣等亦以为然,与都水巡防万户府职名,俾隶行院。」枢府官又言:「若与知源委之人询其详,候至都定议。」从之。

    盐官州海塘

    盐官州去海岸三十里,旧有捍海塘二,后又添筑咸塘,在宋时亦尝崩陷。成宗大德三年,塘岸崩,都省委礼部郎中游中顺,洎本省官相视,虚沙复涨,难于施力。至仁宗延祐己未、庚申间,海汛失度,累坏民居,陷地三十余里。其时省宪官共议,宜于州后北门添筑土塘,然后筑石塘,东西长四十三里,后以潮汐沙涨而止。

    至泰定即位之四年二月间,风潮大作,冲捍海小塘,坏州郭四里。杭州路言:「与都水庸田司议,欲于北地筑塘四十余里,而工费浩大,莫若先修咸塘,增其高阔,填塞沟港,且浚深近北备塘濠堑,用桩密钉,庶可护御。」江浙省准下本路修治。都水庸田司又言:「宜速差丁夫,当水入冲堵闭,其不敷工役,于仁和、钱塘及嘉兴附近州县诸色人户内斟酌差倩,即日沦没不已,旦夕诚为可虑。」工部议:「海岸崩摧重事也,宜移文江浙行省,督催庸田使司、盐运司及有司发丁夫修治,毋致侵犯城郭,贻害居民。」五月五日,平章秃满迭兒、茶乃、史参政等奏:「江浙省四月内,潮水冲破盐官州海岸,令庸田司官征夫修堵,又令僧人诵经,复差人令天师致祭。臣等集议,世祖时海岸尝崩,遣使命天师祈祀,潮即退,今可令直省舍人伯颜奉御香,令天师依前例祈祀。」制曰:「可。」既而杭州路又言:「八月以来,秋潮汹涌,水势愈大,见筑沙地塘岸,东西八十余步,造木柜石囤以塞其要处。本省左丞相脱欢等议,安置石囤四千九百六十,抵御锼啮,以救其急,拟比浙江立石塘,可为久远。计工物,用钞七十九万四千余锭,粮四万六千三百余石,接续兴修。」

    致和元年三月,省臣奏:「江浙省并庸田司官修筑海塘,作竹蘧篨,内实以石,鳞次垒叠以御潮势,今又沦陷入海,见图修治,倘得坚久之策,移文具报。臣等集议,此重事也,旦夕驾幸上都,分官扈从,不得圆议。今差户部尚书李家奴、工部尚书李嘉宾、枢密院属卫指挥青山、副使洪灏、宣政佥院南哥班与行省左丞相脱欢及行台、行宣政院、庸田使司诸臣,会议修治之方。合用军夫,除戍守州县关津外,酌量差拨,从便添支口粮。合役丁力,附近有田之民,及僧、道、也里可温、答失蛮等户内点倩。凡工役之时,诸人毋或沮坏,违者罪之。合行事务,提调官移文禀奏施行。」有旨从之。四月二十八日,朝廷所委官,洎行省台院及庸田司等官议:「大德、延祐欲建石塘未就。泰定四年春,潮水异常,增筑土塘,不能抵御,议置板塘,以水涌难施工,遂作蘧篨木柜,间有漂沉,欲踵前议,叠石塘以图久远。为地脉虚浮,比定海、浙江、海盐地形水势不同,由是造石囤于其坏处叠之,以救目前之急。已置石囤二十九里余,不曾崩陷,略见成效。」庸田司与各路官同议,东西接垒石囤十里,其六十里塘下旧河,就取土筑塘,凿东山之石以备崩损。

    文宗天历元年十一月,都水庸田司言:「八月十日至十九日,正当大汛,潮势不高,风平水稳。十四日,祈请天妃入庙,自本州岳庙东海北护岸鳞鳞相接。十五日至十九日,海岸沙涨,东西长七里余,南北广或三十步,或数十百步,渐见南北相接。西至石囤,已及五都,修筑捍海塘与盐塘相连,直抵岩门,障御石囤。东至十一都六十里塘,东至东大尖山嘉兴、平湖三路所修处海口。自八月一日至二日,探海二丈五尺;至十九日、二十日探之,先二丈者今一丈五尺,先一丈五尺者今一丈。西自六都仁和县界赭山、雷山为首,添涨沙涂,已过五都四都,盐官州廊东西二都,沙土流行,水势俱浅。二十日,复巡视自东至西岸脚涨沙,比之八月十七日渐增高阔。二十七日至九月四日大汛,本州岳庙东西,水势俱浅,涨沙东过钱家桥海岸,元下石囤木植,并无颓圮,水息民安。」于是改盐官州曰海宁州。

    龙山河道

    龙山河在杭州城外,岁久淤塞。武宗至大元年,江浙省令史裴坚言:「杭州钱塘江,近年以来为沙涂壅涨,潮水远去,离北岸十五里,舟楫不能到岸。商旅往来,募夫搬运十七八里,使诸物翔涌,生民失所,递运官物,甚为烦扰。访问宋时并江岸有南北古河一道,名龙山河,今浙江亭南至龙山闸约一十五里,粪坏填塞,两岸居民间有侵占。迹其形势,宜改修运河,开掘沙土,封闸搬载,直抵浙江,转入两处市河,免担负之劳,生民获惠。」省下杭州路相视,钱塘县城南上隅龙山河至横河桥,委系旧河,居民侵占,起建房屋,若疏通以接运河,公私大便。计工十五万七千五百六十六,日役夫五千二百五十二,度可三十日毕。所役夫于本路录事司、仁和、钱塘县富实之家差倩,就持筐檐锹应役。人日支官粮二升,该米三千一百五十一石三斗二升。河长九里三百六十二步,造石桥八,立上下二闸,计用钞一百六十三锭二十三两四钱七分七厘。省准咨请丞相脱脱总治其事,于仁宗延祐三年三月七日兴工,至四月十八日工毕。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