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史记(译文版)
  • 五帝本纪第一(注释翻译)
  • 夏本纪第二(注释翻译)
  • 殷本纪第三(注释翻译)
  • 周本纪第四(注释翻译)
  • 秦本纪第五(注释翻译)
  • 秦始皇本纪第六(注释翻译)
  • 项羽本纪第七(注释翻译)
  • 高祖本纪第八(注释翻译)
  • 吕太后本纪第九(注释翻译)
  • 孝文本纪第十(注释翻译)
  • 孝景本纪第十一(注释翻译)
  • 孝武本纪第十二(注释翻译)
  • 吴太伯世家第一(注释翻译)
  • 齐太公世家第二(注释翻译)
  • 鲁周公世家第三(注释翻译)
  • 燕召公世家第四(注释翻译)
  • 管蔡世家第五(注释翻译)
  • 陈杞世家第六(注释翻译)
  • 卫康叔世家第七(注释翻译)
  • 宋微子世家第八(注释翻译)
  • 晋世家第九(注释翻译)
  • 楚世家第十(注释翻译)
  • 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注释翻译)
  • 郑世家第十二(注释翻译)
  • 赵世家第十三(注释翻译)
  • 魏世家第十四(注释翻译)
  • 韩世家第十五(注释翻译)
  •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注释翻译)
  • 孔子世家第十七(注释翻译)
  • 陈涉世家第十八(注释翻译)
  • 外戚世家第十九(注释翻译)
  •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 荆燕世家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萧相国世家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曹相国世家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绛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五宗世家二十九(注释翻译)
  • 三王世家第三十(注释翻译)
  • 伯夷列传第一(注释翻译)
  • 管晏列传第二(注释翻译)
  • 老子韩非列传第三(注释翻译)
  • 司马穰苴列传第四(注释翻译)
  • 孙子吴起列传第五(注释翻译)
  • 伍子胥列传第六(注释翻译)
  • 仲尼弟子列传第七(注释翻译)
  • 商君列传第八(注释翻译)
  • 苏秦列传第九(注释翻译)
  • 张仪列传第十(注释翻译)
  • 樗里子甘茂列传第十一(注释翻译)
  • 穰侯列传第十二(注释翻译)
  • 白起王翦列传第十三(注释翻译)
  • 孟子荀卿列传第十四(注释翻译)
  • 孟尝君列传第十五(注释翻译)
  • 平原君虞卿列传第十六(注释翻译)
  • 公子列传第十七(注释翻译)
  • 春申君列传第十八(注释翻译)
  • 范睢蔡泽列传第十九(注释翻译)
  • 乐毅列传第二十(注释翻译)
  • 廉颇蔺相如列传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田单列传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鲁仲连邹阳列传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屈原贾生列传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吕不韦列传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刺客列传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李斯列传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蒙恬列传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张耳陈馀列传第二十九(注释翻译)
  • 魏豹彭越列传第三十(注释翻译)
  • 黥布列传第三十一(注释翻译)
  • 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注释翻译)
  • 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注释翻译)
  • 田儋列传第三十四(注释翻译)
  • 樊郦滕灌列传第三十五(注释翻译)
  • 张丞相列传第三十六(注释翻译)
  • 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注释翻译)
  • 傅靳蒯成列传第三十八(注释翻译)
  • 刘敬叔孙通列传第三十九(注释翻译)
  • 季布栾布列传第四十(注释翻译)
  • 袁盎晁错列传第四十一(注释翻译)
  • 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注释翻译)
  • 万石张叔列传第四十三(注释翻译)
  • 田叔列传第四十四(注释翻译)
  • 扁鹊仓公列传第四十五(注释翻译)
  • 吴王濞列传第四十六(注释翻译)
  • 魏其武安侯列传第四十七(注释翻译)
  • 韩长孺列传第四十八
  • 李将军列传第四十九(注释翻译)
  • 匈奴列传第五十(注释翻译)
  • 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注释翻译)
  • 平津侯主父列传第五十二(注释翻译)
  • 南越列传第五十三(注释翻译)
  • 东越列传第五十四(注释翻译)
  • 朝鲜列传第五十五(注释翻译)
  • 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注释翻译)
  • 司马相如列传第五十七(注释翻译)
  • 淮南衡山列传第五十八(注释翻译)
  • 循吏列传第五十九(注释翻译)
  • 汲郑列传第六十(注释翻译)
  • 儒林列传第六十一(注释翻译)
  • 酷吏列传第六十二(注释翻译)
  • 大宛列传第六十三(注释翻译)
  • 游侠列传第六十四(注释翻译)
  • 佞幸列传第六十五(注释翻译)
  • 滑稽列传第六十六(注释翻译)
  • 日者列传第六十七(注释翻译)
  • 龟策列传第六十八(注释翻译)
  • 货殖列传第六十九(注释翻译)
  •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注释翻译)
  • 礼书第一(注释翻译)
  • 乐书第二(注释翻译)
  • 律书第三(注释翻译)
  • 历书第四(注释翻译)
  • 天官书第五(注释翻译)
  • 封禅书第六(注释翻译)
  • 河渠书第七(注释翻译)
  • 平准书第八(注释翻译)
  • 报任安书(注释翻译)
  • 悲士不遇赋(注释翻译)
  • 封禅书第六(注释翻译)

    互联网 0
    刘洪涛  译注 
     
    【说明】按照《正义》解释,“封禅”的意思有两种说法:一是在泰山上封土为坛以祭天,称为封;在泰山下一处小山上清理出一块地面以祭地,称为禅。合称封禅。二是认为祭天的册文(符)要用银绳缠束,打结的地方封以金泥,加盖印玺,称为封,其余相同。不论何种解释,封禅的意思总的是指封泰山、禅梁父(或其他泰山下的小山)的祭祀天地活动。但《封禅书》的实际内容几乎包括了所有的神祀,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中解释说:“受命而王,封禅之符罕用,用则万灵罔不禋祀,追本诸神名山大川礼,作《封禅书》第六”。禋祀就是祭祀。封禅时,万灵同时受祀,因论封禅而追论诸神及名山大川的祭祀,这是司马迁写《封禅书》的基本设想。清·梁玉绳指责说“牵引郊社巡狩诸典礼,未免黩经。”是对司马迁本意缺乏了解的缘故。 
    至于对封禅由来的认识,近人有的认为“昉于秦始,侈于汉武”,有的认为“三代典礼,至秦而废灭无复存”,秦汉封禅的礼仪制度出于方士之口,是“假天以惑世”,“诬民而渎天”的妄说。总之认为古无封禅礼,秦汉以后人的说法都是靠不住的。《封禅书》开篇说道:“自古受命帝王曷尝不封禅?盖有无其应而用事者矣,未有睹符瑞而不臻乎泰山者也”。但由于仅在天下大治时才行封禅礼,而治世少,乱世多,所以,“远则千余载,近者数百载”始一举行。而“三年不为礼,礼必废;三年不为乐,乐必坏”,封禅的礼仪制度自然也就“阙然堙灭”了。这里明确讲了两层意思:一是封禅是一种古老的礼仪制度,并非“昉于秦始”;二是封禅礼仪的细节并不是“废灭”于秦,与秦始皇焚灭诗书、禁百家言无关。司马迁岂是妄言者?《封禅书》应该有资格作为我们了解汉以前礼制的重要资料。 
    《封禅书》的意义还在于,司马迁以愤懑之情,对汉代统治者,尤其是对汉武帝的滥祭淫祀,进行了委婉而充分的揭露和嘲笑,为后世治史者留下了光辉的典范。由《封禅书》的命题不难看出司马迁的本意不在于记述祭祀等礼制,而是为了对汉代弊政——围绕封禅的诸种活动——加以抨击。而班固《汉书》易名为《郊祀志》,如前所述,它的文既不限于郊祀(祭天为郊祀),于揭露封禅活动的主题也因而变得隐而不彰,可说是文、意两失,史、汉优劣,于此可见。至《晋书》定名为《礼志》,才算是正规的记述礼仪制度的篇名,从此可以看出,过去史家把制度史体的创始之功全部归于司马迁的八书,并不是贴切的说法,这原是一个不断摸索的过程。 
     
    自古以来受天命为帝王的人,何尝不封禅?大约没有必须的吉兆、瑞应就忙着行封禅礼的大有人在,而从来没有过已经出现了封禅必须的吉兆、瑞应而不到泰山去的人。有的人虽然承受天命当了帝王而治世的大功未能成就,有的身已至梁父而道德与封禅的盛举不侔,有的道德已侔而又无瑕行封禅礼,所以得行封禅的很少。《传》说:“三年不行礼,礼制必废;三年不举乐,乐必坏。”每逢盛世,则举行封禅礼以报答天的功德,衰世则停礼不行。远的千余年,近的数百年,所以封禅的仪式残缺以至堙灭,详细情形无法记录下来传闻后世了。 
    《尚书》说:舜在璇玑玉衡,以整齐七政。于是类祭于上帝,禋祭于六宗,望祭于山川,遍祭于群神。收取群后所持瑞玉,选择吉月吉日,会见四岳诸侯牧守,将所收瑞玉还给他们。当年二月,向东方巡察,到达岱宗。岱宗,就是泰山。焚烧柴薪为燎火,按次第望祭诸山川。于是觐见东后。东后,就是东方的诸侯。调合四时与月、日的相对误差,统一声律与度量衡,修饬五礼以及五玉、三帛、二生、一死等各等级人的贽见礼。五月,巡察到南岳。南岳,就是衡山。八月,巡察到西岳。西岳,就是华山。十一月,巡察到北岳,北岳,就是恒山。都与岱宗的礼仪相同。中岳,就是嵩高山,五年巡察一次。 
    禹沿用了这种巡察制度。其后十四世,到帝孔甲,有淫德,好神祀,神被亵渎,有二龙离去。此后三世,汤伐夏桀,想除去夏祭社神的神坛,以为不合适而止,作了名为《夏社》的文诰。此后八世,至帝太戊时,有桑、谷二木合为一株,生于庭院中,一个晚上长到拱把粗,太戊很是害怕。伊陟说:“妖不胜德,邪不压正。”太戊于是修德行善政,桑谷树自枯而死。伊陟将此事告知巫咸,巫咸记录为《咸又》四篇,巫咸的名子从此流传下来。此后十四世,帝武丁得傅说(yuè,月)为相国,殷朝重又兴盛起来,称为高宗。有野鸡,登上鼎耳而鸣,武丁害怕起来,祖己说:“修德就不用怕了。”武丁听从了他的话,帝位一直安宁无事。后五世,帝武乙由于怠慢神灵,遭雷震而死。后三世,帝纣淫乱,武王兴兵讨伐他。由此看来,开始时未尝不肃敬神祗,后来渐渐怠慢松懈了。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