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史记(译文版)
  • 五帝本纪第一(注释翻译)
  • 夏本纪第二(注释翻译)
  • 殷本纪第三(注释翻译)
  • 周本纪第四(注释翻译)
  • 秦本纪第五(注释翻译)
  • 秦始皇本纪第六(注释翻译)
  • 项羽本纪第七(注释翻译)
  • 高祖本纪第八(注释翻译)
  • 吕太后本纪第九(注释翻译)
  • 孝文本纪第十(注释翻译)
  • 孝景本纪第十一(注释翻译)
  • 孝武本纪第十二(注释翻译)
  • 吴太伯世家第一(注释翻译)
  • 齐太公世家第二(注释翻译)
  • 鲁周公世家第三(注释翻译)
  • 燕召公世家第四(注释翻译)
  • 管蔡世家第五(注释翻译)
  • 陈杞世家第六(注释翻译)
  • 卫康叔世家第七(注释翻译)
  • 宋微子世家第八(注释翻译)
  • 晋世家第九(注释翻译)
  • 楚世家第十(注释翻译)
  • 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注释翻译)
  • 郑世家第十二(注释翻译)
  • 赵世家第十三(注释翻译)
  • 魏世家第十四(注释翻译)
  • 韩世家第十五(注释翻译)
  •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注释翻译)
  • 孔子世家第十七(注释翻译)
  • 陈涉世家第十八(注释翻译)
  • 外戚世家第十九(注释翻译)
  •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 荆燕世家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萧相国世家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曹相国世家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绛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五宗世家二十九(注释翻译)
  • 三王世家第三十(注释翻译)
  • 伯夷列传第一(注释翻译)
  • 管晏列传第二(注释翻译)
  • 老子韩非列传第三(注释翻译)
  • 司马穰苴列传第四(注释翻译)
  • 孙子吴起列传第五(注释翻译)
  • 伍子胥列传第六(注释翻译)
  • 仲尼弟子列传第七(注释翻译)
  • 商君列传第八(注释翻译)
  • 苏秦列传第九(注释翻译)
  • 张仪列传第十(注释翻译)
  • 樗里子甘茂列传第十一(注释翻译)
  • 穰侯列传第十二(注释翻译)
  • 白起王翦列传第十三(注释翻译)
  • 孟子荀卿列传第十四(注释翻译)
  • 孟尝君列传第十五(注释翻译)
  • 平原君虞卿列传第十六(注释翻译)
  • 公子列传第十七(注释翻译)
  • 春申君列传第十八(注释翻译)
  • 范睢蔡泽列传第十九(注释翻译)
  • 乐毅列传第二十(注释翻译)
  • 廉颇蔺相如列传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田单列传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鲁仲连邹阳列传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屈原贾生列传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吕不韦列传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刺客列传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李斯列传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蒙恬列传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张耳陈馀列传第二十九(注释翻译)
  • 魏豹彭越列传第三十(注释翻译)
  • 黥布列传第三十一(注释翻译)
  • 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注释翻译)
  • 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注释翻译)
  • 田儋列传第三十四(注释翻译)
  • 樊郦滕灌列传第三十五(注释翻译)
  • 张丞相列传第三十六(注释翻译)
  • 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注释翻译)
  • 傅靳蒯成列传第三十八(注释翻译)
  • 刘敬叔孙通列传第三十九(注释翻译)
  • 季布栾布列传第四十(注释翻译)
  • 袁盎晁错列传第四十一(注释翻译)
  • 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注释翻译)
  • 万石张叔列传第四十三(注释翻译)
  • 田叔列传第四十四(注释翻译)
  • 扁鹊仓公列传第四十五(注释翻译)
  • 吴王濞列传第四十六(注释翻译)
  • 魏其武安侯列传第四十七(注释翻译)
  • 韩长孺列传第四十八
  • 李将军列传第四十九(注释翻译)
  • 匈奴列传第五十(注释翻译)
  • 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注释翻译)
  • 平津侯主父列传第五十二(注释翻译)
  • 南越列传第五十三(注释翻译)
  • 东越列传第五十四(注释翻译)
  • 朝鲜列传第五十五(注释翻译)
  • 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注释翻译)
  • 司马相如列传第五十七(注释翻译)
  • 淮南衡山列传第五十八(注释翻译)
  • 循吏列传第五十九(注释翻译)
  • 汲郑列传第六十(注释翻译)
  • 儒林列传第六十一(注释翻译)
  • 酷吏列传第六十二(注释翻译)
  • 大宛列传第六十三(注释翻译)
  • 游侠列传第六十四(注释翻译)
  • 佞幸列传第六十五(注释翻译)
  • 滑稽列传第六十六(注释翻译)
  • 日者列传第六十七(注释翻译)
  • 龟策列传第六十八(注释翻译)
  • 货殖列传第六十九(注释翻译)
  •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注释翻译)
  • 礼书第一(注释翻译)
  • 乐书第二(注释翻译)
  • 律书第三(注释翻译)
  • 历书第四(注释翻译)
  • 天官书第五(注释翻译)
  • 封禅书第六(注释翻译)
  • 河渠书第七(注释翻译)
  • 平准书第八(注释翻译)
  • 报任安书(注释翻译)
  • 悲士不遇赋(注释翻译)
  •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注释翻译)

    互联网 0
    郝永娟  译注 
     
    【说明】《太史公自序》是《史记》的最后一篇,是《史记》的自序,也是司马迁的自传,人们常称之为司马迁自作之列传。不仅一部《史记》总括于此,而且司马迁一生本末也备见于此。文章气势浩瀚,宏伟深厚,是研究司马迁及其《史记》的重要资料。 
    《自序》历述了太史公世谱家学之本末。从重黎氏到司马氏的千余年家世,其父司马谈重老庄之学术思想,司马迁本人成长经历,继父志为太史公,及其著述《史记》之始末,无不具备于篇中。但作者娓娓道来,错落有致,累如贯珠。叙写司马迁千余年家世,不过数百字,而系次井然。耕牧壮游,磊落奇迈的倜傥少年形象跃然纸上。父子执手流涕,以史相托付,场面又何其凝重。草创未就,横被腐刑,愤懑不平之辞,又使读者不禁掩卷叹息。特别是作者用相当篇幅序写六家的要旨,论道六经的要义,充分而深刻地反映了司马父子的学术思想。对儒、墨、名、法、道及阴阳六家的分析精辟透彻,入木三分,指陈得失,有若案断,虽历百世而无可比拟。 
    《自序》明述了作书之本旨,概述了各篇的写作旨趣。一般说来,书之为序其义有二:一曰,序者,绪也,所以助读者,使易得其端绪也。二曰,序者,次也,所以明篇次先后之义也。《自序》可以说是兼此二义。推本春秋,考信六艺,这一宗旨或殿于卷末,或冠于篇首,反复述明;又分别标明诸篇小序,申明为某事作某本纪,为某事作某年表等等,全书纲领体例,《自序》中莫不灿然明白。读者在读《史记》之前,须将《自序》篇熟读,深沉有得,然后可读诸纪、传、世家;读纪、传、世家若不得其解,仍须从《自序》中求得。这实乃司马迁在教人读《史记》的方法。其体制如《周易》的《系辞》,《毛诗》的《小序》,皆关系到一书的体要。清人牛运震曾评价:“《自序》高古庄重,其中精理微者,更奥衍宏深,一部《史记》精神命脉,俱见于此太史公出格文字。”(《史记评注》) 
    史记》自《黄帝本纪》起百三十篇,合而论之,总是一篇。篇终必须收束得尽,承载得起,意理要包括得完,气象更要笼罩得住。《史记》的最后一篇以自序世系开始,逐层卸下,中载六家、六经两论,气势已极隆,后又排出一百三十段,行行列列,整整齐齐,最后又总序一百三十篇总目,其可谓无往不收,无微不尽。其文势有如百川汇海,万壑朝宗,难怪乎后世之学士文人有望洋向若之叹了。 
     
    从前颛顼(zhuān  xū  专须)统治天下时,任命南正重掌管天文,北正黎掌管地理。唐虞之际,又让重、黎的后代继续掌管天文、地理,直到夏商时期,所以,重黎氏世代掌管天文地理。周朝时候,程林休甫就是他们的后裔。当周宣王时,重黎氏因失去官守而成为司马氏。司马氏世代掌管周史。周惠王和周襄王统治时期司马迁离开周都,到了晋国。后来,晋国中军元帅随会逃奔秦国,司马氏也迁居少梁。 
    自从司马氏离周到晋之后,族人分散各地,有的在卫国,有的在赵国,有的在秦国。在卫国的,做了中山国的相。在赵国的,以传授剑术理论而显扬于世,蒯聩(kuǎi  kuì 愧)就是他们的后代。在秦国的名叫司马错,曾与张仪发生争论,于是秦惠王派司马错率军攻打蜀国,攻取后,又让他做了蜀地郡守。司马错之孙司马靳,奉事武安君白起。而少梁已更名为夏阳。司马靳与武安君坑杀赵国长平军,回来后与武安君一起被赐死于杜邮,埋葬在华池。司马靳之孙司马昌,是秦国主管冶铸铁器的官员,生活在秦始皇时代。蒯聩玄孙司马卬(áng  昂),曾为武安君部将并带兵攻占朝歌。诸侯争相为王时,司马卬在殷地称王。汉王刘邦攻打楚霸王项羽之际,司马卬归降汉王,汉以殷地为河内郡。司马昌生司马无泽,司马无泽担任汉朝市长之职。无泽生司马喜,司马喜封爵五大夫,死后都埋葬在高门。司马喜生司马谈,司马谈做了太史公。 
     
    太史公从师唐都学习天文,从师杨何学习《易经》,从师黄子学习道家理论。太史公在建元至元封年间做官,他忧虑学者不能通晓各学派的要义而所学悖谬,于是论述阴阳、儒、墨、名、法和道德六家的要旨说: 
    《周易·系辞传》说:“天下人追求相同,而具体谋虑却多种多样;达到的目的相同,而采取的途径却不一样。”阴阳家、儒家、墨家、名家、法家和道家都是致力于如何达到太平治世的学派,只是他们所遵循依从的学说不是一个路子,有的显明,有的不显明罢了。我曾经在私下里研究过阴阳之术,发现它注重吉凶祸福的预兆,禁忌避讳很多,使人受到束缚并多有所畏惧,但阴阳家关于一年四季运行顺序的道理,是不可丢弃的。儒家学说广博但殊少抓住要领,花费了气力却很少功效,因此该学派的主张难以完全遵从;然而它所序列君臣父子之礼,夫妇长幼之别则是不可改变的。墨家俭啬而难以依遵,因此该派的主张不能全部遵循,但它关于强本节用的主张,则是不可废弃的。法家主张严刑峻法却刻薄寡恩,但它辨正君臣上下名分的主张,则是不可更改的。名家使人受约束而容易失去真实性;但它辩正名与实的关系,则是不能不认真察考的。道家使人精神专一,行动合乎无形之“道”,使万物丰足。道家之术是依据阴阳家关于四时运行顺序之说,吸收儒墨两家之长,撮取名、法两家之精要,随着时势的发展而发展,顺应事物的变化,树立良好风俗,应用于人事,无不适宜,意旨简约扼要而容易掌握,用力少而功效多。儒家则不是这样。他们认为君主是天下人的表率,君主倡导,臣下应和,君主先行,臣下随从。这样一来,君主劳累而臣下却得安逸。至于大道的要旨,是舍弃刚强与贪欲,去掉聪明智慧,将这些放置一边而用智术治理天下。精神过度使用就会衰竭,身体过度劳累就会疲惫,身体和精神受到扰乱,不得安宁,却想要与天地共长久,则是从未听说过的事。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