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史记(译文版)
  • 五帝本纪第一(注释翻译)
  • 夏本纪第二(注释翻译)
  • 殷本纪第三(注释翻译)
  • 周本纪第四(注释翻译)
  • 秦本纪第五(注释翻译)
  • 秦始皇本纪第六(注释翻译)
  • 项羽本纪第七(注释翻译)
  • 高祖本纪第八(注释翻译)
  • 吕太后本纪第九(注释翻译)
  • 孝文本纪第十(注释翻译)
  • 孝景本纪第十一(注释翻译)
  • 孝武本纪第十二(注释翻译)
  • 吴太伯世家第一(注释翻译)
  • 齐太公世家第二(注释翻译)
  • 鲁周公世家第三(注释翻译)
  • 燕召公世家第四(注释翻译)
  • 管蔡世家第五(注释翻译)
  • 陈杞世家第六(注释翻译)
  • 卫康叔世家第七(注释翻译)
  • 宋微子世家第八(注释翻译)
  • 晋世家第九(注释翻译)
  • 楚世家第十(注释翻译)
  • 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注释翻译)
  • 郑世家第十二(注释翻译)
  • 赵世家第十三(注释翻译)
  • 魏世家第十四(注释翻译)
  • 韩世家第十五(注释翻译)
  •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注释翻译)
  • 孔子世家第十七(注释翻译)
  • 陈涉世家第十八(注释翻译)
  • 外戚世家第十九(注释翻译)
  •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 荆燕世家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萧相国世家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曹相国世家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绛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五宗世家二十九(注释翻译)
  • 三王世家第三十(注释翻译)
  • 伯夷列传第一(注释翻译)
  • 管晏列传第二(注释翻译)
  • 老子韩非列传第三(注释翻译)
  • 司马穰苴列传第四(注释翻译)
  • 孙子吴起列传第五(注释翻译)
  • 伍子胥列传第六(注释翻译)
  • 仲尼弟子列传第七(注释翻译)
  • 商君列传第八(注释翻译)
  • 苏秦列传第九(注释翻译)
  • 张仪列传第十(注释翻译)
  • 樗里子甘茂列传第十一(注释翻译)
  • 穰侯列传第十二(注释翻译)
  • 白起王翦列传第十三(注释翻译)
  • 孟子荀卿列传第十四(注释翻译)
  • 孟尝君列传第十五(注释翻译)
  • 平原君虞卿列传第十六(注释翻译)
  • 公子列传第十七(注释翻译)
  • 春申君列传第十八(注释翻译)
  • 范睢蔡泽列传第十九(注释翻译)
  • 乐毅列传第二十(注释翻译)
  • 廉颇蔺相如列传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田单列传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鲁仲连邹阳列传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屈原贾生列传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吕不韦列传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刺客列传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李斯列传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蒙恬列传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张耳陈馀列传第二十九(注释翻译)
  • 魏豹彭越列传第三十(注释翻译)
  • 黥布列传第三十一(注释翻译)
  • 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注释翻译)
  • 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注释翻译)
  • 田儋列传第三十四(注释翻译)
  • 樊郦滕灌列传第三十五(注释翻译)
  • 张丞相列传第三十六(注释翻译)
  • 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注释翻译)
  • 傅靳蒯成列传第三十八(注释翻译)
  • 刘敬叔孙通列传第三十九(注释翻译)
  • 季布栾布列传第四十(注释翻译)
  • 袁盎晁错列传第四十一(注释翻译)
  • 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注释翻译)
  • 万石张叔列传第四十三(注释翻译)
  • 田叔列传第四十四(注释翻译)
  • 扁鹊仓公列传第四十五(注释翻译)
  • 吴王濞列传第四十六(注释翻译)
  • 魏其武安侯列传第四十七(注释翻译)
  • 韩长孺列传第四十八
  • 李将军列传第四十九(注释翻译)
  • 匈奴列传第五十(注释翻译)
  • 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注释翻译)
  • 平津侯主父列传第五十二(注释翻译)
  • 南越列传第五十三(注释翻译)
  • 东越列传第五十四(注释翻译)
  • 朝鲜列传第五十五(注释翻译)
  • 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注释翻译)
  • 司马相如列传第五十七(注释翻译)
  • 淮南衡山列传第五十八(注释翻译)
  • 循吏列传第五十九(注释翻译)
  • 汲郑列传第六十(注释翻译)
  • 儒林列传第六十一(注释翻译)
  • 酷吏列传第六十二(注释翻译)
  • 大宛列传第六十三(注释翻译)
  • 游侠列传第六十四(注释翻译)
  • 佞幸列传第六十五(注释翻译)
  • 滑稽列传第六十六(注释翻译)
  • 日者列传第六十七(注释翻译)
  • 龟策列传第六十八(注释翻译)
  • 货殖列传第六十九(注释翻译)
  •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注释翻译)
  • 礼书第一(注释翻译)
  • 乐书第二(注释翻译)
  • 律书第三(注释翻译)
  • 历书第四(注释翻译)
  • 天官书第五(注释翻译)
  • 封禅书第六(注释翻译)
  • 河渠书第七(注释翻译)
  • 平准书第八(注释翻译)
  • 报任安书(注释翻译)
  • 悲士不遇赋(注释翻译)
  • 日者列传第六十七(注释翻译)

    互联网 0

    范君石  译注 

     

    【说明】这是专记日者的类传。所谓日者,即古时占候卜筮的人。《墨子·贵义》说:“子墨子北之齐,遇日者。日者曰:‘帝以今日杀黑龙于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墨子不听,遂北,至淄水。墨子不遂而反焉。日者曰:‘我谓先生不可以北。’”司马贞《史记索隐》按:“名卜筮曰‘日者’以墨,所以卜筮占候时日通名‘日者’故也。” 

    《太史公自序》曰:“齐楚秦赵为日者,各有俗所用。欲循观其大旨,作《日者列传》”。然总览全文,篇中只叙楚人司马季主之事,未及齐秦赵诸国为日者事,与自序所言相异。对此,司马贞指出:“《汉书》曰:‘十篇缺,有录无书’。张晏曰:‘迁没之后,亡《景纪》、《武纪》、《礼书》、《乐书》、《兵书》、《将相表》、《三王世家》、《日者》、《龟策传》、《傅靳》等列传也’”。(《史记索隐》)日本泷川资言进一步考证说:“此篇有褚氏补传,则本传之成,必在少孙前,而非史公手笔。”(《史记会注考证》)此二人之言极是。 

    此篇的主旨是借日者之论讥讽尊官厚禄,斥其“事私利,枉主法,猎农民;以官为威,以法为机,求利逆暴,譬无异于操白刃劫人者”的丑恶面目,露其“盗贼发不能禁,夷貊不服不能慑,奸邪起不能塞,官秏乱不能治,四时不和不能调,岁谷不熟不能适”,不忠不才,妨贤窃位的腐朽本质。同时颂扬了日者隐居卜筮,导惑教愚,“微见德顺以除群害,以明天性,助上养下,多其功利”,有礼有德,不求宠荣的可贵精神。 

    全传侧重写司马季主与宋忠、贾谊的对话,语言描写突出。篇中反复推论,说理透辟,辞锋犀利,极富个性。并善于运用生动确切的比喻,增加语言的形象性和说服力,深刻地刻画了日者丰富的精神境界和鲜明的性格特征,勾勒了世之贪位慕禄者卑污、可憎的嘴脸。 

    对于手法运用娴熟,独具匠心,是本篇的另一特色。日者与窃位者,在作者笔下:一为凤凰,一为鸱枭;一为兰芷,一为蒿萧;一为骐骥,一为罢驴。贤者与不肖者,相互映衬,一褒一贬,爱憎分明。 

     

    自古以来承受天命的人方能成为国君,而君王的兴起又何尝不是用卜筮来取决于天命呢!这种情形在周朝尤为盛行,到了秦代还可以看到。代王入朝继承王位,也是听任于占卜者。至于卜官的出现,早在汉兴以来就已经有了。 

    司马季主是楚国人。他在长安东市卜卦。 

    宋忠此时任中大夫,贾谊任博士,一天二人一同外出洗沐,边走边谈,讨论讲习先王圣人的治道方法,广泛地探究世道人情,相视慨叹。贾谊说:“我听说古代的圣人,如不在朝做官,就必在卜者、医师行列之中。现在,我已见识过三公九卿及朝中士大夫,他们的才学人品都可说了解了。我们试着去看看卜者的风采吧。”二人即同车到市区去,在卜筮的馆子里游览。天刚下过雨,路上行人很少,司马季主正闲坐馆中,三四个弟子陪侍着他,正在讲解天地间的道理,日月运转的情形,阴阳吉凶的本源。两位大夫向司马季主拜了两拜。司马季主打量他们的状貌,好像是有知识的人,就还礼作答,叫弟子引他们就坐。坐定之后,司马季主重新疏解前面讲的内容,分析天地的起源与终止,日月星辰的运行法则,区分仁义的差别关系,列举吉凶祸福的朕兆,讲了数千言,无不顺理成章。 

    宋忠、贾谊十分惊异而有所领悟,整理冠带,端正衣襟,恭敬地坐着,说:“我看先生的容貌,听先生的谈吐,晚辈私下观看当今之世,还未曾见到过。现在,您为什么地位如此低微,为什么职业如此污浊? 

    司马季主捧腹大笑说:“看两位大夫好像是有道术的人,现在怎么会说出这种浅薄的话,措辞这样粗野呢?你们所认为的贤者是什么样的人呢?所认为高尚的人是谁呢?凭什么将长者视为卑下污浊呢?” 

    两位大夫说:“高官厚禄,是世人所认为高尚的,贤能的人占据那种地位。如今先生所处的不是那种地位,所以说是低微的。所言不真实,所行不灵验,所取不恰当,所以说是污浊的。卜筮者,是世俗所鄙视的。世人都说:‘卜者多用夸大怪诞之辞,来迎合人们的心意;虚假抬高人们的禄命,来取悦人心;编造灾祸,以使人悲伤;假借鬼神,以骗尽钱财;贪求酬谢,以利于自身。’这都是我们认为可耻的行径,所以说是低微污浊的。” 

    司马季主说:“二位暂且安坐。你们见过那披发童子吧?日月照着,他们就走路;不照,他们就不走。问他们日月之食和人事吉凶,就不能解释说明。由此看来,能识别贤与不肖的人太少了。 

    1 2 3 4 5 6 7 8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