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史记(译文版)
  • 五帝本纪第一(注释翻译)
  • 夏本纪第二(注释翻译)
  • 殷本纪第三(注释翻译)
  • 周本纪第四(注释翻译)
  • 秦本纪第五(注释翻译)
  • 秦始皇本纪第六(注释翻译)
  • 项羽本纪第七(注释翻译)
  • 高祖本纪第八(注释翻译)
  • 吕太后本纪第九(注释翻译)
  • 孝文本纪第十(注释翻译)
  • 孝景本纪第十一(注释翻译)
  • 孝武本纪第十二(注释翻译)
  • 吴太伯世家第一(注释翻译)
  • 齐太公世家第二(注释翻译)
  • 鲁周公世家第三(注释翻译)
  • 燕召公世家第四(注释翻译)
  • 管蔡世家第五(注释翻译)
  • 陈杞世家第六(注释翻译)
  • 卫康叔世家第七(注释翻译)
  • 宋微子世家第八(注释翻译)
  • 晋世家第九(注释翻译)
  • 楚世家第十(注释翻译)
  • 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注释翻译)
  • 郑世家第十二(注释翻译)
  • 赵世家第十三(注释翻译)
  • 魏世家第十四(注释翻译)
  • 韩世家第十五(注释翻译)
  •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注释翻译)
  • 孔子世家第十七(注释翻译)
  • 陈涉世家第十八(注释翻译)
  • 外戚世家第十九(注释翻译)
  •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 荆燕世家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萧相国世家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曹相国世家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绛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五宗世家二十九(注释翻译)
  • 三王世家第三十(注释翻译)
  • 伯夷列传第一(注释翻译)
  • 管晏列传第二(注释翻译)
  • 老子韩非列传第三(注释翻译)
  • 司马穰苴列传第四(注释翻译)
  • 孙子吴起列传第五(注释翻译)
  • 伍子胥列传第六(注释翻译)
  • 仲尼弟子列传第七(注释翻译)
  • 商君列传第八(注释翻译)
  • 苏秦列传第九(注释翻译)
  • 张仪列传第十(注释翻译)
  • 樗里子甘茂列传第十一(注释翻译)
  • 穰侯列传第十二(注释翻译)
  • 白起王翦列传第十三(注释翻译)
  • 孟子荀卿列传第十四(注释翻译)
  • 孟尝君列传第十五(注释翻译)
  • 平原君虞卿列传第十六(注释翻译)
  • 公子列传第十七(注释翻译)
  • 春申君列传第十八(注释翻译)
  • 范睢蔡泽列传第十九(注释翻译)
  • 乐毅列传第二十(注释翻译)
  • 廉颇蔺相如列传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田单列传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鲁仲连邹阳列传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屈原贾生列传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吕不韦列传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刺客列传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李斯列传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蒙恬列传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张耳陈馀列传第二十九(注释翻译)
  • 魏豹彭越列传第三十(注释翻译)
  • 黥布列传第三十一(注释翻译)
  • 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注释翻译)
  • 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注释翻译)
  • 田儋列传第三十四(注释翻译)
  • 樊郦滕灌列传第三十五(注释翻译)
  • 张丞相列传第三十六(注释翻译)
  • 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注释翻译)
  • 傅靳蒯成列传第三十八(注释翻译)
  • 刘敬叔孙通列传第三十九(注释翻译)
  • 季布栾布列传第四十(注释翻译)
  • 袁盎晁错列传第四十一(注释翻译)
  • 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注释翻译)
  • 万石张叔列传第四十三(注释翻译)
  • 田叔列传第四十四(注释翻译)
  • 扁鹊仓公列传第四十五(注释翻译)
  • 吴王濞列传第四十六(注释翻译)
  • 魏其武安侯列传第四十七(注释翻译)
  • 韩长孺列传第四十八
  • 李将军列传第四十九(注释翻译)
  • 匈奴列传第五十(注释翻译)
  • 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注释翻译)
  • 平津侯主父列传第五十二(注释翻译)
  • 南越列传第五十三(注释翻译)
  • 东越列传第五十四(注释翻译)
  • 朝鲜列传第五十五(注释翻译)
  • 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注释翻译)
  • 司马相如列传第五十七(注释翻译)
  • 淮南衡山列传第五十八(注释翻译)
  • 循吏列传第五十九(注释翻译)
  • 汲郑列传第六十(注释翻译)
  • 儒林列传第六十一(注释翻译)
  • 酷吏列传第六十二(注释翻译)
  • 大宛列传第六十三(注释翻译)
  • 游侠列传第六十四(注释翻译)
  • 佞幸列传第六十五(注释翻译)
  • 滑稽列传第六十六(注释翻译)
  • 日者列传第六十七(注释翻译)
  • 龟策列传第六十八(注释翻译)
  • 货殖列传第六十九(注释翻译)
  •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注释翻译)
  • 礼书第一(注释翻译)
  • 乐书第二(注释翻译)
  • 律书第三(注释翻译)
  • 历书第四(注释翻译)
  • 天官书第五(注释翻译)
  • 封禅书第六(注释翻译)
  • 河渠书第七(注释翻译)
  • 平准书第八(注释翻译)
  • 报任安书(注释翻译)
  • 悲士不遇赋(注释翻译)
  • 朝鲜列传第五十五(注释翻译)

    互联网 0

    王延海  译注 

     

    【说明】此传名为《朝鲜列传》,实则只写卫满及其子孙之事,着重记述朝鲜变为汉朝四郡的过程,显示了朝鲜与中国密切的历史关系。 

    文中记事简约,但事情原委交待极清楚。作者善用对照写法,写涉何出使,又写卫山出使;写卫山被诛,即写公孙遂被诛;写楼船之疑,则续以左将军之疑等,两两对照,“节节相配,段段相生,极递换脱卸之妙”,“在诸传中,又是一格”(李景星《史记评议》)。本传的“太史公曰”,采用押韵之语,韵味深长,增强了本文的文学情趣。 

     

    朝鲜王卫满,原是燕国人。最初,在燕国全盛的时候,曾经攻取真番、朝鲜,让它们归属燕国,并为它们设置官吏,在边塞修筑防御城堡。后来秦国灭掉燕国,朝鲜就成了辽东郡以外的边界国家。汉朝建国后,因为朝鲜离得远,难以防守,所以重新修复辽东郡从前的那些关塞,一直到浿水为界,属燕国管辖。后来燕王卢绾造反,跑到了匈奴。卫满也流亡于外,聚集了一千多个同党之人,梳着椎形发髻,穿上蛮夷服装,在东方走出塞外,渡过浿水,居住到秦国原来的空旷之地名叫上下鄣的地方,并逐渐地役使真番、朝鲜蛮夷以及原来的燕国和齐国的逃亡者,使他们归属自己,在他们当中称王,,建都在王险城。 

    正当汉惠帝和高后时代,天下刚刚安定,辽东郡的太守就约定卫满做汉朝的外臣,保护边塞以外的蛮夷,不要让他们到边境来骚扰抢夺;各位蛮夷的首领想到汉朝进见天子,不要禁止。辽东太守把这情况报告天子知道,天子同意这个条件。因此,卫满得以凭借他的兵威和财物侵略、招降他周围的小国,真番、临屯都来投降归属卫满,他统辖的地区方圆数千里。 

    卫满把统治权传给儿子,再传到孙子右渠手中,这时被朝鲜所引诱来的汉朝人越来越多,而右渠又不曾去进见汉朝天子。真番周围许多小国想上书要求拜见汉朝天子,却又被阻塞,无法让天子知道这一请求。元封二年(前109),汉朝派涉何责备和告知右渠,但右渠终究不肯接受汉朝的诏命。涉何离开朝鲜,来到边界,面对浿水,就派驾车的车夫刺杀了护送涉何的朝鲜裨小王,然后立即渡河,疾驰而回,进入汉朝边塞。于是回到京城向天子报告:“我杀了朝鲜的一个将军。”天子认为他有杀死朝鲜将军的美名,就不再追究他的过失,却授予他辽东东部都尉的官职。朝鲜怨恨涉何,调兵偷袭,杀了涉何。 

    汉朝天子下令招募被赦免罪过的犯人去攻打朝鲜。元封二年秋天,汉朝派楼船将军杨仆从齐地乘船渡过渤海,共率领五万大兵;左将军荀彘率兵走出辽东郡,去讨伐右渠。右渠调兵据守在险要的地方,抵抗汉朝军队。左将军的名字叫多的卒正首先率辽东兵进击敌人,结果队伍失败而走散了,多数人跑回来,他因犯了军法而被杀。楼船将军率领齐地兵士七千人,首先到达王险城。右渠守城,探听到楼船将军军队少的消息,就出城攻打楼船将军,楼船将军的军队失败而四散奔逃。杨仆将军失去了军队,逃到山中藏了十多天,逐渐找回四散的兵卒,重新聚集到一起。左将军荀彘攻击驻守浿水西边的朝鲜军队,未能从前面攻破敌军。 

    天子因为两将军没能取得军事胜利,就派卫山凭借兵威前去明告右渠。右渠会见了汉朝使者,叩头谢罪:“愿意投降,只怕杨、荀二将军用欺诈的手段杀死我。如今我看到了表示诚信的符节,请允许我们投降归顺。”右渠就派遣太子去汉朝谢罪,献上五千匹马,又向在朝鲜的汉军赠送军粮。有一万多朝鲜民众,手里拿着兵器,正要渡过浿水,使者和左将军怀疑朝鲜人叛变,说太子已投降归顺,应当命令人们不要携带兵器。太子也怀疑汉朝使者和左将军要欺骗和杀害自己,于是就不再渡河,又领朝鲜民众归去。卫山回到京城向天子报告,天子杀了卫山。 

    左将军攻破浿水上的朝鲜军队,才向前进,直到王险城下,包围了城的西北地方。楼船将军也前去会师,驻军城南。右渠于是坚守王险城,几个月过去了,汉军也未能攻下王险城。 

    左将军一向在宫中侍奉皇上,得宠。他所率领的是燕国和代国的士卒,很凶悍,又趁着打了胜仗的机会,军中的多数战士都很骄傲。楼船将军率领齐兵,渡海打仗,本来就有许多失败伤亡;他们先前和右渠交战时,遭受了困难和耻辱,伤亡很多士卒,士卒都恐惧,将官的心中也觉惭愧,在他们包围右渠时,楼船将军经常手持议和的符节。左将军竭力进攻敌城,朝鲜的大臣就暗中寻机和楼船将军联系,商量朝鲜投降的事,双方往来会谈,还没有作出决定。左将军屡次同楼船将军商定同时进击的日期,楼船将军想尽快与朝鲜达成降约,所以不派兵与左将军会合。左将军也派人去寻机让朝鲜投降,朝鲜不肯降左将军,而心中想归附楼船将军。因此,两位将军不能相互协调,共同对敌。左将军心想楼船将军从前打败仗的罪过。如今又同朝鲜大臣私下友好,而朝鲜又不肯投降,就怀疑楼船将军有造反阴谋,只是未敢采取行动。天子说将帅无能,不久前我才派卫山去晓谕右渠投降,右渠派遣太子来谢罪,而卫山这个使者却不能专一果断地处理事情,同左将军的计谋皆出现了失误,终于毁坏了朝鲜投降的约定。现在两将军围攻王险城,又相互违背而不能一致行动,因此长时间不能解决问题。派遣济南太守公孙遂前去纠正他们的错误,如有方便有利的机会,可以随时自行处理事务。公孙遂到达朝鲜后,左将军说:“朝鲜早就可以攻下了,现在还未攻下是有原因的。”他又说了同楼船将军约定进军日期;而楼船将军不来会师的事,并把他一向怀疑楼船将军谋反的想法都告诉了公孙遂,说:“现在到了这种地步还不逮捕他,恐怕会成为大害,不仅是楼船将军要谋反,而且他又要联合朝鲜一起来消灭我军。”公孙遂也认为是这样,就用符节召楼船将军来左将军军营中商量事情,当场命令左将军的部下捉拿楼船将军,并把他的军队合并到左将军手下,然后把这件事报告了汉天子。天子杀了公孙遂。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