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元史
  • 元史卷一本纪第一太祖
  • 元史卷二本纪第二太宗
  • 元史卷三本纪第三宪宗
  • 元史卷四本纪第四世祖一
  • 元史卷五本纪第五世祖二
  • 元史卷六本纪第六世祖三
  • 元史卷七本纪第七世祖四
  • 元史卷八本纪第八世祖五
  • 元史卷九本纪第九世祖六
  • 元史卷一十本纪第十世祖七
  • 元史卷一十一本纪第十一世祖八
  • 元史卷一十二本纪第十二世祖九
  • 元史卷一十三本纪第十三世祖十
  • 元史卷一十四本纪第十四世祖十一
  • 元史卷一十五本纪第十五世祖十二
  • 元史卷一十六本纪第十六世祖十三
  • 元史卷一十七本纪第十七世祖十四
  • 元史卷一十八本纪第十八成宗一
  • 元史卷一十九本纪第十九成宗二
  • 元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成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一本纪第二十一成宗四
  • 元史卷二十二本纪第二十二武宗一
  • 元史卷二十三本纪第二十三武宗二
  • 元史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仁宗一
  • 元史卷二十五本纪第二十五仁宗二
  • 元史卷二十六本纪第二十六仁宗三
  • 元史卷二十七本纪第二十七英宗一
  • 元史卷二十八本纪第二十八英宗二
  • 元史卷二十九本纪第二十九泰定帝一
  • 元史卷三十本纪第三十泰定帝二
  • 元史卷三十一本纪第三十一明宗
  • 元史卷三十二本纪第三十二文宗一
  • 元史卷三十三本纪第三十三文宗二
  • 元史卷三十四本纪第三十四文宗三
  • 元史卷三十五本纪第三十五文宗四
  • 元史卷三十六本纪第三十六文宗五
  • 元史卷三十七本纪第三十七宁宗
  • 元史卷三十八本纪第三十八顺帝一
  • 元史卷三十九本纪第三十九顺帝二
  • 元史卷四十本纪第四十顺帝三
  • 元史卷四十一本纪第四十一顺帝四
  • 元史卷四十二本纪第四十二顺帝五
  • 元史卷四十三本纪第四十三顺帝六
  • 元史卷四十四本纪第四十四顺帝七
  • 元史卷四十五本纪第四十五顺帝八
  • 元史卷四十六本纪第四十六顺帝九
  • 元史卷四十七本纪第四十七顺帝十
  • 元史卷四十八志第一天文一
  • 元史卷四十九志第二天文二
  • 元史卷五十志第三上五行一
  • 元史卷五十一志第三下五行二
  • 元史卷五十二志第四历一
  • 元史卷五十三志第五历二
  • 元史卷五十四志第六历三
  • 元史卷五十五志第七历四
  • 元史卷五十六志第八历五
  • 元史卷五十七志第九历六
  • 元史卷五十八志第十地理一
  • 元史卷五十九志第十一地理二
  • 元史卷六十志第十二地理三
  • 元史卷六十一志第十三地理四
  • 元史卷六十二志第十四地理五
  • 元史卷六十三志第十五地理六
  • 元史卷六十四志第十六河渠一
  • 元史卷六十五志第十七上河渠二
  • 元史卷六十六志第十七下河渠三
  • 元史卷六十七志第十八礼乐一
  • 元史卷六十八志第十九礼乐二
  • 元史卷六十九志第二十礼乐三
  • 元史卷七十志第二十一礼乐四
  • 元史卷七十一志第二十二礼乐五
  • 元史卷七十二志第二十三祭祀一
  • 元史卷七十三志第二十四祭祀二
  • 元史卷七十四志第二十五祭祀三
  • 元史卷七十五志第二十六祭祀四
  • 元史卷七十六志第二十七祭祀五
  • 元史卷七十七志第二十七下祭祀六
  • 元史卷七十八志第二十八舆服一
  • 元史卷七十九志第二十九舆服二
  • 元史卷八十志第三十舆服三
  • 元史卷八十一志第三十一选举一
  • 元史卷八十二志第三十二选举二
  • 元史卷八十三志第三十三选举三
  • 元史卷八十四志第三十四选举四
  • 元史卷八十五志第三十五百官一
  • 元史卷八十六志第三十六百官二
  • 元史卷八十七志第三十七百官三
  • 元史卷八十八志第三十八百官四
  • 元史卷八十九志第三十九百官五
  • 元史卷九十志第四十百官六
  • 元史卷九十一志第四十一上百官七
  • 元史卷九十二志第四十一下百官八
  • 元史卷九十三志第四十二食货一
  • 元史卷九十四志第四十三食货二
  • 元史卷九十五志第四十四食货三
  • 元史卷九十六志第四十五上食货四
  • 元史卷九十七志第四十五下食货五
  • 元史卷九十八志第四十六兵一
  • 元史卷九十九志第四十七兵二
  • 元史卷一百志第四十八兵三
  • 元史卷一百一志第四十九兵四
  • 元史卷一百二志第五十刑法一
  • 元史卷一百三志第五十一刑法二
  • 元史卷一百四志第五十二刑法三
  • 元史卷一百五志第五十三刑法四
  • 元史卷一百六表第一后妃表
  • 元史卷一百七表第二宗室世系表
  • 元史卷一百八表第三诸王表
  • 元史卷一百九表第四诸公主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表第五上三公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一表第五下三公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二表第六上宰相年表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三表第六下宰相年表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四列传第一后妃一
  • 元史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二睿宗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六列传第三后妃二
  • 元史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四
  • 元史卷一百一十八列传第五
  • 元史卷一百一十九列传第六
  • 元史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七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八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九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十
  • 元史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二十七列传第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二十
  • 元史卷一百三十四列传第二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二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三十八列传第二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三十九列传第二十六
  • 元史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二十七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二十八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二列传第二十九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三列传第三十
  • 元史卷一百四十四列传第三十一
  • 元史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二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三十三
  • 元史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三十四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三十五
  • 元史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三十六
  • 元史卷一百五十列传第三十七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三十八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三十九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四十
  • 元史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四十一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二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四十三
  • 元史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四十四
  • 元史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四十五
  • 元史卷一百五十九列传第四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六十列传第四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一列传第四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四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五十
  • 元史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五列传第五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五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六十七列传第五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五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六十九列传第五十六
  • 元史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七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五十八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二列传第五十九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六十
  • 元史卷一百七十四列传第六十一
  • 元史卷一百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二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六十三
  • 元史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六十四
  • 元史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六十五
  • 元史卷一百七十九列传第六十六
  • 元史卷一百八十列传第六十七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六十八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六十九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七十
  • 元史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七十一
  • 元史卷一百八十五列传第七十二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七十三
  • 元史卷一百八十七列传第七十四
  • 元史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七十五
  • 元史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七十六儒学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列传第七十七儒学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七十八良吏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七十九良吏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八十忠义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一忠义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二忠义三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八十三忠义四
  • 元史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八十四孝友一
  • 元史卷一百九十八列传第八十五孝友二
  • 元史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八十六隐逸
  • 元史卷二百列传第八十七列女一
  • 元史卷二百一列传第八十八列女二
  • 元史卷二百二列传第八十九释老
  • 元史卷二百三列传第九十方技(工艺附)
  • 元史卷二百四列传第九十一宦者
  • 元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二奸臣
  • 元史卷二百六列传第九十三叛臣
  • 元史卷二百七列传第九十四逆臣
  • 元史卷二百八列传第九十五外夷一
  • 元史卷二百九列传第九十六外夷二
  • 元史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九十七外夷三
  • 附录:进元史表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中书左丞相兼太子少师、宣国公臣李善长等言
  • 元史卷三十二本纪第三十二文宗一

    互联网 0

      文宗圣明元孝皇帝,讳图帖睦尔,武宗之次子,明宗之弟也。母曰文献昭圣皇后,唐兀氏。大德三年,武宗总兵北边,帝以八年春正月癸亥生。

    十一年,武宗入继大统。至大四年,武宗崩,传位于弟仁宗。延祐三年,丞相铁木迭兒等议立英宗为皇太子,明宗以武宗长子,乃出之,居于朔漠。及英宗即位,铁木迭兒复为丞相,怀私固宠,构衅骨肉,诸王大臣,莫不自危。至治元年五月,中政使咬住告脱欢察兒等交通亲王,于是出帝居于海南。三年六月,英宗在上都,谓丞相拜住曰:「朕兄弟实相友爱,曩以小人谮诉,俾居远方,当亟召还,明正小人离间之罪。」未几,铁失、也先铁木兒等为逆,而晋王遂立为皇帝,改元泰定。召帝于海南之琼州,还至潭州,复命止之。居数月,乃还京师。十月,封怀王,赐黄金印。二年正月,又命出居于建康,以殊祥院使也先捏掌其卫士。初,晋王既为皇帝,以内史倒剌沙为中书平章政事,遂为丞相,狡愎自用,灾异数见,而帝兄弟播越南北,人心思之。

    致和元年春,大驾出畋柳林,以疾还宫。诸王满秃、阿马剌台,太常礼仪使哈海,宗正扎鲁忽赤阔阔出等,与佥枢密院事燕铁木兒谋曰:「今主上之疾日臻,将往上都。如有不讳,吾党扈从者执诸王、大臣杀之。居大都者,即缚大都省、台官,宣言太子已至,正位宸极,传檄守御诸关,则大事济矣。」

    三月,大驾至上都,满秃、阔阔出等扈从。西安王阿剌忒纳失里居守,燕铁木兒亦留大都。时也先捏私至上都,与倒剌沙等图弗利于帝,乃遣宗正扎鲁忽赤雍古台迁帝居江陵。

    七月庚午,泰定皇帝崩于上都。倒剌沙及梁王王禅、辽王脱脱,因结党害政,人皆不平。时燕铁木兒实掌大都枢密符印,谋于西安王阿剌忒纳失里,阴结勇士,以图举义。八月甲午,黎明,百官集兴圣宫,燕铁木兒率阿剌铁木兒、孛伦赤等十七人,兵皆露刃,号于众曰:「武宗皇帝有圣子二人,孝友仁文,天下正统当归之。今尔一二臣,敢紊邦纪,有不顺者斩!」乃手缚平章政事乌伯都剌、伯颜察兒,分命勇士执中书左丞朵朵,参知政事王士熙,参议中书省事脱脱、吴秉道,侍御史铁木哥、丘世杰,治书侍御史脱欢,太子詹事丞王桓等,皆下之狱。燕铁木兒与西安王阿剌忒纳失里共守内廷,籍府库,录符印,召百官入内听命。即遣前河南行省参知政事明里董阿、前宣政使答里麻失里,驰驿迎帝于江陵,密以意谕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伯颜,令简兵以备扈从。是日,前湖广行省左丞相别不花为中书左丞相,太子詹事塔失海涯为中书平章政事,前湖广行省右丞速速为中书左丞,前陕西行省参知政事王不怜吉台为枢密副使,与中书右丞赵世延、同佥枢密院事燕铁木兒、翰林学士承旨亦列赤、通政院使寒食分典机务,调兵守御关要,征诸卫兵屯京师,下郡县造兵器,出府库犒军士。燕铁木兒直宿禁中,达旦不寐,一夕或再徙,人莫知其处。乙未,以西安王令,给宿卫京城军士钞有差,调诸卫兵守居庸关及卢兒岭。丙申,遣左卫率使秃鲁将兵屯白马甸,隆镇卫指挥使斡都蛮将兵屯泰和岭。丁酉,发中卫兵守迁民镇。又遣撒里不花等往迎帝,且令塔失帖木兒矫为使者自南来,言帝已次近郊,使民毋惊疑。戊戌,征宣靖王买奴、诸王燕不花于山东。己亥,征兵辽阳。明里董阿至汴梁,执行省臣,皆下之狱,又收肃政廉访司、万户府及郡县印。庚子,发宗仁卫兵增守迁民镇。辛丑,遣万户彻里帖木兒将兵屯河中。壬寅,河南行省以郡县阙人,权署官摄其事。癸卯,燕铁木兒之弟撒敦、子唐其势,自上都来归。河南行省杀平章曲烈、右丞别铁木兒。是日,明里董阿等至江陵。甲辰,帝发江陵,遣使召镇南王铁木兒不花、威顺王宽彻不花、湖广行省平章政事高昌王铁木兒补化来会。执湖广行省左丞马合某送京师,以别薛代之。河南行省出府库金千两、银四千两、钞七万一千锭,分给官吏、将士。又命有司造乘舆、供张、仪仗等物。乙巳,遣隆镇卫指挥使也速台兒将兵守碑楼口。河南行省杀其参政脱孛台。召陕西行台侍御史马扎兒台及行省平章政事探马赤,不至。丙午,诸王按浑察至京师。遣前西台御史剌马黑巴等谕陕西。丁未,撒敦守居庸关,唐其势

    屯古北口。命河南行省造银符,以给军士有功者。戊申,燕铁木兒又令乃马台矫为使者北来,言周王整兵南行,闻者皆悦。帝命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伯颜为本省左丞相。河南行省遣前万户孛罗等将兵守潼关。己酉,诸王满秃、阿马剌台,宗正扎鲁忽赤阔阔出,前河南行平章政事买闾,集贤侍读学士兀鲁思不花,太常礼仪院使哈海赤等十八人,同谋援大都,事觉,倒剌沙杀之。庚戌,帝至汴梁,伯颜等扈从北行。以前翰林学士承旨阿不海牙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发平滦民堑迁民镇,以御辽东军。辛亥,以燕铁木兒知枢密院事,亦列赤为御史中丞。壬子,阿速卫指挥使脱脱木兒帅其军自上都来归,即命守古北口。癸丑,铸枢密分院印。是日,上都诸王及用事臣,以兵分道犯京畿,留辽王脱脱、诸王孛罗帖木兒、太师朵带、左丞相倒剌沙、知枢密院事铁木兒脱居守。甲寅,剌马黑巴等至陕西,皆见杀。乙卯,脱脱木兒及上都诸王失剌、平章政事乃马台、詹事钦察战于宜兴,斩钦察于阵,禽乃马台送京师,戮之,失剌败走。丙辰,燕铁木兒奉法驾郊迎。丁巳,帝至京师,入居大内。贵赤卫指挥使脱迭出自上都,率其军来归,命守古北口。戊午,以速速为中书平章政事,前御史中丞曹立为中书右丞,江浙行省参知政事张友谅为中书参知政事,河南行省左丞相伯颜为御史大夫,中书右丞赵世延为御史中丞。己未,以河南万户也速台兒同知枢密院事。罢回回掌教哈的所。上都梁王王禅、右丞相塔失铁木兒、太尉不花、平章政事买闾、御史大夫纽泽等,兵次榆林。升宜兴县为州。隆镇卫指挥使黑汉谋附上都,坐弃市,籍其家。九月庚申朔,燕铁木兒督师居庸关,遣撒敦以兵袭上都兵于榆林,击败之,追至怀来而还。隆镇卫指挥使斡都蛮以兵袭上都诸王灭里铁木兒、脱木赤于陀罗台,执之,归于京师。遣使即军中赐脱脱木兒等银各千两,以分给军士有功者。赐京师耆老七十人币帛。命有司括马。中书左丞相别不花言:「回回人哈哈的,自至治间货官钞,违制别往番邦,得宝货无算,法当没官,而倒剌沙私其种人,不许,今请籍其家。」从之。燕铁木兒请释马合某,从之。陕西兵入河中府,劫行用库钞万八千锭,杀同知府事不伦秃。壬戌,遣使祭五岳、四渎。命速速宣谕中外曰:「昔在世祖以及列圣临御,咸命中书省纲维百司,总裁庶政,凡钱谷、铨选、刑罚、兴造,罔不司之。自今除枢密院、御史台,其余诸司及左右近侍,敢有隔越中书奏请政务者,以违制论,监察御史其纠言之。」以高昌王铁木兒补化知枢密院事,也先捏为宣徽使。给居庸关军士糗

    粮,赐镇南王铁木兒不花等钞有差。征五卫屯田兵赴京师。安南国来贡方物。赐上都将士来归者钞各有差。枢密院臣言:「河南行省军列戍淮西,距潼关、河中不远,湖广行省军,唯平阳、保定两万户号称精锐,请发蕲、黄戍军一万人及两万户军,为三万,命湖广参政郑昂霄、万户脱脱木兒将之,并黄河为营,以便征遣。」从之。召燕铁木兒赴阙。上都诸王也先帖木兒、平章秃满迭兒,自辽东以兵入迁民镇,诸王八剌马、也先帖木兒以所部兵入管州,杀掠吏民。丙寅,命造兵器,江浙、江西、湖广三省六万事,内郡四万事。丁卯,燕铁木兒率诸王、大臣伏阙请早正大位,以安天下,帝固辞曰:「大兄在朔方,朕敢紊天序乎?」燕铁木兒曰:「人心向背之机,间不容发,一或失之,噬脐无及。」帝曰:「必不得已,必明著朕意以示天下而后可。」赐西安王阿剌忒纳失里、镇南王帖木兒不花、威顺王宽彻不花、宣靖王买奴等,金各五十两、银各五百两、币各三十匹。遣撒敦拒辽东兵于蓟州东流沙河,元帅阿兀剌守居庸关。上都军攻碑楼口,指挥使也速台兒御之,不克。戊辰,大司农明里董阿、大都留守阔阔台,并为中书平章政事。募勇士从军。遣使分行河间、保定、真定及河南等路,括民马。征鄢陵县河西军赴阙。命襄阳万户杨克忠、邓州万户孙节,以兵守武关。命海道万户府来年运米三百一十万石。造金符八十。己巳,铸御宝成。立行枢密院于汴梁,以同知枢密院事也速台兒知行枢密院事,将兵行视太行诸关,西击河中、潼关军,以折叠弩分给守关军士。上都诸王忽剌台等引兵犯崞州。庚午,命有司和市粟豆十六万五千石,分给居庸等关军马。遣军民守归、峡诸隘。辛未,常服谒太庙。云南孟定路土官来贡方物。乌伯都剌、铁木哥弃市,朵朵、王士熙、伯颜察兒、脱欢等各流于远州,并籍其家。同知枢密院事脱脱木兒与辽东秃满迭兒战于蓟州两家店。壬申,帝即位于大明殿,受诸王、百官朝贺,大赦,诏曰:

    洪惟我太祖皇帝混一海宇,爰立定制,以一统绪,宗亲各受分地,勿敢妄生觊觎,此不易之成规,万世所共守者也。世祖之后,成宗、武宗、仁宗、英宗,以公天下之心,以次相传,宗王、贵戚,咸遵祖训。至于晋邸,具有盟书,愿守籓服,而与贼臣铁失、也先帖木兒等潜通阴谋,冒干宝位,使英宗不幸罹于大故。朕兄弟播越南北,备历艰险,临御之事,岂获与闻!

    朕以叔父之故,顺承惟谨,于今六年,灾异迭见。权臣倒剌沙、乌伯都剌等,专权自用,疏远勋旧,废弃忠良,变乱祖宗法度,空府库以私其党类。大行上宾,利于立幼,显握国柄,用成其奸。宗王、大臣,以宗社之重,统绪之正,协谋推戴,属于眇躬。朕以菲德,宜俟大兄,固让再三。宗戚、将相,百僚、耆老,以为神器不可以久虚,天下不可以无主,周王辽隔朔漠,民庶遑遑,已及三月,诚恳迫切。朕故从其请,谨俟大兄之至,以遂朕固让之心。已于致和元年九月十三日,即皇帝位于大明殿,其以致和元年为天历元年,可大赦天下。自九月十三日昧爽已前,除谋杀祖父母、父母,妻妾杀夫,奴婢杀主,谋故杀人,但犯强盗,印造伪钞不赦外,其余罪无轻重,咸赦除之。

    於戏,朕岂有意于天下哉!重念祖宗开创之艰,恐隳大业,是以勉徇舆情。尚赖尔中外文武臣僚,协心相予,辑宁亿兆,以成治功。咨尔多方,体予至意!

    癸酉,翰林院增给驿玺书。命燕铁木兒将兵击辽东军,封燕铁木兒为太平王,以太平路为食邑,赐金五百两、银二千五百两、钞万锭、平江官地五百顷。中书右丞曹立为江浙行省平章政事,福建廉访使易释董阿为右丞,前中书左丞张思明为左丞。诸王塔术、只兒哈郎、佛宝等自恩州来朝。赐按灰钞百锭,以祀天神。括河东马。甲戌,燕铁木兒加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中书右丞相、监修国史,依前知枢密院事,伯颜加太尉,以江南行台御史大夫朵兒只为江浙行省左丞相,淮西道肃政廉访使阿兒思兰海牙为江南行台御史大夫。诸王孛罗、忽都火者来朝。征左右两阿速卫军老幼赴京师,不行者斩,籍其家。乙亥,立太禧院,以奉祖宗神御殿祠祭,秩正二品,罢会福、殊祥两院。江西行省平章政事秃坚帖木兒、江浙行省右丞易释董阿并为太禧院使,中书平章速速、御史中丞亦列赤兼太禧院使。上都王禅兵袭破居庸关,将士皆溃。燕铁木兒军次三河。丙子,王禅游兵至大口,燕铁木兒还军次榆河,帝出齐化门视师。丁丑,燕铁木兒来见曰:「乘舆一出,民心必惊,军旅之事,臣请以身任之。」即日还宫。命司天监翙星。戊寅,谕中外曰:「近以奸臣倒剌沙、乌伯都剌潜通阴谋,变易祖宗成宪,既已明正其罪。凡回回种人不预其事者,其安业勿惧;有因而扇惑其人者,罪之。」又敕:「军中逃归,及京城游民敢攘民财者斩。」命高昌僧作佛事于延春阁。又命也里可温于显懿庄圣皇后神御殿作佛事。诸王阿兒八忽、按灰、脱脱来朝。命留守司完京城,军士乘城守御。燕铁木兒与王禅前军战于榆河,败之,追奔红桥北。其枢密副使阿剌帖木兒、指挥使忽都帖木兒以兵会王禅,复来战,又败之,我师据红桥。增给大都驿马百匹。庚辰,太白犯亢宿。诏谕御史台:「今后监察御史、廉访司,凡有刺举,并著其实,无则勿妄以言。廉访司书吏,当以职官、教授、吏员、乡贡进士参用。」加封汉将军关羽为显灵义勇武安英济王,遣使祠其庙。辛巳,命司天监翙星。以别不花知枢密院事,依前中书左丞相。括山东马。燕铁木兒与上都军大战白浮之野,燕铁木兒手刃七人于阵,败之。脱脱木兒与辽东军战蓟州之檀子山。壬午,大雾。王禅等遁昆山州。获上都颁诏使者及辽东征兵使者以闻,诏诛之。癸未,以同知枢密院事秃兒哈帖木兒知枢密院事,中书平章政事明里董阿为江浙行省平章政事。王禅收集散亡,复来战,我师列阵白浮之西,敌不敢犯。至夜,撒敦、脱脱木兒前后夹攻,败走之,追及于昌平北,斩首数千级,降者万余人。帝遣使赐

    燕铁木兒上尊,谕旨曰:「丞相每临阵,躬冒矢石,脱有不虞,奈何?自今第以大将旗鼓督战可也。」燕铁木兒对曰:「凡战,臣必以身先之,敢后者,论以军法。若委之诸将,万一失利,悔将何及?」甲申,庆云见。王禅单骑亡,撒敦追之不及而还。命御史台:「凡各道廉访司官,用蒙古二人,畏兀、河西、回回、汉人各一人。各司书吏十六人,用职官五,各路司吏五,教授二,乡贡进士四人。本台经历品秩相当者,除各道廉访使,都事除副使。今台译史通事考满不得除御史。」靖安王阔不花等将陕西兵潜由潼关南水门入,万户孛罗弃关走,阔不花等分据陕州等县,纵兵四劫。乙酉,以明里董阿为中书平章政事,岭北行省左丞燕不邻知枢密院事。募丁壮千人守捍城郭。上都兵入古北口,将士皆溃,其知枢密院事竹温台以兵掠石槽。追封乳母完者云国夫人,其夫干罗思赠太保,封云国公,谥忠懿;子锁乃赠司徒,封云国公,谥贞闵。燕铁木兒遣撒敦倍道趋石槽,掩其不备,击之。燕铁木兒大兵继至,转战四十余里,至牛头山,擒驸马孛罗帖木兒,平章蒙古塔失、雅失帖木兒,将作院使撒兒讨温,送阙下戮之,将校降者万人,余兵奔窜,夜遣撒敦出古北口逐之。脱脱木兒与辽东军战蓟州南,杀获无算。调河南蒙古军老幼五万人,增守京师,募丁壮守直沽。调临清万户府运粮军三千五百并御河分守,山东丁壮万人守御益都、般阳诸处海港。居庸关垒石以为固。丁亥,辽东军抵京城,燕铁木兒引兵拒之,令京城里长召募丁壮及百工合万人,与兵士为伍,乘城守御,月给钞三锭、米三斗。冀宁、晋宁两路所辖:代州之雁门关,崞州之阳武关,岚州之天涧口、皮库口,保德州之寨底、天桥、白羊三关,石州之坞堡口,汾州之向阳关,隰州之乌门关,吉州之马头、秦王岭二关,灵石县之阴地关,皆令穿堑垒石以为固,调丁壮守之。戊子,上都诸王忽剌台等兵入紫荆关,将士皆溃,行枢密院官卜颜、斡都蛮,指挥使也速台兒将兵援之。陕西行台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引兵从大庆关渡河,擒河中府官,杀之。万户彻里帖木兒军溃而遁,河南廉访副使万家闾言:「彻里帖木兒身为大将,纪律不严,望风奔溃,宜加重罚,以示劝惩。」不报。河东闻也先帖木兒军至,官吏皆弃城走,也先帖木兒悉以其党代之。召云南行省左丞相也兒吉尼,不至。前尚书左丞相三宝奴以罪诛,其二子上都、哈剌八都兒近侍,命以所籍家赀及制命还之。

    冬十月己丑朔,命西僧作佛事。燕铁木兒引兵至通州,击辽东军败之,皆渡潞水走。遣脱脱木兒等将兵四千,西援紫荆关。调江浙兵万人,西御潼关。紫荆关溃卒南走保定,因肆剽掠,同知路事阿里沙及故平章张珪子武昌万户景武等率民持挺击死数百人。河南行省调兵守虎牢关。庚寅,我师与辽东军夹潞水而阵,辽东军宵遁,我师渡而袭之。辛卯,礼官言:「即位之始,当告祭郊庙、社稷,时享之礼,请改用仲月。」从之。紫荆关兵进逼涿州,同知州事教化的调丁壮御之。壬辰,也先捏以军至保定,杀阿里沙等及张景武兄弟五人,并取其家赀。倒剌沙贷其姻家长芦盐运司判官亦剌马丹钞四万锭,买盐营利于京师,诏追理之。癸巳,立寿福、会福、隆禧、崇祥四总管府,分奉祖宗神御殿,秩正三品,并隶太禧院。忽剌台游兵进逼南城,令京城居民户出壮丁一人,持兵仗从军士乘城,仍于诸门列甕贮水以防火。燕铁木兒及阳翟王太平、国王朵罗台等战于檀子山之枣林,唐其势陷阵,杀太平,死者蔽野,余皆宵遁,遣撒敦追之,弗及。甲午,命有司市马千匹,赐军士出征者。脱脱木兒、章吉与也先捏合击敌军于良乡南,转战至泸沟桥,忽剌台被创,据桥而宿。乙未,燕铁木兒率军循北山而西,趣良乡,诸将时与忽剌台、阿剌帖木兒等战于泸沟桥,声言燕铁木兒大军至,敌兵皆遁。使者颁诏于甘肃,至陕西,行省、行台官涂毁诏书,械使者送上都。湘宁王八剌失里引兵入冀宁,杀掠吏民。时太行诸关守备皆阙,冀宁路来告急,敕万户和尚将兵由故阙援之。冀宁路官募民丁迎敌,和尚以兵为殿,杀获甚众。会上都兵大至,和尚退保故关,冀宁遂破。丙申,燕铁木兒入朝,赐宴兴圣殿。赈通州被兵之家。命速速等董度支刍粟。中书省臣言:「上都诸王、大臣,不思祖宗成宪,惑于奸臣倒剌沙之言,辄以兵犯京畿。赖陛下洪福,王禅遂致溃亡,生擒诸王孛罗帖木兒及诸用事臣蒙古答失、雅失帖木兒等,既已明正典刑,宜传首四方以示众。」从之。丁酉,以缙山县民十人尝为王禅向导,诛其为首者四人,余杖一百七,籍其家赀,妻子分赐守关军士。戊戌,命湖广行省平章政事乞住调兵守归、峡,左丞别薛守八番,以御四川军。诸将追阿剌帖木兒等至紫荆关,获之,送京师,皆弃市。己亥,幸大圣寿万安寺,谒世祖、裕宗神御殿。赐燕铁木兒太平王黄金印,并降制书,及赐玉盘、龙衣、珠衣、宝珠、金腰带、海东白鹘青鹘各一。河南行中书省、行枢密院,皆听便宜行事。秃满迭兒军复入古北口,燕铁木兒引军御之,大战于檀州南,败之,其万户

    以兵万人降,秃满迭兒遂走还辽东。使者颁诏于陕西,行省、行台官焚诏书,下使者狱,告于上都。庚子,以梁王王禅第赐诸王帖木兒不花。廷臣言:「保定万户张昌,其诸父景武等既受诛,宜罢其所将兵,而夺其金虎符。」不许。辛丑,以同知枢密院事脱脱木兒、通政使也不伦并知枢密院事,御史中丞亦列赤为御史大夫。还给伯颜察兒、朵朵家赀。齐王月鲁帖木兒、东路蒙古元帅不花帖木兒等以兵围上都,倒剌沙等奉皇帝宝出降。梁王王禅遁,辽王脱脱为齐王月鲁帖木兒所杀,遂收上都诸王符印。壬寅,以宣徽使也先捏知行枢密院事,宣徽副使章吉为行枢密院副使,与知枢密院事也速台兒等将兵西击潼关军。中书省臣言:「野理牙旧以赃罪除名,近复命为太医使,臣等不敢奉诏。」帝曰:「往者勿咎,比兵兴之时,朕已录用,其依朕命行之。」以张珪女归也先捏。癸卯,以故徽政使失烈门妻赐燕铁木兒。以通州知州赵义能御敌,赐币二匹。也先铁木兒军至晋宁,本路官皆遁。甲辰,晋邸及辽王所辖路、府、州、县达鲁花赤并罢免禁锢,选流官代之。给淮东宣慰司银字圆符。命有司收将士所遗符印、兵仗。赈粜京城米十万石,石为钞十五贯。丙午,中书省臣言:「凡有罪者,既籍其家赀,又没其妻子,非古者罪人不孥之意,今后请勿没人妻子。」制可。丁未,告祭于南郊。以中书平章政事塔失海涯为大司农,复以钦察台为中书平章政事,侍御史玥璐不花为中丞。以度支刍豆经用不足,凡诸王、驸马来朝并节其给,宿卫官已有廪禄者及内侍宫人岁给刍豆,皆权止之。籴豆二十万石于濒御河州县,以河间、山东盐课钞给其直。放还防河运粮军。陕西兵至巩县黑石渡,遂据虎牢,我师皆溃,储仗悉为所获。河南行省来告急,戒有司修城壁,严守卫。云南银沙罗甸土官哀赞等来贡方物。己酉,别不花加太保,落知枢密院事。命刑部郎中大都、前广东佥事张世荣追理乌伯都剌家赀。开居庸关。陕西军夺武关,万户杨克忠等兵溃。庚戌,帝御兴圣殿,齐王月鲁帖木兒、诸王别思帖木兒、阿兒哈失里、那海罕及东路蒙古元帅不花帖木兒等奉上皇帝宝。倒剌沙等从至京师,下之狱,分遣使者檄行省、内郡罢兵以安百姓。以宦者伯帖木兒妻及奴婢田宅赐撒敦。辛亥,云南彻里路土官刁赛等来贡方物。诏:「自今朝廷政务及籍没田宅赐人者,非与燕铁木兒议,诸人不许奏陈。」以宦者米薛迷奴婢家赀赐伯颜。壬子,以河南、江西、湖广入贡驾鹅太频,令减其数以省驿传。以诸王火沙第赐燕铁木兒继母公主察吉兒。癸丑,燕铁木兒辞知枢密院事,命其叔

    父东路蒙古元帅不花帖木兒代之。燕铁木兒请以蒙古塔失等三十人田宅赐彻里铁木兒等三十人,从之。以所括河北诸路马,四百匹给四宿卫阿塔赤,二百匹给中宫阿塔赤,余二千匹分牧于内郡。核上都仓库钱谷。御史台臣言:「近北兵夺紫荆关,官军溃走,掠保定之民。本路官与故平章张珪子景武五人,率其民击官军死,也先捏不俟奏闻,辄擅杀官吏及珪五子。珪父祖三世为国勋臣,设使珪子有罪,珪之妻女又何罪焉!今既籍其家,又以其女妻也先捏,诚非国家待遇勋臣之意。」帝曰:「卿等言是。」命中书革正之。命御史台择人充各道廉访司官。遣官赈良乡、涿州、定兴、保定驿户之被兵者。甲寅,罢徽政院,改立储庆使司,秩正二品。平章政事速速、明里董阿并领储庆司事,鹰坊伯撒里、河南行省左丞姚炜并为储庆使,元帅也速答兒执湘宁王八剌失里送京师。八剌失里及赵王马扎罕、诸王忽剌台,承上都之命,各起所部兵南侵冀宁,还次马邑至是被执,其所俘男女千人,悉还其家。遣使止江浙军士之往潼关者,就还镇。也先铁,木兒兵至潞州。乙卯,以倒剌沙宅赐不花帖木兒,倒剌沙子泼皮宅赐斡都蛮,内侍王伯颜宅赐唐其势。丙辰,燕铁木兒请以所没逆臣赤斤铁木兒家赀还其妻。铁木哥兵入邓州。丁巳,毁显宗室,升顺宗祔右穆第二室,成宗祔右穆第三室,武宗祔左昭第三室,仁宗祔左昭第四室,英宗祔右穆第四室。加命燕铁木兒为答剌罕,仍命子孙世袭其号。燕铁木兒请以河南平章曲列等二十三人田宅赐西安王阿剌忒纳失里等二十三人,从之。戊午,诏谕廷臣曰:「凡今臣僚,唯丞相燕铁木兒、大夫伯颜许兼三职署事,余者并从简省。百司事当奏者,共议以闻,或私任己意者,不许独请。上都官吏,自八月二十一日以后擢用者,并追收其制。」敕:「天下僧道有妻者,皆令为民。」也先捏军次顺德。令广平、大名两路括马。盗杀太尉不花。初,不花乘国家多事,率众剽掠,居庸以北皆为所扰,至是盗入其家杀之。兴和路当盗以死罪,刑部议以为:「不花不道,众所闻知,幸遇盗杀,而本路隐其残剽之罪,独以盗闻,于法不当。」中书以闻,帝嘉其议。

    十一月己未,诏谕中外曰:「诸王王禅及秃满迭兒、阿剌不花、秃坚等,兵败而逃,有能擒获者,授五品官;同党之人,若能去逆效顺,擒王禅等来归者,免本罪,依上授官;家奴获之者,得备宿卫;敢有隐匿者,事觉,与犯人同罪。」给殿中侍御史及冀宁路印,凡内外百司印,因兵兴而失者,令中书如品秩铸给之。命太保伯答沙升太傅,兼宗正扎鲁忽赤,总兵北边。中书省臣言:「侍御史左吉非才,不当任风宪。」御史台臣伯颜等言:「左吉,御史所荐,若既用之,又以人言而止,台纲不能振矣。必如省臣所言,臣等乞辞避。」帝曰:「汝等其勿为是言。左吉果不可用,省臣何不先言之。其令左吉仍为侍御史。」帝谓中书省臣曰:「朕在琼州、建康时,撒迪皆从,备极艰苦,其赐盐引六万,俾规利以赡其家。」命郡县招集被兵流亡之民,贫者赈给之。辽东降军,给行粮遣还。京畿及四方民为兵所掠而奴于人者,令有司追理送还。山北、京东驿被兵者,赈以钞二万一千五百锭。放高丽宦者米薛迷、刚答里归田里。庚申,中书录用前御史台官亦怜真、蔡文渊。用江南行台御史王琚仁言,汰近岁白身入官者。敕行御史台:「凡有纠劾,必由御史台陈奏,勿径以封事闻。」命中书省追理倒剌沙及其兄马某沙,子泼皮、木八剌沙等家赀。辛酉,燕铁木兒请以纽泽田宅赐钦察台。也先捏兵至武安,也先铁木兒以军降,河东州县闻之,尽杀其所署官吏。癸亥,帝宿斋宫。甲子,服衮冕,享于太庙。陕西兵进逼汴梁,闻朝廷传檄罢兵,乃解去。乙丑,燕铁木兒请以乌伯都剌等三十人田宅赐斡鲁思等三十人,从之。丁卯,伯颜兼忠翊侍卫都指挥使。庚午,复立察罕脑兒宣慰司。命总宿卫官分简所募勇士,非旧尝宿卫者皆罢去。汴梁、河南等路及南阳府频岁蝗旱,禁其境内酿酒。日本舶商至福建博易者,江浙行省选廉吏征其税。中书省臣言:「今岁既罢印钞本,来岁拟印至元钞一百一十九万二千锭、中统钞四万锭。」监察御史言:「户部钞法,岁会其数,易故以新,期于流通,不出其数。迩者倒剌沙以上都经费不足,命有司刻板印钞;今事既定,宜急收毁。」从之。监察御史撒里不花、锁南八、于钦、张士弘言:「朝廷政务,赏罚为先,功罪既明,天下斯定。国家近年自铁木迭兒窃位擅权,假刑赏以遂其私,纲纪始紊。迨至泰定,爵赏益滥。比以兵兴,用人甚急,然而赏罚不可不严。夫功之高下,过之重轻,皆系天下之公论。愿命有司,务合公议,明示黜陟。功罪既明,赏罚攸当,则朝廷肃清,纪纲振举,而天下治矣。」帝嘉纳之。辛未,遣西

    僧作佛事于兴和新内。铁木哥兵入襄阳,本路官皆遁。襄阳县尹谷庭珪、主簿张德独不去,西军执使降,不屈,死之。时佥枢密院事塔海拥兵南阳不救。壬申,遣官告祭社稷。以故平章黑驴平江田三百顷及嘉兴芦地赐西安王阿剌忒纳失里。癸酉,八百媳妇国使者昭哀,云南威楚路土官胒放等,九十九寨土官必也姑等,各以方物来贡。燕铁木兒言:「向者上都举兵,诸王失剌、枢密同知阿乞剌等十人,南望宫阙鼓噪,其党拒命逆战,情不可恕。」诏各杖一百七,流远,籍其家赀。甲戌,居泰定后雍吉剌氏于东安州。杭州火,命江浙行省赈被灾之家。乙亥,赐西安王阿剌忒纳失里、齐王月鲁帖木兒、知枢密院事不花帖木兒金各五百两、银各二千五百两、钞各万锭,诸王朵列帖木兒金五十两、银五百两、钞千锭,从者及军士有差。丙子,速速坐受赂,杖一百七,徙襄阳;以母年老,诏留之京师。丁丑,以躬祀太庙礼成,御大明殿,受诸王、文武百官朝贺。荆王也速也不干遣使传檄至襄阳,铁木哥引兵走。戊寅,以御史中丞玥璐不花为太禧使。监察御史撒里不花等言:「玥璐不花素禀直气,操履端正,陛下欲振宪纲,非任斯人不可。」乃复以玥璐不花为中丞,兼太禧使。作佛事于五台寺。命河南、江浙两省以兵五万益湖广。己卯,中书省臣言:「内外流官年及致仕者,并依阶叙授以制敕,今后不须奏闻。」制可。以也先铁木兒、乌伯都剌珠衣赐撒迪、赵世安。诸卫汉军及州县丁壮所给甲胄兵仗,皆令还官。庚辰,遣使奉迎皇兄明宗皇帝于漠北。以中政院使敬俨为中书平章政事,同知枢密院事彻里帖木兒为中书左丞。辛巳,遣钦察百户及其军士还镇。以脱脱等三人妻赐阔阔出等三人,以朵台等十一人田宅赐驸马朵必兒等十一人。壬午,第三皇子宝宁易名太平讷,命大司农买住保养于其家。诏行枢密院罢兵还。以御史中丞玥璐不花为中书右丞。癸未,倒剌沙伏诛,磔其尸于市,王禅亦赐死,马某沙、纽泽、撒的迷失、也先铁木兒等皆弃市。以所赐速速、也先捏宅改赐驸马谨只兒及乳媪也孙真。甲申,命威顺王宽彻不花还镇湖广。御史中丞赵世延以老疾辞职,不许,用故中丞崔彧故事,加平章政事居前职。御史台臣言:「行宣政院、行都水监宜罢。」从之。丙戌,作水陆会。以阿鲁灰帖木兒等六人在上都欲举义,不克而死,并赐赠谥,恤其家。燕铁木兒言:「晋王及辽王等所辖府县达鲁花赤既已黜罢,其所举宗正府扎鲁忽赤、中书断事官,皆其私人,亦宜革去。」从之。敕赵世延及翰林直学士虞集制御史台碑文。遣诸卫兵各还镇。别不花罢。命

    有司追理上都官吏预借俸。辽王脱脱之子八都聚党出剽掠,敕宣德府官捕之。四川行省平章囊加台自称镇西王,以其省左丞脱脱为平章,前云南廉访使杨静为左丞,杀其省平章宽彻等官,称兵烧绝栈道。乌蒙路教授杜岩肖谓:「圣明继统,方内大宁,省臣当罢兵入朝,庶免一方之害。」囊加台以其妄言惑众,杖一百七,禁锢之。

    十二月己丑朔,监察御史言,伯颜宜与燕铁木兒一体论功行赏,帝曰:「伯颜之功,朕心知之,御史不必言。」庚寅,令内外诸司,天寿节听具肉食,民间禁屠宰如旧制。命通政院整饬蒙古驿。诸关隘尝毁民屋以塞者,赐民钞,俾完之。甲午,以王禅奴婢赐镇南王铁木兒不花及燕铁木兒。乙未,以王禅弓矢赐燕铁木兒、伯颜。燕铁木兒请以马某沙等九人田宅赐燕不邻等九人,从之。丙午,幸大崇恩福元寺,谒武宗神御殿。分命诸僧于大明殿、延春阁、兴圣宫、隆福宫、万岁山作佛事。云南土官普双等来贡方物。御史台臣言:「也先捏将兵所至,擅杀官吏,俘掠子女货财。」诏刑部鞫之,籍其家,杖一百七,窜于南宁,命其妻归父母家。己亥,造皇后玉册、玉宝。庚子,赦天下。赐诸王满秃为果王,阿马剌台为毅王,宗正札鲁忽赤阔阔出等十七人并赐功臣号及阶官爵谥,仍命有司刻其功于碑,赐钞恤其家。中书省臣言:「陕西行省、行台官,焚弃诏书,坐罪当流,虽经赦宥,永不录用为宜。」制可。辛丑,立龙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司,分掌钦察军士,秩正三品;指挥使三人,命燕铁木兒及卜兰奚、卯罕为之,余官悉听燕铁木兒选人以闻。命高昌僧作佛事于宝慈殿。江南行台御史言:「辽王脱脱,自其祖父以来,屡为叛逆,盖因所封地大物众,宜削王号,处其子孙远方,而析其元封分地。」诏中书与勋旧大臣议其事。火兒忽答等十三人从湘宁王八剌失里用兵,既伏诛,命皆籍其家赀。西僧百人作佛事于徽猷阁七日。癸卯,钦察、阿速二部,依宿卫军士例给刍豆。乙巳,伯颜加太尉、开府仪同三司,与亦列赤并为御史大夫,同振台纲,诏天下。立内宰司,隶储庆使司,秩正三品。以阿伯等六人田宅赐诸王老的等六人。云南姚州知州高明来贡方物。戊申,以潜邸所用工匠百五十人付皇子阿剌忒纳答剌,立异样局以司之,秩从六品。加伯颜为太保,知枢密院事不花帖木兒为太尉,香山为司徒。己酉,开上都酒禁。壬子,以诸路民匠提领所合为提举司,秩从五品。甲寅,复遣治书侍御史撒迪、内侍不颜秃古思奉迎皇兄于漠北。西安王阿剌忒纳失里及燕铁木兒、铁木兒补化,请各遣人送名鹰于行在所。以王禅妻金珠首饰归中宫。丙辰,升太禧院从一品,中书左丞玥璐不花为太禧使。丁巳,封西安王阿剌忒纳失里为豫王,赐南康路为食邑。彻里铁木兒升右丞,参知政事跃里铁木兒为左丞,参议省事赵世安为参知政事。戊午,诏:「被兵郡县免杂役,禁酿酒,弛山场河泺之禁;私相假贷者,俟秋成责偿。蒙古、色目人愿丁父母忧者,听如旧制。

    」御史台言:「囊加台拒命西南,罪不可宥,所授制敕,宜从追夺。」中书省臣言:「令方许囊加台等自新,则御史言宜勿行。」从之。教坊司达鲁花赤撒剌兒,在武宗时遥授参知政事,阶中奉大夫,诏落遥授之职,而仍其旧阶。是月,复遣使者召云南行省左丞相也兒吉你,又不至。加谥唐司徒颜真卿正烈文忠公,令有司岁时致祭。陕西自泰定二年至是岁不雨,大饥,民相食。杭州、嘉兴、平江、湖州、镇江、建德、池州、太平、广德等路水,没民田万四千余顷。河北、山东有年。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