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史记(译文版)
  • 五帝本纪第一(注释翻译)
  • 夏本纪第二(注释翻译)
  • 殷本纪第三(注释翻译)
  • 周本纪第四(注释翻译)
  • 秦本纪第五(注释翻译)
  • 秦始皇本纪第六(注释翻译)
  • 项羽本纪第七(注释翻译)
  • 高祖本纪第八(注释翻译)
  • 吕太后本纪第九(注释翻译)
  • 孝文本纪第十(注释翻译)
  • 孝景本纪第十一(注释翻译)
  • 孝武本纪第十二(注释翻译)
  • 吴太伯世家第一(注释翻译)
  • 齐太公世家第二(注释翻译)
  • 鲁周公世家第三(注释翻译)
  • 燕召公世家第四(注释翻译)
  • 管蔡世家第五(注释翻译)
  • 陈杞世家第六(注释翻译)
  • 卫康叔世家第七(注释翻译)
  • 宋微子世家第八(注释翻译)
  • 晋世家第九(注释翻译)
  • 楚世家第十(注释翻译)
  • 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注释翻译)
  • 郑世家第十二(注释翻译)
  • 赵世家第十三(注释翻译)
  • 魏世家第十四(注释翻译)
  • 韩世家第十五(注释翻译)
  •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注释翻译)
  • 孔子世家第十七(注释翻译)
  • 陈涉世家第十八(注释翻译)
  • 外戚世家第十九(注释翻译)
  •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 荆燕世家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萧相国世家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曹相国世家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绛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五宗世家二十九(注释翻译)
  • 三王世家第三十(注释翻译)
  • 伯夷列传第一(注释翻译)
  • 管晏列传第二(注释翻译)
  • 老子韩非列传第三(注释翻译)
  • 司马穰苴列传第四(注释翻译)
  • 孙子吴起列传第五(注释翻译)
  • 伍子胥列传第六(注释翻译)
  • 仲尼弟子列传第七(注释翻译)
  • 商君列传第八(注释翻译)
  • 苏秦列传第九(注释翻译)
  • 张仪列传第十(注释翻译)
  • 樗里子甘茂列传第十一(注释翻译)
  • 穰侯列传第十二(注释翻译)
  • 白起王翦列传第十三(注释翻译)
  • 孟子荀卿列传第十四(注释翻译)
  • 孟尝君列传第十五(注释翻译)
  • 平原君虞卿列传第十六(注释翻译)
  • 公子列传第十七(注释翻译)
  • 春申君列传第十八(注释翻译)
  • 范睢蔡泽列传第十九(注释翻译)
  • 乐毅列传第二十(注释翻译)
  • 廉颇蔺相如列传第二十一(注释翻译)
  • 田单列传第二十二(注释翻译)
  • 鲁仲连邹阳列传第二十三(注释翻译)
  • 屈原贾生列传第二十四(注释翻译)
  • 吕不韦列传第二十五(注释翻译)
  • 刺客列传第二十六(注释翻译)
  • 李斯列传第二十七(注释翻译)
  • 蒙恬列传第二十八(注释翻译)
  • 张耳陈馀列传第二十九(注释翻译)
  • 魏豹彭越列传第三十(注释翻译)
  • 黥布列传第三十一(注释翻译)
  • 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注释翻译)
  • 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注释翻译)
  • 田儋列传第三十四(注释翻译)
  • 樊郦滕灌列传第三十五(注释翻译)
  • 张丞相列传第三十六(注释翻译)
  • 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注释翻译)
  • 傅靳蒯成列传第三十八(注释翻译)
  • 刘敬叔孙通列传第三十九(注释翻译)
  • 季布栾布列传第四十(注释翻译)
  • 袁盎晁错列传第四十一(注释翻译)
  • 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注释翻译)
  • 万石张叔列传第四十三(注释翻译)
  • 田叔列传第四十四(注释翻译)
  • 扁鹊仓公列传第四十五(注释翻译)
  • 吴王濞列传第四十六(注释翻译)
  • 魏其武安侯列传第四十七(注释翻译)
  • 韩长孺列传第四十八
  • 李将军列传第四十九(注释翻译)
  • 匈奴列传第五十(注释翻译)
  • 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注释翻译)
  • 平津侯主父列传第五十二(注释翻译)
  • 南越列传第五十三(注释翻译)
  • 东越列传第五十四(注释翻译)
  • 朝鲜列传第五十五(注释翻译)
  • 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注释翻译)
  • 司马相如列传第五十七(注释翻译)
  • 淮南衡山列传第五十八(注释翻译)
  • 循吏列传第五十九(注释翻译)
  • 汲郑列传第六十(注释翻译)
  • 儒林列传第六十一(注释翻译)
  • 酷吏列传第六十二(注释翻译)
  • 大宛列传第六十三(注释翻译)
  • 游侠列传第六十四(注释翻译)
  • 佞幸列传第六十五(注释翻译)
  • 滑稽列传第六十六(注释翻译)
  • 日者列传第六十七(注释翻译)
  • 龟策列传第六十八(注释翻译)
  • 货殖列传第六十九(注释翻译)
  •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注释翻译)
  • 礼书第一(注释翻译)
  • 乐书第二(注释翻译)
  • 律书第三(注释翻译)
  • 历书第四(注释翻译)
  • 天官书第五(注释翻译)
  • 封禅书第六(注释翻译)
  • 河渠书第七(注释翻译)
  • 平准书第八(注释翻译)
  • 报任安书(注释翻译)
  • 悲士不遇赋(注释翻译)
  • 春申君列传第十八(注释翻译)

    互联网 0
    张凤岭  译注 
     
    【说明】本篇是战国末期楚相春申君黄歇的专传。 
    春申君是楚国贵族,招揽门客三千余人,为“战国四公子”之一。曾以辩才出使秦国,并上书秦王言秦楚宜相善。时楚太子完入质于秦,被扣留,春申君以命相抵设计将太子送回,随后亦归楚,任为楚相。曾率兵救赵,又率六国诸侯军攻秦,败归。后因贪图富贵中李园圈套被谋杀。对于春申君其人,司马迁作了大体公允的评述:“春申君之说秦昭王,及出身遣楚太子归,何其智之明也!后制于李园,旄矣。”春申君“以身徇君”(《太史公自序》)是对暴秦以强凌弱的一种抗争,一定程度上维护了楚国的利益,是值得称道的明智之举。但综观他的一生所作所为,惟系于“富贵”二字,即如他“招致宾客,以相倾夺”,无非是把宾客当作显示富贵的摆设而已,让宾客“蹑珠履”与赵使竞豪奢即为一例。因此,他不可能得到贤才,即使有朱英那样的人也只能“恐祸及身”远离而去。他最后落得悲惨下场,正如钟惺所言“富贵到手,器满志昏”,具有必然性。至于他的上秦王书,不过是嫁祸于人,求得苟安罢了。从长远的观点看,它等于是献给秦王灭楚的大计,实在不算“明智”。 
    明凌稚隆说:“按此传前叙春申君以智能安楚,而就封于吴,后叙春申君以奸谋盗楚,而身死棘门,为天下笑。模写情事,春申君殆两截人。”(《史记评林》)从行文看,本传可以春申君任相前后分为两个时期,前期重点写其“智”,后期重点写其“昏”,并各选择一件事情作具体的描述,两件事情又都有首有尾,象是独立成篇的生动故事,而前后两期又形成鲜明的对比,从而突出了春申君由明智而昏聩的性格变化,给人以完整而明晰的印象。 
     
    春申君是楚国人,名叫歇,姓黄。曾周游各地从师学习,知识渊博,奉事楚顷襄王。顷襄王认为黄歇有口才,让他出使秦国。当时秦昭王派白起进攻韩、魏两国联军,在华阳战败了他们,捕获了魏国将领芒卯,韩、魏两国向秦国臣服并事奉秦国。秦昭王已命令白起同韩国、魏国一起进攻楚国,但还没出发,这时楚王派黄歇恰巧来到秦国,听到了秦国这个计划。在这个时候,秦国已经占领了楚国大片领土,因为在这以前秦王曾派白起攻打楚国,夺取了巫郡、黔中郡,攻占了鄢城郢都,向东直打到竟陵,楚顷襄王只好把都城向东迁到陈县。黄歇见到楚怀王被秦国引诱去那里访问,结果上当受骗,扣留并死在秦国。顷襄王是楚怀王的儿子,秦国根本不把他看在眼里,恐怕一旦发兵就会灭掉楚国。黄歇就上书劝说秦王道: 
    天下的诸侯没有谁比秦、楚两国更强大的。现在听说大王要征讨楚国,这就如同两个猛虎互相搏斗。两虎相斗而劣狗趁机得到好处,不如与楚国亲善。请允许我陈述自己的看法:我听说事物发展到顶点就必定走向反面,冬季与夏季的变化就是这样;事物积累到极高处就会危险,堆叠棋子就是这样。现在秦国土地,占着天下西、北两方边地,这是从有人类以来,即使天子的领地也不曾有过的。可是从先帝文王、庄王以及大王自身,三代不忘使秦国土地同齐国连接起来,借以切断各国合纵结盟的关键部位。现在大王派盛桥到韩国驻守任职,盛桥把韩国的土地并入秦国,这是不动一兵一卒,不施展武力,而得到百里土地的好办法。大王可以说是有才能了。大王又发兵进攻魏国,堵塞了魏国都城大梁的出入通路,攻取河内,拿下燕、酸枣、虚、桃等地,进而攻入邢地,魏国军队如风吹白云四处逃散而不敢彼此相救。大王的功绩也算够多了。大王停止征战休整部队,两年之后再次发兵;又夺取了蒲、衍、首、垣等地,进而兵临仁、平丘,黄、济阳则退缩自守,结果魏国屈服降秦;大王又割取了濮磿以北的土地,打通了齐国、秦国的通道,截断了楚国、赵国联系的脊梁,天下经过五次联合而相集的六国诸侯,不敢互相救援。大王的威势也可以说发挥到极点了。 
    大王如果保持功绩,掌握威势,去掉功伐之心,广施仁义之道,使得没有以后的祸患,您的事业可与三王并称,您的威势可与五霸并举。大王如果依仗壮丁的众多,凭靠军备的强大,趁着毁灭魏国的威势,而想以武力使天下的诸侯屈服,我恐怕您会有以后的祸患啊。《诗经》上说:“没有人不想有好的开头,却很少人能有好的终结”。《易经》上说:“小狐渡水将渡过时,却湿了尾巴”。这些话说的是开始容易,结尾难。怎么才能知道是这样的呢?从前,智伯只看见攻伐赵襄子的好处却没料到自己反在榆次遭到杀身之祸。吴王夫差只看到进攻齐国的利益却没有想到在干隧被越王勾践战败。这两个国家,不是没有建树过巨大功绩,由于贪图眼前的利益,结果换得了后来的祸患。因为吴王夫差相信了越国的恭维,所以才去攻打齐国,在艾陵战胜了齐国人之后,回来时却在三江水边被越王勾践擒获。智伯相信韩氏、魏氏,因而攻伐赵氏,进攻晋阳城,胜利指日可待了,可是韩氏、魏氏背叛了他,在凿台杀死了智伯瑶。现在大王嫉恨楚国不毁灭,却忘掉毁灭楚国就会使韩、魏两国更加强大,我替大王考虑,认为不能这样做。 
    1 2 3 4 5 6 7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