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二征淮南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张永德(928年-1000年),字抱一,汉族,并州阳曲(今山西阳曲)人,五代至北宋初年大将,历任殿前都点检、侍中、东京内外都巡检使等职,参与了对北汉、南唐、契丹的战事并率立战功,在后周和北宋都受到礼遇。后周立国前,便娶了郭威的第四女寿安公主为妻,随郭威起兵,屡建战功。郭威称帝后,拜张永德为驸马都尉。周世宗柴荣时,征北汉、南唐,在高平之战时立下大功,擢殿前都点检。高平之战中,与赵匡胤打败北汉军,又从周世宗攻契丹。回军途中,周世宗发现一个韦编袋子,里面有一块三尺长的木板,上有“点检做天子”五字,下诏免去张的点检一职,转委赵匡胤为殿前禁军统师。在与赵匡胤共事期间,便和其交好,资助赵匡胤并举荐他。
目录
【钢铁之师是怎样炼成的】
【鹬蚌相争】
【火线出击】
【小人的逻辑】
【名将本色】
【馒头!馒头!】
【名将之殇】
【赵匡胤的秘诀】
  一征淮南,心高气傲的柴荣在寿州面前碰了个大钉子。

6597774553610221603.jpg

  究其原因,除了守将刘仁赡是个牛人之外,南唐强大水军的威胁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史载:“初,帝(柴荣) 之渡淮也,比无水战之备,每遇贼之战棹,无如之何,敌人亦以此自恃,有轻我(后周) 之意。”
  “北人惯骑马,南人惯行舟”,自古皆然。
  后周没有像样的水军,是制约后周军力的一大障碍。
  按照“短木板”的理论,要提升后周军队的整体战斗力,最好最快的办法就是提升水军的实力。
  但是,要让坐个船都吐三吐的北方士兵成为纵横江海、出入湖泽的水兵,谈何容易?
  不过,柴荣是个不信邪的主。
  晕船怕什么,吐啊吐的,不就习惯了嘛。

【钢铁之师是怎样炼成的】

  刚刚回到都城的柴荣,马不停蹄地开始着手组建水军,他将南征中缴获的南唐战舰全部拖到了首都开封,并立刻组建国营造船厂,日夜打造战船。
  很快柴荣便拥有了一支数百艘战船组成的庞大舰队。
  柴荣又下令将数千南唐俘虏从监狱里提溜出来,转变身份,统统任命为水军教官,教习后周士兵习练水战之法。
  在劳动模范柴荣的严格监督之下,数月之后,一支编制完备、武装精良、军容严整、士气高昂的强大水军展现在了世人的面前。(“未几,舟师大备”。)
  而且,更为夸张的是,这支新军居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专门在水面上讨饭吃的南唐军还要生猛!(“数月之后,纵横出没,殆胜唐兵。”)
  柴哥哥,I确实服了YOU!
  这样的工作精神,这样的运转效率,实在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超级工作狂柴荣显然对自己的杰作也很满意,接下来,就是实战检验的时候了。
  就在柴荣闭关修行,狂练水军之时,南唐李璟哥哥也没闲着。
  公元956年5月,李璟下诏南唐大将朱元统领大军,光复江北。
  恰在此时,后周军队遇到了大麻烦。
  政治低能儿李重进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他是一个只懂统兵打仗而不懂如何收服人心的赳赳武夫(由此也可以看出郭威在选择继承人问题上的先见之明)。
  最初,因为腐败南唐政府横征暴敛,江北百姓很有情绪,因而,后周军进驻江北之地时,老百姓还自发地箪食壶浆,慰劳周军,此时如果李重进把握的好,不仅能拿下江北之地,更重要的是能收服江北之心。
  可是,头脑简单的李重进从来没有把淮南的百姓视为大周的子民,压根没有领会到柴荣战略意图,他将此次军事行动的目的理解得颇为简单:打劫。
  这种可笑的幼稚想法,使得李重进把打仗当成了发财的机会:
  不许笑,我们这打劫呢!
  于是,在李大帅的身先士卒之下,后周士兵不但不对江北百姓加以抚慰,反而大肆劫掠,当然,顺便劫个色,也是可以理解的。(“专事俘掠,视民如土芥。”)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既然后周的这艘船容不下江北百姓,百姓自然也就用不着客气了。
  于是,江北百姓自发组织起来,另起炉灶,啸聚山林,凭险自固,与后周的正规军实打实地干了起来。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没有盔甲,农民兄弟就用白纸裁剪做成纸盔甲,号称“白甲军”,没有兵器,农民兄弟们就拿挖土种地的锄头,挑水施肥的扁担当武器,展开了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的“全民健身运动”。
  在南唐正规军面前曾经风光无限的后周部队,在这些看似纸糊的“白甲军”面前却成了真正的纸老虎,“屡为所败”。
  本来一个良好的开局愣是被李重进成了一锅乱粥。

【鹬蚌相争】

  奉命出征收复失地的南唐大将朱元因势利导,驱策民兵,利用江北百姓的力量,趁势收复舒州(今安徽潜山)、和州(今安徽和县)、蕲州(今湖北蕲春)等地,兵锋直指扬州和滁州。
  留守扬州的后周淮南节度使向训,面对内忧外困的局面,不得不放弃扬、滁两州,收缩战线,率军回撤。
  这本是一个重大的战机,如果此时南唐部队果断出击,占据地利,沿途设伏,节节狙击的话,那么已经后撤失去根据的周军将遭受重大的损失。
  可是,这样一个稍纵即逝的战机,却被南唐宰相宋齐丘一句轻轻松松的话给葬送了:“击之怨深,不如纵之以为德。”
  这个时候还念念不忘“以德服人”,南唐的“道德妄想症患者”还真是不少。
  可见,书生误国,绝非虚言!
  拜宋书生所赐,周军在南唐部队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从容会师于寿州城下。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