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一天,李存勖故意穿上破衣烂衫,背着一个破破烂烂的采药筐,儿子李继岌则戴着一顶破帽子,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两人一边向卧房中走去,一边学着刘父的声音,拉开嗓子大喊道:“老夫看望女儿了!”刘氏见状勃然大怒,抄起家伙就把宝贝儿子李继岌揍了一顿,顺便把丈夫李存勖也轰了出去。
目录
败家媳妇
铁券魔咒
忧劳可以兴国 逸豫可以亡身
李嗣源的祷告
  刘氏出身穷苦人家,五岁时被李克用大军掳走,后来运气不错,成了李存勖生母曹夫人的婢女。

  曹夫人非常疼爱她,自幼教习歌舞曲赋,这刘氏长大后出落成了一个水灵灵的漂亮姑娘。

  曹夫人想着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就把她许配给了自己的儿子李存勖为妾。

  恰好,这个刘氏也是一个戏曲的超级粉丝,两个人胃口倒是挺对的来,李存勖因此对她愈加疼爱,后来又生下儿子魏王李继岌,母凭子贵,于是被册封为皇后。

败家媳妇


  自古以来,所谓皇后,当然应当母仪天下,言行举止堪为天下百姓之表率。

  然而,这位刘皇后,和“母仪天下”相比,差得简直就是十万八千里。

  有一件事情颇能说明问题。

  当年,刘氏虽然被大军掳走,但是,其父亲尚在人世,靠四处行医为生,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后来,刘父听说女儿出息了,于是,乐呵呵地跑来晋王府认亲。

  刘氏当时正好与李存勖两个妃子韩氏、伊氏争宠,抢夺皇后宝座。

  在那个讲究门第出身的年代,要想做皇后,第一条便是看家族背景,而刘氏卑微的出身,就是她心中的一块心病。

  在争夺皇后宝座的关键时期,刘氏更是唯恐他人知晓自己出身太低。

  于是,面对着前途和亲情,刘氏毫不犹豫地抛弃了后者。

  她立马发飙,怒斥其父是冒牌货,一口咬定这就是个贪图富贵的骗子,命王宫侍卫将亲生父亲暴打一顿,轰了出去。

  可怜,刘父不但一场富贵梦化作泡影,还吃了亲生闺女一顿“竹笋炒肉”,怎一个“惨”字了得。

  后来,刘氏为了抬高自己的地位,居然认了朝中大臣张全义为父,以此证明自己属于血统高贵、如假包换的名门闺秀。

  自己送上门的亲爹不认,却舔着脸去认大臣当爹,刘氏,果真是历代皇后中的一朵奇葩!

  知晓内情的李存勖,觉得自己媳妇的这件事实在太过奇葩,于是便有意开刘氏的玩笑。

李存勖.jpg

李存勖

  一天,李存勖故意穿上破衣烂衫,背着一个破破烂烂的采药筐,儿子李继岌则戴着一顶破帽子,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两人一边向卧房中走去,一边学着刘父的声音,拉开嗓子大喊道:“老夫看望女儿了!”

  刘氏见状勃然大怒,抄起家伙就把宝贝儿子李继岌揍了一顿,顺便把丈夫李存勖也轰了出去。

  后来,李存勖意犹未尽,又根据媳妇的奇葩故事编了一出戏,名字就叫《刘山人寻女》。

  戏迷皇帝李存勖亲自扮演主角:刘父——刘山人,算是过足了瘾。

  刘氏闹的这一出闹剧,足以看出其人品之卑劣。

  出身卑微的刘皇后大概是小时候穷怕了,有了地位和权力之后,就变着法儿的捞钱。

  遵循见面分一半的原则,全国各地进贡国库的东西她先搬走一半,以至于后宫的金银财宝堆积如山,放都放不下了。

  不过就这样,她还不满足,又自个儿开起了“公司”,颇有点经营头脑的她亲自当起了CEO,手下的那帮宫女、太监自然就成了项目经理,全被派到宫外,打着国营的旗号贩卖货物——“皆称中宫所卖”,赚了个盆满钵满。

  有一年,天下大灾,就连士兵也吃不饱了,为了保证军队家眷的正常生活,防止士兵哗变,大臣们都建议皇后出资赈济军队
  守财奴刘皇后先抬出来一张梳妆台,然后把年幼的皇子抱出来放到上面,不紧不慢地说:“皇帝家也没有余粮啊!现在就剩这么一点了,你们要是觉得不够,就把皇子煮了,熬粥给士兵们喝吧!”(“诸侯所贡,给赐已尽,宫中所有惟此耳,请鬻以给军!”)
  大臣们一听吓得汗流浃背,屁滚尿流,从此,再也不敢和刘皇后提半个“钱”字。
  哎,谁让他们摊上这么一个无赖兼贪财的主子呢!
  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有这么一个守财奴皇后,下面的官员自然就想尽一切办法搜刮钱财来孝敬,于是充分发扬了“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创新精神,发明了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税种,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真可谓“万税万税万万税”。

  戏迷皇帝再加上一个败家媳妇,李存勖皇帝宝座已经摇摇欲坠了。

铁券魔咒


  公元925年9月,李存勖下令后唐军队出兵征讨南方割据政权蜀国(即前蜀),远征军以魏王李继岌(刘氏的宝贝儿子)为名义上的统帅,大将郭崇韬为实际的军事指挥,向蜀国发动了统一战争

  这次远征在军事统帅郭崇韬的正确指挥下,进展异常顺利(当然,腐败的前蜀政权也帮了大忙),仅仅七十余天,就将割据四川十五年的前蜀王氏政权消灭,取得了辉煌的战绩(蜀国好像总是给人弱弱的感觉)。

  然而,这空前的胜利并没有给劳苦功高的郭崇韬带来任何好处,反而要了他的命。

  要他命的,正是李存勖所养的那群小人和女子。

  作为辅佐李存勖的重要功臣,身居后唐枢密使(掌握全国军权)要职的郭崇韬办事非常规矩,在朝廷内外尤其是军队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他为人正直,忠心耿耿,多次劝阻李存勖远离奸猾狡诈的小人,重新振作,这自然引起了皇帝身边那群戏子和宦官的不满,由此种下了祸根。

  征蜀战争刚刚结束,朝廷就派来了钦差向延嗣来劳军,而郭崇韬一向看不起这些小人,再加上军务繁忙,没有亲自出城迎接,这就把 MISS向 给得罪了。

  向太监回到皇宫,添油加醋地大肆污蔑郭崇韬,说他在蜀地收受贿赂,贪墨公款,拥兵自重,威胁魏王,使得李存勖对郭崇韬产生了猜疑之心,而贪财又愚蠢的刘皇后则要求李存勖立刻下旨诛杀郭崇韬,不过戏迷皇帝还没有昏聩到仅凭几句谗言就自毁长城的地步,并没有答应,只是派出了监军赴四川调查相关的情况。

  刘氏生怕远在四川的宝贝儿子有什么不测,于是绕过李存勖,发了道“教命”(刘氏的诏书被称为“教命”,与皇帝的诏书具有同等效力),让魏王李继岌秘密诛杀了有功之臣郭崇韬。

  这次败家媳妇刘氏算是真的败到家了。

  郭崇韬被诛的消息让帝国上下人人自危,因为郭崇韬不仅官居要职,劳苦功高,而且他是后唐王朝赐予免死铁券的三位元勋之一,有了免死铁券的尚不能自保,更何况其他人。
  不过免死铁券这个玩意实际上和催命符是一个概念,每一张铁券的后面其实都隐藏着一行小字:本皇帝保留最终解释权。

  所以千万别把这个东东当真,相反,它还是个烫手的山芋,因为后唐王朝已经有两位拿着免死铁券的大臣GAME OVER了(郭崇韬和朱友谦),朝廷上下自然都把目光聚集在了NO.three身上——谁让你拿着铁券呢!

忧劳可以兴国 逸豫可以亡身


  很不幸,李嗣源就是这个NO.three。

  李嗣源是李克用的养子,李存勖的干哥哥,也是一位猛将兄。

  他手下的500骑兵号称“横冲都”(横冲直撞的意思),所向披靡、威震四方,也为自己赢得了“李横冲”的美名。

  我们前面提到的五代版“千里跃进大别山”的精彩战役就是他的得意之作。

  李嗣源为后唐立下了汗马功劳,是无可争议的开国元勋李存勖还曾对他说:“天下将与兄共有之”(当然,皇帝也有激动的时候,听听就行,千万别当真啊),足见其功劳之大,地位之高。

  可是,高处不胜寒啊。

  随着两位劳苦功高的大臣相继伏诛,李嗣源的心里已经是七上八下了。

  就在李嗣源提心吊胆的时候,一次突发事件改变了他的一生。

  具有优良兵变传统的魏州再次发生兵变!(如果大家没有忘记的话,后梁末帝朱友贞也曾在魏州兵变上栽了跟头。)

  对皇帝的荒唐举动和帝国的腐败现状万分失望的士兵们决定不再李存勖卖命,于是他们在军官赵在礼的率领下,占据魏州,对抗朝廷。

  李存勖终于尝到了自己亲手种下的恶果。

  戏迷皇帝李存勖已经不再当年威震四方的李亚子了,手足无措的他在朝廷大臣的一致要求下只得命令在军中威望颇高的李嗣源率军平叛。

  李嗣源立刻带兵前往魏州。

  可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政府军在奔赴魏州的路上也发生了兵变,并挟持了李嗣源,对戏迷皇帝失去信心的他们目的很明确:大哥,带小弟们混吧!

  起初,李嗣源非常犹疑,担心洗不脱干系,甚至打算一个人回首都向李存勖说明一切。这时,一个关键的人物跳了出来——李嗣源的女婿石敬瑭。

  石敬瑭劝阻道:自古以来,哪有军队哗变,主帅没有任何关系的?就算你真的没有这个心思,别人也不会信啊。而且犹豫不决是兵家大忌,应该迅速行动。我愿意率三百骑兵直扑汴州,则大事可成!(“岂有军变于外,上将独无事者乎?且犹豫者兵家大忌,不如速行。愿得骑兵三百先攻汴州,夷门天下之要害也,得之可以成事。”)

  猛将兄李嗣源这才下定了决心,决定好好干一票。

  由于李横冲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他一到魏州,叛军在赵在礼的率领下立刻归附,而其他各地兵变的士兵听说新立的主子是横冲哥哥,一个个飞奔而来,归心似箭。(个人魅力不得不服啊!)

  很快,急先锋石敬瑭率骑兵渡过黄河,直奔汴州。

  无奈之下,李存勖只好从烟雾缭绕的戏台上下来,再次拿起已经有点生疏的武器,亲自上阵。

  四月,李嗣源大军抵达洛阳城下,李存勖率军迎击,最后的帝国反击战开始。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李存勖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可是连年的挥霍,加上刚刚的平蜀战役,国库已经所剩无几了,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守财奴刘皇后守着的那堆金山了。

  不过有了上次赈灾的教训,大臣们实在是不敢开口,只好皇帝亲自求刘皇后了,大概刘氏也明白了形势的严峻,这次居然(请注意这个词)答应了。

  可惜,当戏迷皇帝李存勖屁颠屁颠地来劳军时,士兵们却没领情,他们说:灾荒之年没有赈济,现在慰劳我们又有什么用呢,我们的妻子家人都已经饿死了啊!(“吾妻子已饥死,得此何为!”)

  于是,就在这样的局面下,李存勖率领二万五千人的部队战战兢兢地向汴州进发。

  结果可想而知,还没走到汴州,士兵就逃了一大半,为了稳定军心,李存勖对剩下的士兵好言相劝,表示征蜀得胜的大量钱财正在运返首都的途中,只要一入库就全部分给大家。

  可是手下的士兵显然对这张空头支票已经不感兴趣了,他们说:皇上啊,你该赏赐的时候不赏赐,现在再赏已经晚了啊,就算赏了我们,我们也不会感激你的恩德了。(“陛下与之太晚,得者亦不感恩。”)

  “赏罚不明,百事不成。”

  戏迷皇帝终于明白他已经是民心尽失,大势已去了。

  无奈之下,李存勖只好率领残兵原路返回洛阳,准备固守都城,拼死一搏。

  四月,李嗣源大军抵达洛阳城下,李存勖率军迎击,最后的帝国反击战开始。

  然而,此时的后唐政府军仿佛患了兵变的瘟疫,政府军刚刚集结完毕,兵变再次发生,被李存勖任命为从马直指挥使(禁军骑兵部队首领)的戏子郭从谦(注意他的身份)反了,他是被诛杀的元勋功臣郭崇韬的干侄子(报应啊!),在他的煽动下,叛军一哄而上,将李存勖团团包围,李存勖虽然勇猛可也敌不过这么多的叛军啊。

  一片混乱之中,李存勖被乱箭射中,身受重伤,逃到绛霄殿廊柱下休息,口渴难耐,疲惫不堪。

  宦官看见后急忙跑到后宫告诉刘皇后,这个败家媳妇居然只让人送了一碗肉汤过来,压根就没来看看自己的丈夫,而是赶紧收拾金银细软,和小叔子李存渥一起逃出宫去了,在逃亡的路上,还不忘和小叔子做了一回露水夫妻,最后逃到一个寺庙里削发为尼,最终被李嗣源派人搜了出来,剁掉,结束了一个守财奴可悲的一生。(真是怀疑曹夫人的眼光啊!)

  留在宫中的李存勖最终伤重不治身亡。

  太监们怕皇帝的尸体被叛军凌辱,干脆将“李天下”生前最喜爱的乐器一股脑地掩盖在他的身上,点燃尸首将其火化了。

  戏迷皇帝终于在众多乐器燃烧的“噼噼啪啪”声中,达到了人生最高的“艺术境界”!
  李存勖死了,最终死在他曾经宠幸的戏子手里,此时距他登基称帝刚好3年。

  “上马英雄,下马狗熊”的李存勖用自己大起大落的一生为“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做了最佳的注解。

  由此可见,子的话还是要听滴!

李嗣源的祷告



  公元926年4月20日,李嗣源登基称帝,是为后唐明宗。

  李嗣源是五代中较为开明的君主,他在位七年时间,中原没有发生大的战乱,而且他基本上采取了无为而治、与民休息的政策,减轻赋税、鼓励农耕、废除酷刑、惩治腐败,再加上他登基的时候已经59岁了,对于什么美色、游乐之类的事情压根不感兴趣。

  因此,饱受战乱的中原百姓有了喘息之机,老百姓还是过了几天太平的日子,所以后代史官对李嗣源还是有比较高的评价的:“ 明宗虽出夷狄,而为人纯质,宽仁爱人。于五代之君,有足称也。”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被挟持当了皇帝感觉不踏实,还是对自己的治国才能有所担忧,总之,李嗣源皇帝总是显得不够自信。

  于是,他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经常在晚上睡觉前要焚香祷告。

  祷告的内容竟然是:苍天啊,大地啊,我本来就是一个外族蕃人,一辈子老老实实、安分守己、一不贪财、二不好色,本想着安安稳稳地混到退休,谁知道临老了竟然稀里糊涂地当了皇帝,哎,命运弄人啊,可是我就一老实人,又怎么能够治理好中原的天下呢?天下大乱已经很长时间了,求求你,早点派个神仙哥哥下来主持一切吧!(“臣本蕃人,岂足治天下!世乱久矣,愿天早生圣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帝在云端眨了一下眼,还是被老头子点的香给熏着了,总之结果还真是巧了,老头子的愿望应验了。

  就在李嗣源登基称帝的第二年,也就是后唐天成二年,即公元九二七年二月,在距离李嗣源皇宫不远的洛阳夹马营,赵匡胤降生了(具体生产过程参见第一章)。

  其实赵匡胤小盆友也应该感谢李嗣源老爷爷,毕竟,老头子是个实诚人,为你创造了一个不错的环境,能让你骑骑马,练练箭,掏掏鸟窝赌点博,而没有刀兵之祸,况且李爷爷还心甘情愿地让位给你,胸怀那是大大的啊。

  不过,小赵同学现在似乎只对家门口的那只石马感兴趣,而对当皇帝的问题好像不太感冒,那好,还是让超级男生——小赵同学没事去撞撞城门,练练铁头功吧,我们继续我们的话题。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李存勖 后唐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