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中国共产党历史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儿皇帝万碎

互联网 0
导读:  七年的太平时期很快就过去了,随着李嗣源日渐衰老,皇位继承人的问题成为了帝国政治的核心话题。  李嗣源有四个亲生儿子,长子李从璟
目录
史上最牛的秘密武器
 沙陀奸千古
热血青年石重贵
看上去很美
人民战争万岁
侵略的代价
  七年的太平时期很快就过去了,随着李嗣源日渐衰老,皇位继承人的问题成为了帝国政治的核心话题。

后唐.jpg

  李嗣源有四个亲生儿子,长子李从璟战死,剩下三个儿子:从荣、从厚、从益。
  李嗣源对老二李从荣比较满意,一直有意培养,封为秦王并掌中央禁卫军大权,是朝廷上下公认的种子选手。
  不过,后来的一件事情让这位种子选手不仅没能扶正,反而连种子都丢了。
  原来,公元933年底,明宗皇帝病情加剧,李从荣进宫探视,发现老爸已经奄奄一息,断定老爷子熬不过当天,于是继位心切的他立刻出宫,召集军队,准备入宫,抢班夺权。
  可是没想到,命大的李嗣源一口气又缓了过来,当左右密报老二李从荣准备带兵进宫时,李嗣源差点没气得又转回去。
  老子还没死呢,你就这样心急火燎的,我要是真死了,你还不得翻天了啊!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时代里,皇权始终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历代帝王心中都有一个最底线的原则,那就是:谁夺我的权,我就要谁的命,亲生儿子也不例外!
  老爷子一气之下,派干儿子李从珂的儿子——李重吉(有点绕,其实就是老爷子的干孙子)率军把李从荣给杀了。
  六天之后,李嗣源殡天(我一直怀疑老爷子是回光返照,可惜李从荣太猴急了)。
  公元933年12月,老三李从厚登基继位,是为后唐闵帝。

史上最牛的秘密武器

  非种子选手李从厚捡了个大便宜成为后唐新任的董事长,不过新皇帝事先完全没有料到这顶皇冠能落到自己的头上,兴奋之余总有点担心。
  因为有一个巨大的阴影让他坐立不安。
  他就是李嗣源的干儿子——李从珂。
  李从珂从小就跟随李嗣源南征北讨,出生入死,深得李嗣源的信任,被任命为凤翔节度使,封潞王,在军中素有声望。
  李从厚继位之后总觉得这个干哥哥是个莫大的威胁,于是下诏命李从珂搬个家——由凤翔(陕西)节度使调任河东(山西节度使
  那年头,皇帝节度使搬家实际上就是让他的脑袋搬家,因为节度使再嚣张,可一旦离开了自己的势力范围,那就是砧板上的肉了,所以调防令等同于掉脑袋。
  李从珂当然不干,立刻起兵造反。
  中央政府毫不示弱,调集各路军队围攻李从珂,很快凤翔(今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陷入了重重包围,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在这危急关头,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李从珂突然抛出了一件史上最牛的秘密武器——眼泪!
  原来李从珂在城头上一转悠,发现攻城的政府军竟然很多都是以前自己带过的老部下,于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只见李从珂站在城楼开始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脱光了上衣,露出身上因战斗而留下的累累伤疤,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哽咽道:“俺从小就跟随先帝出生入死,屡立战功,创伤遍身,毫无怨言,和诸位一起打下了这一片大好河山,现在朝廷听信谗言,致使我们骨肉相残,这难道是我的错吗?(“我年未二十从先帝征伐,出生入死,金疮满身,树立得社稷,军士从我登阵者多矣。今朝廷信任贼臣,残害骨肉,且我有何罪!”)
  说完更是哭的呼天抢地,痛不欲生——“泪飞顿做倾盆雨”。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撑得那么狼狈……”
  正在攻城的数万政府军士兵被这一出《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的现场版MV深深的震撼了。
  多么无助的男人啊!多么无辜的眼神啊!
  你那滚烫的泪珠滋润了我干涸的心灵,你那绝望的表情点燃了我满腔的怒火!
  哥,啥都别说了,跟定你了!
  羽林都指挥使杨思权、严卫都指挥使尹晖率领所部立马投入李从珂大哥的怀抱,政府军瞬间溃散,一场猛烈的攻城战在李从珂的无敌泪水中灰飞烟灭……
  高人就是高人,不服不行啊!!!
  一转眼,中央派来平叛的部队摇身一变成了叛军,真可谓“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李从珂一哭成名天下闻!
  一路上,不断有政府军的士兵慕名前来归降,神奇逆转的李从珂率领归附的数万大军,直逼洛阳。
  等到李从珂走到洛阳的时候,政府军已经全部望风而降了。
  公元934年4月5日,眼泪哥哥李从珂登基,是为后唐末帝。
  闵帝李从厚做梦也想不到,眼看就要到手的胜利却成了“一滴眼泪引发的惨案”,皇帝的宝座就这样被干哥哥的眼泪稀里哗啦地冲走了。
  没办法,谁让你的泪腺不如哥哥发达呢,人比人,气死人啊!
  而李从厚也终于有了最终的归宿。
  4月7日闵帝被废为鄂王,两天后,一杯毒酒送他上了路。

 沙陀奸千古

  刚刚坐上皇帝宝座的李从珂,突然发现这个位子确实坐的有点不舒服。
  因为也有一个人让李从珂感觉很不爽。
  这个就是李嗣源的女婿石敬瑭。
  作为李嗣源称帝的股肱之臣兼女婿,石敬瑭颇得李嗣源重用,被任命为河东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传说中的“使相”,既有实权又有很高的荣誉),是后唐王朝的高级干部,且手握重兵,军中威望甚高。
  当初闵帝李从厚就曾把他和李从珂同时列入威胁国家安全的黑名单,是与李从珂齐名的危险人物。
  有这么一个功高震主的人呆在边上,新皇帝李从珂怎么能睡得舒坦,于是对石敬瑭的猜忌自然越来越重了。
  公元936年五月,李从珂下诏,将石敬瑭由河东(山西节度使调任天平(山东)节度使
  李从珂的想法很清楚:嘿嘿,如果你反抗,证明你心里有鬼;如果你接受,正好半路上黑你一道。
  果不其然,石敬瑭拒不受命。
  刀已经架到脖子上了,狗急跳墙的石敬瑭决定刷信用卡——透支未来。
  几天后,契丹国主耶律德光被一个天大的馅饼幸福地砸晕了。
  有人千里迢迢地来认爹,而且随手送上了一份想都不敢想的见面礼。
  这个就是石敬瑭。
  而这份大礼就是燕云十六州。
 燕云十六州,包括幽、涿、蓟、檀、顺、瀛、莫、蔚、朔、云、应、新、妫、儒、武、寰州。

  即今天北京、河北、山西北部的大片地区,万里长城从这横亘而过,其中有着许多举世闻名的险关要隘,如我们耳熟能详的喜峰口、古北口、居庸关等等。
  燕云十六州自古以来就是中原政权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天然屏障。
  这道天然屏障的后面就是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一旦被突破,则北方骑兵就可以在广袤的平原上纵横驰骋,任意进退,如入无人之境,对中原地区的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而再也无险可守的中原政权,就只能以孱弱的血肉之躯抵挡凶残的关外铁骑,在战略上完全陷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就是这样一个具有极其重大战略意义的区域,被石敬瑭拱手让给了一直对中原虎视眈眈的契丹人。
  而这一举动对中国后来长达300年的历史都造成了刻骨铭心的影响。
  从此,中原门户洞开,北方铁骑肆虐,频繁的战乱对社会经济成了严重的破坏,给中原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有宋一代,边祸之患,肇端于此!
  石敬瑭也因为此举为自己赢得了“遗臭万年”的不替待遇,被公认为民族败类,汉奸卖国贼
  卖国贼不假,不过是不是汉奸就值得商榷了。
  因为石敬瑭压根就不是汉人!
  史书称其“本出于西夷,自朱邪归唐,从朱邪入居阴山”,是地地道道的沙陀人。
  所以,石敬瑭不是“汉奸”而是“沙陀奸”!
  吾每读史至此,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沙陀奸也!
 不过不管是什么奸,对于石敬瑭的干爹耶律德光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来富饶的中原大地抢东西了。
  天上掉下来这么大的馅饼,耶律德光自然没有不予笑纳的道理。
  公元936年五月,耶律德光率五万契丹铁骑自雁门关南下,与乖儿子石敬瑭会合。
  顺便说一句,当时,石敬瑭45岁,耶律德光34岁,爸爸比儿子还小11岁。反正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爹,石敬瑭的无耻嘴脸,由此可见一斑!
  有了契丹老爹撑腰,石敬瑭底气十足,很快便对李从珂发起了反攻。
  而面对骁勇彪悍的契丹人,李从珂的秘密武器也不管用了。
  十一月,洛阳陷落,李从珂怀抱传国玉玺登玄武楼自焚而死,立国十四年的后唐灭亡。
  同年,石敬瑭在爹爹耶律德光的扶持下称帝,国号为晋,史称后晋
  当十岁的小儿——赵匡胤还在家门口的石马上嬉戏玩闹时,“儿皇帝”石敬瑭在历史的舞台上粉墨登场了。
  儿皇帝万碎!沙陀奸千古!

热血青年石重贵


  爬上了帝位的石敬瑭,对老爹耶律德光感恩戴德,居然开始认认真真地履行协议,很快险要的燕云十六州落入了契丹的腰包,而每年30万岁币孝敬老爹也是必须的。
  岁币哪里来?
  契丹人咱惹不起,但是欺负几个老百姓还是绰绰有余的。
  于是这笔本就不该有的国债又压到了不堪重负的老百姓头上。
  儿皇帝石敬瑭不愧是重合同,守信用的“楷模”!
  公元942年,在契丹人裤裆里苟延残喘的石敬瑭终于一命呜呼。
  石敬瑭的侄子石重贵即位,是为后晋末帝。
  二十七岁的小青年石重贵,显然比石敬瑭多了几分血性。
  颇有点法律意识的他认为,老叔和契丹的那份合同明显不合理,完全是契丹在乘人之危的情况下签订的,而乘人之危的合同,可变更,可撤销。
  于是,在大臣景延广的建议下石重贵很快发出外交照会,对契丹明确表示“称孙不称臣”。
  装孙子可以,要钱?没门!
  耶律德光闻讯大怒,决定亲自出兵讨伐。
  公元943年底,耶律德光命降将赵延寿率大军南下伐晋,并顺手开了一张空头支票——事成后就让老赵当皇帝
  中原的汉奸从来都不乏后来人。
  赵延寿乐得屁颠屁颠地为契丹当了急先锋,经过3年3次大战,后晋契丹铁骑的疯狂攻击之下最终灭亡。
  公元946年,后晋都城汴梁(今河南省开封市)陷落,热血青年石重贵被俘,并被契丹流放至黄龙府(今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在度过了十八年的屈辱生活后,在凄风苦雨中含恨而死。
  修撰《旧五代史》的北宋大臣薛居正对此感叹道:自古亡国之丑者,无如出帝之甚也,千载之后,其如耻何,伤哉!
  可惜他感叹得早了一点,因为恰恰在百载之后,即180年后,北宋徽宗、钦宗父子的命运似乎更惨,遗恨更甚,“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成为了宋人心中永远难以言说的痛……

看上去很美

  曾经契丹奉若神明的儿皇帝石敬瑭做梦也没有想到,最终亡他国的,竟是亲切和蔼的父皇帝耶律德光。
  真可谓成也契丹,败也契丹
  曾经在家门口转悠的契丹毛贼已经登堂入室,除了粉刷粉刷墙面,打扫打扫房间外,干脆连招牌也一股脑儿的换了。
  公元947年二月一日,耶律德光在中原称帝,改国号为辽,是为辽太宗
  那个天天作皇帝梦的赵延寿则又被结结实实地忽悠了一把。
  干孙子都靠不住,别人就更靠不住了,这个皇帝还是自己亲自当来的稳,耶律德光当然不希望石重贵故事重演。
  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中原大地就在自己的脚下了,令人垂涎三尺的中原财富已经进了自己的腰包,耶律德光是真的想赖着不走了。
  四周的地方节度使纷纷上表归附,中原大地已经俯首可拾,虽然手下的那群土老冒天天嚷着要回家,可是显然耶律德光并不像他们那样 :要吃有吃,要穿有穿,为什么还要回到那苦寒之地,天天逐着水草跑呢?
  就是这里了,要让契丹的光芒照耀中原,要在这里世世代代生活下去,要让中原的汉人世世代代为契丹人打工。
  耶律德光笑了,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可惜,这一切其实只是“看上去很美”……

人民战争万岁

  辽太宗耶律德光最近有点烦……
  当然不是因为找不到那颗蓝色的小药丸,而是因为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
  在契丹的古制中,军队是没有后勤保障体系的,部队的军粮全部就地解决。
  也就是契丹人出战,从不带粮饷,打到哪,抢到哪,所以杀人抢粮对于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契丹人将这种制度称之为“打草谷”——也难怪咱们的老祖宗看不起没文化契丹人,太野蛮了!
  所以当汉族官员向耶律德光建议给军队分发粮饷时,耶律德光的回答很干脆:我们契丹不玩这一套。
  于是,刚刚进驻汴梁的契丹骑兵,便开始三三两两地出城“打草谷”去了。
  契丹人烧杀抢夺,奸淫掳掠,给中原百姓带来了一场空前的浩劫。
  史载:“丁壮毙于锋刃,老弱萎于沟壑,……,财畜迨尽。”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中原百姓自发组织起来与这群闯入家园的强盗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契丹铁骑陷入了人民战争汪洋大海!
  到处都是战场,四面都有反抗。
  契丹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原本打算长据中原的耶律德光,突然发现中原人民蕴涵着强大的能量和可怕的愤怒。
  这种能量和愤怒让他食不甘味,寝不安睡,让他感到莫名的恐惧和紧张,而另一个巨大的阴影更是让他感觉芒刺在背,如坐针毡,并最终摧毁了他的心理防线

侵略的代价

  这个阴影就是拥有五万精锐之师,割据山西后晋河东节度使刘知远
  此时,他正像一只不露声色的猎豹,静静地俯卧在草丛中,冷静而敏锐地注视着时局的变化,机警而准确地把握着事态的发展。
  就在契丹刚刚攻占都城汴梁之际,刘知远就派出使者王峻向耶律德光表示名义上的归顺,把个耶律德光哄得一愣一愣的。
  当惯了爹的耶律德光,自我感觉依然良好,他亲切地称刘知远为“儿子”,并附送了一个礼物——木拐。
  对于这个“儿子”的名头刘知远不过嗤之以鼻,因为当初石敬瑭准备认爹的时候,刘知远就曾明确地表示过:称臣即可,不必称儿,纳币即可,不必割地。
  政治嗅觉极其敏感的刘知远有着自己明确的政治目标,他不过是在等待时机而已,至于耶律德光的那根拐还是留着忽悠赵延寿之流吧。
  正在耶律德光四面楚歌,进退失据之时,公元947年二月十五日,仅仅在耶律德光称帝后半个月,曾假意归顺的刘知远,在太原称帝。
  一面抗击契丹侵略的民族大旗高高地树了起来。
  早已对契丹的侵略行径切齿痛恨的中原人民立刻响应,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原来曾经归降的地方节度使纷纷起事,中原百姓群起而攻之。
  坐在火药桶上的耶律德光彻底崩溃!
  哀叹道:“吾不知中原人难治如此!”
  他终于明白这不是他该呆的地方!
  三月十七日,耶律德光率领契丹大军在最后疯狂劫掠后,仓皇撤出汴梁,北返故土。
  中原老百姓当然没有忘了用板砖、西红柿、臭鸡蛋“欢送”慌不择路的契丹强盗。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侵略的代价……
  四月二十一日,心力交瘁的耶律德光在河北栾城杀胡林一命呜呼,用这样的结果完美地诠释了侵略的代价。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