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太师西岐大战

互联网 0
导读:黑夜交兵实可伤,抛盔弃甲未披裳。冒烟突火寻归路,失志丢魂觅去乡。多少英雄茫昧死,几许壮士梦中亡。谁知吉立多饶舌,又送天君入北邙。
诗曰:
黑夜交兵实可伤,抛盔弃甲未披裳。冒烟突火寻归路,失志丢魂觅去乡。
多少英雄茫昧死,几许壮士梦中亡。谁知吉立多饶舌,又送天君入北邙。
话说子牙与众将来劫闻太师行营,势如风火。只见哪咤登风火轮,持火尖枪杀来。闻太师忙上了墨麒麟,拎鞭迎敌。黄天化自恃英雄,持两柄银锤,催动玉麒麟,前来接战,裹住闻太师不放。金、木二咤挥宝剑,上前助战。韩毒龙、薛恶虎各持剑左右相攻。杀气纷纷,兵戈闪灼。怎见得一夜好战,有赞为证,赞曰:
黄昏兵到,黑夜军临。黄昏兵到,冲开队伍怎支持;黑夜兵临,撞倒栅栏焉可立。马闻金鼓之声,惊驰乱走;军听喊杀喧哗,难辨你我。刀枪乱刺,那知上下交锋;将士相迎,孰识东西南北。劫营将如同猛虎,踏营军一似欢龙。鸣金小校,擂鼓儿郎。鸣金小校,灰迷二目难睁;擂鼓儿郎,两手慌忙槌乱打。初起时,两下抖擞精神;次后来,胜败难分敌手:败了的,似伤弓之鸟,见曲木而高飞;得胜的,如猛虎登崖,闯群羊而弄猛;着刀的,连肩拽背;逢斧的,头断身开;挡剑的,劈开甲冑;中枪的,腹内流红。人撞人,自相践踏,马撞马,遍地尸横。伤残军士,哀哀叫苦;带箭儿郎,戚戚之声。弃金鼓,旛幢满地;烧粮草,四野通红。只知道奉命征讨,谁知道片甲无存。愁云只上九重天,遍地尸骸真惨切。
话说子牙劫闻太师行营,哪咤等把闻太师围困垓心。黄飞虎父子冲左营,与邓忠、张节大战,杀的乾坤暗暗;南宫适、辛甲等冲右营,与辛环、陶荣接战,俱系夜间,只杀得惨惨悲风,愁云滚滚。正酣战之际,杨戬从闻太师后营杀进去,纵马摇枪,只杀至粮草堆上,放起火来。好火!怎见得,有诗为证:
烈焰冲霄势更凶,金蛇万道遶空中。烟飞卷荡三千里,烧毁行粮天助功。
话说杨戬借胸中三昧真火,将粮草烧着,照彻天地。闻太师正战之间,忽见火起,心中大惊,自思:"粮草被烧,大营难立。"把金鞭架枪、挡剑,无心恋战。又见子牙骑到,把打神鞭祭于空中,闻太师难逃这一鞭之厄,只打得闻太师三昧火喷出三四尺远近。太师把墨麒麟纵出圈子,且战且走;黄飞虎等追袭。邓忠、张节见中军失守,只得保着闻太师夺路而走。南宫适等追赶辛环、陶荣。吉立、余庆见势头不好,护持不下,只得败走。辛环肉翅在空中,保着闻太师,退走往岐山。不表。
且说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在碧游床,忽然想起闻太师征伐西岐,正是雷震子下山之时,忙命金霞童儿:"请你师兄来。"童子去不多时,将雷震子请至碧游床前,倒身下拜。云中子曰:"待弟,你可往西岐,去见你兄武王姬发,便可谒见你师叔姜子牙,助他伐纣,你可立功,速去。倘或中途若遇有肉翅之人,便可立功,方不负贫道传你两翅玄功,以助周室。"正是:
两枚仙杏安天下,方保周家八百年。且说雷震子出洞,把风雷翅一展,脚登天,头往下,二翅腾开,顷刻万里。怎见得,有赞为证:
大雨燕山曾出世,一声雷响现无生。终南秘授先天诀,八卦炉边师训成。七岁临潼曾会父,回山学艺更精明。二枚仙杏分离坎,两翅飞腾有昃盈。洞府传就黄金棍,展动舒开云雾生。奉师法旨离玉柱,方见岐山旧有名。
且说雷震子离了终南,把二翅一夹,有风雷之声;飞至西岐山,远远望见闻太师兵败而来。雷震子大喜:"幸遇败兵,正好用心杀他一阵!"且说闻太师正挫锋锐,慌忙疾走,猛然抬头,见空中飞有一人,面如蓝靛,发似朱砂,獠牙生于上下,好凶恶之像。闻太师叫:"辛环!你看前面飞来一人,甚是凶恶,你可仔细小心!"说犹未了,雷震子大呼曰:"吾来了!"举棍就打。辛环锤钻迎面交还。空中四翅翻腾,锤棍交加响亮。雷震子乃仙传棍法;辛环生就英雄。怎见得,有赞为证:
四翅在空中,风雷响亮冲:这一个杀气三千丈;那一个灵光透九重;这一个肉身成正道;那一个凡体受神封;这一个棍起生烈焰;那一个锤钻逞英雄。平地征云起,空中火焰凶。金棍光辉分上下,锤钻精通最有功。自来也有将军战,不似空中类转蓬。
话说雷震子中途一战,只杀得辛环抵挡不住,抽身望岐山逃走。雷震子自思:"不可追赶。见了师叔、皇兄,料他还来,终久会我。"遂望西岐城相府中来。不题。
只见众人俱在子牙府里报功,劫营得胜,挫了闻太师的锋锐。子牙大喜,慰劳诸将曰:"今日之胜,皆出汝等之力,圣主社稷生民之福。"众将答曰:"武王洪福,丞相德政,故使闻仲不识时务,失其利也。"正话间,忽报:"有一道童求见。"子牙传:"请。"少时雷震子进府下拜,口称:"师叔!"子牙曰:"是那座名山弟子,今至此地?"雷震子曰:"弟子乃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门下雷震子是也;今奉师命下山,一则谒师叔立功,二则见皇兄相会。"子牙曰:"你皇兄是谁?"雷震子曰:"皇兄乃是武王。"子牙问两边站立殿下:"你们可认得么?"众人曰:"认不得。"雷震子曰:"弟子七岁曾救文王出五关,弟子乃燕山雷震子。"子牙方悟,谓诸将曰:"此子──先王曾言,出五关遇雷震子救护。──今日进西岐,乃当今之洪福,得此异人。"遂引雷震子往见武王。子牙至皇城,有执殿官启武王:"丞相候旨。"武王传:"宣。"子牙进殿,行礼毕,奏曰:"大王御弟朝见。"武王曰:"孤弟何人?"子牙曰:"昔日先王在燕山收的雷震子,一向在终南山学艺,今日方归。"武王命:"请来。"雷震子进内庭,倒身下拜,口称:"皇兄。"武王称:"御弟,昔先王曾言贤弟之功,救危出关,复回终南;今日相逢,实为庆幸!"武王见雷震子形像凶恶,不敢命入内庭,恐惊太姬等。武王曰:"相父与孤代劳,相府宴弟。"子牙曰:"雷震子持斋;只随臣府宅,以便立功。"武王甚喜。雷震子彼时辞王回相府。不题。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