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互联网 0
导读:卞(biàn,音同便)玉京(约1623——1665年)又名卞赛,字云装,后自号“玉京道人”,习称玉京,应天府上元县(今江苏省南京市)人。与马湘兰、顾横波、李香君、董小宛、寇白门、柳如是、陈圆圆同称“秦淮八艳”。 卞赛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擅小楷为人称道,还通文史。她的绘画艺技娴熟,落笔如行云,“一落笔尽十余纸”喜画风枝袅娜,尤善画兰。作有《题扇送志衍入蜀》。
目录
人物生平
人物轶事
人物评价
吴梅村与卞玉京的爱情
过锦树林玉京道人墓并序
缱绻情思,遗失芳华——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十载相思经此一会,吴梅村仍然没有任何迎取卞玉京的表示,于是这次相会也就成了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可以想象卞玉京转身离去时,对那个依旧装傻的吴梅村是何等的失望。

江湖不见


  两年后,即清顺治十年(1653年)清廷强行征召,吴梅村被迫就仕。

  吴梅村出仕后不久,卞玉京出人意料地出嫁了,嫁给了浙江一户世家子弟。但婚姻并不如意,不久后由她的侍女以身相代,卞玉京自己则乞身下发,依附于吴中良医郑保御。郑保御已经年过七十,不仅是一位名医,也是一位名士。他对卞玉京的人品才情极为敬重,特地为她建筑别宫,赠以厚资,使她可以安渡余生。于是卞玉京就在那里长住下来,开始潜心修道,持课诵经,戒律甚严,在晨钟暮鼓中度过了余生。她感于郑保御的恩德,用三年的时间蘸着自己的舌血为郑保御写成一部《法华经》,作为对他的报答。这种充满血腥的报恩,其中的疯狂,让人唏嘘不已。

  十几年后,清康熙四年(1665年),卞玉京在平静的生活中去世,葬于无锡惠山柢陀庵锦树林中。三年后,即清康熙七年(1668年),年届六十的吴梅村踏着萧萧落叶,前往无锡拜谒卞玉京墓,献上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绝唱《过锦树林玉京道人墓并序》。

  再三年后,即清康熙十年(1671年),一代诗人吴梅村吴梅村在家乡病逝,他留下遗言:“吾一生际遇,万事忧危。无一刻不历艰难,无一刻不尝辛苦。实为天下第一大苦人。吾死后,敛以僧袍,葬我于邓尉,灵岩相近,墓前立一圆石,题曰诗人吴梅村之墓,勿作祠堂,勿乞铭于人。”个中滋味也只有他自己知了。

过锦树林玉京道人墓并序


龙山山下茱萸节,泉响琤淙流不竭。

但洗铅华不洗愁,形影空谭照离别。

离别沉吟几回顾,游丝梦断花枝悟。

翻笑行人怨落花,从前总被春风误。

金粟堆边乌鹊桥,玉娘湖上蘼芜路。

油壁香车此地游,谁知即是西陵墓。

乌桕霜来映夕曛,锦城如锦葬文君。

红楼历乱燕支雨,绣岭迷离石镜云。

绛树草埋铜雀砚,绿翘泥涴郁金裙。

居然设色迂倪画,点出生香苏小坟。

相逢尽说东风柳,燕子楼高人在否?

枉抛心力付蛾眉,身去相随复何有?

独有潇湘九畹兰,幽香妙结同心友。

十色笺翻贝叶文,五条弦拂银钩手。

生死旃檀祗树林,青莲舌在知难朽。

良常高馆隔云山,记得斑骓嫁阿环。

薄命只应同入道,伤心少妇出萧关。

紫台一去魂何在,青鸟孤飞信不还。

莫唱当时渡江曲,桃根桃叶向谁攀?

缱绻情思,遗失芳华——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文/亦饰灵
卞玉京
卞玉京

紫台一去魂何在,青鸟孤飞信不还。莫唱当时渡江曲,桃根桃叶向谁攀?

金秋九月,落叶铺满了惠山柢陀庵锦树林,一位花甲老人缓缓前行,瘦弱的身躯在微风中战栗,双眸矍铄期盼。因为他急着去看望一位故人,亦是知己,又亦或是生命中那朵零落成泥的幽兰。

一抷黄土,一座碑。一段情,两朝往事。吴梅村用沧桑的手抚摸着埋葬卞玉京寒魂的尘土,凄楚于心。那个女子,自己是辜负她的吧,嘴角不经意露出苦涩的无奈,眼前又浮现当初初遇她时的场景。

崇祯十五年春,苏州虎丘的酒宴。孤傲美艳的卞玉京,喝着盅酒,微熏微醉的她,用迷离的深眸望着当时名满天下的他。她兴许是听说过他,便多望了几眼,却又不小心迷恋上了。小女子般的姿态走了过去,欲托付自己的爱情和一生相依:“亦有意乎?”

女子如她,又是漂浮在秦淮畔的青楼女子,向喜欢的人表白需要多大的勇气,她灵动的清魂和深情他人怎能拒绝,如此佳人,怎可不愿。可是,吴梅村犹豫了,那一片刻的迟疑和躲闪,终究生生断送了那一世情。

某些时刻,我是有些恨吴梅村的。他颇有才华和抱负,又能如何。两情相悦的爱情,举案齐眉的幸福,他拒之门外,却又在后半年怀念懊恨当初自己的薄情。
卞玉京如同那朵盛开的莲花,即使没有了爱情,她依旧洒脱清洁。生逢家变,又遇乱世,在笙歌夜舞的河畔,看了一场又一场人生无常。她满腹才情,不输男子,骨子里流露的忍耐和她笔下的兰花一样,在山谷愈开愈香。

我喜欢冷淡的女子,而卞玉京就是其中一个。如果生在平稳的朝代,她的人生也许是另一番场景。弹着素琴,几杯小酒,三五知己,说着人间趣事,抑或聊聊诗词。也许还会遇上吴梅村,那时候的他应该不悲世事、不惧前景,对着玉京,淡然一笑。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