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黑社会主要活动是黄毒高利贷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为数众多的黑社会人物,挤在澳门这块弹丸之地如何谋生呢?在上文已经提过,澳门的黑人物,多数有家有业;而“三巴堂”、“新义”等堂口,几乎清一色是30岁以下的青少年,很多还是背着书包的学生,有的是渔民子弟,有的是“太子爷”身份的阔少爷。他们出来吃喝玩乐的钱,多数是从家里拿来的。以偷、抢、劫为生的,占的比例很少。一言蔽之,真正以黑社会身份谋生的,绝大多数还是外来势力的“十四K”、“和安乐”、“和胜义”这三组人马。
第二节 澳门黑社会主要活动是黄毒高利贷
为数众多的黑社会人物,挤在澳门这块弹丸之地如何谋生呢?在上文已经提过,澳门的黑人物,多数有家有业;而“三巴堂”、“新义”等堂口,几乎清一色是30岁以下的青少年,很多还是背着书包的学生,有的是渔民子弟,有的是“太子爷”身份的阔少爷。他们出来吃喝玩乐的钱,多数是从家里拿来的。以偷、抢、劫为生的,占的比例很少。一言蔽之,真正以黑社会身份谋生的,绝大多数还是外来势力的“十四K”、“和安乐”、“和胜义”这三组人马。
黑社会人物通常赖以为生的“收入”来源,除却偷、抢、劫、骗之外肯定是赌、黄、毒三样铁定技巧,而在澳门,赌是公开的,不论娱乐场、跑狗场、回力球以至铺票、白鸽票等都是向政府取得专利权而合法经营的。黑社会人物自然没有资格去“包”,也没有胆量去抢,更没有可能去收取保护费。这些正面的行动下不了手,但另辟溪径地从侧面下手,间接办法,以求达到目的,则已是屡见不鲜的事了。
在70年代间,澳门有公开报道的“狗场”子娱乐场爆炸事件,几乎超过十宗(还不包括接电话说有炸弹,而经搜查后却并无发现的)。每起事件发生之后,照例都有幕后接触。如何妥协自非外人所得而知。我们不敢肯定赌场(或狗场)会对这些人屈服而有所奉献,但人所共知的是:这类“意外事故”会使赌客赌券大减、望而却步、敬而远之的。警方对这一类的捣乱,除了进行调查之外,亦没有什么预防的方法,因为防不胜防。某一时期,赌场衣帽间存放行李必须有顾客旅行证件在内,而且也须经过衣帽间职员的严格检查,才允许代为存放,这是预防的方法之一。但这毕竟也是消极办法,总的看来仍无济于事。
此外,还有一项近乎公开的秘密。每个赌博场所(包括狗场及回力球场),都聘请若干“纠察”,这些职位,并非场方有这样的必要,而是趁势给予各堂口的一点“意思”。分配办法是:每一堂口若干名,由各堂口的坐馆指定某人出任(或轮流出任)。这些纠察职位虽然有限,每个堂口分到的亦不会超过4名。不过,总算是给这些三山五岳的人马一点“面子”,堵一堵他们制造捣乱事件的念头。
如果说“大亨”们完全不买这些人的帐,那也不然。不过,即使买帐也并非为了本身的安全,因为大亨们都拥有多名枪手(手枪是向澳门政府领取牌照,再向枪店购买的)作为私人保镖,安全是不成问题的。如若对某些人有所例外时,就必然有特别的原因。
下面说一桩这样的事。1972年间,由于股票市道佳俏,许多人都赚到大钱,自然也使澳门随之而“旺”了起来。当时两地——港澳之间尚未有喷射船行走,两家水翼船公司拥有的船只,也不似现在那么多。船票供应紧张之至,要买一张去澳门的船票,除非你预早安排,否则难似登天。
老潮“大阿哥”扁头平,率同一干马仔,于此时活跃于上环港澳码头。这些人门路大得很,别人买不到的船票,他们一叠叠握在手中。只要肯付出两倍的代价,到假期则要3至5倍,最高纪录为20倍——就可获得一张“出让”的船票。至于他们通过什么途径弄到这么多船票,进行炒票活动时何以没有警察执行职务(香港法制规定炒票是刑事犯),就无人知晓了。
扁头平的财源是广进了,但来往港、澳的旅客却吃尽了苦头,准备前往赌博的还不会计较这三、五倍的船费,但正常旅客或假道澳门回乡的就苦上加苦了。当时“廉记”尚未成立,尽管很多市民都致函报章揭发此事,但被认为“湿湿碎”而无人理会。
某大亨也发现了此事。他并没有用召集警察、长驻码头或严禁售票处的职员参与某些活动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而是决定来个釜底抽薪的办法,于是,大亨在写字楼召见扁头平的秘密就宣扬出去了。
自此传说之后,港澳码头突然“海晏河清”,炒票活动自行停止了。扁头平及其马仔也没有了踪影。旅客和赌徒们都额手称庆,庆幸今后再不会受到这种额外的剥削了。但是人们也疑惑究竟扁头平跑到哪里去了,炒票活动又何以突然停止了呢?这个谜底不久就揭穿了。有人看到扁头平衣冠楚楚,进出于葡京赌场,大放其高利贷,以前替他作炒票活动的一群马仔,也摇身一变,成了穿插于赌场内的“贷款经纪”了!
1 2
相关热词搜索:黄毒 澳门 高利贷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