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后记 附录 一 邓克保致编者函-胜利带给我们撤退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和他一模一样。事实上是这样的,他的那一团人驻防滇南,他下令他的部下死守南峤,而他,和当时的师长×××将军,以及一些可以查考出来,但却一直到今天都十分有势力的官员们,却抛下他那同生死共患难的弟兄,走了,以致全团溃散。如果不是谭忠副团长招抚流亡,有谁管那些残兵败将呢,假使国防部在大敌当前的时候竟有命令调他们所有高级军官离开,那就太不可思议,也太使人可怕了,后来,他们
《自立晚报》按:本报自连载邓克保先生《血战异域十一年》后,接到不少电话和不少信件,或对邓先生赞扬,或对邓先生同情,也有对邓先生抗议和怒责者,均经本报转寄,尤以文中涉及的×××先生曾派人来社,并要求调查邓先生地址和身份,本报曾建议其来函更正,或提出资料,以便出书时更正,但×先生均未采纳,仍在报上刊登启事,当亦转告邓先生,顷接邓先生直接寄编者一函,对边区诸事,有所解释,但一再嘱咐不要发表,经考虑结果,仍是觉得发表较好,从邓先生来函上,读者先生可看出一个孤臣孽子的悲愤和沉痛。编者先生
贵报及转来四十多封信,以及剪报,都收到了,万分感谢。
×××先生的启事也收到,我非常难过在我的文中提到他,因为那一类的事在当时是太多了,假使追究起来,恐怕还有更高级的官员和他一模一样。事实上是这样的,他的那一团人驻防滇南,他下令他的部下死守南峤,而他,和当时的师长×××将军,以及一些可以查考出来,但却一直到今天都十分有势力的官员们,却抛下他那同生死共患难的弟兄,走了,以致全团溃散。如果不是谭忠副团长招抚流亡,有谁管那些残兵败将呢,假使国防部在大敌当前的时候竟有命令调他们所有高级军官离开,那就太不可思议,也太使人可怕了,后来,他们随着李弥将军重返猛撒的时候,他们的部下贴着标语,“不欢迎临阵脱逃的×××”等等,这是几千人目睹的事,使人心都结成一团。我告诉你这些,请千万不要发表,因为,我刚才说过,这一类的事太多了,在那天崩地裂的时候,我们不能希望一个人的表现都能一样,很多人靠着“关系”得官,有“关系”便可以了,他用不着为国家效死,不久的将来,李弥将军不是就把他们从台湾、从香港请回猛撒,作我们的长官,再度训诫我们忠心报国吗?我和任何人没有恩怨,只有利心和权心使人昏迷,我求什么利?贵报能付给我多少稿费呢,我又求什么权?有权的人永远是有“关系”的人。我能直率讲出我心里的话,仅只这个性格,就可看出我不是一个冀求权力的人,而在那蛮荒万里,猛虎毒蚊,缅军和共军重重包围的边区,我可能随时战死,我曾说过,我不过和草木同朽而已,连一掬荒坟,都不敢奢求。
似乎是那位哲人说过,任何一个悲剧,都是当事人性格造成的,我不得不心情沉重的告诉你,举目所及,我们所看到的,都是些结局失败的人。记得有一天月夜,我和丁作韶先生,在沙拉的草地上,盘腿坐在那里,谈到国人的风仪,像刘邦,他不但允许韩信代理齐王,且索性封他为实缺的齐王,虽然是权术,但他恢宏气度使韩信甘愿为他死,而这种人现在不多见了,除了一个杨永泰,其他的当权人物似乎只懂得乘人之危和糟蹋人才,只懂得拚命的用力挖凿自己的墙基,关于这些,我写了一点点,谅已鉴及,不再多赘,(编者按:这一段未刊出!)边区所以落得今天这个局面,似乎是这种气质的报应,我们真是叹息,多少血流疆场的伙伴,他们一直到死都希望能遇到值得为他们死的长官,啊!苍天!
我想我谈李国辉谈的太多了,我不能不谈他,他从一个政工人员,由代理团长团长,孤军是他带出来的,任何写孤军战史的人,不能把他抹杀,他是边区的唯一权威,其他机关,不过是平空加到上面,不但隔膜,而且种下四国会议后那种连李弥将军也指挥不了的非撤不可的结局,李国辉将军有他的倔强和陷入牛角尖不可自拔的严重错误,关于这一点,也请千万不要发表,我为他可惜,项羽当成功之后,自以为天下已定,对总是违反自己意思的范增,便翻脸无情,李国辉将军便犯了这个毛病,他一向对丁作韶先生言听计从,却在最后紧要关头,他自以为他的想法高过任何人,他自以为他的权势便是他的智慧。啊,写到此处,我禁不住为那千载难逢的如同闪电般逝去的往事,痛哭失声。
我们,在这里的伙伴,虽然距离祖国万里,但我们什么都知道,我们所钦慕的老长官在台北那豪华如皇宫一样,备有冷气暖气的巨厦里,和穷苦的部下全部隔绝,而听说他的夫人每次麻将都要输掉使我们吃惊的数目,但我们仍怀念他,我们希望我们的老长官能够回来,人心思汉,我们一直幻想着四十一年那个盛大的局面再度出现,但他们即令回来,历史是不是还会重演,那又难说,这是天命,抑是人为?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6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