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胜利带给我们撤退 第一节

互联网 0
导读:这和好便不能保持了,萨尔温江大战导源于猛布张复生团的遭受攻击,和一个排长一个排附的阵亡。原来驻在猛布的孤军和驻在猛研的缅军相安无事,缅军曾要求李国辉将军撤出猛布,但受到拒绝,我们不能撤离猛布,因为猛布产米,撤离猛布等于自断粮源,但我们却接受了他们两点要求:一点是,我军赴猛研采买菜蔬和日用品时,改穿便衣;另一点是,我军通过公路时,改为夜间。
缅甸政府向联合国控告我们政府,说孤军是侵略者,国际法上怎么判断这件事,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的防区恰在我们看来是双方的边界之上,共产党可以用出卖土地的手段把我们立脚的地方划给缅甸,以实缅甸攻击我们"侵略"的藉口,但我们政府却并没有参与其事,和宋朝的人永远不承认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一样,我们也永远不承认把那一带未定界的边区,割让给缅甸,缅甸当局对我们的态度随着他们兵力的强弱而时好时坏,当孤军最初退到边区的时候,他们认为可以一举把我们歼灭,他们不承认我们是侵略者,而且不屑和我谈判,甚至把我们谈判的代表扣留,而称我们是"残余",我们永不了解我们这些残余怎能会成为含义较强的侵略者,我们只是求活,求生,求反攻而已。
在萨尔温江大战之前,我们和缅甸相处的非常之好,但那种和好只限于缅甸无利可图时和兵力薄弱时,一旦等到情势有变,这和好便不能保持了,萨尔温江大战导源于猛布张复生团的遭受攻击,和一个排长一个排附的阵亡。
原来驻在猛布的孤军和驻在猛研的缅军相安无事,缅军曾要求李国辉将军撤出猛布,但受到拒绝,我们不能撤离猛布,因为猛布产米,撤离猛布等于自断粮源,但我们却接受了他们两点要求:一点是,我军赴猛研采买菜蔬和日用品时,改穿便衣;另一点是,我军通过公路时,改为夜间。
通过公路,是当时驻防猛布部队最大的任务之一,从滇边缅北南下的部队官员,和从猛撒北上的部队官员,必须由猛布部队护送,在那万山丛里,公路如线,山口错综,走错一步,便迷入歧途,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都摸不出眉目,且除了约定的山口外,其他地区,均有缅军岗哨。
最后一次偷渡公路是萨尔温江大战半年之前,总部的一位参议带着五六匹骡子,驼着文件,向缅北出发,这四五个骡子使缅军的眼睛都冒出火来,他们可能以为里面全是美钞和老盾,就在山口,他们埋伏下口袋阵地,我们的护送部队便恰恰的进入陷阱,但所有的骡队仍平安通过,只有一个排长和一个排附阵亡,这使张复生团长,那位重然诺的山东英雄,集合全体官兵,发誓为死者复仇
从那个时候起,公路便被孤军寸寸切断,这是一个导火线,一直发展到最后缅军的全面攻击和全面溃败。然而战场上不断胜利所得到的果实却无法保持,四国会议在曼谷召开,叫我们撤退的消息开始传到边区,但没有人注意,也没有人相信。
我是猛布之战结束后第三天返回猛撒的,我在医院得到政芬的信,政芬的信上没有说什么,只是叫我快快回来,我回来了,回到猛撒,政芬只身的迎接我,却没有带着安国,我以为他贪玩去了,她却躲开我的眼睛,我追问她,一个四十岁以上,千里归来的中年人父亲,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狂奔上来,搂着脖子,攀登在肩膀上,狂欢喊叫,然而,什么人都没有看见,却看见无数眷属们的奇怪眼光。
"安国呢?"我说。
啊,安国,孩子,政芬领我到他的坟前,缅军日夜轰炸猛撒的时候,他正爬在椰子树上盼望爸爸归来,椰子树被炸断,他摔下来,脑浆崩裂,我扑到那黄土已干的小小坟墓上,没有哭,没有泪,只抓住那黄土,抓到手里,浑身颤抖。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