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1972,副军长余洪信双枪自杀案

互联网 0
导读:1972年5月18日凌晨,63军副军长余洪信打死曹步墀(63军政治委员)爱人邢玉荣,又打伤杨兆魁(63军副政治委员)等,携双枪外逃。如此特大政治事故,引起中央军委、北京军区首长的高度重视,立即军内通报,并由公安部全国通缉,严防余洪信继续作案并偷渡出境。
目录
李向阳式的战斗英雄
巴彦淖尔盟的“前指”总指挥
危险本可能止于边缘
军部大院的夜半枪声
在麦地里双枪自杀
安徽下达的关于于洪信的紧急通知
余洪信之死的反思


    由于余洪信曾在内蒙古巴盟前指任总指挥,对巴盟边界一带非常熟悉,怕他从巴盟越界逃到蒙古,巴盟地区尤其加强了边境戒严。

    余洪信案交给了公安部的乌国庆。乌国庆,蒙古族人,1936年出生于内蒙,1950年14岁进承德医专少数民族班学习战场救护。因为计划改变没有去抗美援朝,而在承德学医。1955年8月,他被选送上海司法部法医研究所法医专业,第二年考入司法部办的研究生班,1960年分配到司法鉴定研究所,1962年调公安部,是当时公安部少数具有高学历的刑侦专家,出任过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大要案处处长、刑事技术高级工程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及中国刑警学院客座教授、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副理事长。凡公安部挂号的大案他几乎都参与过侦破。

    1969年,乌国庆下放到黑龙江劳动三年。1972年西安人民大厦发生一起跳楼自杀案,经总理亲自批文,乌国庆回到北京。两个月后他被抽去搞余洪信案。案情重大、绝无仅有,中央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时真有点草木皆兵,全国到处都是线索,纷纷报告发现了余洪信。只要有重要线索乌国庆就要赶去查看。

    内蒙古乌拉特后旗的解放军战士从望远镜里发现一辆军车走走停停,怀疑余洪信要越界逃跑。上级指示,必要时可将其击毙。汽车还没有靠近,就被打成了筛子。原来是空军雷达站的一辆汽车修理后试车,好在没有伤到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某连听说余洪信逃到他们连前面的沙地,于是全连齐出动,折腾了半宿,一无所获……

    1972年6月,余洪信仍无影无踪。

安徽下达的关于于洪信的紧急通知


    整整一个月,为捉拿余洪信,63军军部“人仰马翻”。各级成立抓捕班子,北京军区特别加强内蒙古边界巡逻。山西境内的大小山沟、山洞基本上搜了一遍。终于有一天,太原铁路局的两名工人在山西榆次南郊七八公里的麦地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压倒了一小片麦子,旁边有两把枪。

    不敢延迟,县上报省里,省派人查看,觉得没问题,就是余洪信。63军军长阎同茂看后也说是余洪信。公安部报告中央,中央批示:“不能说就是,得拿证据说话,首先要弄清是不是余洪信。如果是,怎么死的,自杀还是他杀?”

    于是乌国庆来到山西榆次南郊的麦田。这是第几次验明余洪信的正身,他已经记不清了。乌国庆仔细核对枪号,两支枪的枪号与63军报的枪号相符。再看死者头上的帽子,帽内写有余的名字。死者头部有疤,与余洪信的特征一致。血型和余洪信档案里的血型一致。死者身上的一串钥匙,有的能打开余洪信的家门,有的能打开余洪信办公室的门。余洪信老婆证实,死者身上的毛衣是她织的。尸体腐败的程度,与余洪信出逃的时间也相吻合。看来余洪信根本没有跑远,可能在出逃当天就自杀身亡了。

    乌国庆确认这具尸体是余洪信无疑。

    接下来的关键问题就是查明余洪信是怎么死的,自杀还是他杀?乌国庆注意到死者头部的两侧太阳穴同时有接触射击的射入口和射出口,看来他怕自己不死,同时举起了两支枪。乌国庆鉴定余洪信为自杀。

余洪信之死的反思


    1972年11月8日,63军党委决定,将余洪信定为反革命分子,开除党籍、军籍。宋双来回忆:同时把余洪信的军衣也全部收缴了。对余洪信老婆和孩子的处理,也有不妥之处。军里派人把余洪信的老婆直接送回农村老家,又派人到余洪信两个孩子当兵的单位,叫人家作复员处理。两个孩子的单位都表示:孩子表现不错,不要牵连孩子,如何处理是我们党委的事,你们63军就别管了。

    宋双来回忆:现在反思,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首先要搞清余洪信犯的是什么错误,这是个性质问题。可以肯定的是,余洪信行凶杀人又畏罪自杀这件事,已经不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范畴了,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完全走到人民对立面去了,这是可以肯定的。可是必须是这个结局吗?我常想,我们这个常委班子成员,都是战争年代过来的,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起在战斗中成长起来的,相互之间很有感情,某个人犯了错误,我们常委一班人,不论从工作角度还是感情角度,都有责任、有义务帮助他正确认识错误、改正错误,帮助他明确今后努力的方向,如果能发动军里各位常委主动帮助他,会使他认识到,虽然自己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同志们还是如此不遗余力地帮助、挽救他,他是会接受这次教训的。但是我们没有这样做,两位书记反而说“其他常委不要插手”,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别的什么问题吗?在军区首长批示后,他的思想压力就够大了,这时更需要大家的帮助、教育,反而没人管了,使他胡思乱想,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