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坐壁上观,气死阎相文-民国风云——镇嵩军大传第十四章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电话通知完后,刘镇华接着说:郭坚他死有余辜,陈树藩早就说过,他浪子野心,没有死在陈督军手里,死在阎督军手里,那是他的造化,问题是陕西政局,他阎督军如何收拾,杀郭坚是小事,问题是寒了陕西将领的心,如此一来,西安陕西的将领都寒若禁蝉,都留走了,况且陈督军就在汉中,一但卷土重来,陕西不就更乱了。
1,
不长眼睛,不要命的不是别人,就是郭坚。
郭坚依旧匪性不改,到西安城纵兵殃民,光天化日之下,纵兵*民女,无法无天,惹怒了冯玉祥
冯玉祥是陆建章的外甥女女婿,和阎相文是姐妹女婿。
冯玉祥看阎相文在陕西作难,局势控制不住,就有意扶持控制局势,正好郭坚做乱,他有了借口,就要手下张之江请示督军。
张之江请示阎相文说:督军,我们师长要处死郭坚,敲山震虎,帮助你控制陕西局势,请你下令。
阎相文犹豫,说:解决他不是问题,问题是解决他后,如何收拾陕西大局,本来就各怀鬼胎思想不统一,人心不齐,到那时不更乱,我的意思应从长计议。
张之江急了说:督军,你不干,我们可要干了,我们师长说了,杀郭坚就是收拾陕西大局的最好一步棋子,请你定夺。
阎相文想想,也有道理,目前陕西的形势,也需要杀鸡给猴看,杀一儆白,就说:行,我听你们的。
阎督军随即写一个手谕,刚要给张之江,但又觉得不妥,就搓搓就仍了,说:我看还是算了,不要到时候,无法收场。
张之江急了,看看阎相文,低头拾起手谕,展开看看,还算个手谕,就说:督军,这就行了,你等着,处死郭坚,给你好消息。
阎督军一时没有了主意,只好看张之江高兴而去。
这天晚上,冯玉祥以督军的名义在张之江部请客,邀请有郭坚、胡景翼、张治公、吴仓州等。
眼看快开席了,独不见胡景翼和吴仓州。
不一会,吴仓州来告诉大家:胡闹他有事,三原来电,要他务必回去,先走了,但他有话,一定听指挥。
胡景翼和于右任分开后,去兴平收编陈树藩的部队,后接受直系的收编,冯玉祥邀请他,他已经来到西安,但看风头不对,遂借故离去,
冯玉祥看只好如此,就说:那大家请,我们开席,回头单独请他胡闹。
大家入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预先埋伏的士兵,急着从墙上探头挤看,把一座砖墙挤倒。
郭坚带的卫士受惊,看见情形不对,立即实行护卫。
郭坚也觉得不好,随即掏出了手枪。
冯玉祥看事情已经败露,索性将计就计,上前一把将郭坚抓住。
士兵亦蜂拥上来,将郭坚的卫士缴械,将郭坚按倒在地。
张治公事先并不知情,受惊后,逃到门口。
大门士兵以为是郭坚,上前抓住,叫他光着背跪在地上,而后向冯玉祥报告说,门口捉住郭坚。
冯玉祥腾出手,跑过去,看到是张治公。
冯玉祥因张治公不过是交友不慎,并无何罪恶,笑笑说:对不起,我们抓得不是你,是郭坚,让你受惊了,你走吧。
随即,冯玉祥叫释放张治公。
张治公从地上起来,愤愤而去,心里就萌芽起对冯玉祥的嫉恨。
冯玉祥回头对士兵说:拉起来,把他拉起来。
郭坚跪在地上,怒视冯玉祥,问道:冯玉祥,你要干什么?
冯玉祥很轻松地来回走走,说:那得问问你,问问你都干了什么?然后再问我要干什么。
——你要杀我?
——你说呢?
——凭什么?
张之江抖抖督军的手谕。
冯玉祥说:就凭之江手里督军的手谕。
——你……
郭坚的话没有说出口,就被手枪队的人拉出去,执行枪决。
吴仓州目睹一切,回见刘镇华,还是惊恐未定,说:总司令,不好了,郭坚被杀了。
刘镇华忙说:干臣他呢?我听说冯玉祥请客他也去了。
吴仓州情绪稳定后说:他们没事。
刘镇华放心地坐回自己的位子,说:没事就好,为预防万一,你通知所有镇嵩军的官兵立即处于戒备状态,随时听候命令。
吴仓州说:我听你的,我通知。
电话通知完后,刘镇华接着说:郭坚他死有余辜,陈树藩早就说过,他浪子野心,没有死在陈督军手里,死在阎督军手里,那是他的造化,问题是陕西政局,他阎督军如何收拾,杀郭坚是小事,问题是寒了陕西将领的心,如此一来,西安陕西的将领都寒若禁蝉,都留走了,况且陈督军就在汉中,一但卷土重来,陕西不就更乱了。
吴仓州说:我也知道他是如何考虑的,我总觉得他走了一步臭棋,得人心得天下,他已经失去人心。
刘镇华说:你说他下一步,会如何走,我们如何对付?
吴仓州说:总司令,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而坏的开始就是失败的一半,他已经走向失败,如果你再加一把火,不给他粮饷,你想他会怎样?
刘镇华说:我看他会让手下的人把他逼死,带来的部队要吃住,曹吴塞给他的八百多前朝遗老要安置,就他阎相文,根据我的观察,他只有去找阎王爷了。
相关热词搜索:阎相文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6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