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中国共产党历史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釜底抽薪,驱除陈树藩

互联网 0
导读:张世臣是个连长,随张治公驻防汉中周至县,因赌博输钱,亏空军饷三千多,遭到营长杨子英的严厉斥责,随一气之下,带人离开部队,说是要投奔王天纵。张世臣就是不回去,说:我就不信我张世臣赶不上你杨子英,其他人可以回去,我要独自一人闯天下,混个样子,给你看看
直皖战争爆发,张治公进住潼关。
张世臣是个连长,随张治公驻防汉中周至县,因赌博输钱,亏空军饷三千多,遭到营长杨子英的严厉斥责,随一气之下,带人离开部队,说是要投奔王天纵。
营长杨子英知道后,派兵追赶上,并劝他回来。
张世臣就是不回去,说:我就不信我张世臣赶不上你杨子英,其他人可以回去,我要独自一人闯天下,混个样子,给你看看。
其他人归队,他独自一人回到老家嵩县。
他东奔西跑,结交自己的堂弟张世英、阎庄的万选才和韩玉彬、田湖的宋天才。
直皖战争,洛阳边防军一个旅被赵绸打败,部分窜到嵩县。
张世臣和万选才他们截获700多支,又离开家乡。
上陕西,他们本想回潼关张治公处,那知他们路过洛南龙驹寨憨玉琨的驻地,被截留,编为两个营,一个是张世臣,一个是万选才,归憨玉琨指挥。
安顿好后,张世臣带数十人去潼关看望张治公,实际是向杨子英示威,说明我张世臣就是比你杨子英强。
杨子英心里明镜似的,他妒火中烧,他决定杀死张世臣。
当时张治公有病,由参谋长张慕通招待张世臣,杨子英陪坐。
最后,杨子英说:世臣是我的老朋友,我想留你到营部做长夜谈心,不知你以下如何?
张慕通没有在意,就同意了。
张世臣没有在意,就欣然同意,他有足够的优越感听杨子英说奉承自己的话。
两人回到杨子英的驻地,彻夜长谈,鸡鸣才散去。
张世臣瞌睡,那管那么许多,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死神已经光临。
张世臣熟睡后,一个人影破门而入,抬手就是几枪,而后落荒而逃。
那人不是别人,就是杨子英的外甥,外号叫小红蟹,他是奉命而为。
杨子英得信,硬是等到天明,才去见张慕通报告情况,说:我把张世臣打死了。
张慕通先是沉默不语,而后生气地说:球,你把他打死了,还说什么?你这叫先斩后奏,等我报告张师长再说。
张治公知道后,不无得意说:他做的对,背叛我就该杀。
憨玉琨知道后,则是火冒三丈,打电话给刘镇华:谁打死谁尝命。
刘镇华感到非常为难,他正在为失去石言和蒋峨而伤心呢--
2,
年前,石言病逝灵宝,刘镇华正忙于战争,派人送他的灵柩回嵩县老家,葬于九店街河北岭上,并送挽联:石可补天天上去,言可对世世间无。
闪过年,蒋峨也去世,刘镇华想就多了,思前想后,从开封到洛阳,从伊洛大地到河
洛大地,从东征到组建镇嵩军,从河南到陕西,多少事萦绕心头,挥之不去,刘镇华满含深情和热泪亲自撰写祭奠和墓志铭,以表达自己的哀思。
追悼会上,冉祥徵代刘镇华朗读悼词:
君讳峨,字我山,河南嵩县鸣皋人,曾祖三径,祖诠,父天章,世业医精绘事。
至君始以文学显,弱冠补诸生,卒业河南师范学校,为孟津洛阳等小学教员,鸣皋,伊川等学校,君手创也。
君既邃关洛义理之学,补以欧西哲理教育诸新说,所定教规,有物有恒,从学之士,虚来而实往,多以学行著于时。
辛亥秋,光复军初起,君方教授嵩山之麓,同邑石君又 亦辟讲舍嵩山颠,当斯时 之俦,因利乘便,或假借义军帜,为暴乡里,然相戒不敢犯石,蒋二先生,旁嵩高数十里间,军民晏如也。
诸将起田间,势等夷,莫相下,思得道德韬略之士主谋,议管机密,发纵指示。
念豫西士大夫莫如思君,相与造庐强起君,书五六反君固不可,最后晚君父之手书,谕以拯黔黎,卫桑梓,君始不得已应聘往,至则为厘营制定军律,将士肃然,虽素号悍鸷者,亦拱奉约束,嵩洛间始信义军非厉民也。
余之率镇嵩军西援关中也,延君为执法官,与石言同参谋帷幄,尽护诸将,诸将士偶相与有违言,或相睚眦,怨不相能,得君一言辄涣染释,欢如骨肉。
余艰难百战,以饥军当穷寇,卒济险履夷,解长安围,廓清渭南,调护匡维,悉两君力也。
余承乏省长,君又充公暑咨议及总司令部参议,旋出知周至县事,承兵乱后,一治以清净,保障附循,与民休息,而诘奸禁恶,无少宽纵。西征粮饷咸倚办于君,士饱马腾,军实而民无 怨言,
卒因积劳成疾解组,去志之日,犹手定周至、户、眉三县团练规约。后红匪变起,卒赖乡兵戡定之。 余治军积八、九年,资二君如左右手,跋涉患难,无一日安。幸而大乱粗平,渭以南数十县邑,息风鹤之警,方将咨取筹策,冀二君罄所蕴蓄,尽心司牧,和众丰财,拯疮痍虚弱之遗黎出水火而登诸衽席,孰意石言云亡,君又继逝,一岁未周,失二畏友也,此殆天下苍生不幸,宁独蒋氏一家之家难于余一身友朋之戚也耶?君非独学行才识度越恒流,而闵?行盹笃,尤常情所万难,君兄弟四人,君及岱、峦,皆吴太夫人出,兄菘则前母任太夫人所出也。兄少失爱于吴太夫人,君竭力辩护,率两弟以悌,吴太夫人感其诚,卒视菘如己出,慈孝蒸蒸,门内外无间言,君后驻军灵宝,闻兄逝,一痛几绝,君军皆流涕。病隶时,神志湛然,语不及私,唯谆谆以未能终养为憾,盖吴太夫人犹在堂也。嗟夫,世衰道微,承学之士而束身自好者,又往往拙于干济,世方嗤为迂拘无用,其言遂不亦能见重于当世,如君之学有本源,兼资文武,至性纯贽,踵武闵曾,斯真当代龙鸾,人伦楷模,求之流辈,岂有等伦?天不遗,遂夺其算,国陨栋梁,士失仪型,余既为君悲,又重悲神州之祸乱糜有艾也。君配同邑王氏,子锡环、锡琥惧幼,其卒也,以民国十年一月十有六日,旧历庚申岁十有二月八日,春秋三十有九,余既归君丧,乃为文以志其墓。呜呼,距余铭又骞墓时,才数月耳!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