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博物十-孔子集语卷十一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中之怪,曰贲羊。"  《初学记》七引《韩诗外传》鲁哀公使人穿井,三月不得泉,得一玉羊,哀公甚惧。孔子闻之曰:"水之精为玉,土之精为羊,此羊肝乃土尔。"哀公使人杀羊,其肝即土也。  《文选》齐故安陆王碑注引《韩诗外传》孔子曰:"水之精为玉,老蒲为苇,愿无怪之。&am
  《鲁语》下季桓子穿井,获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问之仲尼曰:"吾穿井而获狗,何也?"对曰:"以丘之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曰夔蝄蜽;水之怪,曰龙罔象;土之怪,曰勣羊。"
  《说苑·辨物》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有羊。以问孔子,言得狗。孔子曰:"以吾所闻,非狗,乃羊也。木之怪夔罔两,水之怪龙罔象,土之怪勣羊也,非狗也。"桓子曰:"善哉!"
  《搜神记》十二季桓子穿井,获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问之仲尼曰:"吾穿井而获狗,何邪?"对曰:"以丘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夔蝄蜽;水之怪,龙罔象;土中之怪,曰贲羊。"
  《初学记》七引《韩诗外传》鲁哀公使人穿井,三月不得泉,得一玉羊,哀公甚惧。孔子闻之曰:"水之精为玉,土之精为羊,此羊肝乃土尔。"哀公使人杀羊,其肝即土也。
  《文选》齐故安陆王碑注引《韩诗外传》孔子曰:"水之精为玉,老蒲为苇,愿无怪之。"
  《御览》九百二引《韩诗外传》鲁哀公使人穿井,三月不得泉,得一玉羊焉,公以为祥,使祝鼓舞之,欲上于天,羊不能上。孔子见公曰:"水之精为玉,土之精为羊,愿无怪之。此羊肝,土也。"公使杀之,视肝即土矣。
  《鲁语》下吴伐越,堕会稽,获骨焉,节专车。吴子使来好聘,且问之仲尼,曰:"无以吾命,宾发币于大夫。"及仲尼,仲尼爵之,既彻俎而宴。客执骨而问曰:"敢问骨何为大?"仲尼曰:"丘闻之,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骨节专车,此为大矣。"客曰:"敢问谁守为神?"仲尼曰:"山川之灵,足以纪纲天下者,其守为神,社稷之守者为公侯,皆属于王者。"客曰:"防风何守也?"仲尼曰:"汪芒氏之君也,守封、嵎之山者也,为漆姓,在虞、夏、商为汪芒氏,于周为长狄,今为大人。"客曰:"人长之极几何?"仲尼曰:"僬侥氏长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数之极也。"
  《说苑·辨物》吴伐越,隳会稽,得骨专车。使使问孔子曰:"骨何者最大?"孔子曰:"禹致群臣会稽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骨节专车,此为大矣。"使者曰:"谁为神?"孔子曰:"山川之灵足以纪纲天下者,其守为神,社稷为公侯,山川之祀为诸侯,皆属于王者。"曰:"防风氏何守?"孔子曰:"汪芒氏之君守封、嵎之山者也。其神为釐姓,在虞、夏为防风氏,商为汪芒氏,于周为长狄氏,今谓大人。"使者曰:"人长几何?"孔子曰:"僬侥氏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数之极也。"使者曰:"善哉!圣人也。"
  《鲁语》下仲尼在陈,有隼集于陈侯之庭而死,楛矢贯之,石砮其长尺有咫。陈惠公使人以隼如仲尼之馆问之。仲尼曰:"隼之来也远矣,此肃慎氏之矢也。昔武王克商,通道于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使无忘职业。于是肃慎氏贡楛矢、石砮,其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远也,以示后人,使永监焉,故铭其栝曰'肃慎氏之贡矢',以分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古者分同姓以珍玉,展亲也;分异姓以远方之职贡,使无忘服也。故分陈以肃慎氏之贡,君若使有司求诸故府,其可得也。"使求,得之金椟,如之。
  《说苑·辨物》仲尼在陈,有隼集于陈侯之廷而死,楛矢贯之,石砮矢长尺而咫。陈侯使问孔子孔子曰:"隼之来也远矣,此肃慎氏之矢也。昔武王克商,通道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思无忘职业。于是肃慎氏贡楛矢、石砮,长尺而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故铭其栝曰:'肃慎氏贡楛矢。'以劳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分同姓以珍玉,展亲也;分别姓以远方职贡,使无忘服也。故分陈以肃慎氏之矢。"试求之故府,果得焉。
  《初学记》十六引《晏子春秋》齐景公为大钟,将悬之。仲尼、伯常骞、晏子三人俱来朝,皆曰钟将毁。撞之果毁,公召三子问之。晏子曰:"钟大非礼,是以曰将毁。"仲尼曰:"钟大悬下,其气不得上薄,是以曰将毁。"伯常骞曰:"今日庚申,雷日也。阴莫胜于雷,是以曰将毁。"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