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鸦片和猪仔下发展起来的澳门黑社会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本章介绍的是到80年代初的澳门的情况。因澳门与香港在地理位置上相邻,而且都是殖民地,在风土人情、文化习俗以至语言上都几近相同,两地的黑社会组织也就关系密切,互通有无,利用对方地盘躲避风头。
本章向读者介绍澳门黑社会组织历史与活动,由于资料的限制,本章介绍的是到80年代初的澳门的情况。因澳门与香港在地理位置上相邻,而且都是殖民地,在风土人情、文化习俗以至语言上都几近相同,两地的黑社会组织也就关系密切,互通有无,利用对方地盘躲避风头。
第一节鸦片和猪仔下发展起来的澳门黑社会
鸦片战争使大量鸦片在清廷签订的丧权辱国条约之下涌入中国,茶毒广大民众。其时香港尚未开埠,英国的“东印度公司”就以澳门为转送站。当时受雇的华人以上货、落货、包装、存仓、转运等次要工作为谋生手段的至少有600人之多。
与香港产生黑社会的利益动因相似,澳门黑社会也是由人与人之间为争夺地盘和权益而建立的。当时的一名华籍管工林阿发(中山人)组织一个名为“友联”的团体,这是一个秉承主子旨意,控制及剥削工人的黑社会组织。加入“友联馆”的人,据说会获得保障,但必须将工资收入的十分之一缴交会费。这条规定引起一些靠劳力谋生、收入微薄的人的反对,但林阿发仗有洋人撑腰,不屈服者立即予以解雇。劳苦大众亦只有万分无奈地奉上自己的血汗钱,向恶势力低头了。
这种利益使另一位也有洋人撑腰的头目垂涎,此人也是中山人,名叫陈光。他手下也有百十名基本人马,组织一个“友乐馆”,自然也不是为工人谋取福利的组织,但其手法与“友联”不同,并没有硬性规定工人交十分之一的会费,而是在堂口之内开设赌博,以番摊及掷骰子为主,抽头图利。这样一来工人们所受的祸害更为严重。因为“友联”的剥削还是有限度的,“友乐”则使劳工们每月的血汗钱可能在刹那间就输个一干二净。有些不嗜赌搏的人也会给其他工友强拉入局,输清了便向堂口预借工资,但要缴付15%的利率。这已是最高利率。因为有抵押的借贷,一般不会超过月息三分(3%)。故加入“友乐馆”的工友,长年累月都处于负债情形之下,只好铤而走险去干盗窃抢掠的罪恶勾当。
俗话说一山容不得二虎。既然有两个堂口。磨擦自不能免。经过几场血战,各自招兵买马,补充实力。不久,便成为作奸犯科的黑社会组织鸦片战争之后,“卖猪仔”的行当蓬勃发展。当时一名最具势力的“猪仔头”李七斤,是由水上迁居陆上的居民。他在红窗门街设立“总部”,还挂了“利庐”的招牌,拥有马仔近百人。这些爪牙分布在澳门的每个角落,任务是物色“猪仔”。所谓“猪仔”,系指被卖到外埠如南洋各地、秘鲁、巴西、英、美等各国做廉价苦力的华工。当时澳门的赌场,还不似今天那样集中也不是由一家公司专利营业。只要向葡人政府申请,都可以开设番摊馆。街头巷尾到处充斥着这类赌场。而李七斤的马仔,也经常在这些场所活动。只要是年轻力壮的小伙,不论生熟亲否,都可以向他们借钱赌博。赢了,加五奉还;输了,当“猪仔”去!
“利庐”为看管这些猪仔,处理一些纠纷造反的紧急情况,招揽了一批流氓无赖作为打手。这些人当然非安分守己之辈,除在赌场物色买猪仔的对象之外,还对初来澳门的陌生人进行威逼利诱,甚至在僻静地区,将人打昏,然后装入麻包之内,用木头车运返“总部”,强行禁锢,威逼落船,如此这般就把一个人卖了出去。
“友联”、“友乐”和“利庐”,都是澳门黑社会组织的“开山始祖”。直至现在,当地的黑社会组织仍有以“友联”或“利庐”作为堂口名称的。进入民国后的20余年间,也是澳门嫖、赌两项事业最蓬勃、币值最稳定、秩序也尚算良好的“太平年代”。当时澳门的市面,一方面笙歌良宵,一方面腐朽贫穷,而且葡当局只知道苛征暴敛,对社会建设及居民利益毫不关心,澳门成了一个毫无生产力的纯消费城市,一块不折不扣的殖民地。而澳门黑社会组织,也在这种畸形状态下发展起来了。
20年代初期,澳门人口不过184000人,但数得出的黑社会堂口,就已经有:“友联”、“同义”、“家义”、“联英社”、“友和”、“利庐”、“尚义堂”、“群英”、“合义”及“黄馆”等不下十几个了。
由于澳门的娼、赌、毒长期以来便公然开放,并不像香港那样时开时禁,黑社会也就无娼可包、无赌可庇、无毒可贩,因为这些“事业”都由政府一手包办。故而澳门黑社会的谋生之道,跟香港的黑人物略有不同。
猜你喜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7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