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新功沙漠王初归附 庆良辰刘玄德再合卺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军算得了什么,定能打它个落花流水。南蛮人生性粗野,依仗一身蛮力,很少有精明玄妙的变化,往往以力取人,这因为南蛮地处偏僻,少有开化,故而少见多怪。便喝令道:“来!与孤王带马扛家伙!”番兵带上青鬃马,扛来巨镋。沙漠王整盔理甲,上马提铁方镋,带五千番兵,开营门,平趟板,设下一座旗门,与汉军遥遥相对。赵云见来人又高又大
孔明闻得南蛮沙漠王领兵到来,暗觉高兴:刘璋不肯献城,那就打一仗给他看看,绝了他的企望,这叫杀鸡儆猴。便当机立断:“子龙听令!”
“赵云在!”这点赵云得天独厚,凭着他惊人的智慧和绝妙的武艺,总能得到孔明的优先惠顾。
“将令一支,领兵三千,出营抵挡番军。”
“遵令,”赵云接令退出,点兵三千,上马提枪,来到番军前设列旗门。
早有汉军喊道:“呔!小番儿听了,我家赵将军在此,命沙漠番头出战!”
小番兵立即报上大帐。沙漠王刚刚坐定,听得番兵来报,心想,我才到这儿尚未歇息,汉军已来讨战,也真够快的。凭我这一身本领,这几个汉军算得了什么,定能打它个落花流水。南蛮人生性粗野,依仗一身蛮力,很少有精明玄妙的变化,往往以力取人,这因为南蛮地处偏僻,少有开化,故而少见多怪。便喝令道:“来!与孤王带马扛家伙!”
番兵带上青鬃马,扛来巨镋。沙漠王整盔理甲,上马提铁方镋,带五千番兵,开营门,平趟板,设下一座旗门,与汉军遥遥相对。
赵云见来人又高又大,简直像一座黑铁塔一样坚实,知道此人力大无穷,便喝道:“来者住马!通上名来!”
沙漠王看了自己的身材,再看赵云时,觉得他又矮又小,如同小儿顽童相仿。心里早就有了藐视之意:怎么汉军派这样小的人和我交战,只怕让他一只手也输不了。便对赵云抖擞一下威风,铁方镋向前一荡,答道:“小将听了,孤沙漠王便是。来者何人?”其声嗡嗡,犹如宏钟。
赵云亦将长枪一挺,大声道:“常山赵云!”
照说赵云的名声也够大的了,但南蛮人讲究的是身体大,力气粗,不懂什么名声的。他对赵云这两个字很是陌生,更欺他身材矮小,便不放在心上。“小小汉将,胆敢围困成都,威逼季玉皇爷。孤王麾兵到此特来救援。听孤王之言,速即退出西川,否则定杀你个片甲不回!”
赵云一看他这副模样和听他这般说话,就知道他是个有勇而无谋的小邦之主,和他是用不着多说多话的,只有战了再说。赵云便不多言语,银枪四面播动,对沙漠王的当胸一枪刺去,“叱!番王看枪!”
沙漠王也是久经沙场,不过所遇敌手多是番将,全是靠蛮力拼命的人,用的家伙也是笨重得很,很少碰上这种轻巧兵器。今日见这枪花播得新奇,也知道赵云必定精明,便仔细着他的枪头用铁方镋柄对准子龙的枪上招架上去,“嗨,小将且慢!”
只听得“嚓啷”一声,将赵云的银枪挡了出去,便顺手向他当顶打了下去,“小将遭打!”
赵云迅速举枪招架,用十分之力一格,“嚓啷……”枭不动,再挺一挺,仍然不能动弹,惹得沙漠王“哇哈……”大笑不止。他想,我只用了八分力,你已经招架不住,要是使出浑身的力气来,早就将你打下马去了,汉军怎会命你来,真是不可思议。赵云善于见机行事,觉得在力气上实在不是他的对手,一面用枪尖点住铁方镋,一面用双眼向四处观望,见成都郊外就是锦屏山,那里山径曲曲折折,树木繁茂,是个好地方。便卖个破绽收回长枪,圈马就向锦屏山套中逃去。沙漠王刚打了半个回合,还未施展出大力来,岂肯就是罢手,纵马从后追赶上去,跟着赵云穿林度木,来到一片平坦山坡上。一条山路蜿蜒曲折直通顶峰,山路中间有一个石牌楼,因年久失修,已显倾斜。赵云顿生一计,跃马往这破败的石牌楼跟前去,待沙漠王渐渐追近,鹤顶龙驹临近石牌楼时,赵云使用枪杆在马头上一压,故意来一个马失前蹄,装出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沙漠王见此光景,暗暗高兴,战马正好赶上,抡起铁方镋就向赵云拦腰横扫过去。就在这将中未中的千钧一发之际,赵云双腿一夹,缰绳一拎,龙马似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前去,赵云拖枪出了石牌楼。沙漠王不知赵云的用意,以为这一家伙稳着,尽着力气打去。岂料打了个空,一股势力怎么也收不住,一家伙砸在牌楼的石柱上。本来已不太牢固的石牌楼,被这一家伙砸断了柱子,“哗啦……”一声巨响,惊得沙漠王心头一颤,暗叫不妙,他顾不了战马,两脚在镫上一点,奋身从马颈旁翻了下去,一连几个筋斗跳出了石牌楼。没等他站稳,一座牌楼以惊天动地之势压了下来,顷刻间将青鬃马压成肉泥,沙漠王做了个鬼相,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庆幸自己本领高强,能够死里逃生。失去了一匹心爱的战马,沙漠王不禁向前面的赵云大声喝道:“尔这小将竟敢枪挑石牌楼,压死孤王宝马,孤王岂能容忍于你!”
猜你喜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7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