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节使立功神臂弓

互联网 0
导读:林寺,那曾见有,况兼这香罗木,是我爹在日许下愿心,要往东峰岱岳盖嘉宁大殿,尚未答还。"员外便对和尚道:"此是我先人在日许下愿心,不敢动着。若是吾师要别物,但请法旨。"和尚道:"若员外不肯舍施,贫僧到晚自教人龋"说罢转身。员外道:"这和尚莫是风。"天色渐晚,员外吃了三五杯酒,却待去睡,
颠狂弥勒到明州,布袋横拖拄杖头。
饶你化身千百亿,一身还有一身愁。
话说东京汴梁城开封府,有个万万贯的财主员外,姓张,排行第一,双名俊卿。这个员外,冬眠红锦帐,夏卧碧纱厨,两行珠翠引,一对美人扶。家中有赤金白银、斑点玳瑁、鹘轮珍珠、犀牛头上角、大象口中牙。门首一壁开个金银铺,一壁开所质库。他那爹爹大张员外,方死不多时,只有妈妈在堂。张员外好善,人叫他做张佛子。忽一日在门首观看,见一个和尚,打扮非常。但见:双眉垂雪,横眼碧波。衣披烈火七幅鲛绡,杖拄降魔九环锡杖。若非圆寂光中客,定是楞严峰顶人。
那和尚走至面前,道:"员外拜揖。"员外还礼毕,只见和尚袖中取出个疏头来,上面写道:"竹林寺特来抄化五百香罗木。"员外口中不说,心下思量:"我从小只见说竹林寺,那曾见有,况兼这香罗木,是我爹在日许下愿心,要往东峰岱岳盖嘉宁大殿,尚未答还。"员外便对和尚道:"此是我先人在日许下愿心,不敢动着。若是吾师要别物,但请法旨。"和尚道:"若员外不肯舍施,贫僧到晚自教人龋"说罢转身。员外道:"这和尚莫是风。"
天色渐晚,员外吃了三五杯酒,却待去睡,只见当值的来报:"员外祸事。家中后园火发。"-杀员外,慌忙走来时,只见焰焰地烧着。去那火光之中,见那早来和尚,将着百十人,都长七八尺,不类人形,尽数搬这香罗板去。员外赶上看时,火光顿息,和尚和众人都不见了;再来园中一看,不见了那五百片香罗木,枯炭也没些个。"却是作怪。我爹爹许下愿心,却如何好。"一夜不眠。但见:玉漏声残,金乌影吐。邻鸡三唱,唤佳人傅粉施珠;宝马频嘶,催行客争名夺利。几片晓霞飞海峤,一轮红日上扶桑。
员外起来洗漱罢,去家堂神道前烧了香,向堂前请见妈妈,把昨夜事说了一遍,道:"三月二十八日,却如何上得东峰岱岳,与爹爹答还心愿?"妈妈道:"我儿休烦恼,到这日却又理会。"员外见说,辞了妈妈,还去金银铺中坐地。却正是二月半天气。正是:金勒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
只听得街上锣响,一个小节级同个茶酒,把着团书来请张员外团社。原来大张员外在日,起这个社会,朋友十人,近来死了一两人,不成社会。如今这几位小员外,学前辈做作,约十个朋友起社。却是二月半,便来团社。员外道:"我去不得,要与爹爹还愿时,又不见了香罗木,如何去得?"那人道:"若少了员外一个,便拆散了社会。"员外与决不下,去堂前请见妈妈,告知:"众员外请儿团社,缘没了香罗木与爹爹还愿,儿不敢去。"妈妈就手把着锦袋,说向儿子道:"我这一件宝物,是你爹爹泛海外得来的无价之宝,我儿将此物与爹爹还愿心。"员外接得,打开锦袋红纸包看时,却是一个玉结连绦环。员外谢了妈妈,留了请书,团了社,安排上庙。那九个员外,也准备行李,随行人从,不在话下。却说张员外打扮得一似军官:裹四方大万字头巾,带一双扑兽匾金环,着西川锦-丝袍,系一条干红大匾绦,挥一把玉靶压衣刀,穿一双靴鞋。
员外同几个社友,离了家中,迤逶前去。饥餐渴饮,夜住晓行。不则一日,到得东岳,就客店歇了。至日,十个员外都上庙来烧香,各自答还心愿。员外便把玉结连绦环,舍入炳灵公殿内。还愿都了,别无甚事,便在廊下看社火酌献。
这几个都是后生家,乘兴去游山,员外在后,徐徐而行。但见:山明水秀,风软云闲。一岩风景如屏,满目松筠似画。轻烟淡淡,数声啼鸟落花天;丽日融融,是处绿杨芳草地。
员外自觉脚力疲困,却教众员外先行,自己走到一个亭子上歇脚。只听得斧凿之声,看时见一所作场,竹笆夹着。望那里面时,都是七八尺来长大汉做生活。忽地凿出一片木屑来,员外拾起看时,正是园中的香罗木,认得是爹爹花押。疑怪之间,只见一个行者开笆门,来面前相揖道:"长老法旨,请员外略到山门献茶。"员外入那笆门中,一似身登月殿,步入蓬瀛。但见:三门高耸,梵宇清幽。当门敕额字分明,两个金刚形勇猛。观音位接水陆台,宝盖相随鬼子母。
员外到得寺中,只见一个和尚出来相揖道:"外日深荷了办缘事,今日幸得员外至此,请过方丈献茶。"员外远观不审,近睹分明,正是向日化香罗木的和尚,只得应道:"日昨多感吾师过访,接待不及。"和尚同至方丈,叙礼分宾主坐定,点茶吃罢,不曾说得一句话。只见黄巾力士走至面前,暴雷也似声个喏:"告我师,炳灵公相见。"-得员外神魂荡漾,口中不语,心下思量:"炳灵公是东岳神道,如何来这里相见?"
1 2 3 4 5 6 7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