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警世通言
  • 第一卷-俞伯牙摔琴谢知音
  • 第二卷-庄子休鼓盆成大道
  • 第三卷-王安石三难苏学士
  • 第四卷-拗相公饮恨半山堂
  • 第五卷-吕大郎还金完骨肉
  • 第六卷-俞仲举题诗遇上皇
  • 第七卷-陈可常端阳仙化
  • 第八卷-崔待诏生死冤家
  • 第九卷-李谪仙醉草吓蛮书
  • 第十卷-钱舍人题诗燕子楼
  • 第十一卷-苏知县罗衫再合
  • 第十二卷-范鳅儿双镜重圆
  • 第十三卷-三现身包龙图断冤
  • 第十四卷-一窟鬼癞道人除怪
  • 第十五卷-金令史美婢酬秀童
  • 第十六卷-小夫人金钱赠年少
  • 第十七卷-钝秀才一朝交泰
  • 第十八卷-老门生三世报恩
  • 第十九卷-崔衙内白鹞招妖
  • 第二十卷-计押番金鳗产祸
  • 第二十一卷-赵太祖千里送京娘
  • 第二十二卷-宋小官团圆破毡笠
  • 第二十三卷-乐小舍弃生觅偶
  • 第二十四卷-玉堂春落难逢夫
  • 第二十五卷-桂员外途穷忏悔
  • 第二十六卷-唐解元一笑姻缘
  • 第二十七卷-假神仙大闹华光庙
  • 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 第二十九卷-宿香亭张浩遇莺莺
  • 第三十卷-金明池吴清逢爱爱
  • 第三十一卷-赵春儿重旺曹家庄
  • 第三十二卷-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 第三十三卷-乔彦杰一妾破家
  • 第三十四卷-王娇鸾百年长恨
  • 第三十五卷-况太守断死孩儿
  • 第三十六卷-皂角林大王假形
  • 第三十七卷-万秀娘仇报山亭儿
  • 第三十八卷-蒋淑真刎颈鸳鸯会
  • 第三十九卷-福禄寿三星度世
  • 第四十卷-旌阳宫铁树镇妖
  • 第十七卷-钝秀才一朝交泰

    互联网 0
    蒙正窑中怨气,买臣担上书声。文夫失意惹人轻,才入荣华称庆。红日偶然阴臀,黄河尚有澄清。浮云眼底总难凭,牢把脚跟立定。

    这首《西江月》,大概说人穷通有时,固不可以一时之得意,而自夸其能;亦不可以…对之失意,而自坠其志。唐朝甘露年间,有个王涯丞相,官居一品,权压百僚,憧仆干数,日食万钱,说不尽荣华富贵。其府第厨房与一僧寺相邻。每日厨房中涤锅净碗之水,倾向沟中,其水从僧寺中流出。一日寺中老僧出行,偶见沟中流水中有白物,大如雪片,小如玉屑。近前观看,乃是上白米饭,王丞相厨下锅里碗里洗刷下来的。长老合掌念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随口吟序一首:

    春时耕种夏时耘,粒粒颗颗费力勤;

    春丢细糠如剖玉,炊成香饭似堆银。

    三餐饱食无余事,一口饥时可疗贫。

    堪叹沟中狼藉贱,可怜天下有穷人!

    长老吟诗已罢,随唤人工道人,将笊篱笊起沟内残饭,向清水河中涤去污泥,摊于筛内,日色晒千,用磁缸收贮,且看几时满得一缸。下勾三四个月,其缸已满。两年之内,并积得六大缸有余。

    那王涯丞相只道千年富贵,万代奢华。谁知乐极生悲,一朝触犯了朝廷,阎门待勘,未知生死。其时宾客散尽,憧仆逃亡,仓廪尽为仇家所夺。王丞相至亲二十三口,十尽粮绝,担饥忍饿,啼哭之声,闻于邻寺。长老听得,心怀下忍。只是一墙之隔,除非穴墙可以相通。长者将缸内所积饭干浸软,蒸而馈之。工涯丞相吃罢,甚以为美。遣婢于间老憎,他出家之人,何以有此精食?老憎道:“此非贫憎家常之饭,乃府上涤釜洗碗之余,流出沟中,贫憎可惜有用之物,弃之无用;将清水洗尽,日色晒千,留为荒年贫丐之食。今日谁知仍济了尊府之急。正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王涯丞相听罢,叹道:“我平昔吴殄天物如此,安得不败?今日之祸,必然不免。”其夜遂伏毒而死。当初富贵时节,怎知道有今日!正是:贫贱常思富贵,富贵又履危机。此乃福过灾生,自取其咎。假如今人贫贱之时,那知后日富贵?即如荣华之日,岂信后来苦楚?如今在下再说个先忧后乐的故事。列位看官们,内中倘有胯下忍辱的韩信,妻下下机的苏秦,听在下说这段评话,各人回去硬挺着头颈过日,以待时来,不要先坠了志气。有诗四句:

    秋风衰草定逢春,尺蟀泥中也会伸。

    画虎不成君莫笑,安排牙爪始惊人。

    话说国朝天顺年间,福建延乎府将乐县,有个宦家,姓马,名万群,官拜吏科给事中。因论太监王振专权误国,削籍为民。夫人早丧,单生一子,名曰马任,表字德称。十二岁游产,聪明饱学。说起他聪明,就如颜子渊闻一知十。论起他饱学,就如虞世南五车腹筒。真个文章盖世,名誉过人。马给享爱惜如良金美玉,自下必言。里中那些富家儿郎,一来为他是簧门的贵公子,二来道他经解之才,早晚飞黄腾达,无不争先奉承。其中更有两个人奉承得要紧,真个是。

    冷中送暖,闲里寻忙。出外必称弟兄,使钱那问尔我。偶话店中酒美,请饮三杯。才夸妓馆容娇,代包一月。掇臀捧屁,犹云手有余香。随口蹋痰,惟恐人先着脚。说不尽制笑胁肩,只少个出妻献子。个叫黄胜,绰号黄病完。一个叫顾样,绰号飞天炮仗。他两个祖上也曾出仕,都是富厚之字,目下识丁,也顶个读书的虚名。把马德称做个大菩萨供养,扳他日后富贵往来。那马德称是忠厚君子,彼以礼来,此以礼在,见他殷勤,也遂与之为友。黄胜就把亲妹六樊,许与德称为婚。德称闻此女才貌双全,不胜之喜。但从小立个誓愿:若喜洞

    房花烛夜,必须金榜挂名时。马给事见他立志高明,也不相强,所以年过二十,尚未完娶。

    时值乡试之年,忽一日,黄胜、顾样邀马德称向书铺中去买书。见书铺隔壁有个算命店,牌上写道:“要知命好丑,只间张铁口!”马德称道:“此人名为‘铁口’,必肯直言。”买完了书,就过间壁,与那张先生拱手道:“学生贱造,求教!”先生间了八字,将五行生克之数,五星虚实之理,推算了一回。说道:“尊官若下见怪,小于方敢直言。”马德称道:“君予间灾下间福,何须隐讳!”黄胜、顾祥两个在傍,只怕那先生下知好歹,说出话来冲撞了公子。黄胜便道:“先生仔细看看,不要轻谈!”顾祥道:“此位是本县大名士,你只看他今科发解,还是发魁?”先生道:“小子只据理直讲,不知准否?贵造‘偏才归禄’,父主峥嵘,论理必生于贵宦之家。”黄顾二人扣乎大笑道:“这就准了。”先生道:“五垦中‘命缠奎壁’,文章冠世。”二人又大笑道:“好先生,算得准,算得准!”先生道:“只嫌二十二岁交这运下好,官煞重重,为祸下小。不但破家,亦防伤命。若过得二十一岁,后来到有五十年朵华。只怕一丈阔的水缺,双脚跳不过去。”黄胜就骂起米道:“放屁,那有这话!”顾祥伸出拳来道:“匀”这厮,打歪他的铁哈。”马德称双手拦住道:“命之理微,只说他算不准就罢了,何须计较。”黄顾二人,口中还不干净,却得马德称抵死劝回。那先生只求无事,也不想算命钱了。止是:阿谏人人喜,直言个个嫌。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