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刘伯温巧定哭丧计 陈友谅吊孝入樊笼

互联网 0
导读:迈步来到银安宝殿。陈友谅笑脸相迎,抱拳拱手:“啊呀,胡将军,欢迎,欢迎。”“王爷一向可好?胡某这厢有礼。”“不必客气,快快请坐。”说罢,分宾主落座。此刻,陈友谅也十分警惕。他面对胡大海,上一眼、下一眼

胡大海见着九江王陈友必,把大嘴一咧,放声痛哭起来。

陈友必愣怔片刻,瞪双目就盯住了胡大海。心里暗想,这个姓胡的,满肚子都是转轴。这次,他是夜猫子进宅呀!我得多加谨慎,小心上当。想到此处,说道:“二王千岁,不要难过了。这次你来见我家弟兄,有何事干?”

胡大海擦把眼泪,说道:“唉!小孩儿没娘,说起来话长哪!这儿不是讲话之地,快领我到里边会谈。”

“好,那就请吧!”说罢,陈友必陪胡大海,朝王宫走去。

胡大海往里边走着,用眼睛这么一看,嘻,排刀手黑压压站了两大溜!他们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圆睁二目,怀抱砍刀。看那意思,只要一声令下,就会把自己剁成肉渣。不过,胡大海并不介意。只见他腆着草包肚子,迈步来到银安宝殿。

陈友谅笑脸相迎,抱拳拱手:“啊呀,胡将军,欢迎,欢迎。”

“王爷一向可好?胡某这厢有礼。”

“不必客气,快快请坐。”说罢,分宾主落座。

此刻,陈友谅也十分警惕。他面对胡大海,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看了半天,这才问道:“胡将军,你来见孤王,所为何事?”

“二位王爷,大事不好哇!”

“噢?何事?”

“唉!我这个人不通文墨,说话颠三倒四。有不对之处,请你们原谅。”

陈友谅说:“胡将军不必客气。咱们相识多年,深知其人。今日你既然进宫,那就是我们的客人。有话只管言讲,不要顾忌。”

“多谢,多谢。唉!几天前,你们把朱元璋逼得抹了脖子。皇上一死,我们人心涣散哪!说实话,这几天呀,耗子动刀——窝里反了。有一伙人,主张拉山头,再保一个皇上;另一帮人,则主张去保张士诚。还有一些人,想要投降大元。哎呀,其说不一,议论纷纷哪!为此事,我胡大海可伤透了脑筋。你说说,我姓胡的能保他大元吗?他纵然叫我当太上皇,我也不能去当走狗。那么,不降大元,该保谁呢?原来的十八路王子,已经死的死,亡的亡;幸存的那几个,屈指算来,也没有一个正经东西。我想来想去,最后就想到你们哥儿俩头上了。那十八路王子之中,要讲究资格最老、能力最大、实力最雄厚的,就得数你俩。尽管咱们老是开兵见仗,可是,打我心眼儿里却赞成你们。另外,你们也豁达大度,知人善任哪!假如我胡大海投靠你们,你们决不会亏待我,这个我心里清楚。可话又说回来了,就我一个人前来,那有什么意思?如今,岁数也大了,能耐也不怎么地,一肚子大粪,饭桶一个。所以,我的意思是,把老四的这个班底,整个给你们拉过来。我倒不图叫你们记功,起码,我得把全营的将士领上正路啊!此事,我已说服了元帅徐达、军师刘伯温和满营众将。可是,也有个别人不同意。为此事,我又琢磨了良久,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现在,全营将士给朱元璋致哀,八方的朋友来了不少,唯独没你们哥儿俩。我说王爷,你们什么空都能漏,唯独这个空可不能漏。假如你俩带着祭礼,赶奔灵棚,烧几张纸,磕两个头,哎呀,那能收买人心哪!让别人一看,那南汉王、九江王,不记前仇,祭奠亡灵,是何等的度量?到那时,人心自然就归顺了。另外,我胡大海再帮帮你们的忙,管保这班底全能接过来。倘若事称人愿,兵合一处,将打一家,何愁天下不成呢?今天,我就为给你们送信而来。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望三思而行。”

“噢!”陈友谅耳里听着,心里想着,胡大海之言,是否有诈?哎呀,此人惯于三回九转,我可得慎重行事。于是,假意赔笑道:“多谢胡将军错爱。至于本王去与不去,我还得从长计议。”

胡大海忙说道:“别价!明日我们就在江边设祭,然后就要把棺椁运回南京。你再拖延时日,那还祭奠何人?”

“那——好吧,待我弟兄商议商议。”说到此处,转脸对侍从喊话,“来人哪,将胡将军请到客厅,设酒款待。”

就这样,陈友谅将胡大海支走了。

胡大海走后,陈友谅将文臣武将召在王宫,共议吊祭之事。这一下,王宫里边可热闹了。怎么?众说纷纭呀!有的人说,胡大海说得对,应到江边烧几张纸,以便收买军心;有的说,胡大海设下了陷阶,其中有诈,若去吊祭,必然凶多吉少。哎哟,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把房顶都要揭起来了。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陈友谅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