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含恨悔前约 宁彩霞大义许终身

作者:网友 来源:单田芳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遵命!”宁喜答应一声,跟着伙计,出离宁府。宁喜上了酒楼,闪目一瞧,楼上可热闹啦!但只见盆朝天.碗朝地,桌椅也翻了个儿,满地都是饭菜和汤水。再看那些伙计,一个个鼻青脸肿,五官都挪位了。其中有几个人,手里拿着擀面杖、炉钩子,正要和那人交手。宁喜看罢,急忙喊话:“住手!”伙
话说朱沐英大闹酒楼,怒打了饭馆的伙计。伙计们惹他不起,忙给东家送信儿。
东家住在西庄以外,往返不足二里。伙计走进厅房,向东家禀报了详细经过。
你当东家是谁?正是八臂哪吒宁伯标。宁爷听罢,紧皱双眉,问道:“你们是不是欺负了人家?”
伙计忙说:“小人们不敢,是那个人存心捣乱。”
宁伯标把总管宁喜叫来,对他说道:“你替我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宁喜转身刚要出门,宁伯标又把他喝住,嘱咐道:“记住,千万不准欺负人家。倘若他真忘了带钱,只要说明原委,就放他去吧!”
“遵命!”宁喜答应一声,跟着伙计,出离宁府。
宁喜上了酒楼,闪目一瞧,楼上可热闹啦!但只见盆朝天.碗朝地,桌椅也翻了个儿,满地都是饭菜和汤水。再看那些伙计,一个个鼻青脸肿,五官都挪位了。其中有几个人,手里拿着擀面杖、炉钩子,正要和那人交手。
宁喜看罢,急忙喊话:“住手!”
伙计们见总管来了,这才纷纷退下。
宁喜盯着朱沐英打量了半天,这气儿呀,就不打一处来。为什么?他心里合计:我当是什么顶天立地的英雄呢,原来是个毛孩子。而且,长得其貌不扬,跟个雷公崽子差不多。他有心替伙计们使使横吧,可又不敢。怎么?他不怕别的,只怕东家不答应。所以,宁喜硬把火气压下,强作笑脸,拱手说道:“小英雄息怒,我给您赔礼了。”说话间,深鞠一躬,又接着言讲,“伙计们言语不周,做事粗野,惹你生气。待我禀明东家,好好地整治整治他们。”
朱沐英闻听,感到一阵内疚。为什么?本来这事就不怪人家呀!他这个人最讲理,吃顺不吃呛。人家一说好话,他更觉得过意不去。于是,忙把手一拱,说道:“没……没说的。都怪我不……不好,谁让我忘……忘带钱了呢!”
宁喜说:“我们东家说,没带钱也不要紧。好了,请您走吧!”
朱沐英四周看了看,心里说,把人家都打成了这个样子,就这么一走,也太说不过去了。他略一思索,对宁喜道歉地说:“实在对……对不起。等我救了驾,回来之……之后,加倍包赔。”
宁喜听了“救驾”二字,不由心中一愣。他又看了看朱沐英,问道:“请问英雄尊姓大名?”
朱沐英道:“实话对你说……说了吧,洪武万岁朱……朱元璋,是我的义……义父,我是世子殿下,朱……朱沐英。”
“什么?!”宁喜听罢,一蹦老高。
朱沐英吓了一跳:“你这是什么毛……毛病?”
此时,宁喜心里说,这不是我们姑爷吗?前几天,二王千岁胡大海从中为媒,把小姐宁彩霞许配给他了。二王千岁还说,过几天就叫姑老爷来相亲,这不是来了吗?因此,宁喜是又惊又喜。不过,他这么一看哪,心头也堵了个疙瘩。为什么?他想,二王千岁曾说,那朱沐英是天下的美男子。可眼前这位长得可……我们老夫人能答应吗?退一步讲,纵然别人愿意,那姑娘也不干呀!又一想,嗳,我担这个心干什么?再说,婚姻之事,缘分要紧。我看不上,人家也许能看上。想到这里,慌忙跪倒在地:“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殿下开恩,我给姑老爷叩头了!”
那些伙计们一听,立时都明白了,闹了半天,他是咱姑老爷呀!“呼啦”一声,都跪倒在地:“给殿下叩头!”
“给姑老爷磕头!”
此时,朱沐英也是一愣。他心里说:“姑老爷?”这话从何说起?嗯,也许他们认错人了,也许被我打糊涂了。朱沐英也没深究,就含糊其辞地说:“起……起来吧!”
众人闻听,这才站起身来。
宁喜把掌柜的叫到一旁,说道:“先把姑老爷请到账房待茶,我给东家送信儿去。”说罢,一溜儿小跑而去。
掌柜的把朱沐英让到楼下,又沏茶,又打净面水,十多个人围着他,直打转转。
再说宁喜。他撒腿如飞,一口气跑回宁府,走进厅房,给宁伯标见礼:“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宁爷发愣道:“何喜之有?”
宁喜说:“闹酒楼的不是旁人,是咱们姑老爷朱沐英。”
“是吗?!”宁伯标又惊又喜,心里说,胡大海真是办事的人。他曾说,有时间叫朱沐英来一趟,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呀!他问宁喜:“你站老爷的相貌如何?”
1 2 3 4 5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