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中国共产党历史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只要人人都献出爱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员会主任,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主任。同志给我写了封信,谈到要搞一个救助贫困母亲的“幸福工程”,希望我能担任组委会主任。有关同志向我详细介绍了全国1000万贫困母亲的现状以及“幸福工程”的救助办法、落实措施等等。我觉得这件事很有意义,也很实在,便答应下来。后来,我听说“幸福工程”曾请中央一位领导同志题写名称,这位领导说,你们
----------------
  本文原载《人民日报》1998年1月7日。(一九九八年一月七日)陈绪英、刘振英等16位脱贫母亲的信,让我这个“幸福工程”组委会主任感到欣慰。工程启动至今不到3年,已有近3万个贫困母亲得到救助,这是爱心的成果。1997年10月,我们把评选出的13位先进脱贫母亲请到北京,一方面对她进行鼓励,另一方面也向给予我们捐助和支持的朋友们汇报工作。
  “幸福工程”旨在救助贫困地区的贫困母亲,并优先救助计划生育户。救助方式是小额低息贷款,直接到人,滚动发展,帮助她们劳动脱贫。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具爱心的群体,我在晚年选择参加这项工作,是想为帮助这些母亲走出贫困尽一点力。
  1995年初,彭云彭云,时任国务院国务委员,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主任。同志给我写了封信,谈到要搞一个救助贫困母亲的“幸福工程”,希望我能担任组委会主任。有关同志向我详细介绍了全国1000万贫困母亲的现状以及“幸福工程”的救助办法、落实措施等等。我觉得这件事很有意义,也很实在,便答应下来。后来,我听说“幸福工程”曾请中央一位领导同志题写名称,这位领导说,你们先干5年,干得好我就题。我很欣赏这种实事求是的做法。
  搞扶贫济困要用钱,这不是振臂一呼就能解决的。令我感动的是,听到“幸福工程”成立的消息,天津绿天使公司率先捐了100万元,然后天津卡夫天美公司捐了30万元,山东孔府家酒捐了10万元,加上计划生育系统上上下下捐,工程就这么启动了。到1997年上半年,我们已投入资金近2000万元,设立项目点51个,救助贫困母亲近3万人,可这离需要救助的人数还差得太远。我坐在组委会主任的位子上,心里很着急。现在社会上各种公益捐款太多,我又张不开口朝别人要钱。于是1996年11月,我将母亲留给我的6件古瓷器拍卖了,扣除手续费等,剩下50万元捐给了“幸福工程”,尽我之所能吧。当时,有位外国记者问我:捐了你母亲的东西不心痛吗?我说,看见还有那么多贫困母亲我更心痛。况且,我妈妈从小就教育我们要自立、勤俭、有爱心,她就是这么做的。解放后,她支持我父亲把家里的宅院捐给了国家,又自己出钱、出房办起了保育院,帮助双职工照顾孩子。我妈妈从不看重私有财产,她有着一颗博大的爱心,我这么做,也是符合她老人家一贯精神的。
  这几年,我时时被那些不向命运低头,用有限的救助贷款,凭劳动摆脱贫困的母亲们所感动。我去过几个“幸福工程”项目点,在贫困地区,母亲付出的最多,也最需要帮助。她们不仅在家里吃的最差,劳作最辛苦,而且她们的素质直接关系到孩子的未来。我们第一批救助点陕西省大荔县,是个移民库区,人们生活很苦。我去的那天正好下雨,黄泥巴路粘得没法走。在一个叫王尚英的贫困母亲家里,我看见她80多岁的婆婆躺在用树枝、泥巴和塑料布搭的房子里,外面下雨,屋里也滴水。两个女儿一个22岁,一个24岁,都因家里太穷,没人敢娶。许多村子,因为穷和愚昧,残疾孩子不少。但在这些地区,不管导致贫困的原因是什么,贫困母亲都同样勤劳、节俭、诚实、有爱心。为了争取我们的资助,有的母亲主动放弃了生育第二胎的指标;有的动员外出打工的丈夫回来一起劳动。得到资助的母亲们知道,这千元左右的贷款是她们脱贫的启动资金,是希望,是机会,而要达到目的,只有靠劳动。在我们早期救助的母亲中,已有相当部分还清了贷款,有的甚至还拿出自己的钱或猪崽、羊崽帮助没有得到资助的母亲。甘肃省礼县的潘东香,是我们的先进脱贫母亲。她来京参加表彰会的几天里,什么都舍不得给自己买,却从发给的500元奖金中拿出部分买了20多套铅笔盒,准备奖给村里品学兼优的孩子。她还跑到北京大钟寺农贸市场,打听花椒的价格,准备把家乡的花椒运来卖。这些母亲不但脱了贫,而且提高了自身素质。这几年,在实施“幸福工程”的过程中,尽管遇到过不少困难,但一想到那些渴望救助的母亲,想到她们拿到贷款后全家上下拼命劳动的情景,想到她们脱贫后的喜悦,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害怕困难呢!
  脱贫的母亲让我感动,那些慷慨献爱心的人们也使我受到鼓励。自从“幸福工程”启动以来,新闻界的许多朋友积极进行宣传报道,有的记者主动下到最苦的地方,到大深山里,实地采访贫困母亲,报道她们的境遇、“幸福工程”的救助形式以及救助效果。尤为可贵的是,还向我们指出不足,提出改进意见。为了宣传幸福工程”,我们还举办了几次音乐会,文艺界的朋友赵莱青、鲍蕙荞、谢芳、幺红等等不要报酬,义务演出,台湾著名艺术家范宇文、肖惟真也专程来京参加义演。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