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淮西军变-南宋的百年挣扎第六节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在刘光世辞职之前,赵构就已经为刘光世的军队归属问题费了很多心思,他首先考虑是否可以交给中兴四将中的某一个,但张俊的各方面能力明显不足,不说别的,只要张俊命令这些流氓去给他的私宅搞装修,他们一怒之下就可能搞成拆迁,那局面就不可收拾了。而韩世忠又和刘光世有过摩擦,双方部队是有血债的,虽然赵构亲自出面做了调解,但所谓的和解都是表面上的,合军根本不可能了。那就只能是岳飞了。1137年二月初九,赵构召见岳飞岳飞侃侃而谈,提了很多恢复中原的主张,赵构也做了口头承诺,将刘光世旧部王德、郦琼的五万人划归岳飞
  六 淮西军变
  在刘光世辞职之前,赵构就已经为刘光世的军队归属问题费了很多心思,他首先考虑是否可以交给中兴四将中的某一个,但张俊的各方面能力明显不足,不说别的,只要张俊命令这些流氓去给他的私宅搞装修,他们一怒之下就可能搞成拆迁,那局面就不可收拾了。而韩世忠又和刘光世有过摩擦,双方部队是有血债的,虽然赵构亲自出面做了调解,但所谓的和解都是表面上的,合军根本不可能了。那就只能是岳飞了。1137年二月初九,赵构召见岳飞岳飞侃侃而谈,提了很多恢复中原的主张,赵构也做了口头承诺,将刘光世旧部王德、郦琼的五万人划归岳飞。这次见面让赵构很高兴,和张浚津津乐道了好长时间,认为岳飞的建议“皆可取”。岳飞自然也非常兴奋,军力得到实质性的扩充,多年的理想开始变得触手可及,三月四日,岳飞再次觐见,对赵构说自己要带着岳家军和刘光世的军队北伐,干掉刘豫。赵构一听,爱卿太猛了,我有点头晕。当岳飞说准备用时三年以后赵构表示这主意不太好,你带兵走了,淮西就空了,万一刘豫直接来端我的老窝,不就全完了吗?岳飞没有放弃,回去又上了奏折,详细地进行了可行性分析,告诉赵构,咱俩都别着急,一边等待时机,一边多整点粮食,到时候我从陕西进攻,号召叛将们反正,刘豫就只能往河北跑,这时候张俊和韩世忠从东线进攻,最后肯定能逮到刘豫。这回赵构觉得还行,回复说“有臣如此,顾复何忧”,并表示你放手去做吧,我不在后面牵制你,并给王德、郦琼下了手诏,告诉这些牛人,“听(岳)飞号令,如朕亲临”。
岳家军
岳家军
  直到此时,一切都还很让人期待,但是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的一幕终于还是出现了。岳飞地位和实力的极速上升,引起了文官集团的恐惧和不满,秦桧此时已回到朝廷,以他为代表的主和派和以张浚为代表的主战派都开始搞小动作。秦桧现在电量还不足,先到一边充电去,张浚成为了主要的放电者。张浚一直很看好岳飞,但现在他有自己的算盘,一方面,他知道虽然不能由自己去统领这支军队,但可以通过选择适当的人选来增强自己对军队的影响。上次开完平江会议,本以为能大有作为,结果被老刘放了鸽子,张俊的脸都快丢尽了。就像一个NBA的教练喷了一堆唾沫星子,来安排一个关键球的战术,结果一个主力后卫听完之后却跑到饮水机边上趴在地上不肯上场,您说这教练是什么心情?所以此时张浚无比希望能有一个靠得住的人来接管刘军。岳飞虽然很优秀,但不是自己人,而且明显很有主意,如果觉得上级的命令正确,会坚定执行,反之,很可能要抵制。
  另一方面,他也不愿看到岳飞过分强大,这是出于文官的本能,权力就像一块蛋糕,武将吃得美了,文官就得挨饿。所以历朝的文官大多会自动和皇帝结盟,一起压制武将。皇帝也乐意这样,毕竟文官分走的是一部分行政权,比较容易监督掌控,而武将一旦成了气候,谋反都先不说了,没准哪天半夜睡拧了,想起什么不快乐的往事,一激动都有可能带兵来干自己,所以皇帝愿意借文官的手去拨弄武将,反正文官们好这口。我估计有时候皇帝闲着没事也忍不住想笑,这些熟读儒家经典考上来的家伙,到底从孔孟那里学到了些什么?
  张浚跑去见赵构,大讲了一番武将势力过大是如何违反祖制,如何危害巨大。赵构当然不是要等张浚来教才懂这些,但我们普通人也都有过这样的体验,一件事当你不是极其坚定时,身边朋友的意见就成了非常重要的砝码。不过此时赵构很可能并没有决意违约,不久之后,他发给岳飞手札,告诉岳飞“淮西合军,颇有曲折”,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需要朝廷再缓冲一段时间,等一切捋顺了,北伐“出师有日”,如果确实需要,“方可给付”。赵构按照张浚的建议,就地提拔,以王德为都统制,郦琼为副都统制,张浚的下属文官吕祉为监军。也就是没有让任何人接替刘光世的节度使职位,确实有点虚位以待的意思,当然,待的是谁不能确定。而岳飞离开临安时,张浚掌管的大都督府把刘光世的人马清单交给了他,这应该是赵构的授意,因为岳飞临走前刚刚和张浚有过一番言语冲突。
  他们为什么会发生直接冲突呢?因为张浚需要把计划的改变通知岳飞,这种得罪人的事,不仅是赵构,连小公司的经理都不会亲自去做。张浚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找来了岳飞。他开门见山地说:“刘将军的旧部比较服从王德这个人,我现在想把他提为都统制,让郦琼给他当副手,我的下属吕祉当监军,你觉得怎么样?”岳飞听了当然很上火,认为皇上之前的许诺肯定是泡汤了,但既然宰相问了,就还是说了自己的看法,“王德和郦琼关系一直不好,一起搭班子恐怕得干仗,吕祉是个书呆子,不能服众,去了容易挨揍。”张浚很恼火,自己精心设计的杰作就这么被人指指点点,但压着火接着问,张俊如何,杨沂中如何,都被岳飞一一指出问题。张浚终于爆发了,“说来说去,淮西的军队离开你岳飞就玩不转呗?”岳飞比他还激动,“本来我不想说,就你扒扒叉叉非让我说,我从来就没打算图谋友军!”说罢拂袖而去。后果严重吗?如果到此为止,我觉得并不严重。不要以为这俩哥们一直相敬如宾的,早在平江会议时就干过,他俩的战略思想其实不太一致,张浚主张对金人和刘豫尽早发动全面进攻,岳飞的之前说过,想先收拾刘豫,而且还不能操之过急。先不说谁高明,起码吵一吵是正常的,都不是为了自己。这次有点玩过了,很伤感情,但后来张浚也没有对岳飞过分地落井下石,这个人,说他“志大才疏”恐怕是不冤枉的,但的确不是小人。
相关热词搜索:淮西 宋朝 岳飞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